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服饰起源 >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新石器时代的绘塑人形和服装资料
  新石器时代服饰问题,由于衣服实物非常难以保存,图像、文物虽新石器时代关于服饰的图像、文物较旧石器为多,但由于衣装实物难以保存,研究起来仍有一定局限。
 
半坡人面纹彩陶盆
半坡人面纹彩陶盆

彩陶人面纹(1、2为半坡出土,3为姜寨出土)

彩陶人面纹(1、2为半坡出土,3为姜寨出土)
 
  关于仰韶文化半坡类型时期的人形彩绘,以西安半坡、临潼姜寨出土的彩陶盆、彩陶钵所饰花纹最为重要。纹样共同特征作图案画圆形人面,双目闭作一线者居多,圆睁者少,皆张口,口边、耳边对称饰两鱼或鱼尾纹,头顶绘作鱼尾形尖帽。专家对此多有讨论,或以为是半坡居民之图腾徽号,或以为是原始宗教神祇。从整个彩陶盆图案组合来看,具严肃对称氣氛。其中所谓“网纹”,却不像是单纯的渔网,而是一种巫具或是与巫具结合在一起的形象,其骨架即作形,也就是以后甲骨文中定型的“巫”字。这一图形在早商装饰纹样中也有反映,也多和宗教迷信有关联。我们知道,文字的发明和应用一开始就和巫、卜结下不解之缘,半坡彩陶盆布“”文和人面纹组合一起,还体现着巫、祝的意义。人面纹的原本样子,还可能是巫者应时作戏的假面。由于当年半坡居民淦猎生活还占相当的比重,绘饰鹿纹、人面鱼纹的器用,当与渔猎祭祀活动不可分割。服饰,尤其是服饰制度的发生发展,本来就和原始宗教的种种仪式关系密切,表现虽然不是六千年前的一般形式,却也是使我们看到一些巫、祝盛饰的形影。

马家窑文化项饰(青海乐都出土的人头器口彩陶罐)
马家窑文化项饰(青海乐都出土的人头器口彩陶罐)

 
  此类例子,甘肃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的彩陶人形中,有三件陶塑彩绘人头器盖,实物于上世纪20年代流出国外。头部的口、眼用镂空手法表现,耳作半圆形有穿孔。人面有不同方向的规则花纹,应是纹面的具体写照(这在马厂型人头彩陶罐人面上也表现得很清楚)。半山型塑像髮式,脑后平齐不及颈,前额上部有两个角状凸起,上面有孔,可加装饰。奇特的是在头上还卧有一条蛇,尾部蜿蜒向下垂过头至肩,恰如一支细长的髮辫。一般认为这可能是距今四千年前古羌人女巫或某种宗教偶像。羌人又和“左洞庭、右彭蠡”的三苗有关联,故在考古发掘荆楚文化中,亦多有操蛇、珥蛇神灵怪异形象发现。
 
  1973年,甘肃秦安大地湾曾出土一件艺术珍品——人头形器口的彩陶瓶,属于仰韶文化的庙底沟类型,距今约五千多年。头像做圆雕式,塑造得逼真形象,尤以髮式表现的最为具体,前额头髮齐眉,向后披髮齐颈,梳理得非常整齐。这种髮式在相当长时间内和相当广的古羌人地区有普遍性。
 
  同例还见于秦安寺嘴出土的人头器口红陶瓶(素面,无彩绘),东乡东垣林家出土的人面纹彩陶盆残片,以及甘肃永昌鸳鸯池出土的马家窑文化,彩陶筒形罐上的人面绘纹。前面提到的人头形象的髮式具有共同式样,一直延续到商、周时,某些(如本书插图二乳虎卣(卣,音,yǒu,古代酒的器具,口小腹大。)作犧牺具惩罚性的人形的髮式,也作披髮齐头样子。甲骨文记载殷商时,在征伐西部戎羌战争中每有俘获,并且曾经把这种人俘用作牺牲,也可证明此种髮式即古羌族的被髮形式。它和安阳妇好墓所出玉石人细长辫髮从右后侧盘顶加帽箍为冠的商朝形式大不相同。”

发式、纹面与装饰
发式、纹面与装饰
 
  1、2——披短发人头器口彩陶瓶(甘肃秦安大地湾出土)
  3——披短发人面纹彩陶盆殘片(甘肃东乡东塬林家出土)
  4——披短发、纹面彩陶人面纹(甘肃永昌鸳鸯池出土)
  5——有发饰陶塑人头(甘肃礼县高寺头出土)
  6——纹面人头品彩陶罐(青海乐都柳湾出土)
  7——有项饰人头器口彩陶罐(青海乐都出土)
 
