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 《中国服饰鉴赏》之东周(春秋战国)时期服饰鉴赏
一 东周(春秋战国)时期的服饰文化

  东周(春秋战国)时期,服饰领域中的制作技术、设计思想和款式表现等方面与夏、商、西周时期相比,都有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

  东周(春秋战国)时期,随着礼制的崩溃和社会思想的活跃,装饰艺术风格便由传统的封闭转向开放式,造型由变形走向写实,轮廓结构由直线主调走向自由曲线主调,艺术格调由静止凝重走向活泼生动。商周时期的矩形、三角形等几何骨骼和对称手法在东周(春秋战国)时期仍继续运用,不过不受几何骨骼的拘束,往往把这些几何骨骼作为统一布局的依据,但并不作为“作用性骨骼”,即图案纹样可以根据创作意图超越几何框架的边界,灵活处理。

  江陵天星观1号楚墓中的人物形象
                                                                  江陵天星观1号楚墓中的人物形象

人物驭龙帛画
                     人物驭龙帛画

战国中期

皮手套
                                                  长37.5厘米,宽28厘米

皮手套
战国中期
长28.5厘米

  到战国时期,镶嵌的纹样由兽纹和几何形花纹,发展为描绘社会生活的复杂画面,也可以说是嵌出的剪影式的图画,内容有规模盛大的宴乐、射礼、采桑以及战斗图像。再以湖北省江陵马山砖厂和湖南省长沙烈士公园战国时期楚墓出土的刺绣纹样为例,题材除龙凤、动物、几何纹等传统题材外,写实与变体相结合的穿枝花草、藤蔓纹是具有时代特征的新题材。穿枝花草、藤蔓和活泼而富于浪漫色彩的鸟兽动物纹穿插结合,穿枝花草、藤蔓就顺着图案骨骼——矩形骨骼、菱形骨骼、对角线骨骼铺开生长,起着“非作用性骨骼的作用”。换句话说,虽然是在一定的规矩和框架范围内,但没有给人呆板的感觉。它们穿插自由,有的顺着骨骼线反复连续,有的将图案中转隔断,有的做左右对称连续,有的做上下对称连续,有的按上下、左右错开1/2的位置做移位对称连续,从而使穿枝花草虽然是作为装饰图案而作,但是又看似作为骨骼。在枝蔓交错的大小空位空间,则以鸟兽动物纹填补装饰。至于动物纹样,整个造型给人的感受往往是头部写实,而身部则经过了作者的处理,把纹样和图饰简单化。有的部分甚至直接与藤蔓结为一体;有的彼此蟠叠;有的写实形与变体形共存;有的数种或数个动物合成一体;有的动物体与植物体共生,以丰富优美和多样的形式,把动植物变体与几何骨骼结合,这一切反映了东周(春秋战国)时期服饰纹样设计思想的高度活跃和成熟。此外,几何纹也很流行。

  从服饰的纹样来看,东周(春秋战国)时期,特别是战国时期,与前代相比,不仅日趋繁盛,而且图饰的象征意义也越来越明显。具体而言,当时最为流行的龙凤纹样和图饰,既寓意宫廷昌隆,又象征婚姻美满。几千年来中国传统文化以龙凤作为吉祥之物,大约起源于此。除了龙凤之外,在当时的图案纹样中,鹤与鹿、翟鸟、鸱鸺(猫头鹰)都是刺绣中的常见之物。而鹤与鹿与长寿神话有关,象征长寿;翟鸟是后妃身份的标志,鸱鸺象征胜利之神。如此种种,有的与今天这些动物图案的象征意义一脉相承,从而表现出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

