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 《中国服饰鉴赏》之宋代服饰鉴赏
一 宋代的服饰文化

1.官服


  宋代皇帝服饰有大裘冕、衮服、通天冠、绛沙袍、履袍、衫袍、窄袍、御阅服。大裘冕是祭祀昊天上帝时的礼服。大裘用黑羔皮制成,领袖用黑缯。冕,无旒,前圆后方,前低后高,玄表朱里,以缯制成。衮服是祭祀宗庙、朝太清宫、受册尊号、元日受朝、册皇太子时的衣着。衮服为青色,绣有日、月、星辰、山、龙、雉、虎蜼七种图形,红裙绣有藻、火、粉米、黼、黻五种图形。冕有十二旒,二纩,并贯珍珠,冕版用龙鳞锦表。通天冠是大祭祀、大朝会、大册命、亲耕籍田时的首服。宋代通天冠与唐代的有所不同,它是用辽东产的北珠镶嵌。虽说也是24梁,加金博山,但它是用金或玳瑁制成蝉形嵌在冠上。冠高、宽均为一尺,青表朱里。与通天冠相配的绛纱袍,用云龙红金条纱制成,红色袍里,黑色袖口。履袍是大礼完毕还宫、乘大辇时的便装,以绛罗制成,因着履,故称履袍,如穿靴,则称靴袍。履、靴都用黑皮。衫袍是大宴时的衣着,有赭黄、淡黄、红色等。窄袍用于平时理政时。御阅服是皇帝的戎服,为骑马阅兵时的着装。综上可知,皇帝在不同场合着装不同,祭祀时要求庄重,理朝时要求神圣,巡视时要求便捷,阅兵时要求威武,无一不体现至高无上的权威。

  秋庭戏婴图
                                    秋庭戏婴图

山西高平开化寺宋代壁画
                                            山西高平开化寺宋代壁画  苏汉臣绘,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黄玉暗刻夔龙扳指
                            黄玉暗刻夔龙扳指

  内直径2.1厘米

  皇太子服饰有衮冕、远游冠、朱明衣、常服。衮冕是祭祀时的礼服。冕,青罗表,绯罗红绫里,饰金银钑花,前后白珠九旒,二纩贯水晶珠。衮服,青罗衣,绣有山、龙等图形,红罗裳绣藻、粉米等图形。远游冠为受册、谒庙时的首服,有18梁,青罗表,饰金银钑花。朱明衣与远游冠配套而用,它是用红花金条纱制成的,里为红纱。常服为皂纱折上巾,紫公服,配犀金玉带。不难看出,皇太子服饰是“准皇帝”的衣着。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皇帝是世袭制的,皇太子的服饰特点(特有的质料,特有的图案,特有的款式)反映了这种特殊关系。

  宋代诸臣服饰,名目繁杂。宋初,诸臣祭服为衮冕。其中的九旒冕套装为:涂金银花额,犀、玳瑁簪导,青罗衣绣山、龙、雉、火、虎蜼五种图形,绯罗裳绣藻、粉米、黼、黻四种图形,绯罗靴或履。这是亲王、中书门下的衣着。七旒冕套装为:犀角簪导,衣绘虎蜼、藻、粉米,裳绘黼、黻,这是九卿的衣着。五旒冕套装为:青罗衣裳,无花纹,铜装佩剑,这是四品官、五品官献官时的衣着。朱罗裳是六品官以下的着装。冕旒越多、图案越繁,官位越高。

鎏金铜观音立像
         鎏金铜观音立像

南宋

  高23厘米

  百官礼服有冕、毳冕、冕、玄冕。冕是宰相的衣着,冕有八旒(每旒八玉),三彩,青纩。衣为青黑罗制成,绣有华虫、火等,裳为纁表罗里,绣有藻、粉图形。毳冕是六部侍郎的衣着。冕有六玉,三彩。衣绘虎蜼、藻、粉米图形,裳绣黼、黻。冕是光禄卿、监察御史、读册官、举册官的衣着。冕有四玉,二彩。衣绘粉米图形,裳绣黼、黻。玄冕是光禄丞、奉礼郎的衣着。冕无旒,无佩绶。衣纯黑,无纹,裳刺黼。可见,旒、玉的多寡,标志着官位的高低。

  百官服色也有变化。宋初规定,三品以上服紫色,五品以上服朱色,七品以上服绿色,九品以上服青色。元丰年间有所改变:四品以上服紫色,六品以上服绯色,九品以上服绿色。服色趋于简化,四种变成三种。

