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 东周胡服的考古学考察——以内蒙古出土北方系青铜服饰品为例
 
  〔内容提要〕东周时期内蒙古地区出土的北方系青铜服饰品可分为身体装饰和服装配饰两大类,其中服装配饰按位置和组合又有缝缀在衣物上的缀饰、腰带部件和装饰腰带的腰带饰、悬挂在腰间的挂饰三种。当地有注重腰部装饰的服
 
饰传统,腰带饰十分发达,随葬的服饰品也多集中在腰部。这种注重腰部装饰的习俗体现了勤于骑射的人群的服饰传统,服饰品的造型和使用方式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和审美倾向。
 
  战国时期赵武灵王 “将胡服骑射以教百姓”①,穿胡服,训骑兵,大大提高了赵国的军事实力。这里的胡服,即指当时北方少数民族的服饰,通过研究当时北方长城地带居民的相关遗存即北方系青铜器②,可以还原赵人所学胡服的面
貌。为了便于与车器、马具等其他类别的装饰品进行区分,我们把人用的装饰品统一概括为服饰品。本文即以东周时期内蒙古出土北方系青铜服饰品 ( 含少量金银器、铁器等) 为例③,从考古学角度出发,探赵武灵王所学 “胡服”之究竟。
 
  内蒙古境内东周时期的北方系青铜器遗存主要以墓葬、窖藏为主 ( 表一) ,出土器物中服饰品的数量最多,种类也最丰富。因此我们以内蒙古地区为例,以考古发掘和有明确出土地点的青铜服饰品为研究对象④,在对器物进行分类的
基础上,将它们放回到出土环境中,以其在墓葬中的位置为依据,推测它们的用途,并通过分析服饰品的组合方式,探讨当地居民的装饰习惯。
 
表一 内蒙古地区北方系青铜器遗存统计
 
青铜器遗存
 
  〔作者简介〕 赵欣欣,女,1990 年生,长春博物馆助理馆员,邮编 130012; 杨建华,女,1955 年生,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教授,邮编 130012。
 
头饰、项饰、耳饰
图一 头饰、项饰、耳饰
1、10. 阿鲁柴登 2、7. 西园 ( M3∶ 2 M5∶ 1) 3. 小双古城 ( M6∶ 2) 4. 瓦尔吐沟 5. 碾房渠6. 西沟畔 ( M2∶ 30) 8. 忻州窑子 ( M46∶ 4) 9. 毛庆沟 ( M63∶ 8① M63∶ 8②)
 
一、服饰品的类型划分
 
  1. 头饰 可分为冠饰、笄两种。
    冠饰,只发现 1 件,为金质,由金片捶打的半球形冠顶饰和金条围成的冠带饰组成,冠顶立鹰的头、颈由绿松石制成,造型、纹饰精美( 图一,1) 。笄,也叫簪子,是一种用于盘发、插帽的饰品,呈锥形,顶部有端首 ( 图一,2) 。
 
  2. 项饰 可分为三型。
 
  A 型,璜形。体较薄,两端有穿孔 ( 图一,3) 。
 
  B 型,环形。目 前 发 现 的 均 为 金 质,金 条围成的项圈 ( 图一,4) 。
 
  C 型,串珠 形。尺寸 较小,形状 各 异,中间均有穿孔 ( 图一,5) 。
 
  3. 耳饰 可分为三型。
 
  A 型,圆环形。为铜丝 围 绕 而成,可 分两个亚型:Aa 型,素面 ( 图一,6) 。Ab 型,表面有阴刻弦纹,形成类似弹簧的视觉效果,实质仍是圆环 ( 图一,7) 。
 
  B 型,弹簧 形。 由 铜 丝 围 绕 或 叠 接 而成,形似弹簧 ( 图一,8) 。
 
  C 型,坠 形。即 耳 坠,上为 圆 环,下 接 装饰物,材质多为金、绿松石、玛瑙等,造型精致 ( 图一,9) 。
 
  4. 泡饰 泡饰的种类繁多,器形和大小各异,可以分为圆形、花瓣形、动物形三型。
 
  A 型, 圆形。 正 面 圆 鼓, 既 有 素 面 圆 泡,也有泡面有纹饰的,大者直径 5 ~ 5. 5 厘米,小者直径 1 厘米。分三个亚型:
    Aa 型,横 贯 纽, 背 纽 贯 通背 面两 端 ( 图二,1、2) 。
    Ab 型,桥形纽,纽在背面中部 ( 图二,3、4) 。
    Ac 型,无纽,泡形泡面边缘有一圈平整的沿,沿上有小孔 ( 图二,5) ; 牌形边缘有边框,内部镂空纹饰 ( 图二,6) 。
 
  B 型,花瓣形。分两个亚型:
   Ba 型,四瓣,背 面 中 部有 桥 形 纽 ( 图 二,7) 。
   Bb 型,多瓣,呈梅花状,有单体和双联珠两种,背有横贯纽 ( 图二,8、9) 。
 
  C 型,动物头形。分两个亚型:Ca 型,鸟形,与牌饰形制相似,但尺寸一
 
泡饰
图二 泡饰
1、7、14. 忻州窑子 ( M28∶ 26 M9∶ 9 M28∶ 28) 2. 水涧沟门 3、5. 西沟畔 ( M3∶ 4 - 9 M2∶ 75 - 79)4、15. 井沟子 ( M56∶ 5 - 2 M7∶ 11) 6. 铁匠沟 ( AM1∶ 22) 8. 明安木独 9、10、12. 毛庆沟( M8∶ 1 
 
M61∶ 3② M66∶ 1) 11. 桃红巴拉 ( M6∶ 9) 13. 新店子 ( M43∶ 11)
 
