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 《中国古代服饰史》之宋代妇女服饰
一 命妇冠服

  命妇的制度,按唐制是皇帝的妃、嫔及皇太子良娣以下为内命妇,公主及王妃以下为外命妇。此外,各类品官的妻、母,也是属于外命妇。一般来说,命妇的品级视其夫及子,《宋史·舆服志》载:“至于命妇已厘九等之号,而服制未有名称,诏言有司视其夫之品秩而定其服饰”。

  《宋史·舆服志》载:“后、妃之服,一曰袆衣,二曰朱衣,三曰礼衣,四曰鞠衣”。又载:皇太子妃有褕翟、鞠衣。至乾道年间,定皇后唯备袆衣、礼衣,妃备褕翟。皇后、妃服大袖生色领,长裙,霞帔玉坠子,背子生色领,皆用绛罗,其服与臣下无异。

  政和年间定命妇服饰,首饰以花钗冠,冠有两博鬓加宝钿饰,服翟衣,青罗绣为翟,编次于衣及裳之制。其第一品花钗九株,宝钿数同花数,绣翟九等;第二品花钗八株,翟八等;第三品花钗七株,翟七等;第四品花钗六株,翟六等,第五品花钗五株,翟五等。翟衣内衬素纱中单黼领,朱褾(袖)、襈(衣缘),通用罗縠,蔽膝同裳色,以(酱色、青赤色)为领缘加以文绣,重翟为章饰。大带、革带,青袜,舄,加佩绶。在受册、从蚕典礼时服之(春蚕将育,后服之以告先帝养蚕)。至于五品以下命妇之服,制阙,大致是五品以下命妇参与这种典礼机会不多的原因。这是命妇服饰之概略。

  《太常因革礼》载引《通礼》(即开宝通礼),有袆衣,鞠衣,钿钗礼义。又引《国朝会要》:常服龙凤珠翠冠,霞帔。又引《礼院例册》,有袆衣,朱衣,鞠衣。

  《文献通考》载:政和三年议礼局所定皇后的首饰,用大花十二枝,小花如大花之数,并有两博鬓,冠饰以九龙四凤,其服为袆衣,鞠衣;妃首饰花九枝,小花如大花之数,并有两博鬓,冠饰以九翚四凤,其服为褕翟,鞠衣。

  按上述各书所载,宋代自皇后、妃以下各内外命妇的服饰,有袆衣、褕翟、鞠衣、朱衣、礼衣(钿钗礼衣)及常服等几种。其首服有九龙四凤冠、龙凤珠翠冠、九翚四凤冠、花钗冠等。

  袆衣 深青质,织成五彩翟文(即雉),计用翟十二等,即十二重行。内衬素纱中单,中单之领绣以黼文(黑白黼文),并以朱色罗縠缘袖及边。蔽膝随裳之色。大带随衣色,里用朱色而外侧加滚边,上用朱锦,下用绿锦滚之,带结用素组,革带用青色,系以白玉双佩,双大绶及小绶三,小绶间施玉环三(章彩尺寸同皇帝),青袜,乌舄(一作青舄),舄加以金饰。其冠即用九龙四凤冠,冠有大小花枝各为十二枝,并加左右各二博鬓,为皇后在受册时、朝谒景灵宫、朝会及诸大事服之。

  翟 或作揄翟、摇翟,用青罗绣翟之形编次于衣九等。内衬素纱中单黼领,并以罗縠缘袖及边。蔽膝随裳色,大带随衣色,带不用朱里,仅上用朱锦下用绿锦缘其外,青袜青舄,余同皇后冠服之制。其冠九翚四凤冠,大小花各九枝,为妃受册服之。皇太子妃亦服褕翟,其大绶章彩尺寸与皇太子同,其冠花株减少及无龙饰,受册、朝会服之。

  鞠衣 黄罗为之,蔽膝,大带、革带及舄随衣色,其余同祎衣。唯无翟文。亲蚕(即从蚕)服之。

  朱衣 以绯罗为之,加蔽膝,革带,大带,佩绶,袜,金饰履,履并随衣色。朝谒圣容及乘辇服之。如常视事,有大带,绶(或去绶),金饰履,去蔽膝、革带、佩,其首饰亦用十二枝。

  礼衣 《通礼》:钗钿礼衣,十二钿,服通用杂色,制同鞠衣,加双佩小绶,为宴见宾客时服之。

  常服 真红大袖衣,以红罗生色为领,红罗长裙,红霞帔,药玉为坠子,红罗背子,黄、红纱衫,白纱裆裤,服黄色裙,粉红色纱短衫。此种服饰与臣下(即各品命妇)无异。

  上述各种服饰,大抵属后妃之服,至于各品命妇,除常服为各命妇都能用作礼服外(即所说与臣下无异),其余则服翟衣,花钗冠,即政和年间议礼局所定的一品至五品以花钗多寡为差降,五品以下虽阙,但当也以花钗逐品减降而别其等差。

现再将有关妇女服饰中的名称,简单解释如下:

  翚 雉属,素质五彩皆备成章者曰翚。

  翟 雉属,青质五彩皆备成章曰鹞(与摇通),所以褕翟一作摇翟。

  鞠 菊有黄花,鞠衣为黄色衣,象桑叶始生色,所以为养蚕之服色。

  博鬓 即在冠旁左右如两叶状的饰物,后世谓之掩鬓。

  佩 玉器之名,有珠有玉,古时以玉为之,上有衡,下有双璜等玉饰,垂三带贯以衡牙、玭珠连结而贯于其中者。

  绶 秦以采组连结于璲,晋代名璲为繸。繸者绶也,故曰绶,即所谓有所承受之意。汉制长一丈二尺,阔三尺,后世的锦绶即其遗制。其小者谓组,即本文中所之意。汉制长一丈二尺,阔三尺,后世的锦绶即其遗制。其小者谓组,即本文中所说的“小绶间施玉环”即是。