  宋代君臣对服饰的华丽有所顾忌,他们认为用珍奇的禽兽羽毛来美化自己,有伤自然,违背仁政。大观元年(1107),郭天信提出废除翡翠(指一种鸟的蓝色、绿色羽毛)装饰。徽宗说:“先王之政,仁及草木禽兽,今取其羽毛,用于不急,伤生害性,非先王惠养万物之意,宜令有司立法禁之”(《宋史·舆服志五》)。南宋淳熙年间(1174—1189),朱熹建议制定祭祀、冠婚之服,“凡士大夫家祭祀、冠婚,则具盛服。有官者幞头、带、靴、笏,进士则幞头、襕衫、带,处士则幞头、皂衫、带,无官者通用帽子、衫、带”(《宋史·舆服五》)。这种服饰的设计方案,竭力趋向质朴,比较符合理学“革尽人欲,复明天理”的宗旨。

  清明上河图(局部)
                                                             清明上河图(局部)

  宋代  张择端绘,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2.民服

  宋代男子,上身以穿圆领袍衫为主,此外还有凉衫、紫衫、毛衫、葛衫、襕衫、鹤氅等。凉衫披在外面,因色调是白的,属于冷色,故称凉衫。紫衫,形制较窄,本为戎服,后来士大夫也穿。窄袖紫衫前后开衩,便于骑马。凉衫较宽大,紫衫较短窄。凉衫,男女均用。由于凉衫浅白,又多用于吊丧。宋孝宗薨,即令群臣服凉衫赴丧。毛衫,用羊毛织成;葛衫,用葛麻织成。两者因质地不同而得名。襕衫属于袍衫的形制,近于官服,与大袖常服相似,白色,其下前后裾加缀一横幅。“品官绿袍,举子白襕”(《玉海》)中的白襕指的便是宋代举子(被举应试的士子)身着的白襕衫。与襕衫形制相近的是鹤氅,因较为宽大而披在外面。苏东坡诗句“试看披鹤氅”,即是形容宋代文人、山野人士的衣着。

灵鹫双羊纹锦袷袍
                灵鹫双羊纹锦袷袍

  北宋

  长128厘米,袖口宽14.5厘米,袖通长197厘米,下摆宽88厘米交领、右衽、直裾式窄袖、束腰,后摆有“开气”。面料以土黄色为底,蓝、白两色显花。主体纹样为一展翅欲飞的灵鹫,上有弧形花边,下有对羊。花纹单位以四方连续展开。从款式看为当时游牧民族的服饰。

  此外,有一种长袍,袍长至足,有表有里,里面有绵絮,因为它长,也称长襦,有宽袖广身的和窄袖紧身的两种形式。有官位的,穿锦袍;平民百姓,穿布(或麻、或棉)袍;未有官位的文人,穿白袍。衲袍是质地粗糙而较短的袍子。劳动人民多着襦、袄。襦有袖头,长度通常至膝盖,有夹的有棉的,多衬在里面。袄与襦区别不大,多穿在外边。靖康之乱时,有些士大夫常以绮罗到民间换取粗布袄裤,以躲避金人抢掠。短褐是粗麻布制成的衣着,为贫困百姓常用品。因其身狭袖小,又称为“筒袖襦”。宋代邵康节多次拒仕,“遂作隐者之服,乌帽、绦、褐,见卿相不易也”。可见,宋代隐者穿褐衣。在宋代,男女均着背子。其质地区别极大,男子穿背子的有皇帝、官吏、仪卫、士人、商贾。女子穿背子的有后、妃、家居妇女、歌乐女子等。宋代还流行一种名为膝裤的胫衣,罩在膝下脚上,男女均用,贫富均着。

3.女服

  宋代女服要比男服款式多,服色种类也多。从宏观上看,宋代妇女夏穿衫,冬穿袄,衣着特点是上淡下艳。上衣服色一般是淡绿、粉紫、银灰、葱白等,以清秀为雅;下裙服色通常是青、碧、绿、蓝、杏黄等,以艳丽为美。

献花飞天 宋代 敦煌莫高窟第327窟
                                                         献花飞天 宋代 敦煌莫高窟第327窟

  宋代后妃有袆衣、朱衣、礼衣、鞠衣。皇太子妃有褕翟、鞠衣。袆衣,深青质,织成五彩翟纹,内衬素纱中单。中单领绣以黑白黼文,以朱色罗縠缘袖、边。蔽膝色随裳。大带色随衣,外侧加滚边,上用朱锦,下用绿锦滚之。带结用素组,革带用青色,系以白玉双佩。朱衣,绯罗质,加蔽膝,佩革带、大带、绶,金饰履,履随衣色。礼衣,12钿,通用杂色,加双佩小绶。鞠衣,黄罗质,蔽膝,大带、革带及舄随衣色。袆衣用于受册、朝谒、朝会等。朱衣用于朝谒、圣容等。礼衣为宴见宾客之服。鞠衣为亲蚕之服。后妃的常服,通常为真红大袖衣,以红罗生色为领,红罗长裙,红霞帔,红罗背子,黄、红纱衫,白纱裆裤,服黄色裙,粉红色纱短衫。