兽纹臂甲
                兽纹臂甲

战国
高21.7厘米

二 东周(春秋战国)时期的服饰特点

  东周(春秋战国)时期,由于周王室衰微,连年战争,西周以来的各种礼仪逐渐废除。所以,在西周时期与礼仪紧密结合的服饰款式,到这一时期相应地产生了一些变化。尽管这一时期各个诸侯国限于地域传统文化的因承而表现出鲜明的地域文化色彩,但是,从近几十年全国各地出土的彩绘木俑和陶俑来看,当时很有代表性的服饰特点是所谓的“绕衿谓裙”,亦即沿宽边的下身缠绕式的肥大衣服。湖南省长沙市战国楚墓出土的彩绘木俑,多数穿直裾袍,只有一个穿曲裾袍。袍式长者曳地,短者及踝,袍裾沿边均镶锦缘。从其特点来看,袍的缠绕是将前襟向后身围裹的式样,反映了当时人们设计思想的灵活巧妙,即采取横线与斜线的空间互补,获得静中有动和动中有静的装饰效果。同时,由于制衣的用料十分轻薄,为了防止薄衣缠身,采用平挺的锦类织物镶边。边上再饰云纹图案,这即是“衣作绣,锦为沿”,将实用与审美巧妙地结合,充分体现了设计的科学性和合理性。

鸟兽纹铜带钩
                                     鸟兽纹铜带钩

战国
长7厘米,宽4.5厘米

  为了便于我们了解战国时服饰的特点,我们这里以湖北省江陵马山砖厂战国楚墓中出土的服饰实物做个案研究。

  第一,关于袍类。裁法有正裁、斜裁两种。其中正裁法是:袍分上衣和下裳两部分,上衣正裁共8片,正身2片,宽各32厘米,双袖各3片,宽度分别为42厘米、43厘米、45厘米。以上8片拼合之后,再从下边缝合。在双袖与正身相接的腋下,另拼一块长37厘米、宽24厘米的长方形,便于手臂上下活动。领缘用纬起花的绦带做成,正裁,至大襟部分向下延伸44厘米。下裳正裁共5片,大、小襟正面两片各宽45厘米,其他三片各宽41厘米。裾缘下摆缘直裁另拼缝。而斜裁法,则为上衣部分正身和双袖均斜裁,共8片,宽度分别为23厘米、26厘米、17厘米,袖缘、领缘也斜裁。下裳正裁共8片,每片宽20至37厘米不等。袍的款式在“绕衿谓裙”的总式样下,又分三种类型。

包金镶玉嵌琉璃银带钩
                                                              包金镶玉嵌琉璃银带钩

战国

中山国妇女的襦裙
                                          长18.4厘米,宽4.9厘米

中山国妇女的襦裙

  战国

  窄袖短衣、方格纹长裙穿戴展示图(根据出土玉人服饰复原绘制)。

  A型:该型袍后领下凹,前领为三角形交领。两袖下斜向外收杀,袖筒最宽处在腋下,袖口甚小。从总体上看,该型袍的尺寸较小,比较实用。

  B型:该型袍两袖平直,宽袖口,短袖筒。后领直起,前领为交领(三角形)。衣身较宽松,多为罩于表面的袍服。

  C型:该型袍的特征是长袖,袖下部呈弧状,袖的下面的弧线称为“胡”。据《后汉书·舆服志》记载,此种款式是仿效牛的颈项下有垂胡之形而设计的。该型衣身宽松,有华贵的风度,多为上层社会所穿着。
 
  以上三种类型,均为交领、右衽、直裾式,上衣与下裳连为一体。从文献记载来看,东周(春秋战国)时期各个阶层的人们都穿袍,在贫民阶层,为了保暖,袍的质地比较差。

凤人物纹玉珮
                                                        凤人物纹玉珮

战国
长12厘米

  青玉,有褐黄色浸斑,玉质紧密,光润感极强。双龙连体呈拱形,龙首相背,龙身作细密的勾云纹底谷纹。拱上有凤尾形饰,拱下有圆圈,镂空作妇人形,长袖作凤鸟纹。圈饰左右有对称案图案,作人形凤尾。