  霞帔 前后二条,上有鸟禽绣文,(皇)后等则用龙凤,绣文按命妇品级而定。前垂三尺余,二条合处尖端有坠子一,即本文中所谓“药玉为坠子”。后垂较短,并而藏在兜子之内。

  舄 厚底的履,以木置履下作成复底者。古代祭服所用者谓之舄,凡舄之色皆像裳色,天子着赤舄,妇人之舄像衣色,命妇则以玄(黑)舄为上。所以黑舄配袆衣,青舄配褕翟。

  (以上见彩色图十三、十六及图9.3.1女、9.3.2女、9.3.3女)。

9.3.1女《历代帝后像》,宋宣祖后像。

9.3.1女《历代帝后像》,宋宣祖后像。

  戴龙凤冠,簪凤钗。服鞠衣,加霞帔,大带(双绶,玉佩)。此衣与《宋史.舆服志》及《文献通考》等所载:“鞠衣,黄罗为之,惟无翟衣”符合。但有霞帔,冠无二博鬓,下束长裙,与宋制鞠衣似有不符处,似应为常服。但因未见其色泽,较难确定。

  9.3.2女宋人作《女孝经图》。

  9.3.2女宋人作《女孝经图》。戴莲花冠或团冠,有两博鬓,前有红罗蔽膝,后有锦绶、赤舄等。按宋时莲花冠、团冠均无两博鬓。

9.3.3女磁州窑彩釉女座像。

9.3.3女磁州窑彩釉女座像。

  戴凤或翟冠,似亦有博鬓,大带、革带,前系蔽膝,霞帔。这是工艺品,由于简化和材料上的缺陷,不可能达到完全与服饰形制符合。其确切年限也不知,且系左衽式。又似有云肩和披肩样,与五代南唐李昇墓出土的陶俑亦有相似之式。也可能为金时的作品,但大体上是属翟衣一类形制。

二 妇女日常服饰

  宋代妇女通常的服饰,包括贵族妇女平时所穿的衣服,大多上身穿袄、襦、衫、背子、半臂等,下身着裙子、裤,这是最为普通的装束。当时的衣料,为罗、纱、锦、绫、縠、绢等,毛织物不多见,棉布还不普遍。棉花种植和纺织在宋初只限于闽、广及西南地区,长江以北还未普遍。据《辍耕录》云:《松江黄道婆祠记》说是江南一带在元代才使用杆弹、纺、织法,而后渐为推广。宋时的丝织物在前代的基础上经过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勤劳实践又有新的发展,花色品种又增加了不少。刺绣技术也有新的发展,往往应用到服饰上去。如《武林旧事》中所载的宋代后妃们散给亲属宅眷的物件中,就有画领、刺绣领等。《老学庵笔记》也记载裤有绣者,如白地白绣、鹅黄地鹅黄绣,裹肚则紫地皂绣等。这种刺绣和绫、罗、纱、绢、织锦、克丝等均有实物遗存,最近也有不少出土。故宫博物院织绣馆陈列有锦袍、龙凤锦、印花罗、绣罗袜胸、绫绣衣、裙等。

  襦、袄 襦与袄是相近似的衣着,形式比较短小。《急就篇》注云:“短衣曰襦,自膝以上,一曰短而施腰者襦”。《说文》也说:“短衣也”。襦有单复,单襦则近乎衫,复襦则近袄,而袄则大多有夹或内实以棉絮的。古代作为内衣衬服之用,即所谓燕服也。宋代的襦、袄都作为上身之衣着,较短小,而其下则有裙子。

  如宋人诗词中有“龙脑浓熏小绣襦”的襦就是。颜色通常以红、紫为主,黄次之,贵者用锦、罗或加刺绣。一般妇女则规定不得用白色、褐色毛缎和淡褐色匹帛制作衣服。据记载说有一个专为贵族家做菜羹的厨娘,她初到贵族家时犹着红衫翠裙,当入厨房工作时便更换团袄围裙,银索攀膊的装束,[注释1]足见袄是通常的一种衣着。

  衫 是单的,且袖子较短,宋代妇女的衫,都以轻薄质料和浅淡颜色为主。如宋人诗词中的“轻衫罩体香罗碧”;“藕丝衫未成”;“薄罗衫子薄罗裙”;“轻衫浅粉红”;“衫轻不碍琼肤白”等,都是对衫子的薄轻及色的浅淡之描写。也可见衫是妇女们通常着的上衣,即是宫中常服也着衫,用黄及粉红颜色的纱制成。

  背子、半臂、背心、裆见后。

  袍 不为一般妇女所常着,大多用于内廷及歌乐女子辈。像宋代公主出嫁时,宫嫔们有穿红罗销金袍帔,或者在宴乐时歌乐者着之。如《挥麈余话》云:“女童乐四百,靴袍玉带”。

  貉袖 见前。

  围腰、腰巾 宋代妇女与男子同样在腰间围一幅腰围,其色尚鹅黄,因称之谓“腰上黄”,或称“邀上皇”。《烬余录》中有《宫中即事长短句》云:“漆冠并用桃色,围腰尚鹅黄”,即是。亦有腰间系以青花布巾者。