  普贤菩萨 宋代 榆林窟第6窟
                     普贤菩萨 宋代 榆林窟第6窟

  宋代丝织物比以往又有了新的发展,花色品种增多,刺绣水平明显提高。于是女服中出现画领、刺绣领。据《老学庵笔记》记载,裤有绣者,白底白绣、鹅黄底鹅黄绣,裹肚则紫底皂绣。宋代女裙,多以罗纱为主,且有刺绣。贵妇女裙有“双蝶绣罗裙”。还有用郁金香草染衣裙的,使之有郁金香之色和香味。宋代女裙,以长裙为多,裙带也垂得很长,“坐时裙带牵纤草,行即罗裙扫落花”便是描写长裙的诗句。裙色很多,有红、绿、黄、蓝、青等色。而歌伎乐舞者身着红似石榴花的长裙最为时髦,于是有人描写为“石榴裙束纤腰袅”。裙有六幅、八幅、十二幅之别。舞裙折褶更多,显得分外潇洒。福州南宋墓出土的裙,有一条除侧面不打褶外,都做细密褶叠,每片15褶,计60褶。妇女外出骑驴,则着“族裙”,前后身开胯,以便乘骑。这种旋裙,始于京城女妓,后来一些士大夫之家也来效仿。

印花罗褶裥裙
                                  印花罗褶裥裙

  宋代

  通长78厘米,腰宽69厘米

穿襦裙、披帛、佩玉环绶的宫女
        穿襦裙、披帛、佩玉环绶的宫女

  宋代女服有一种叫“大袖”,有直领、圆领两种。以素罗制成,对襟,衣身用正裁法,袖端各接一段,饰有花边。妇女穿的内衣叫抹胸,为菱形。福州出土的抹胸,表里均为素绢,双层,内絮少量丝绵,腰间各缀帛带,以便系扎。它上可覆乳,下可遮肚,不施于背,仅盖于胸,故称抹胸。妇女也着半袖衣背子,它有两种制式,一种在两腋、背后垂有带子,腰间用勒帛束缚;另一种不垂带子,不用勒帛。

  在宋代300多年间,女服有些变化。崇宁、大观年间(1102—1110),妇女上衣时兴短而窄;至宣和、靖康年间(1119—1127),女服上衣趋向紧迫狭窄,前后左右襞开四缝,以带扣约束,当时称“密四门”。有一种小衣,也是逼窄贴身,左右前后四缝,用纽带扣,称之为“便当”。这种形制,到绍兴年间(1131—1162)稍有收敛。但到了景定年间(1260—1264),又恢复了原样。时装样式,多始于内宫,逐渐上行下效,播及远方。

  其纹饰特点,靖康年间的女服,四季花卉的纹样多集于一衣之上,时有小景山水图案。唐宋以来人们笃爱自然界的山水花鸟,山水花鸟画大放异彩。艺术家的成就直接影响到服饰的设计,绘画艺术美和服饰美得到了统一。
宋代帝王屡次颁令,限制士人庶民的服色花样。实际上是要求庶民的服饰形制越简单越好,色彩越单调越好。天圣三年(1025)皇帝下诏:“在京士庶,不得衣黑褐底白花衣服并蓝、黄、紫底撮晕花样,妇女不得将白色、褐色毛段(缎)并淡褐色匹帛制造衣服,令开封府限十日断绝”(《宋史·舆服五》)。可见,宋代民服日趋单调和朝廷的禁令密切相关。

开化寺宋代壁画
                                                                        开化寺宋代壁画

4.胡服

  宋代伊始,朝廷便对少数民族服饰的传入严加禁止。后来,宋徽宗下诏:“京城内近日有衣装杂以外裔形制之人,以戴毡笠子、着战袍、系蕃束带之类,开封府宜严行禁止”(吴曾《能改斋漫录》卷十三)。事实上,服饰文化不可能完全静止不变。每个时代,人们都会根据当时的经济、文化状况,依据特定的审美要求,适当地改变自己的衣着。胡服在中原不仅没有灭绝,反而有所蔓延。宋徽宗又下诏:“敢为契丹服若毡笠、钩墩(一种妇女靴裤)之类者,以违御笔论”(《宋史·舆服五》)。这种措辞相当激烈,可见皇帝把胡服看成是洪水猛兽,并严加防范。宋代北方先因契丹族势力强大,后因女真族兴起,胡服流行范围不断扩大。据《揽辔录》记载:“最甚者衣服之类,其制尽为胡矣,自过淮以北皆然。”有些妇女的发式效仿女真族,作束发垂头式样,称为“女真妆”。开始于宫中,继而遍及四方。临安舞女则戴茸茸狸帽和窄窄胡衫。《续资治通鉴》记载孝宗乾道四年(1168)臣僚言:“临安府风俗,自十数年来,服饰乱常,习为边装……中原士民,延首企踵,欲复见中都之制度者三四十年却不可得。而东南之民,乃反效于异方之习而不自知。”可见,南宋时期南方已经受到了北方民族服饰及生活习俗的严重影响。