  第二,夹衣。这类服饰长及膝,交领、右衽、直裾,上衣与下裳相连。

  第三,禅衣。禅衣就是“单衣”。《急就篇》卷二:“禅衣蔽膝布母。”颜师古注:“禅衣似深衣而褎大。”湖北省江陵马山砖厂出土的禅衣造型与前述袍类正裁法的款式基本相同,交领、右衽、直据,上衣与下裳相连,双袖呈胡状。

  第四,衣。衣是一种短袖式对襟衣,通“裯”字。用整块衣料上部左右剪开,叠成双袖,下部左右内折成两襟,再用绣绢镶领,两襟下摆、袖口等缘而成。两襟对中,即通常所说对襟式,腰与下摆等宽,凹后领。湖北省江陵马山砖厂所出土之物原件尺寸很小,应为殉葬之明物,置于小竹笥中,外系竹签自名衣。

  第五,单裙。下摆稍大于裙腰,裙面用8片缝拼,宽分别为27厘米、27厘米、27.5厘米、26厘米、27厘米、24厘米、27厘米、26厘米,下摆缘宽12.5厘米。

  第六,绵袴。袴通“绔”,即今之裤字,但形制却跟现在的裤很不一样。《说文》称之为胫衣,《释名》说“两股(大腿)各跨别也”,这说明古代袴没有前后裆,只有两个裤筒,类似现代的套裤。《方言》:“绔,齐鲁之间谓之(褰)。”《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公在乾侯(地名),征褰与襦。”纨绔是有钱人所穿,纨为织造较为细致的生绢,所以后来专指富贵而不务正业者。在江陵马山砖厂出土的服饰中,绵袴由袴腰和袴脚两部分组成,袴腰4片,每只袴脚连上两片,每片宽30.5厘米,长45厘米。袴脚左右脚各2片,其中1片用整幅绢,宽50厘米,长61厘米。另1片用半幅绢,宽25厘米,长59厘米。袴脚上部一侧拼入1块长12厘米、宽20厘米的长方形袴裆,1条宽边与袴腰相接。1条边缝在袴脚上,折叠成三角形,展开呈漏斗状。袴脚下部有1块长32厘米、宽9厘米的条纹袴边,做成小袴口,袴脚的各拼缝处均镶嵌丝绦。绣绢作面料,深黄绢里。袴脚上部与袴腰相连。但两裆不相连。后腰敞开形成开裆。袴腰宽0.5厘米,袴长116厘米。

铜带钩
                                                 铜带钩

战国

谷纹玉珮
                谷纹玉珮

  战国

  第七,帽。本作“冒”。戴于头上用以遮护之服物。上古之人衣毛帽皮,此为帽之原始。其后产生出形制丰富各具特色的式样,如夏之毋追、殷之章甫、周之委貌,已用来作正式的礼冠,为成人、君子所服。东周(春秋战国)时期,帽的款式,江陵马山出土实物展开时呈不规则圆台形,折叠时呈前高后低,顶部外凸,上有圆孔。帽后里侧装有组带两束,应是帽系。帽高18.5厘米,前边长25厘米,后边长40厘米。面料为红棕色绢,里料深黄色绢;大菱形纹锦镶边。从该实物的款式来看,显然与西周时期的冠服有了很大的改变,“礼”的色彩淡化了,而实用性大为增强。

  第八,麻鞋。古代的鞋有屦、履、屩、屐、鞮等名目,其间有异有同。在东周(春秋战国)时期,屦多为葛质,丧服一般用草。《左传·襄公十七年》:“齐晏桓子(晏婴之父)卒,晏婴粗衰斩,苴绖带,菅屦。”这里的菅屦,乃草鞋。《仪礼·士冠礼》:“屦,夏用葛。”《诗经·小雅·大东》:“纠纠葛屦,可以履霜。”草鞋在当时也为罪人之服,例如《孟子·滕文公上》载:“其(指许行)徒数十人,皆衣褐,捆屦织席以为食。”捆等于说砸,织屦必须砸之使实,捆屦就是编草鞋。当然,贫苦人常年所穿的都是草鞋。