  抹胸、裹肚 抹胸(一作袜胸)和裹肚,都是一种贴身的内衣。《格致镜原·引胡侍墅谈》载:“建炎以来,临安府浙漕司所进成恭后御衣之物,有粉红袜胸,真

  红罗裹肚”,则知当时抹胸与裹肚为二物,裹肚长而抹胸短小。但抹胸亦有系之于外者,如《山家新语》载:“(宋末)幼主沛国公…内人安康夫人,安定陈才人又二侍儿,失其姓名,浴罢,肃襟焚香于地,各以抹胸自缢而死’。《续资治通鉴》亦载“从行内人安康夫人……俱自经死……”。若用贴胸的小抹胸,恐是不可能缢死的,故知其为较长而有宽带并系之于外者,非内身之小抹胸,以抹胸与裹肚可同为内衣,但有大小之别。按《逸雅》谓,抱腹上下有带,抱裹其腹,应即是裹肚。

  披画帛与领巾 在宋代诗人的诗句中常有领巾之名,如“轻衫束领巾”。《宋稗类钞》载:“王岐公在翰林时……上悦甚,令左右宫嫔各取领巾、裙带或团扇、手帕求书”。《奁书·引庚溪诗话》载:“东坡在黄日醉……妓取领巾乞书”,又谢希孟也取妓之领巾题小词,李元膺亦有“花枝窣地领巾长”之句。是领巾为较长之物,应即是唐代的披帛。

  裙 裳即是裙。宋代妇女的裙子,大多以罗纱为主,且有刺绣或用罨画,[注释2]或用销金,或用晕裙,贵族妇人甚至在裙上缀以真珠为装饰。如宋人诗词中描写当时贵族妇女裙时有“双蝶绣罗裙”;“珠裙褶褶轻垂地”句。《梦粱录》载:“嫁娶之家亦送销金大袖,黄罗销金裙段红长裙等物”。还有用郁金香草染成衣裙,使之有郁金之色和香味。[注释3]宋时妇女裙子的长度和约束裙的裙带都是垂得长长的,如“坐时裙带牵纤草,行即罗裙扫落花”和“裙边微露双鸳竝”;“莫怪绣带长”;“绣罗裙上双鸾带”等句,都是描述当时裙和裙带长的诗句。

  裙的颜色有红、绿、黄、蓝、青等色,其中尤以红如石榴花的裙色最惹人注目。这种红裙大抵以歌伎乐舞着者为多。当时对石榴裙的诗句也特别多,如,“榴花不似舞裙红”;“裙染石榴花”;“石榴裙束纤腰袅”等。其他颜色如:“碧染罗裙湘水浅’;“草色连天绿似裙”;“楺蓝衫子杏黄裙’,都是对宋代裙子颜色的诗句。至于青裙,大多是为一般年龄较大或在田野操作的妇女所系束,如“青裙田舍归”;苏轼诗:“主人白发青裙袂”等句。

  裙有六幅、八幅、十二幅。且多褶裥,尤以舞裙折褶更多,褶裥多了,旋转间可增婆娑之态。在五代的千褶裙影响下,宋代亦承袭了这种褶裙,宋代诗人有,“裙儿细裥如眉皱”和“百叠漪漪风绉(一作水皱),六铢纵纵云轻”之句,都是形容其质轻和裙褶之多。今福州南宋黄昇墓出土的裙,有大致作六幅的,另有一条是除侧面二片不打褶外,余均作细密褶叠,每片为十五褶,计亦有六十褶,则其他贵族妇女的裙可能褶裥更多。

  宋代妇女乘驴出行时,另有一种叫做“旋裙”,前后开胯,以便乘骑。这种旋裙,开始行之于京都妓,后来又为一般士大夫之家相效。又在理宗朝,宫中妃嫔等都系束前后相掩的裙,长而拖地,名曰“赶上裙”。由于这种裙式不同于一般的裙,所以当时认为是奇装异服。

  从上述中可以看出宋代妇女服饰的梗概。宋代,前后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妇女的服饰,随着时间的推移亦有变化。例如:崇宁、大观年间(1102—1107年),这时妇女上衣趋于短而窄。至宣和、靖康之际(1119—1126年),这时妇女上衣更趋向紧逼狭窄。《宋徽宗宫词》“峭窄罗衫称玉肌”,即形容当时衣式的趋向。又上衣兴尚前后左右襞开四缝,用带扣约束之,当时名之日“密四门”。小衣也逼窄贴体称身,前后左右开四缝而且用纽带扣之,名之曰“便当”,又叫做“任人便”。此种裁制形式到绍兴(1131年)以后,风气稍为敛减。但到了景定(1260年)以后,又恢复裁制形式到绍兴(1131年)以后,风气稍为敛减。但到了景定(1260年)以后,又恢复了这种形式。此风在当时开始于内宫及闺阁之家,继而上行下效,乡僻之处也就流行了起来。此外,在衣服的纹饰上也存在过一时的风尚,如在靖康年间(1119—1126年),衣服上饰以四时节物及四时花朵的纹样,集之于一衣之上,并且开始把小景山水纹样也装饰到衣服上去,此亦增饰之一种习尚。