玄武图 湖北省襄樊南宋墓
                                                          玄武图 湖北省襄樊南宋墓

5.僧道服

  早在汉代道教创立的同时,佛教就传入了中国。到了唐宋,佛、道二教并驾齐驱。道士的服装主要有道冠、道巾、黄道袍等。道冠,通常用金属或木材制成,其色尚黄,故称黄冠,后人常以黄冠代指道士。道巾有九种:混元巾、九梁巾、纯阳巾、太极巾、荷叶巾、靠山巾、方山巾、唐巾、一字巾。道士常服为黄道袍,也叫大小衫,大多交领斜襟。他们多穿草鞋。

  宋代道士保持着古代上衣下裳和簪冠的形制。

  据佛教章法规定,佛教僧侣的衣服限于三衣和五衣。三衣,梵文Tricīvara的意译,音译为“支伐罗”。三衣就是佛教比丘(出家后受过大戒的男僧)穿的三意译,音译为“支伐罗”。三衣就是佛教比丘(出家后受过大戒的男僧)穿的三种衣服,即僧伽梨(九条至二十五条布缝成的大衣)、郁多罗僧(七条布缝成的上衣)、安陀会(五条布缝成的内衣)。这些衣服布条纵横交错,呈田字形。五衣,指三衣之外加上僧祗支(覆肩衣)、厥修罗(裙子)。前者,覆左肩,掩两腋,左开右合,长裁过腰,是一块长形衣片,从左肩穿至腰下。后者,把长方形布缝其两边,成筒形,腰系纽带。相传,三衣、五衣都是释迦牟尼规定的法衣。此外,还有袈裟,也是佛教法衣,由许多长方形小块布拼缀而成。僧人为了表示苦行,常常拾取别人丢弃的陈旧碎布片,洗净后加以拼缀,称之为百衲衣。它不许用青、黄、赤、白、黑“五正色”及绯、红、紫、绿、碧“五间色”,只许用铜青、泥(皂)、木兰(赤黑)三色。据《释氏要览》卷上载,其来源有五种:有施主衣、无施主衣、往还衣(包死人衣)、死人衣、粪扫衣(指人们丢弃的破衣碎片)。

  妇女服饰实物
                  妇女服饰实物

  南宋 供养人
                                        南宋 供养人

  通长87厘米,腰宽74厘米

  供养人是现实人物的写照,同时表现了宋代衣饰的特点。

  法衣是道教法师举行仪式、戒期、斋坛时穿的衣着,有霞衣、净衣等。僧道也穿直裰,又称直掇、直身,以素布制成,对襟大袖,衣缘四周镶有黑边。

6.戎服

  宋代军队平时防卫巡逻或作战,常着战袄、战袍。袍和袄只是长短有别,均为紧身窄袖的便捷装束。

  官兵作战时通常要穿铠甲。铠甲表面缀有金属薄片,用来保护身体。据《宋史·兵志》记载,宋代有的全副铠甲甲叶达1825片,分缀于披膊、甲身、腿裙、兜鍪、兜鍪帘等处,由皮线穿联。一副铁铠甲,有的重达49斤左右。“须怜铁甲冷彻骨,四十余万屯边兵”(欧阳修《晏太尉西园贺雪歌》)描写的正是数十万官兵身着寒冷彻骨的甲衣执行防务。此外,皮制的战衣叫皮笠子、皮甲。

  宋代有一种特别的铠甲—纸甲。康定元年(1040)诏令江南、淮南州军造纸甲三万副。它是用一种特柔韧的纸加工的,叠三寸厚,在方寸之间布有四个钉,雨水淋湿后更为坚固,铳箭难以穿透(见朱国桢《涌幢小品》)。

  仪卫军的甲衣,粗帛为面,麻布为里,用青绿颜料画成甲叶图案,加红锦边,红皮络带,前胸绘有人面二目,自背后到前胸缠有锦带,并有五色彩装。

二 宋代的服饰特点

  服饰的美,不仅仅表现于色彩,还表现于式样。宋代民众对服饰限制突破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在式样上的大胆僭越。仁宗景祐三年(1036),太常少卿反映,“近岁,士庶之家,侈靡相尚,居第、服玩,僭拟公侯”。服饰上僭拟公侯,超越了许多等级。南宋宁宗时,情况更为严重。都城内外,衣服无常。那些应该穿皂衣的仆役小吏,也穿戴高巾大袖,混杂于士流。民庶的妻妾,头冠上也插满珠翠,僭拟贵族。僭越之风,越刮越大。那些头痛的保守派,也只能望风兴叹。

乐队图 河南省禹县白沙宋墓
                                                            乐队图 河南省禹县白沙宋墓

采薇图(局部)
                                  采薇图(局部)