鹰形金冠饰
                                                  鹰形金冠饰

战国

  顶高7.1厘米,带径16.5厘米

  东周(春秋战国)时期鞋子的变化,在夏、商和西周时期鞋子的基础上,主要体现在配饰方面。《晏子春秋·内篇谏下》:“(齐)景公为屐(木鞋),黄金之綦,饰以银,连以珠,良玉之絇。”綦是鞋带儿,絇是鞋头上的装饰,有孔,可以穿系鞋带。《仪礼·士丧礼》:“乃屦,綦结于跗,连絇。”[图片]是鞋帮与鞋底相接的缝里装饰的绦子,纯是沿着鞋口装饰的“边儿”。

  可以穿系鞋带。《仪礼·士丧礼》:“乃屦,綦结于跗,连絇。”是鞋帮与鞋底相接的缝里装饰的绦子,纯是沿着鞋口装饰的“边儿”。

玉梳
                                                             玉梳

  战国

  长8.2厘米

  青玉,有沁斑。握柄部呈半圆形,打洼出U形槽两道,内镂雕卷云纹,形制典雅对称,造型简练美妙。下镂刻梳齿十根,齿端圆润。

  东周(春秋战国)时期,虽然礼乐制度崩溃,统治阶级在服饰方面追求华丽,但是以丝做屦被认为是奢侈,因此《礼记·少仪》说:“君子不履丝屦。马不常秣。”但这是官样文章,谁也没认真照办过。《礼记》本身就记载:“有子(孔子的弟子)盖既祥(丧祭名)而丝屦、组(丝绳)缨。”可见连孔门也犯“君子”之忌。至于像战国时楚公子春申君所养的上等门客“皆蹑珠履”,以至让夸富的赵国使者自愧不如,那么珠宝所装饰的鞋也绝不会是草履。

子母豹铜带扣
                  子母豹铜带扣

  战国

  长5.3厘米,宽5.3厘米

三 东周(春秋战国)时期的服饰色彩

  从西周时期的章服制度可以看出,服饰制度中的色彩存在着尊卑的区别。以当时的观念而言,青、赤、黄、白、黑为正色,象征着高贵,是礼服的色彩。绀(红青色)、红(赤之浅者)、缥(淡青色)、紫、流黄是间色,象征着卑贱,只能为便服、内衣、衣服衬里及妇女和平民的服色。统治阶级则要按照礼制的种种规定,根据爵位、级别的高低和从事活动的内容,选配相称的服装色彩。为了便于统治者享用,当时在服装材料的纺织、染色和缝制方面,对色彩的采用都是十分讲究的。

  然而,当历史进入春秋时期以后,随着礼乐崩坏,服装的色彩观念也发生了变化。

谷纹大玉璧
                                 谷纹大玉璧

战国中期

  采桑图 甘肃嘉峪关魏晋墓
                                      直径21.5厘米

采桑图 甘肃嘉峪关魏晋墓

  春秋和战国初期,强大的齐国所掀起的服装色彩观念的变革,也影响到了其他国家和地区,以至于给予了传统礼教以沉重的打击。在这之后的100余年间,特别崇尚周礼的孔子在率领一帮子弟周游列国之后,看到人们穿戴的衣服色彩五彩斑斓而大为恼火,还重申他对造成这一变革的始作俑者——齐桓公的不满。《论语》说孔子曾痛恨地说:“恶紫之夺朱也。”春秋时期色彩观念由紫色代替红色的变革,使紫色这种具有稳重、华贵的性格特征的颜色,在以后的中国社会中,受到人们的青睐,被视作权威的色彩。

彩绘木俑
                                     彩绘木俑

  战国

  高30.1厘米

四 东周(春秋战国)时期的服饰材料

  东周(春秋战国)时期,由于周王室的衰微,激烈的兼并战争迫使各诸侯国变法图强,把发展社会经济作为争雄的前提条件,因而极大地推动了当时的农业和手工业,乃至商业的发展。作为农业领域的桑、麻、葛种植业和作为手工业领域的纺织业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