  裤、裈(一作裩) 古代裤是没有裆的,有裆而小者曰裈。宋代妇女的裤一般都是不常露在外面的,外面加束以裙子,束裙大多长至足面。劳动妇女或者短一点。但也有单着裤而不系裙的,如《都城纪胜》中记有“中秋节前后酒库开沽新酒,用妓弟乘骑作三等装束,其第三等冠子衫子裆裤”,这即是次等妇女单着裆裤的装束。宋代裤子上有绣花,且还保持着无裆的裤,系指裙内的裤,见福州黄昇墓出土实物。

  膝裤、袜 膝裤是着在胫部的足衣,用以保护下肢。袜子在宋代以罗绫制者为多,且足尖上弯,如诗句“长愁罗袜凌波去”;“一钩罗袜素蟾弯”,即是形容这种弯翘的诗句。

  鞋、履、靴 鞋子都用红帮作鞋面,蒋捷词有,“裙松翠褶,鞋腻红帮”。帮即女履之墙面。鞋头是尖尖的并做成风头样子,又在鞋子上加以刺绣,所以有红绣鞋的形容,其次亦有用青色为之者。宋人画《搜山图》中所作的女鞋也是红帮的,且上翘作凤头样。今福州南宋黄昇墓出土的女鞋和袜子也作上翘之形。劳动妇女亦有穿平头、圆头的。在南方的劳动妇女多数着蒲鞋,以便于耕作。

  宋时宫人亦有穿靴的,靴头亦作凤嘴的式样,靴靿有用织锦为之者。歌舞女子亦有穿靴的,如诗句“锦靴玉带舞回雪”,就是形容歌舞者的穿着。靴也有红帮的,如“细马远驮双侍女,青巾玉带红靴”;“旋揎玉指著红靴”等句即是。

  (以上见图9.3.4女至9.3.22女)。

9.3.4女仇英摹《萧照·中兴瑞应图》。
9.3.4女仇英摹《萧照·中兴瑞应图》。

  图中衣领花边,作者将原图改过,略有异处。所服为直领上襦,下裙。

9.3.5女河南偃师宋墓画像砖。载《文物》1959年第9期。

9.3.5女河南偃师宋墓画像砖。载《文物》1959年第9期。

  戴高冠,冠式与晋祠塑像相似。着窄袖上襦,下系裙。一妇胸腹前围一围裙,臂间缚有臂褠,额饰作三至四之垂圈式,与《北齐校书图》中之额饰相似。它们二者之间的关系如何?值得考虑。观乎唐代妇女额饰极少见到此种梳饰者。此像时间在宋代,出土地域在北方,而辽代妇女额饰有作此者,金代墓俑中亦见有此饰。同时高冠又与晋祠女像相类。据此,这种额饰,大抵为北方所喜尚者。

9.3.6女1.宋盐店庄疆氏墓石质明器,中国历史博物馆。2.宋,砖雕。
9.3.6女1.宋盐店庄疆氏墓石质明器,中国历史博物馆。2.宋,砖雕。

  二像都着窄袖上襦,下系裙,裙有细裥。1.像有裙门,两旁打裥,与图9.3.4女相似。

9.3.7女1、2,为福州南宋·黄昇墓出土的实物。直领袄。
9.3.7女1、2,为福州南宋·黄昇墓出土的实物。直领袄。

9.3.8女南宋绍兴十二年陶俑,四川省博物馆。
9.3.8女南宋绍兴十二年陶俑,四川省博物馆。上衣襦(袄),下裙。

9.3.9女宋人画《女孝经图》中之妇女像。
9.3.9女宋人画《女孝经图》中之妇女像。

9.3.10女宋人画《半闲秋兴图》中之妇女像。
9.3.10女宋人画《半闲秋兴图》中之妇女像。

9.3.11女宋人《文会图》中之妇女像。
9.3.11女宋人《文会图》中之妇女像。

  前二图中三人均上着窄袖襦或衫,下着长裙。图9.3.11女腰间垂有组条。四人均披有披帛,都是裙束于外,与唐代的束裙相似,唯裙腰束至腰间,不若唐时那样束得高至胸部。

9.3.12女宋仁宗皇后旁之宫女(冠饰见正文中)。
9.3.12女宋仁宗皇后旁之宫女(冠饰见正文中)。

9.3.13女河南巩县宋陵。
9.3.13女河南巩县宋陵。

9.3.14女宋人画《半闲秋兴图》中之侍女。

9.3.14女宋人画《半闲秋兴图》中之侍女。

  以上三人均着团领袍,袍在带下开衩。二人腰束革带,带有带。足着翘头履。

9.3.15女宋人画《女孝经图》。
9.3.15女宋人画《女孝经图》。着袍,腰束革带,围有腰上黄。

9.3.16女

  宋人画《春宴图》。此像画得年老些,从其发髻上看,应为年青女侍,所以袍也较一般宫女为短。

9.3.17女宋代《人物画卷》。

9.3.17女宋代《人物画卷》。

9.3.18女敦煌壁画。
9.3.18女敦煌壁画。

  二人均属较老妇女,裙束在外,前者裙较短,后者裙较长,较年轻些。

9.3.19女
9.3.19女

  1.黄罗彩绘花边裙。

  2.牡丹纹罗开裆裤。

  3.右边中缝开片裤。

  4.开裆裤。均为福州黄昇墓出土的实物。此种开裆裤的出现,正足以证实与汉代昭帝时“上官皇后令宫人皆为穷裤”之说相符。据说马王堆的女尸亦不着裤,这种以裙代裤的习尚,在其他民族中也屡见不鲜,习以为常。所以古时有重裙、复裙,大概也是这种道理。此外,据《文物》报告云:在浙江女墓中亦有出土四条开裆裤者,大致在宋时尚留有此种古代的习俗。