坠饰
图三 坠饰
1、7. 小双古城 ( M6∶ 7 M11∶ 10) 2、5. 西沟畔 ( M2∶ 41 M3∶ 16) 3. 西园 ( M3∶ 6) 4. 新店子 ( M47∶ 12)6、8. 阿鲁柴登 9 ~ 11. 井沟子 ( M17∶ 5 - 1 M47∶ 19 - 11 M33∶ 36)
 
  般较小,一般不超过 3. 5 厘米,正面阴刻或浅浮雕鸟纹或变体鸟纹,背面有纽 ( 图二,10) 。Cb 型,兽 头 形。 有 狐狸 头 形 和 虎 头 形 两种。狐狸头形比较常见,圆眼、尖嘴,多数有两个尖耳朵,也 有 无 耳 的 ( 图 二,11、12) ;虎头形只在新店子墓地出土一件,上有两耳,刻画逼真 ( 图二,13) 。另有少量异形铜泡,形制与圆泡相似,背面均有纽,但泡面形状各异 ( 图二,14、15) 。
 
  5. 坠饰 种类和器形各异,均有用于缝缀的穿孔或纽,大体可以分为七型。
 
  A 型,牌形。素 面,体 扁 平,顶部有圆形穿孔 ( 图三,1) 。
 
  B 形,动物 形。器 身 呈 各 种 动 物 形,大 多在顶部有穿孔,少数背有纽 ( 图三,2、3) 。
 
  C 型,匙形。顶部有圆形 穿孔,柄 部有 纹饰 ( 图三,4) 。
 
  D 形,锥形。上部背面 有 纽,下部呈 锥 形( 图三,5、6) 。
 
  E 型,棒形。通体细长,顶部有圆 穿 ( 图三,7、8) 。
 
  F 型,贝 形。上 端 有 管 状 穿,下 端 呈 扁 平舌状 ( 图三,9、10) 。
 
别针
图四 别针
1、4、5. 忻州窑子 ( M2∶ 3 M6∶ 1 M9∶ 10) 2. 毛庆沟 ( M11∶ 5) 3. 崞县窑子 ( M5∶ 7)
 
  G 型,异形。圆角长方形,体扁平,顶端有穿孔 ( 图三,11) 。其中贝形和异形坠饰仅见于井沟子墓地,是受冀北地区的影响产生的。需要注意的是,井沟子墓地与先行的夏家店上层文化和冀北地区玉皇庙文化关系密切,许多青铜饰品是受他们的影响产生的⑤。
 
  6. 别针 多数呈长条形,两端尖、中间粗,形制很像现在的牛角扣。分三型。
 
  A 型,鹤嘴斧形,中有圆銎,两端呈锥状。分两个亚型:
    Aa 型,素面 ( 图四,1、2) 。
    Ab 型, 中 间 素 面, 两 端 饰 弦 纹 ( 图 四,3) 。
 
  B 型,梭形。两 端 呈 锥 形,中 部 束 腰 内 凹( 图四,4) 。
 
  C 型,哑铃 形。形 制 较 特殊,两 端 为 扁 方体,中部束腰 ( 图四,5) 。
 
  7. 带扣 通常由扣纽、扣环、扣钩 ( 也叫扣舌) 三部分组成,可分为两型。
 
  A 型, 无背 纽。 呈 8 字 形, 分 上 下 两 环。上环中空为纽,有椭圆、倒三角、梯形、动物形等多种形状; 下环为扣环,呈圆环形或扁圆环形,扣环下有扣钩。这种环状带扣是最常见的带扣,在墓葬中的分布十分广泛,可按环面是否施纹分为两个亚型:
    Aa 型,素面 ( 图五,1) 。
    Ab 型,有纹饰 ( 图五,2 ~ 5) 。
  B 型,有背纽。也分两个亚型:
    Ba 型, “8” 字形,上为圆牌,牌后有纽,下为扣环,环下有扣钩( 图五,6) 。
 
带扣
图五 带扣
1. 西园 ( M4∶ 4) 2. 毛庆沟 ( M12∶ 2) 3. 明安木独 4. 忻州窑子 ( M66∶ 2) 5. 新店子 ( M20∶ 1) 6. 玉隆太 ( 2257) 7. 崞县窑子 ( M8∶ 5)
 
联珠饰
图六 联珠饰
1. 忻州窑子 ( M34∶ 8) 2. 井沟子 ( M13∶ 33) 3、7. 崞县窑子 ( M22∶ 8 - 1 M30∶ 1 - 2) 4、8. 毛庆沟( M2∶ 4 M2∶ 8) 5. 玉隆太 ( 2223) 6. 西园 ( M6∶ 1) 9. 饮牛沟 ( 83EM11∶ 1)
 
  Bb 型,长方牌形,牌体中部偏下有矩形镂孔充作扣环,环下有扣钩,背面上方有纽 ( 图五,7)
 
  8. 联珠 饰 由 两个 或 多 个 铜 泡 相 连 组成,可分两型。
 
  A 型,单排。分两个亚型:
    Aa 型,圆泡形,由两个或多个铜泡串联而成。多数背部上下有纽,有素面和泡面有纹饰两种 ( 图六,1 ~3) 。
 
    Ab 型,圆泡之字纹形,两端圆泡,背面有纽,中间由 W 形或 Z 形锯齿相连 ( 图六,4、5) 。
 
  B 型,多排。 由 两 排 单 联 珠 饰 并 联 而成,分两个亚型:
 
    Ba 型,圆泡形联珠饰并联 ( 图六,6、7) 。
 
    Bb 型,圆泡之 字 纹 形 联 珠 饰 并 联 ( 图 六,8) 。另有 少 数 异 形,称 联 珠 双 尾 饰 ( 图 六,9) 。
 
  9. S 形饰 牌 正 面 施 纹, 背 面 中 部有 纽。按主体纹饰不同可分为三型。
 
  A 型,云纹。近长方形,正 面 饰 上 下 对 称的云纹或变体云纹,背面中部有纽。分两个亚型:
 