宋代

  对服饰限制突破的另一种表现,就是士庶们追求新奇的造型。司马光认为当时人们普遍地“愈厌而好新,月异而岁殊”。当时东京最富有的张氏之子,“固豪侈,奇衣饰”。可见其豪侈之外,也注意新奇。“自淳祐年来,衣冠更易,有一等晚年后生,不体旧规,裹奇巾异服,三五为群,斗美夸丽”。

开化寺宋代壁画
                                                                  开化寺宋代壁画

  宋王朝曾多次发布禁令。仁宗景祐三年(1036),太常少卿扈称说:“近岁士庶之家,侈靡相尚……珠金翠照耀衢路,约一袭衣千万钱不能充给。”南宋王迈也说:“士夫一领之费,至靡千金之产,不唯素官为之,而新仕亦效其尤矣。妇女饰簪之微,至当十万之直,不唯巨室为之,而中产亦强效矣。”花十万钱买一件首饰,花千万钱买一件衣服,这已经不是个别现象。较为普遍的讲究,是用黄金珠玉来作装饰。于是使用金箔线、贴金、销金和泥金等办法,企图把头饰妆着打扮得富丽堂皇。“近者士庶颇多侈靡,衣服器玩,多熔金为饰”。
 
蚕纹璧
                                                        蚕纹璧

  宋代
 
直径7.6厘米

三 宋代的服饰色彩

  宋代印染业和印染技术有较大发展,宋代北方染料的种植颇为兴盛,为满足官绢生产需要,仅开封府每年均需购买红花、紫草各10万斤之多。从所耗原料之多足可见宋代染料的商业性种植已有一定的规模。印染分为官染和民染,宋王朝设有专门负责印染的官染院,规模宏大,而民染虽一般规模不大,但几乎遍及全国各地。如《梁溪漫志》载:“家旁有民张染肆,置簿书识其目。”记载其业务往来。又如台州唐仲友曾“关支军资库绢二百匹,令染铺夏松收买紫草,就本州和清堂染紫”。

供塔菩萨 宋代 榆林窟第4窟
                                                    供塔菩萨 宋代 榆林窟第4窟

  随着印染业的发展,印染技术也不断提高。染缬加工已呈专业化,一批专门雕造花缬(即印花板)的工匠,从雕版印刷业中分离出来。上揭唐仲友在台州,“又乘势雕造花版印染斑缬之属,凡数十片,发归本家彩帛铺充染帛用”。当时出现了一批著名的镂刻印花版的工匠,如洛阳贤相坊有一名姓李的工匠,人称“李装花”。这种镂刻印花版技术的普及和发展,使“鹿胎缬”“跋遮那缬”等传统费时费工的染撷法,多次被官府禁用。特别是到了宋末用桐油竹纸代替木板制作镂空印花版,使印染花纹工艺更加精细。此外,宋代还发明了用石灰和豆粉调制成浆代替蜡进行防染的技术,称为“药斑布”,即后来广泛流行的蓝印花布。

   铜坐佛
                                 铜坐佛

宋代 砖雕梳妆侍女
                                                                宋代 砖雕梳妆侍女

   高82厘米

  高30厘米,宽30厘米

  两侍女梳高髻,上身着襦,下身穿长裙。左侧侍女双手捧梳妆盒于胸前,右侧侍女双手捧镜,镜纽向外,纽上系带下垂。

四 宋代的服饰材料

  宋代的纺织业与印染业在隋唐五代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并取得了新的重要成就。究其原因,与前代不同之处在于宋代市镇大量涌现,非农业人口大大增加,社会分工更加细密,因而不仅从事纺织与印染的专业人员队伍扩大,而且有利于技术的改进。据学者们研究,宋代全国总人口突破1亿,而在宋神宗元丰年间,城镇户口达总数的12%以上,出现了像开封、临安等超过百万人口的大都市,北宋设镇1900个,南宋1300余个。

点茶图 宋代
                                                                              点茶图 宋代

  图中两人的服饰均为宋代比较典型的款式。

  作为传统纺织业中的丝织业,不仅花色品种繁多,如锦多达百余种,著名的有苏州宋锦、南京云锦、织金锦等,而且随着海外贸易的空前发展,其产品畅销海内外。除了民间的丝织作坊以外,宋代官府设有文思院、绫锦院、裁造院、内染院、文绣院等机构。如开封绫锦院有织机400余张,宋初曾迁四川锦工200人于此;成都锦院有织机154张,年产锦万匹,洛阳、真定等地均有大规模的丝织作坊。南宋时,在全国出现了苏州、杭州和成都三大锦院,各有织机数百,工匠千人。官府作坊集中了全国著名的工匠,拥有最先进的工艺,且原材料有保证,所织出的丝织品品种之多、质量之高,自不必多言,而民间的丝织业,虽然文献缺乏有关织造具体情况的记载,但是从北宋全国每年赋税和上贡绮、罗、绫、绢、、纱、绸和什色匹帛曾高达355万余匹的情况来看,并不比官营丝织业逊色多少。