9.3.20女属男子的开裆裤,为南宋周瑀墓山地。

9.3.20女属男子的开裆裤,为南宋周瑀墓山地。

9.3.21女 

  五代末、宋初《盘车图》,上海博物馆陈列。为男子穿开档裤之见于画中者。观其图,若在开裆裤内未着有短裤。

开裆裤
(因臀部作肉色),只在股间前后裹一窄布而已。这种开裆裤,到近代则变其用途,做成二爿式的套裤,上系于腰带,唯在裹面都着合裆裤,这是为了遇有天凉时便于加之于裤外,以资保暖。

    9.3.22女1.为宋代杂剧人物。下胫围一膝裤,从其衣料、颜色及纹样中可看出不连属于裤,而是将裤管束之于膝裤内,并将短统袜加于膝裤之外。2、3,为宋人《搜山图》中之履式。履作翘尖式,与1之履相似,所着袜子亦与1相似(因原画只画到此部分),似为凤头鞋。4.为福州黄昇墓出土的绢袜。5.黄昇墓出土。亦作翘尖的鞋头,与图中1、2、3相同。

三 妇女的一般首服

  妇女除了身上所穿的衣裳外,头上戴的冠和发髻的式样,以及插在发髻上的金、银、珠、玉等做成的各种簪、钗、步摇、梳篦等,也是首服的一个组成部分。妇女为了梳妆各种发髻,也是靡费不少时间和金钱的。如《续骫骳说》中记述宋代妇女首饰有;“又妇女首饰,至此一新,髻鬓参插如蛾、蝉、蜂、蝶、雪柳、玉梅、灯球,袅袅满头。”在宫词中也有“头上宫花妆翡翠,宝蝉珍蝶势如飞”句,都是记述、形容宋时京都的妇女及宫嫔们头饰的。

  妇女的首饰,一种是可以戴在头上的冠子;一种是把发髻梳成各种式样而在发髻上插以名种金玉珠翠的首饰。

  宋代妇女戴的有白角冠、珠冠、团冠、高冠、花冠、垂肩、亸肩等。据《燕翼贻谋录》载:“旧制妇人冠以漆纱为之,而加以饰金银珠翠,彩色装花,初无定制”。其后到仁宗时,宫中用白角为冠并加白角梳,这种冠很大,有至三尺、有至等肩者,梳也长一尺。这大致指冠之相等于肩之广,和垂之于两肩的长。至皇祐初,就规定冠广不得过一尺,高不得过四寸。梳长不得过四寸。但到仁宗以后,侈靡之风又盛,白角又改用鱼魫[注释4],梳子质料又改用象牙或玳瑁。《绿窗新语·引青琐高议》载:“仙女问张俞曰:‘今日妇女首饰衣服如何?’俞对:‘多用白角为冠,金珠为饰’。”足见宋时流行的冠饰如此。

  珠冠饰 用珠装缀于冠上或者缀之于簪、钗、花钿间。赵师(东墙)尝献媚于韩侂胄将军的妻妾共十四顶北珠冠(注见前)。宋代贵族中用珠为冠或为首饰者较为流行。《梦梁录》载:宋时婚娶之家备珠翠团冠、珠翠特髻等。《麈史》中也提到;“今则皆以珠玑缀之。”《师友谈记》也提到,“太后暨中宫皆镂金云月冠,前后亦白玉龙簪而饰以北珠,珠甚大。”此即以珠饰冠、饰簪和饰髻之例。珠冠亦有大仅如钱的珠翠冠。又如宋仁宗斥责张贵妃,言其“满头白粉粉地,更没些忌讳,亦是以珠饰首过多之故”。其他有关记载宋代首饰用珍珠的还不止于此。从图9.3.23女的诸妇女发饰中,可以看出这种首饰的情形。

双蟠髻

  9.3.23女1.宋人画《半闲秋兴图》中之双蟠髻,髻上加珠饰。宋时有此髻名,见苏轼词:“绀绾双蟠髻”句,应即是此式。图中2.宋人画《妃子浴儿图》中之小盘髻。 3.宋人画《女孝经图》中之盘福龙,即便眠觉,加插白角小梳。4宋代李嵩《观灯图》中之吹笛妇人像。 5.宋人画《浴婴图》中妇人发髻上加饰珠翠。6.加插白角小梳及珠饰。 7.宋代无款《宫乐图》。与6图二髻均同宋诗词:“宝髻倾欹若坠楼”的形容相仿佛,应即宋时的堕马髻。 8.宋人李嵩《听阮图》。髻式与2相似,唯所插戴者作飞鸾走凤状之金饰。 9.宋人李嵩《观灯图》中之双髻。