    Aa 型,中心圆泡 ( 图七,1、2) 。
 
S 形饰牌
图七 S 形饰牌
1. 小双古城 ( M9∶ 4) 2、4、6、9. 毛庆沟 ( M61∶ 2① M63∶ 5① M47∶ 8① M71∶ 7②) 3. 公苏壕 ( M1∶ 8) 5. 崞县窑子 ( M1∶ 5) 7. 忻州窑子 ( M36∶ 5) 8. 桃红巴拉 ( M1∶ 31)
 
带卡、带饰
图八 带卡、带饰
1. 忻州窑子 ( M20∶ 9) 2. 新店子 ( M30∶ 9) 3. 西园 ( M4∶ 10) 4. 铁匠沟 ( AM1∶ 11) 5. 井沟子 ( M41∶ 1)
 
    Ab 型,中间束腰 ( 图七,3、4) 。  
 
  B 型,鸟纹。分两个亚型:
 
    Ba 型,中间有圆泡,上下饰对称写实鸟纹( 图七,5) 。
 
    Bb 型,中 间 无 圆 泡, 饰 对 称 的 抽 象 鸟 纹( 图七,6 ~ 8) 。
 
  C 型, 动 物 纹。 由 双动 物 头反 向 联 结而成,弯曲处为圆形镂孔 ( 图七,9) 。
 
  10. 带卡和带饰带卡平面多呈扁长方形,中为左右贯通的横向带孔。分两型。
 
  A 型,背部有镂空 ( 图八,1) 。
 
  B 型,背面无镂空 ( 图八,2、3) 。带饰均为动物造型,中为上下贯通的竖向带孔,也是受冀北地区影响产生的⑥。
 
  分两型。
 
  A 型,呈虎形,立式全 浮 雕 中 空 体,体 侧有同心圆装饰 ( 图八,4) 。
 
  B 型,卧马 形,马 为 蹲踞 状,腹 下 多 有 镂孔 ( 图八,5) 。
 
  11. 动物纹饰牌 以虎纹饰牌为主,也 有 少 量 野 猪 纹、 鹿 纹、马纹。虎纹饰牌的材质以青铜为主,也有金、银,可分为两型。
 
  A 型,单体虎纹。分两个亚型:
 
    Aa 型, 牌 面 有 镂 孔, 背无 纽( 图九,1) 。
 
    Ab 型,背部中部有纽 ( 图九,2 ~ 4) 。
 
  B 型,虎捕食。分两个亚型:
 
    Ba 型,无边框。图案中虎的比重大,扑咬嘴下的食草动物 ( 图九,5 ~ 7) 。
 
    Bb 型,有 边 框。均 为 黄 金 铸 成,呈 矩 形,框内为虎和牛或虎和野猪的咬斗纹 ( 图九,8、9) 。野猪纹饰牌,正面为半浮雕野猪形或野猪交媾形,背有桥形纽 ( 图九,10、11) 。这种野猪纹饰牌仅在铁匠沟墓地有发现,
 
反映了当地山地森林民族狩猎业的文化特征⑦。鹿纹和马纹均为长方形牌,外有边框。鹿纹边 框 内 为 两 两 并 立 的 四 肢 透 雕 鹿 ( 图 九,12) ; 马 纹 边 框 内 为 竖 向 并 立 的 三 匹 浮 雕 马( 图九,13) 。
 
  12. 连环饰 圆环串连而成,分两型。
 
  A 型,素面。分两个亚型:
 
    Aa 型,由三个圆环串联而成 ( 图一〇,1) 。
 
动物纹饰牌
图九 动物纹饰牌
1、2、6. 毛庆沟 ( M5∶ 6① M55∶ 4 M31∶ 3) 3、5. 小双古城 ( M3∶ 1 M11: 2) 4、9. 阿鲁柴登 7. 碾房渠 8. 西沟畔 ( M2∶ 26) 10、11. 铁匠沟 ( AM1∶ 6 AM1∶ 9) 12. 忻州窑子 ( M59∶ 1) 13. 桃红巴拉 ( M5∶ 7)
 
连环饰、环形饰
图一○ 连环饰、环形饰
1、8. 宝亥社 2、7. 忻州窑子 ( M28∶ 46 M30∶ 13) 3. 铁匠沟 ( M2∶ 11) 4、10. 玉隆太 ( 2222 2217 - 4) 5. 明安木独 6. 桃红巴拉 ( M1∶ 33) 9. 崞县窑子 ( M31∶ 3)
 
    Ab 型,由两个圆环串联而成,环间连接面较宽,两端呈圆管形,中间束腰 ( 图一〇,2) 。
 
  B 型,有纹饰。分两个亚型:
 
    Ba 型, 两 端 呈圆 管 状, 环 间 连 接面 呈 菱形,上有纹饰 ( 图一〇,3) 。
 
    Bb 型,两端呈扁圆管状,环间连接面呈圆环形 ( 图一〇,4) 。
 
  13. 环形饰 分两型。
 
  A 型,扁环,扁平剖面。分两个亚型:
 
    Aa 型,素面 ( 图一〇,5) 。
 
    Ab 型,有纹饰,环身宽扁,环面有纹饰 (一〇,6、7) 。
 
  B 型,圆环,圆形剖面。分两个亚型:
 