听法菩萨像 新疆克孜尔第80窟
             听法菩萨像 新疆克孜尔第80窟

兽形金带钩
                                                    兽形金带钩

彩绘木俑

                                                   彩绘木俑

  战国

  头宽10厘米,通高45厘米

1.绢

  在古代文献中,它既是丝织品的统称,又是丝织品的一种。作为前者,“缯”“總”“鲜支”“縠”等皆属其类;作为后者,专指其丝厚而疏,色麦青,似“缣”,为生缯的丝织品。绢为纹平素织物,一般经纬不加捻;有的织后经过煮炼,有的经过捶砑处理,光泽较好,细绢作面料用,粗绢作里子用。从出土文物看,绢幅宽在49~50.5厘米。经纬密度每厘米60~100根的29件,100~120根的12件,120根以上的6件,最细的达每厘米经164根、纬64根。

玉簪
          玉簪

  战国

  长18厘米

2.锦

  以彩丝织出各种图案花纹的丝织品,据传唐尧时已有制作。其素底者曰素锦,朱底者曰朱锦,其不同底者,别名分标。东周(春秋战国)时期锦之名有贝锦、美锦、织贝等名称。从出土实物来看,东周(春秋战国)时期锦分为二色锦和三色锦,均系经丝起花的经锦。组织为经两重组织,经密一般高于纬密3倍或更多。每厘米经密84~150根,纬密24~54根。经丝一般比纬丝粗。有些锦的经丝加弱捻,个别加强捻。幅宽在45~50.5厘米,边宽0.7厘米× 2。三色锦质地比二色锦厚实。作衣服面料、衣服镶边料及衾面之用。

阴山岩画 浩日格山
                                                        阴山岩画 浩日格山

阴山岩画 浩日格山

3.绨

  平紬,为紬之一种。《急就篇》卷二:“绨络缣練素帛蝉。”颜师古注:“绨,厚缯之滑泽者也,重三斤五两,今谓之平细。”《史记·范雎蔡泽列传》:“取其一绨袍以赐之。”实质上,绨为平纹素织物。从出土实物来看,由经纬双股合成,加每米约500次的S捻。经纬密度每厘米为经80根,纬10根。织物厚度0.7~0.8毫米,除用作袍用以外,常作鞋面用。

4.纱

  又称“沙”“纺妒”。《玉篇·系部》:“纱,纱縠也。”方孔纱,亦称方也縠,纱之一种,因为其制有方孔,故名,或说纱薄如空。从出土实物可知纱织物的经纬密度有每厘米经25根、纬16根和经17根、纬16根两种。幅宽32.2厘米,幅边宽0.25厘米。

5.罗

  丝织品的一种。质地轻软,经纬组织显椒眼纹;织作疏松。其于丝或練或不練,所以又有生罗、熟罗之分。春秋战国时罗已有不同的品种,出土文物中实物主要有素罗,为绞纱组织物。经纬丝均加强捻,捻度每米3000~3500次,S捻。经纬密度每厘米经40根、纬42根,以4根经丝为一组,互相纠绞成芝麻形纱孔。幅宽43.5~46.5厘米,两边各有0.35厘米的平纹边,边经每厘米142根。

披甲玉武士像
                             披甲玉武士像

  战国

  高9.2厘米

6.绮

  为素底织花之丝织品。织素为纹称绮,织彩为纹称锦。东周(春秋战国)时期出土的实物多为彩条纹绮,是以深红、黑、土黄三种经丝相间排成宽13~15厘米的彩条,其中深红、土黄色经丝在彩条区内又分粗细两种,一隔一相间排列。细经平织,粗经在起花时按三上一下的织法织出浮长线,相邻的两根粗经浮长点相同。其余不起花部分平织,纬丝棕色。这种彩条纹绮经刺绣加工后作衣服镶边料之用。

驷马图 秦咸阳3号宫殿遗址
                                                      驷马图 秦咸阳3号宫殿遗址


上一篇:《中国古代服饰史》之周代后期的服饰
下一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周代雕玉人形和男女人形陶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