  团冠、亸肩 《麈史》载:“妇人冠服,首冠始黄镀白金、或鹿胎之革、或玳瑁、或缀彩罗为攒云五岳之类。禁鹿胎、玳瑁乃为白角者,又点角为假玳瑁者,然犹出四角而长矣。后至长二,三尺许,而登车檐(轿子),皆侧首而入。俄又编竹而为团者,涂之以绿,浸变而以角为之,谓之团冠。后以长者屈四角而下至于肩,谓之亸(通軃,下垂也)肩。又以团冠少裁其二边而高其前后,谓之山口。又以亸肩直其角而短之,谓之短冠,今则一用太妃冠矣。始者角冠棱托以金或以金镀银为之,今则皆以珠玑缀之。其方尚衣冠也,所傅两脚梳(一作两角梳),长七,八寸,习尚之盛,在于皇祐、至和(1049—1055年)之间。”在《宣和遗事》中描述当时宋徽宗所眷恋的妓女李师师就有“亸肩高髻垂云碧”句的头饰。《梦溪笔谈》中记妇人戴垂肩冠,即等肩冠,其冠像当时的角冠,作两翼抱面,下垂及肩,也即是上面所说的亸肩冠。这种冠虽不是象命妇冠中所说的龙凤珠翠冠,但也是一种次于它的普通礼冠了。图9.3.12女冠角垂肩,亦类此垂肩冠、等肩冠之制,与《梦溪笔谈》中所说的“如今之垂肩冠者,近年所服角冠,两鬓抱面,下垂及肩”之式相似。按角在幞头中或叫做脚,角冠或可理解为垂脚的冠。

  (团冠见图9.3.24女之1、2)。

团冠

  9.3.24女1.白沙宋墓中之团冠。制式见正文中。又宋人小说中载:“绍兴十三年钱符为台州签判,于妙相寺中夜宿,见有一已故的蒋通判女戴团冠,著淡碧衫,系明黄裙。”所说的团冠,大致即类于这种的团冠。2.团冠之另一式,作莲花冠状,可能由前之莲花冠演变而成。

  高冠 宋代妇女沿袭五代之风仍有戴高冠之习尚。《江南余载》云:“蜀之末年妇人竞戴高冠子”。《舆服志》亦云:“端拱二年(989年),禁杂色人服紫及妇人高冠高髻”。图9. 3.5女为宋墓画像砖中二妇人,头上戴的即是高冠,此冠与山西晋祠宋塑女像所戴的高冠形制也是相似的(见图9.3.25女)。

  花冠 《东京梦华录》百官入内上寿中有:“女童皆选两军妙龄,容艳过人者四百余人,或带花冠,或仙人髻,(通鸦)霞之服……仙童丫髻。”又《武林市肆记》云:“酒楼诸妓女皆戴杏花冠。”这种花冠,在唐及五代也常为妇女们的首饰。丫髻是一般较年轻的女子所梳发式之一种。这种花冠也是沿袭五代而至宋又创饰新样,虽有皇祐(1049年)年间的诏禁,但后来这种侈靡之风又复炽盛(见图9.3.26女之1、2、3)。

9.3.25女山西晋祠塑像。

  9.3.25女山西晋祠塑像。高冠作绿色,前作金的山额,有红带系于髻后,与河南偃师宋墓画砖相似。

宋人画

9.3.26女1.宋人画《女孝经图》。2.宋人画《折槛图》。 3.白沙宋墓壁画。

  均为花冠,唯3图或为攒云五岳冠。

  帷帽 唐代自永徽后,妇女出门骑马者多戴帷帽,即古之席帽而四周垂以网子或薄纱之类,并加饰朱翠,用作障蔽其面。据文字记载,帷帽的形制是“拖裙到颈,”裙是指帷帽下垂的薄纱细网,宋时用纱全幅连缀于席帽或毡笠而下垂之。妇女在乘马出行时有戴之者。

  盖头 妇女步行或乘骑于通衢者,常以方幅紫罗障蔽其上半身,俗谓之盖头,其作用与帷帽相同。《东京梦华录》载:娶妇之家的媒人,上等者戴盖头,亦有将盖头系之于冠上者。亦是古时女子出门必遮蔽其面的遗制,其式亦有说如后世亲迎时的幂其首者。但《清波杂志》云:障蔽半身。《朱子家礼》与《事物纪原》谓以五尺罗为之,凶服则以三尺布为之(一作三幅巾),则似与后世新娘之以一方幅布为之只蔽其面者有异。或曰如面衣者。面衣是前后用紫罗为幅下垂,杂他色为四带垂于背者,制亦与帷帽及盖头异。

   (以上见图9.3.27女、9.3.28女)。

9.3.27女《清明上河图》中妇女乘骑者。戴帷帽。

9.3.27女《清明上河图》中妇女乘骑者。戴帷帽。

或为盖头

9.3.28女宋·三彩釉立俑,四川广汉出土。所戴的或为盖头。

  发饰 妇女都把长长的头发盘缠成各种式样的发髻,在发髻上插上各种金、玉、珠、翠做成的鸾凤、花枝和各式的簪、钗、篦、梳等。《东京梦华录》有云,“公主出降,有宫嫔数十皆真珠钗插吊朵玲珑簇罗头面”。《梦粱录》中也载有“飞鸾走凤七宝珠翠首饰花朵”一类的饰件插在发髻上作为装饰。《宋徽宗宫词》中也有:“头上宫花妆翡翠,宝蝉珍蝶势如飞”之句描述宫人的头饰。这种飞鸾走凤的首饰可参见图9.3.23女 8。另外,季节时鲜花也是妇女们用来作发髻上的插戴的。宋诗有“插花山女田西归”句,其中以白茉莉花为最喜插之花,有簇带多至七插的。也有用翡翠鸟的羽毛来装饰的。宋时妇女所作的发髻袭五代之风,也是竞尚高大,尤其在北宋末年,上下相仿,远近流行这种高髻。