    Ba 型,素面 ( 图一〇,8) 。
    Bb 型,有纹饰,环身一部分或通体饰弦纹( 图一〇,9、10) 。
管状饰
 图图一一 管状饰
  1、5、7、9. 忻州窑子 ( M45∶ 6 M20∶ 11 M2∶ 4 M66∶ 8) 2. 西园 ( M4∶ 3) 3. 桃红巴拉 ( M1∶ 38) 4. 明安木独 6、8. 崞县窑子 ( M22∶ 9 - 1 M9∶ 4 - 1) 10. 宝亥社 11. 西沟畔 ( M3∶ 21)
 
镜形饰、圆牌饰
1、5. 崞县窑子 ( M22∶ 6 - 1 M22∶ 5 - 4) 2、6. 忻州窑子 ( M1∶ 2 M67∶ 5)3. 呼鲁斯太 ( M2∶ 6) 4. 小双古城 ( M3∶ 2)
 
  14. 管状饰 中 空 的 管 形 铜 器,多 为 圆 管和方管,尺寸一般小于 5 厘米,分三型。
 
  A 型,圆管。横截面呈圆形,分两个亚型:
 
    Aa 型,素面,有直管和中部圆鼓、两端束颈两种 ( 图一一,1、2) 。
 
    Ab 型,器身饰弦纹,有的通体弦纹 ( 图十一,3) ,也 有 中 部 素面圆 鼓,两 端 饰 弦 纹( 图一一,4) 。
 
  B 型,扁圆管,横截面呈近椭圆形。分两个亚型:
 
  Ba 型,素面,有单体 和 两 管 连 铸 两 种( 图一一,5、6) 。
 
  Bb 型,有纹饰,也分单体和 多 管 连 铸 两种, 少 的 两 管 连 铸,多 的 可 达 五 管 连 铸( 图一一,7 ~ 9) 。
 
  C 型,方 管。横截面呈 长 方 形,正 面 有纹饰,背 面 多 有 长 方形镂孔 ( 图一一,10、11) 。
 
  15. 镜形饰 按
 
铃形饰
图一三 铃形饰
1. 忻州窑子 ( M20∶ 2) 2. 井沟子 ( M55∶ 30 - 2) 3、6、7. 毛庆沟 ( M39∶ 5M65∶ 2 M62∶ 1) 4. 小双古城 ( M3∶ 3) 5. 铁匠沟 ( AM2∶ 6)
 
  A 型,纽状柄。圆形镜面,上有方形小纽,中有纽孔 ( 图一二,1) 。
 
  B 型,圆牌形柄。圆形镜面,柄呈圆牌状,背面 附 一 拱 形 纽,存 留 横 穿 痕 迹 ( 图 一 二,2) 。
 
  C 型,动物 形 柄。圆形 镜 面,上 有 透 雕 立鹿形镜柄,鹿头上有枝状角连接尾部,牌后有纽 ( 图一二,3) 。
 
  16. 圆牌饰 均 为 圆形 牌 状,按 背 纽 不 同分两型。
 
  A 型,双纽。正 面 微鼓,厚度 均 匀,背 面有对称的双拱形纽 ( 图一二,4) 。
 
  B 型, 单 纽。 面 微鼓, 中 部有圆形 凸 起,背面中部有拱形纽 ( 图一二,5、6) 。
 
贵金属饰品
图一四 贵金属饰品
1 ~ 3、5. 西沟畔 ( M2∶ 48 M2∶ 57 M2∶ 58 M2∶ 32) 4、6、9. 阿鲁柴登 7、8、10. 碾房渠 11、12. 石灰沟
 
  17. 铃形饰 尺寸较小,高度一般不超过 5厘米,按铃纽形状不同分三型。
 
  A 型, 方 形 纽。 按 铃 口 形 状 不 同 分 两 个亚型:
    Aa 型,圆形口 ( 图一三,1) 。
    Ab 型,椭圆形口 ( 图一三,2) 。
 
  B 型,弧形纽。分两个亚型:
    Ba 型,圆形口 ( 图一三,3) 。
    Bb 型,椭圆形口 ( 图一三,4) 。
 
  C 型,不规则纽。分两个亚型:
 
    Ca 型, 圆 形 口 ( 图 一三,5、6) 。
 
    Cb 型,椭圆形口 ( 图一三,7) 。
 
  18. 贵金属饰品有片饰、连管状饰、泡饰三种。

  片饰均为金片、银片剪成或压成,器身有用于固定的小孔 ( 图一四,1 ~6) 。连管状饰均为金质 ( 图一四,7、8) 。泡饰材质以金、银为主,少数嵌铁鎏金 ( 包金铁芯) ,其中兽头形、牌形多为铸造雕刻 ( 图一四,9、12) ,少数为金片锤鍱( 图一四,10) ; 刺猬形等立体动物多由金片、银片压成 ( 图一四,11) 。
 
  二、服饰品的位置和使用方式
 
  1. 头饰、项饰、耳饰
 
  头饰中冠饰属征集品,没有具体位置。笄的位置多在人骨头部附近,如西园 M3 ( 图一五) 。笄的器形与作为工具使用的锥极其相似,但锥一般出土在人骨腰部附近 ( 图一六) ,且锥中有的顶部无端首,需要配合木柄使用。项饰中璜形项饰的出土位置在颈部附近,如小双古城 M6 ( 图一七) 。环形和串珠形没有具体位置,推测也应在颈部附近,串珠形可能还有手链等多种用途。出土项饰的墓葬中西园M5 的墓主人是一位年轻男性,可见其并不是女性专属的饰品。耳饰的分布范围十分广泛,有明确出土位置信息的西园、桃红巴拉、忻州窑子、小双古城、崞县窑子、毛庆沟和井沟子墓地的耳饰均在头骨两侧或附近,应是下葬时随身佩戴的。如