镶花边罗女夹衣
                                                                                  镶花边罗女夹衣

南宋

  长74.6厘米,袖宽24.5厘米,后宽54厘米,袖通长135厘米,袖口宽27厘米,腰宽46厘米,下摆前宽50厘米,经密每厘米四十五根,纬密每厘米三十六根。褐色,女夹衣。合领对襟,左右开衩,无钮袢和系带。面料为三经绞平纹起花罗,提花纹样有芙蓉、牡丹等。里为平纹绢。领缘、对襟缘镶印金彩绣花卉,领口外缘罩一层短领。花罗织工精致,反映了宋代织罗技术的发展水平。

鹫纹锦
                                               鹫纹锦

  从有关出土的实物和绘画等艺术作品来看,宋锦以用色典雅沉重见长。著名的云锦基本上是重纬组织,兼用“织成”的织作法,用色浓艳。当时由于生活在新疆地区的回纥人擅长织金工艺,并向中原地区传播,所以这种工艺很快流行开来。从有关资料显示宋代锦加金有明金、拈金两种,技法有销金、镂金、盘金、织金、金线等,达18种之多。

  缂丝是中国独特的工艺品,以本色生丝为经,彩丝为纬,用手工以“通经断纬”的织法织出的正反面花样色彩相同的织物。又称“刻丝”或“尅丝”。尽管这种工艺品在宋代多用于书画装裱,但是也往往用做服饰的装饰品。当时,丝织提花机已完善定型。宋代楼《耕织图》所绘大型提花机,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织构最完整的提花机。

  传统纺织业中的麻纺织在宋代遍及南方各地,是民间普遍的手工艺制品,广大农村所生产的大量麻布,除了作为衣着原料之外,还作为贡赋缴纳。在麻纺业中,广西地区产量最高,具体表现在宋初每年纳贡的麻织品达上万匹。当时著名的麻布,有诸暨的山后布,精巧纤密,仅次于丝罗。广西的子,制成夏衣轻凉离汗,十分名贵。

  随着麻织品产量的增加,原来用手摇纺车或三锭纺车加工麻缕,已不能满足需求。这一时期便出现了可以同时加拈和卷绕、有32枚绽子的大纺车,一昼夜可纺绩百斤,提高效率30多倍,后来又改进为畜力或水力转动。

  棉纺织业在宋代是纺织业中的一个新兴部门,其发展的势头可以说是任何部门所无法企及的。北宋时,棉纺业尚只局限于两广和福建。到南宋时,迅速向长江淮河流域扩展。其中最为发达的当数福建,在当地流传着“木棉收千株,八口不忧贫”之说。云南、广西、广东的斑布(印花布)闻名全国。然而,毕竟棉纺织业还处于初始阶段,所以其纺织工具还很简陋,效率也很低。

五 宋代的服饰制度

  尽管宋代的纺织业和印染业较前代有所发展,但是,从文献和传世的有关实物、图像来看,两宋时期的服饰趋于拘谨、内缩不展、刻板保守,式样花色不十分丰富,色彩也不如隋唐时期那么明快鲜艳,给人以质朴、洁净、自然、规整的感觉。其原因固然与当时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国力有关,但是最根本的在于当时的政治思想、文化意识。

生活场景壁画 宋/金
                                                                    生活场景壁画 宋/金

  山西省境内发现的古墓中,砖雕、壁画表现的主题大多是戏曲,而这处宋金墓群则不同,每幅画都在还原墓室主人生前的生活场景。精美的壁画、彩绘和砖雕,让人们直观地看到了宋金时期山西乡绅的日常生活。
随着理学思想在生活态度和方式上“存天理”“灭人欲”的提出,人们的美学观点也相应有所变化。整个社会舆论主张服饰不应过分豪华,而应崇尚简朴,尤其是妇女的服饰,更不应该奢华。正因为如此,故宋时的各类服饰,比起南北朝和隋唐的服饰要质朴得多。

士人服饰
                                                                                士人服饰

《松阴论道图》局部
                                                            《松阴论道图》局部

 宋代 折枝花绮围裳

1.宋代官服的种类

  宋代官服主要包括祭服、朝服、公服和时服四种。

(1)祭服

  虽然宋代祭服起用了古时的全部六种祭服,有大裘冕、衮冕、冕、毳冕、冕、玄冕,其形制大体承袭唐代并参酌汉以后的沿革而定。其中天子衮冕宽1尺2寸,长2尺4寸,前后12旒。

(2)朝服

  宋代的朝服,上身朱衣,下身朱裳,即绯色的罗袍和裙,衬以白花罗中单,束以大带,并以革带系红色的蔽膝,方心曲领,白绫袜黑皮履。挂玉剑、玉珮、锦绶,用不同的花纹来区分尊卑贵贱。穿朝服时,戴进贤冠、貂蝉冠(即笼巾)或獬豸冠。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宋代的笼巾已演变成方顶形,后垂披幅至肩,冠顶一侧插有鹏羽。不论是戴何种冠帽,一般均在冠后簪白笔,手执笏板。