  妇女为了要使发髻高大,除用自己的头发梳成各种式样外,大多是用他人剪下的头发来加添在自己的头发中,即所谓髲髢。也有先做成各式各样的假发髻,以便于装戴。《舆服志》载:“端拱二年妇人假髻,并宜禁断,仍不得作高髻及高冠”。宋人诗中有:“门前一尺春风髻”句,可见其发髻之高了。这种高髻以当时歌妓一类为甚,其他通常的约在五、六寸之间。据《入蜀记》所载:蜀中未嫁少女,“率为同心髻,高二尺,插银钗至六只,后插大象牙梳如手大”。这又是属于地区性的特点,大抵是袭五代孟蜀的余风。《五行志》载:建隆初后蜀孟昶广政末年,“妇女竞治发为高髻号朝天髻’,朝天髻是一种梳高髻于当顶的一种髻式,宋代也沿袭此种高髻。

  在理宗朝,宫中又梳高髻于顶,名曰“不走落”。晋祠中所见亦属于高髻一类的髻式。其他尚有“芭蕉髻’,是椭圆形的,在髻的四周环以绿翠的一种髻式。图9.3.29女或即此式。又有“龙蕊髻”,髻心特大,有双根扎以彩色之缯。苏东坡有:“绀绾双蟠髻”句,或亦指此式。图9.3.23女之1可能即是。

9.3.29女宋人画《瑶台步月图》,似为芭蕉髻。
9.3.29女宋人画《瑶台步月图》,似为芭蕉髻。

  “大盘髻”,髻式凡五围,紧紧扎牢,间以玉钗并用丝网固之。“小盘髻”凡三围,插以金钗,不用网固。图9.3.23女之2、8或为此式。

  此外在崇宁年间又创新一种髻式,名曰“盘福龙”,又名“便眼觉”。这种髻式是大而又扁,引为髻扁对睡眠不妨碍,所以有此名号,所谓卧髻者大致即是。图9.3.23女之3属于这种髻式。

  早在汉代流行过的一种叫“堕马髻”的,至宋代还是留有遗制,如诗词中有“宝髻倾欹若坠楼”和“堕马慵梳髻”等句,即是形容髻式向侧倾斜若倾倒之状的髻式。图9.3.23女之6、7当是这种髻的式样。

  此外又有当额作髻,即朝天髻。二髻偏坠者叫做懒梳髻。此髻为教坊中于宴乐时所扮演的髻式。

  包髻,即发髻作成后,用色绢、缯一类布帛把髻包裹之,即《东京梦华录》中所载的中等说媒人者戴冠子、黄包髻。见图9.3.30女之1、2,亦见图9.3.31褙子。

  包髻

9.3.30女1.晋祠塑像。 2.宋人画《瑶台步月图》。均为包髻。

褙子
9.3.31褙子仇英摹《萧照中兴图》。此像在腋下有较长的衩,其长度在裙上约五六寸左右,因而认为是褙子,唯不见有垂带。也符合袖宽于衫的式样。

  三髻丫,范石湖歌有“白头老媪篸(通簪)红花,黑头女娘三髻丫”。此为梳三髻于顶,或为用三鬟,可能即是形容丫角女娘之头饰(见图9.3.32女之1、2、3,图9.3.33女)。

  宋代妇女的发髻,在时间上也是有前后变化不同的。如《清波杂志》中所说的:“辉自提孩见妇女妆饰数岁一变,况尔数十百年前制自应不同,如高冠长梳犹及见之”。当时名“大梳裹”,(北宋后期)非盛服不用。这种“大梳裹”大致即是指前面所说的又长又大的白角梳亸肩冠一类的首冠,后来杭州人称之为“大头面’的或是。这种大梳裹已属于较次等礼冠。正是《麈史》中所说“冠服涂饰,增损用舍,盖不可名记……”,亦可资说明妇女冠饰及发髻之变易情形。

应为三丫髻。
9.3.32女1.五代·王建墓中女乐。 2.《韩熙载夜宴图》。3.李嵩《听阮图》。其中1、2,是五代时所作的发式。3是宋人所作的发式,式样有相似处,可能宋时沿袭前期五代时的髻式,应为三丫髻。

三鬟髻式

  9.3.33女南宋人《林下月明图》。为三鬟髻式,亦为少女的发饰。黄庭坚诗有:“晓镜新梳十二鬟”句,是以像来形容鬟多的描述,非真有十二鬟之式。

  其他如额发的修饰也是各期有不同的变化。如崇宁年间流行大鬓而前面作方额,到宣和年间又风尚云尖巧额、鬓撑金凤。方额的式样,在图画中都能见到,如图9.3.4女、图9.3.30女之2.即是,亦见图9.3.34褙子。

  前额发饰作尖巧式样者,在宋代的画像中也属多见,如图9.3.26女之3,图9.3.35女,图9.3.23女之1、3、9,图9.3.37女之4等。

9.3.35女山西晋祠泥塑。高髻,又名“朝天髻”者当亦类此。
9.3.35女山西晋祠泥塑。高髻,又名“朝天髻”者当亦类此。

褙子
9.3.34褙子与图9.4.7褙子之1的情形相同,都是不见其腋下开衩情况,但与图9.4.9褙子的形式相似,故仍列入褙子类。详见正文中。

各种髻

9.3.36女l.宋人画《半闲秋兴图》中之双螺髻。 2.宋人画《春宴图》中之垂螺髻。 3.宋人画《文会图》中之双丫鬟。 4.白沙宋墓壁画中之单鬟髻。 5.《八十七神仙图》中之双鬟。系神仙中人物,原作者不免有夸张想象化,但亦根据少女中的双鬟加上而形成。