管状饰
图一五 西园 M3 服饰品位置
 
镜形饰、圆牌饰
 
 铃形饰
小双古城 M6 服饰
图一七 小双古城 M6 服饰品位置
 
小双古城 M3 服饰品
图一八 小双古城 M3 服饰品位置
 
  西园 M3 ( 图一五) 、小双古城 M3 ( 图一八) 。从墓葬的统计结果看,耳饰的佩戴者并不拘年龄、性别,是一种十分普遍的饰品。
 
  2. 泡饰
 
  泡饰具有出土数目庞大、种类繁多、延续时间长的特点,是北方系青铜器中十分重要的器物,其在墓葬中的位置也并不是单一的。这些泡饰的器形各异,同一墓葬中数量多的可达十至二十余件,少的只有一两件。从出土位置的统计结果来看,分布于全身各处,排除扰乱现象后可大致归纳为三种情况:一种位于上肢各处,多散落在胸腔、腹腔内外、腰部和两臂附近。典型的如忻州窑子M22,在腰部以上各处都有泡饰 ( 图二一) ;有些鸟头形泡饰纵向分布 在 胸 椎 一 线,用做装饰或起到纽扣的作 用, 如 忻 州 窑 子M63 在 胸椎 上 均 匀 分布 3 枚 鸟 头 形 泡 饰( 图 一 九 ) 、 毛 庆 沟M71 的 4 枚 圆形 泡 饰分布在胸椎两侧 ( 图二三) 。处在这些位置的泡饰应是缝缀在衣物上 的 装 饰,其 分 布和排 列 缺 少 规 律,是最多也最普遍的情况。另 一 种 情 况 是 分布在 腰 部 附 近,装 饰腰 带。 如 忻 州 窑 子M19 的 5 枚 单 鸟 头 泡饰呈带状分布在腰部( 图二〇) ,小双古城M6 用一枚圆泡置于腰部正中作为腰部装饰( 图一七) ,忻州窑子M22 髋 骨 上的 6 枚 圆泡 ( 图二一) 。
 
  还 有 一 种 圆 形 铜泡 位 于 人 骨 眼 窝 处,背 面 常 有 麻 布 印 痕。这类铜泡应是覆面,在织物腐烂后落于眼眶内,目前仅见于井沟子墓地 ( 图二二) ,与当地更早的周家地墓地的相似⑧,反映了地方传统。
 
  3. 坠饰与别针
 
  坠饰的形制各不相同,其出土位置和功能也不同。主要有两种: 一种是位于颈部附近,如小双古城 M6 的牌形坠饰位于颈下 ( 图一七) ; 另一种是缝缀在衣物上,多位于上肢各处或腰部,如小双古城 M3 出土的 3 件牌形坠饰分布在髋骨两侧和腰椎右侧 ( 图一八) ,西园M3 出土的动物形坠饰位于腰部 ( 图一五) 。根据它们的位置可以推断坠饰的用途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位于颈下作为项饰使用; 另一种是缝缀
 
西园 M3 服饰品位置
 
 
新店子 M37 服饰
 
  在腰部等处作为衣物装饰。别针的出土数量很少,有明确位置信息的只有忻州窑子墓地,均在腰部、下肢附近。如忻州窑子 M2 位于右侧髋骨骨面 ( 图二五) ; 忻州窑子 M4 位于股骨内侧 ( 图二四) 。从出土位置上看应是缝缀在衣物上或悬挂在腰部的服饰品。
 
  4. 带扣、动物纹饰牌、联珠饰、S 形饰牌、带饰和带卡带扣虽然分布广泛,但位置相对固定。

  一般都位于人骨腰部附近,骶骨、髋骨、腰部正图二一 忻州窑子 M22 服饰品位置 图二二 井沟子 M12 服饰品位置中腰椎下端等处。动物纹饰牌有些墓葬会出土两件形体较大的位于腰部附近,如毛庆沟 M5 ( 图三一) ,也有的如小双古城 M3 只有一件位于腰部正中 ( 图一八) 。带扣和 动 物 纹 饰 牌 应 该 都 是 腰带具。联珠饰、S 形饰牌、带饰和带卡除少数散落移位外,大多位于 腰 部 附 近,用 于 装 饰腰带。
 
  5. 连环饰
 
  出土数量很少,发表墓葬平面图的只有忻州窑子、小双古城和井沟子三处墓地,其分布位置主要有两种: 一种分布在腰部附近,在忻州窑子墓地比较常见,如忻州窑子 M20 ( 图二六) ,两件连环饰对称分布在左右股骨内侧,应是腰间挂饰;另一种多作为项饰的组成部分位于颈部附近,如井沟子 M25 ( 图二七) 。此外忻州窑子 M29出土的连环饰呈纵向整齐排列在墓坑边缘或两臂外侧,推测可能是下葬后摆放的 ( 图二九) 。
 
  6. 管状饰
 
  根据位置的不同有三种用途。第一种: 多位于上肢各处,多散落在胸腔、腰部或两臂内外,用做缝缀在衣物上的装饰。如
 
忻州窑子 M22 服饰品
图二一 忻州窑子 M22 服饰品位置
 
井沟子 M12 服饰品位置
图二二 井沟子 M12 服饰品位置
 
毛庆沟 M71 服饰品位置
图二三 毛庆沟 M71 服饰品位置
 
忻州窑子 M4 服饰品位置
图二四 忻州窑子 M4 服饰品位置
 
  忻州窑子 M28,5 件散落在胸腔各处,6 件纵向均匀分布在两臂内侧,还有两件散落在外侧( 图三○) ; 忻州窑子 M45 出土的管状饰也分布在手臂内侧、肋骨和腹腔 ( 图二八) 。
 