(3)公服

  公服即常服,宋代基本上承袭唐代的款式曲领(圆领)大袖,下裾加横襕,腰间束以革带,头上戴幞头,脚登靴或。其尊卑贵贱通过服色来区分。凡三品以上的服紫色,五品以上服朱色,七品以上服绿色,九品以上服青色。到了宋神宗元丰年间,由于改制,公服改为四品以上紫色,六品以上绯色,九品以上绿色。

  与公服的颜色相匹配的是,宋代也沿袭了唐代佩鱼袋的做法,凡着紫色、绯色者皆佩有鱼袋,不同的是唐代的鱼袋是用来装鱼形通行证之类的东西,以便核对身份,而宋代则在袋上用金、银饰上鱼形佩在公服之上,系挂在革带间而垂于后,以此区分贵贱。如紫服饰金鱼,绯色饰银鱼。

(4)时服

  宋代与前代一样,根据季节,特别是一些传统的节日,如每年的端午、中秋、春节或封建帝王的五圣节等,赏赐给文武大臣服饰。这些服饰就叫时服。时服的种类很多,如袍、袄、衫、袍肚(抱肚)、勒帛、裤等。这些时服由于是作为皇帝的恩赏,以体现皇恩浩荡,所以一般是用高级的丝织品作为质地的。从现存的文献记载来看,有用天下乐晕锦(灯笼纹锦)、簇四盘雕(将圆形作十字中分,填充对称式盘旋飞翔的雕纹的团花)细饰、黄狮子大锦、翠毛细锦(用孔雀羽线织出花纹)、宜男、云雁细锦、狮子、练雀、宝照大锦(以团花为基础,填充其他几何纹的大中型几何填花纹)、宝照中锦、御仙花(荔枝)锦等作面料的。在这些面料中,最为名贵的当数乐晕锦。

2.宋代男子服饰的基本款式

  宋代男子服饰最具普遍性的当数常服,而常服的种类又很多,包括袍、襦、短褐、衫、襕衫、裳、直裰、鹤氅等,下面就其基本款式稍做介绍。

(1)袍

  宋代的袍有宽袖广身和宽袖窄身两种类型。大凡有官职者穿锦袍,无官职者着白袍。

(2)襦

  宋代襦和袄为平民日常服用的必备之物。形制与前代相比,并无区别。唯一不同的是,由于宋代棉花种植渐次推广,已出现有无夹棉之分。

  (3)短褐

  是一种既短又粗的布衣。与前代一样,为贫苦之人服用。由于这种衣服体窄袖小,故称之为筩袖的襦(即筒袖)。

  (4)衫

  为宋代男子最基本的常服,有内穿和外穿之分。外穿者款式宽松,称“凉衫”。其中又因颜色不同而名目各异,色白的衫叫“白衫”,深紫色料的衫叫“紫衫”。士大夫用的又叫“窄衫”。《清明上河图》中,有头戴帷帽乘驴之女子也披“凉衫”,看来衫服并非男子专用。由于凉衫大多以淡紫色为主,故宋孝宗时曾规定以凉衫为吊丧之服。另外“毛衫”“葛衫”是以羊毛和麻葛原料而取名。

(5)襕衫

  出现于唐代,至宋时十分普遍。它是在衫的下摆处加一横襕,以此得名。《宋史·舆服志》云:“襕衫以白细布为之,圆领大袖,下施横襕为裳,腰间有襞积(打裥),进士、国子生、州县生服之。”这种襕衫已属于袍衫的形式,接近于官定制服,同大袖常服形式相似,不过其色白且其下前后加缀一横幅,具有下裳之意。

(6)裳

  是沿袭上衣下裳的古制,是冕服、朝服或私居服的式样。宋时也有上衣下裳的穿法。男人用对领镶黑边饰的长上衣配以黄裳。燕居时不束带,待客之时以大带束之。

(7)直裰

  是一种比较宽大的长衣。由于下摆无而背部却有中缝而称“直裰”。

 (8)鹤氅

  是一种用鹤毛与其他鸟毛合捻成绒织成的裘衣,十分贵重。

  除上述8种之外,宋代男子服饰还有布衫和罗衫。内用的叫汗衫,有交领和颌领两种款式,质料很考究,多用绸缎、纱、罗。颜色有白、青、皂(黑)、杏黄、茶褐等,贵族裤色以驻黄、棕、褐为主色,平民因为不断劳作,所以质地以粗糙耐用的麻、棉织品为多。

花边背心
                                   花边背心


南宋

 赵佶《听琴图》 (局部)
                                                                    赵佶《听琴图》 (局部)