  儿童发饰

  9.3.37女孩童的头饰。均集自宋画。其中1、2、3、6,均作若干小髻式,即《齐东野语》中所说的:“又一满头为髻如小儿”。宋时小儿有此种多髻式者。4、5,《武林旧事》载有:“搭罗儿”者,即孩子在初凉时所戴的小帽,以帛缕圈于额发上如发圈。图中4,如围着一圈皮毛;图中5,则围一圈如锦缎织物,皆与所戴搭罗儿之式相符。7、8、9、10,发留顶前,束以丝缯,如“博焦”之状,也叫做“鹁角”。11、12,小儿发饰之另一式。

  未出嫁的少女,以梳双鬟为多,即在头上或在额旁梳成二个小鬟。鬟是中空如环形的发髻,宋代黄庭坚诗句“学绾双鬟年纪小”及“云鬟垂两耳”即是。有把鬟梳在额上的;也有梳成好几个鬟的。这种鬟式大抵是小女梳的为多。另有把头发盘成如螺蛳形的称之为螺髻或螺鬟。宋代晏几道诗有:“垂螺拂黛清歌女”、“犹绾双螺”,其他如“垂螺近额”、“两两青螺绾额旁”、“双螺未合”,以及吕滨老诗:“起来重绾双罗髻”等,都是形容还未到梳成发髻时的少女发饰形式。在前面《东京梦华录》中也提及:“童女皆选两军妙龄……仙童丫髻,或仙人髻。”(见图9.3.36女诸式)。

  《宋史·五行志》载:理宗朝时,童孩削发,必留像大钱大一些的头发于头顶左,名之日:“偏顶’。或者留之于顶前,束以丝缯,像“博焦”的形状,[注释5]或称之为“鹁角”.女孩稍大即作若干小髻的装束(见图9.3.37女)。

  面饰 宋代妇人承前代之风,常在额上和两颊间贴以花子。这种花子是用极薄的金属片和彩纸剪成各种小花朵或者做成小鸟、小鸭的形状,用一种呵胶粘贴。这种胶水出之于辽水之间,可以粘合羽箭,又宜为妇女贴花钿之用,呵嘘后就可以溶解粘贴,故叫做呵胶。在太宗淳化年间,京师巷间的妇人又竞剪黑光纸作团靥以饰面部;也有用鱼腮中小骨来装饰在面间的,称之为“鱼媚子”。《宋徽宗宫词》有“宫人思学寿阳妆”之句,就是记当时宫中的宫女效学南朝宋武帝的女儿寿阳公主,她在人日的那天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在她的额上,形成五出花朵,拂之不能去,经过三天后洗之乃落去,于是宫女们奇其面妆之异,相互仿效作“寿阳落梅妆”。见彩色图13,宋仁宗后像额间尚作贴珠花钿的妆饰。

  在北宋后期,封建王朝由于内宫和上层社会侈靡成习,北方的女真族金又崛起,因而当时的上层妇女又喜效学北方民族妇女的打扮,主要是在发髻方面。作束发垂脑的女真族妇女的发式,谓之“女真妆”。先出现在宫中,后来逐渐遍及全国,致有“浅淡梳妆,爱学女真梳掠’之语。又舞女戴狸帽覆额,有“茸茸狸帽遮梅额,金蝉罗剪胡衫窄”句。这种装束,也是从北方民族,主要是从当时的辽、金学来的。在宋和金人所作的《文姬归汉图》、《昭君出塞图》以及吉林库伦旗辽墓壁画中的妇人所戴者应即是这种帽式。可参阅第十章、第十一章辽、金服饰。

  上面所述宋代妇女服饰,像龙凤翚翟的冠服,是属于贵族命妇所穿所戴的。对于广大的劳动妇女来说,她们不可能像贵族妇女们穿着锦绣衣服,拖着长长的裙子,梳着高大的发髻和插着那样多的簪钗珠玉首饰。除了财力不允许外,又怎能设想她们会穿着这样繁琐的装束而终日胼手胝足辛勤劳动呢?这当然不可能。所以她们穿的不过是破袄旧裙,头上插的是荆簪铜钗。在衣裙的质料上是粗陋的布帛,式样上是短身窄袖,如图9.3.16女、9. 3.17女。—般的衣、裙、襦、袄、半臂,她们都是可以穿的。那种长可曳地的裙子和珠翠满头的首饰是不可能穿戴的了。但是在古代有一种“摄盛”的制度,即遇有典礼时,如婚嫁等,凡小康之家或略可办到的,虽不是命妇的平民男女也可假末等的命服穿用。也就是淳熙中朱熹所定的,“冠婚礼中,妇人则假髻,大衣长裙,女子在宝者冠子、背子、众妾则假髻、背子。又大衣本命妇服,而一般亦可服之”。

9.3.38女山西晋祠泥塑,高髻。
9.3.38女山西晋祠泥塑,高髻。

[注释1]攀膊是用练索从项后套向前面,连属于下臂缚之,以助臂下垂时之耗力。

[注释2]杂以彩色如剪绣而隐以他色。

[注释3]张泌《桩楼记》:郁金,芳草也,染妇人裙最鲜明,然不奈日炙,染成则微有郁金之气。

[注释4]南番大海中有鹤鱼,顶中红如血,可作带,曰“鹤顶红”;以其鱼作梳,则号“鹤顶梳”。

[注释5]博焦或作婆焦,即在囟门上留三搭头发者,为蒙古族孩子的发式。

上一篇:《中国古代服饰史》之宋代一般服饰
下一篇:《中国古代服饰史》之宋代褙子、半臂、背心、xx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