  第二种: 位于颈部、腕部附近,作为项饰或腕饰使用,多成组出现。如忻州窑子 M33,颈部有用 31 件素面小圆管与绿松石、玛瑙饰品组成的项饰 ( 图三三) ; 忻州窑子 M5 在颈部随葬 2 件圆管状饰和 1 件扁圆管状饰作为项饰( 图三四) ,新店子 M37 颈部也有一组管状饰( 图一六) ;有的位于腕部附近用做腕饰,如井沟子 M58,人骨手腕处随葬圆管状饰、圆环组成的手链 ( 图三五) 。
 
  第三种: 位于腰部。有的如忻州窑子 M2共 6 件管状饰一字排列在腰间,应是作为腰带饰使用的 ( 图二五) ; 有的如忻州窑子 M64 由 7件扁圆管状饰穿成一串作为腰间挂饰悬挂在腰间 ( 图三七) 。另外中空铜管中,尺寸在 5 ~ 12厘米之间、位置在腰部附近的,应当是针管,属工具的一种,有些在出土时还带有骨针。
 
  7. 环形饰
 
  环形饰的尺寸有大有小,小者环径在 2. 5~ 5 厘米之 间,大 的 可 达 8 ~ 10 厘 米。位 置 多在腰部附近,墓主男女均有,如毛庆沟 M60 位
 
忻州窑子 M2 服饰品位置
图二五 忻州窑子 M2 服饰品位置
 
忻州窑子 M20
图二六 忻州窑子 M20 服饰品位置
 
井沟子 M25 服饰品位置
图二七 井沟子 M25 服饰品位置
 
忻州窑子 M45 服饰品位置
图二八 忻州窑子 M45 服饰品位置
 
  于腰部左侧用于悬挂短剑 ( 图三二) ,忻州窑子M64 也位于腰部左侧 ( 图三七) ,忻州窑子 M33髋骨至股骨中间有 3 件环形饰与管状饰组合 ( 图三三) 。此外,有些大型环形饰位于腕骨附近或套于管状饰组成的手链外,应属于腕饰,如忻州窑子 M5 套在人骨右腕 ( 图三四) ; 井沟子 M58的 2 件环形饰出土时套于管状饰组成的圈上 ( 图三五) ,该墓地环径小于 6 厘米的铜环位置大多不清楚,发掘者认为其是串饰的组成部分。
 
  8. 镜形饰和圆牌饰
 
  镜形饰位置比较集中,均位于腰侧、下肢两侧或盆骨附近、股骨之间,应当是悬挂在腰间的装饰,如崞县窑子 M22 下肢左右两侧各悬挂 2图二九 忻州窑子 M29 服饰品位置 图三○ 忻州窑子 M28 服饰品位置件圆牌饰和 1 件镜形饰 ( 图三六) ,忻州窑子 M23的 2 件镜形饰位于盆骨下方股骨之间 ( 图三八) ,随葬镜形饰的墓主均为成年女性。圆 牌 饰 的 位 置 有两种,一 种 位 于 下 肢两侧,作 为 腰 间 挂 饰使用,墓 主 为 成 年 女性,如 崞 县 窑 子22( 图三六) ; 另一种位于腰 腹 处,如 忻 州 窑子 M67,墓 主 为 成 年男性,圆 牌 饰 位 于 腰部正中腰椎骨面之上( 图三九) ,用途与位于腰部正中的圆泡类似,应是装饰腰带的。
 
  9. 铃形饰
 
  属于服饰品的铃形饰一般尺寸在 5 厘米以下,尺寸在 5 ~ 20 厘米之间的大型铃应当属于马具中的铜铃。铃形饰位置主要集中在腰部,如小双古城 M3 位于腰部左侧 ( 图一八) 、崞县窑子M22 位于盆骨下方 ( 图三六) 。还有将铃形饰坠于一串服饰品尾部挂在腰间的现象,如忻州窑子M22 挂在一串管状饰下方 ( 图二一) 。
 
  三、服饰品组合和装饰习俗
 
  通过上文对服饰品位置的统计和用途的区分,
 
忻州窑子 M29 服饰品位置
图二九 忻州窑子 M29 服饰品位置 
 
忻州窑子 M28 服饰品位置
图三○ 忻州窑子 M28 服饰品位置
 
  可以把它们分为身体配饰和服装配饰两种。身体配饰指发饰、项饰等用于人体的装饰,类似现在意义上的首饰; 服装配饰则主要指带扣等服装配件和腰带饰、泡饰等缝缀在衣物上的装饰。
 
  1. 身 体 装 饰 主 要 是 头 饰、项 饰、耳饰、覆面、手链、指套。
 
  发间插笄,戴耳环,颈部佩戴各种项饰,除常见璜形、环形项圈外,有些穿孔圆牌、串珠、小管状饰、连环饰、贝形坠饰等也会作为项饰随葬,如小双古城 M6 的墓主人颈部装饰玛瑙珠和璜形项饰 ( 图一七) ,位于颈椎骨面上的牌饰应当是穿绳挂在颈间,也属于项饰。
 
  而以坠饰、小管状饰、连环饰与其他器物串成一串组成项链的情况也十分常见,如井沟子M25 的项饰由 5 件连环饰、3 件贝形坠 饰、15件小圆管状饰和绿松石珠共同组成 ( 图二七) 。手带指套,腕间戴小圆管状饰串成的手链和铜环手镯。家庭富裕的戴金饰,普通民众戴铜饰,社会地位高的人还会戴金冠,且耳饰和项饰的佩戴者不拘年龄性别。
 
  2. 服装配饰 大多集中在腰部,上身和腿侧也有少量分布。按位置和功能差异可以分为三种。
 
  (1) 衣物缀饰
 
  缝缀在衣服上的装饰,器形主要有泡饰、坠饰、别针、管状饰、圆牌饰和贵金属饰品等。这些青铜缀饰,色泽亮丽美观,缝缀在衣物上能代替织染花纹和刺绣,有极好的装饰作用。缝在手臂沿线可以遮挡制衣痕迹,位于胸椎沿线的泡饰也能用做纽扣。由于金属制品坚硬、不易损坏,遍布上身各处也能起到一定的防护作用,且比传统的铠甲负重轻得多,极有可能
 