  身长70厘米

  画中人物作士人装束,头戴束发冠,身穿襦裙,外罩对襟衫子。据《西清札记》记载,这是宋徽宗赵佶本人的自画像。这幅作品说明,当时连皇帝都喜欢穿着士人服装。

3.宋代女子服饰的基本款式

  与前代相比,宋代妇女服饰一个最显著的不同是一般都不穿袍,仅在宫廷歌乐女子中间,于宴舞歌乐中穿之。当时妇女的上衣有襦、袄、衫、背子、半臂、背心等形制。

(1)襦、袄

  是一种短衣,最初一般作为亵衣,也就是内衣穿用,以后由于其式样紧小,便于做事而被穿着在外。如前所述,襦为唐代妇女的主要服饰,到了宋代,情况虽然有所变化,但在下层妇女中仍然十分流行,一些贵族妇女大多作为内衣穿着,外面再加以其他服饰。宋代襦、袄的样式与前代相比,虽然都较短小,但腰身和袖口都比较宽松,以质朴、清秀为雅,通常采用低纯度色,如绿、粉、银灰、葱白等,或素或秀,质地有锦、罗或加刺绣。常与裙子相配套。

(2)衫

  这是宋代妇女一般的上衣,袖子较襦袄为短,以丝罗为主,宋代诗文中所常提到的“薄罗衫”“袍衫罩体香罗碧”,指的都是这类服饰。

(3)背子

  可以说这是宋代女子服饰中最具时代特色的,同时也是当时最常见、最多用的女子服饰。我们在前面已经指出,背子始见于隋唐时期,当时因这种衣服袖子为半截且衣身不长而得名。但是,到了宋代,其式样发生了某些变化,除了一改半截袖为长袖和长衣身以外,还腋下不开胯,即衣服前后襟不缝合,而在腋下和背后缀有带子的式样。在唐代,腋下的双带一般用于将前后两片衣襟系住,可是宋代的背子并不用它系结,而是垂挂着作装饰用,意义是模仿古代中单(内衣)交带形式,表示“好古存旧”。穿背子时,却在腰间用勒帛系住。宋代背子的领型有直领对襟式、斜领交襟式、盘领交襟式三种,其中以前者最为普遍。背子的袖口与衣服各片的边都有缝边,衣的下摆十分窄细,这一点,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与晚清民国时期的旗袍有某些类似之处。从穿着效果来说,背子穿着后的外形一改以往的八字形,下身极为瘦小,甚至成楔子形,使整个身体显得瘦弱,这正是与当时的审美观念相一致的,因为在理学狂飙之下,女子成为男子的附属物,社会普遍以女子瘦小、病态、弱不禁风为美。

(4)半臂、背心

  半袖长衣为隋唐以来的传统服装,在宋代地位卑下的妇女当中所流行的半臂、半心,可谓是隋唐余绪。这两种服饰的样式基本相同。通常为对襟式,半臂有袖而短;背心则无袖。

(5)裙

  宋代妇女无论贵贱,下身多穿裙子。其区别主要是在质地和装饰上,至于其款式,则区别并不明显,上层妇女不仅用高级丝织品为材料,而且有用郁金香草染于裙上,使之阵阵飘香。宋代裙子有6幅、8幅、12幅,甚至更多幅的,中施细裥,多如眉皱,称为“百叠”“千褶”,类似于后世的百褶裙。在衣着的配色上,裙子通常比上身服色更为鲜艳,有青、碧、绿、蓝、白及橘黄等。其中青、绿色裙子多为老年妇女或农村妇女所穿。

《妃子浴儿图》中插簪钗、穿襦裙、披帛的妇女
                                                                        《妃子浴儿图》中插簪钗、穿襦裙、披帛的妇女

  宋代

(6)围腰

  这是宋代妇女比较独特的服饰,当时妇女常在腰间围一幅围腰,既可以起到束腰的作用,又能起到装饰作用,因为这种围腰不仅可以在上衣和下裳之间通过颜色进行搭配,而且其上也可缀以某些装饰物。宋代围腰颜色最多的是鹅黄色,称为“腰上黄”。

乐舞 北宋 河南林县赵翁墓
                                                                       乐舞 北宋 河南林县赵翁墓

  壁画101 仕女出游图 内蒙古阿鲁科尔沁旗宝山辽代墓

  壁画共绘七人,中为盛装的女主人,唐式发型,雍容华贵,面貌娇美丰满。其他五名侍女,皆为典型的唐代女子形象,书童穿汉式男装。这六位青春烂漫的女子,正款步于芭蕉、竹林和奇石之间,颇具中原侍女的风格。据墓中题记考证,女子可能是从内地远嫁到契丹的汉家闺秀。这幅壁画对研究中国唐末至五代的绘画艺术及契丹与中原的关系,具有重要的价值。

上一篇:《中国古代服饰》之宋代服饰
下一篇:宋代女性服饰制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