M5 腰带饰位置
毛庆沟 M60 服饰品位置
图三二 毛庆沟 M60 服饰品位置
 
 M33 服饰品位置
图三三 忻州窑子 M33 服饰品位置
 
忻州窑子 M5 服饰品位置
图三四 忻州窑子 M5 服饰品位置
 
井沟子 M58 服饰品位置
图三五 井沟子 M58 服饰品位置
 
崞县窑子 M22 服饰品位置
图三六 崞县窑子 M22 服饰品位置
 
忻州窑子 M64 服饰品位置
图三七 忻州窑子 M64 服饰品位置
 
忻州窑子 M23 服饰品位置
图三八 忻州窑子 M23 服饰品位置
 
  是游牧民族战争智慧的结晶。
 
  (2) 腰带饰
 
  主要是带扣、动物纹饰牌等腰带部件和装饰腰带的联珠饰、S 形饰牌、带卡和带饰等,有些泡饰和管状饰等缀饰也可作为腰带饰使用。几乎每座墓葬都会出土至少一件腰带饰,是当地最普遍和主要的服饰品。这些腰带饰不仅起到装饰作用,有些还用来悬挂工具和武器,这种重视腰部装饰的习俗是最能体现游牧民族特色的服饰传统。腰带饰的组合并不是固定的,可以是一种或几种器物共同组成。通过对几种腰带饰出土位置的分析,可以将其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① 由 单 独 器 类 组成,不 见 带 扣,可 分为两种:
 
  一 种 是 小 型 器 物作为 腰 带 饰,如 忻 州窑子 M19 用 6 枚鸟头形泡饰呈带状分布作为腰带饰使用 ( 图二〇) ; 忻 州 窑 子 M2、M15 等 用 管 状 饰 做 腰带饰,其 中 忻 州 窑 子M2 的腰带饰由 6 件扁管状饰和 2 件圆管状饰组成 ( 图二五) 。
 
  另 一 种 是 由 多 件联珠饰或 S 形饰牌组成,如忻州窑子 M33、毛庆沟 M3 用多件单排联珠 饰 ( 图 三 三、四一) ; 毛庆沟 M71 用多件 S 形 饰 牌 ( 图 二三) 。这里的联珠饰和S 形牌功能一致,但不在同 一 墓 葬 共 出,两者的差别或许是不同人群间的标识。
 
  ② 由 多 种 器 物 组合而成,分为两种:
 
  一 种 不 与 带 扣 搭配。常 见 的 器 类 有 泡饰、管状饰、S 形饰牌等,组合方式灵活多变:如忻州窑子 M43 用圆泡和多件连铸的扁管状饰( 图四○) ; 忻州窑子 M4 用 S 形饰牌和圆管状饰 ( 图二四) 。
 
  另一种由带扣或动物纹饰牌与 S 形牌组成:用带扣做带具的,如毛庆沟 M43 ( 图四二) 、毛庆沟 M60 ( 图三二) 的腰带饰由带扣和 S 形饰牌组成; 忻州窑子 M5 随葬品虽有位移,仍能分辨出腰带饰由中部的带扣和分布在两侧的
回纹饰牌组成 ( 图三四) ; 忻州窑子 M28 的随葬品也发生位移,腰带饰的组成可能是带扣、S形饰牌和鸟形泡饰 ( 图三〇) 。用动物纹饰牌的
 
忻州窑子 M67 服饰品位置
图三九 忻州窑子 M67 服饰品位置 
 
忻州窑子 M43 服饰品位置
图四○ 忻州窑子 M43 服饰品位置
 
  如毛庆沟 M5 ( 图三一) ,小双古城 M3 ( 图一八) 、M6 ( 图一七) 等,都是用动物纹饰牌做带具,配合 S 形饰牌使用。
 
  (3) 腰间挂饰
 
  在统计位置的过程中,笔者发现服饰品有很多在腰间及腰部以下成组出现的情况,通过分析它们之间的位置关系,发现这些器物在使用时应该是挂在腰间的,可以统一概括为腰间挂饰。其组合并不是固定的,可以由一种或几种器物随
 
机组成,常见的用于腰间挂饰的服饰品主要有连环饰、管状饰、环形饰、圆牌饰、镜形饰和铃形饰几种。可以大致分为两种情况:
 
  ①由管状饰、环形饰、圆牌饰、镜形饰、铃形饰等中的几种组合在一起,串成一线,挂在腰侧,腰间悬挂铃形饰。典型的如崞县窑子M22,墓主为年轻女性,腰部两侧分别悬挂由
 
毛庆沟 M3 腰带饰位置
 
毛庆沟 M43 腰带饰位置
 
  管状饰、环形饰、圆牌饰和镜形饰组成的成套的挂饰 ( 图三六) ,两套挂饰的组成和排列基本相同,腰部中间悬挂铃形饰。有学者对这种单独悬挂或串成串链的腰铃进行过研究,认为其与萨满教传统有关,随葬它们的墓主多为年老的女性萨满⑨。这 种 成 套 的 挂 饰 组成 复 杂,且牌形饰、镜形饰的尺寸较大,并不适合日常生产和骑射活动。从随葬者的性别、腰间悬挂的铃铛、圆牌和镜子来看,更可能是属于从事宗教活动的人员的特殊随葬品。
 
  ②由多件管状饰与其他器物组合串成一串,下方挂铃形饰或别针。也有单独用管状饰和下方不挂器物的情况。典型的如忻州窑子 M22,在腰部附近发现由 22 件管状饰、1 件环形饰和1 件铃形饰组成的服饰品 ( 图二一) ,报告中称为腰铃,显然是一种挂在腰间的装饰。统计墓主人的年龄及性别发现,除忻州窑子 M22 的墓主为 20 岁左右男性外,其余均为儿童或年轻女性。与萨满所用腰铃不同,这些串链并不是以铃形饰为核心的,有些挂别针等其他小型器物甚至不挂器物,因此笔者推测这种腰间挂饰可能并不具备实用功能,与中原地区挂在腰间的玉佩相似,是一种纯装饰用品。
 
  综上所述,通过对内蒙古出土的东周时期北方系青铜服饰品的分类和位置研究可以将服饰品分为装饰人体的身体装饰和用于装饰衣物的服装配饰两大类。身体装饰以耳环和项饰为主,服装配饰则有缝缀在衣物上的缀饰、腰带饰和腰间挂饰三种。受骑射传统影响,形成了重视腰部装束的习俗,很多服饰品既有防御、充当部件的实用性,又能反映人群的标识以及审美。这些青铜服饰品所表现出的服饰风俗,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赵武灵王所学 “胡服”的精髓,是研究当地居民日常生活和风俗习惯的重要资料。
 
  注 释:
 
  ① 刘向辑录、缪文远校注: 《战国策·赵策二》,中华书局2012 年。
 
  ② 详见林沄: 《中国北方系青铜器的几个年代问题》,《林沄学术文集》,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98 年。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所述北方系青铜器中的服饰品质地除青铜外,还包括少量金银器、铁器等,其性质与青铜制品相同,尤其随葬金银器更是财富地位差距的体现,不宜忽略,故在此一并讨论。为了表述方便,统一用青铜服饰品概括。
 
  ③ 本文研究范围仅限于现在的内蒙古自治区行政区划范围内,中南部以发表墓葬图较多的桃红巴拉、西园、毛庆沟、崞县窑子等和岱海地区 2000 年前后新发掘的新店子、小双古城、忻州窑子三座墓地为主; 东南部以材料最丰富的井沟子墓地为主。资料发表时间截止到 2016 年 3 月。
 
  ④ 服饰品的资料来源如下: 李逸友: 《内蒙古和林格尔县出土的铜器》,《文物》1959 年第 6 期; 郑隆: 《大青山下发现一批青铜器》,《文物》1965 年第 2 期; 盖山林: 《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速机沟出土一批青铜器》, 《文物》1965 年第 2期; 田广金: 《桃红巴拉的匈奴墓》,《考古学报》1976 年第2 期; 内蒙古文物工 作队: 《毛庆 沟 墓 地》,田 广 金、郭 素新: 《鄂尔多斯式青铜器》,文物出版社 1986 年,第 227 ~305 页; 田广金、郭素新: 《内蒙古阿鲁柴登发现的匈奴遗物》,《考古》1977 年第 2 期; 内蒙古博物馆、内蒙古文物工作队: 《内蒙古准格尔旗玉隆太的匈奴墓》,《考古》1977年第 2 期; 伊克昭盟文物工作站、内蒙古文物工作队: 《西沟畔匈奴墓》,《考古》1980 年第 7 期; 塔拉、梁京明: 《呼鲁斯太匈奴墓》, 《文物》1980 年第 7 期;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 《凉城崞县窑子墓地》, 《考古学报》1981 年第 1期;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工作队: 《凉城饮牛沟墓葬清理简报》,《内蒙古文物考古》1984 年第 3 期; 伊克昭盟文物工作站: 《内蒙古准格尔旗宝亥社发现青铜器》, 《文物》1987年第 12 期; 伊克昭盟文物工作站: 《伊金霍洛旗石灰沟发现的鄂尔多斯式文物》,《文物》1992 年第 1、2 期;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包头市文物管理处: 《包头西圆春秋墓地》,《内蒙古文物考古》1991 年第 1 期; 伊克昭盟文物工作站:《内蒙古东胜市碾房渠发现金银器窖藏》,《考古》1991 年第5 期; 邵国田: 《敖汉旗铁匠沟战国墓地调查简报》, 《内蒙古文物考古》1992 年第 1 期; 伊克昭盟文物工作站、伊金霍洛旗文物保护管理所: 《内蒙古伊金霍洛旗匈奴墓》,《文物》1992 年第 5 期; 崔利明: 《内蒙古和兴县沟里头匈奴墓》,《考古》1994 年第 5 期;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 《内蒙古和林格尔县新店子墓地发掘简报》,《考古》2009 年第 3期; 王立新、塔拉、朱永刚: 《林西井沟子———晚期青铜时代墓地的发掘与综合研究》,科学出版社 2010 年;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内蒙古自治区文物保护中心: 《岱海地区东周牧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 2016 年。
 
  ⑤⑥井沟子墓地的文化因素受先行的夏家店上层文化和冀北玉皇庙文化影响很大,此前已有学者进行过研究,故不再赘述。详见武志江: 《井沟子西区墓地的文化因素及文化形成过程的初步分析》,《华夏考古》2009 年第 1 期。
 
  ⑦ 邵国田: 《敖汉旗铁匠沟战国墓地调查简报》,《内蒙古文物考古》1992 年第 1 期。
 
  ⑧ 周家地 M45 发现有缝缀铜泡和绿松石的麻布覆面,其上盖贝壳。详见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工作队: 《内蒙古敖汉旗周家地墓地发掘简报》,《考古》1984 年第 5 期。
 
  ⑨ 冯恩学: 《考古所见萨满之腰铃与饰牌》,《北方文物》1998年第 2 期。
 
〔责任编辑、校对 田索菲〕
 


上一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周代雕玉人形和男女人形陶范
下一篇:以《仪礼·丧服》论周代亲属称谓的几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