  著名的舞蹈纹彩陶盆(见图,属马家窑文化),是1973年秋在青海大通县上孙家寨出土的,在盆内壁绘有舞蹈队形纹饰三组,每组五人牵手横列,书面为舞蹈进行的瞬间剪影,却表现得节奏明快、体能轻盈,为我们留下了原始社会一个极富抒情氣氛的文化生活侧面。此盆如用作盥洗具,不面适当,上下相映,如池畔倒影,其佳趣正可见出设计的巧思。
 
  关于人物所反映的装饰,专家们多以为系辫髮饰尾,即如《山海经》述西王母故事,人面虎齿有尾或虎齿豹尾所说也正是原始人着兽皮留尾的服饰形象。这种饰尾乐舞服饰,在云南石寨山出土的青铜滇人舞女中,表现得更为真实具体。并且有的是虎尾,有的是豹尾,但比动物的自然尾长,都截短了一些(参见本书插图三八l、2),文献记录则见于《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和樊绰《蛮书》。从这里还可见出相隔二千余年古代民族的迁徙和文化上的相互承袭与影响。
 
  披皮饰尾的服装起源可能极早,原始人为生活去追逐大动物时,至少需接近到弓箭射程之内,在发明弓箭以前,则需混迹于兽群之中或埋伏到非常接近的程度,才能有效地捕获动物。故披兽皮留尾成为极端必要的伪装,直到现今我们还可以从鄂伦春人戴“鏖头帽”(米那共)狩猎习俗中看到这种遗制。这种伪装进行的捕猎活动,最富戏剧性情节,因而饰尾的服装多被保留在表演这种生活的舞蹈中,并影响着日常衣着。
 
  舞蹈人物因作剪影式绘画,髮式仅具轮廓,不甚具体。如为辫髮,其结束处似较低,与“一抓椒”式不同(参见插图1·3),但也可能是一种结髮垂霄式(形同今日马尾式),但辫髮或垂髾似都与当时当地的披髮传统不合。从画面人物形象来看,所绘或应是青少年女子的一种髮式,或者这种髮式是一种舞蹈的专有装扮,却不是成年妇人髮式的典型通例。
 
  反映新石器时代原始人头面装饰的资料,见于陶器人形的例子,有甘肃礼县高寺头仰韶遗址出土的陶塑人头,也可能是所谓人头器盖残存的部分。表面橙黄色,顶部有一小孔,前额向后有半圈附加堆塑泥带,带上做出断痕,表示系一种带在髮上的串饰。陶人的口、眼镂空,两耳垂处穿孔,髮际的串饰可能是珠、管一类,也能使象征贝串。这种装饰形式,在内蒙一些早商墓葬的头骨上也有发现。有学者认为它和此后从商代开始的帽箍式冠饰以至明、清的遮眉勒子可能是一脉相承的。
 
  在颈部的项链式装饰,曾见于青海乐都出土的马家窑文化人形彩陶罐。人头面部表情妩媚中见矜持,眉心处有两点装饰,耳有穿孔,颈部环绕一串齐整的椭圆形贝饰或者珠饰。看上去如同压在衣领上一般,但这似是由于陶罐的装饰花纹带形成的错觉。
 
  在以上所举人形塑像中,两耳穿孔的占绝大多数,这也显示出五千多年前早已有珥珰的装饰。新石器时代的装饰品遗物,考古发现以石、玉、陶、骨、角、牙等材料做成的环、珠、管、坠、笄常见。出土地区分布非常广,数量、种类也相当多。
 
  下面略举数例以见其大概。
 
  笄(jī),《说文》解释为“簪也”,是一种簪发用具。就目前所知,早于仰韶文化的遗物是河北磁山遗址出土的骨笄。有两种样式:一作尖头圆箸状,长18厘米;一作柳叶簪式,长约10厘米,距今已有七八千年的历史了。稍后,到仰韶文化时期,当以西安半坡遗址出土实物数量形式具代表性。在1900余件各类发饰、耳饰、颈饰、手饰、腰饰和嵌饰中,石陶笄和骨笄占很大比例,总数达715件之多。可分三种:棒式的、两头尖的和丁字形的,大多重在实用,造型简质。制作上刻意进行装饰的例子,应数甘肃永昌鸳鸯池遗址出土的骨笄为最出色,是距今四千多年的遗物。笄首用胶黏物(或树脂混合体)作成圆锥状,表面嵌埋着36枚白色管珠,首端贴盖一楕圆形骨片,上作同心圆刻纹五圈,是一件别具匠心的工艺品。东部,如大汶口文化的发笄,以石质居多,首端出台肩,似应有笄帽附饰。有的笄且作箭镞形,或古代曾用镞箭簪发。其遗制在兄弟民族中仍有保留,如《皇清职贡图》图说中即谓傜妇盘发贯箭,三、五、七支不等,西南藏族人猎手也是把弩箭插在头发里,亦成一格。这种情形和《诗经》中提到的“六笄”“六珈”,晋代“五兵钗”可能都相关联。
 
  笄的应用,在当时又与中原华夏民族的结发形式有密切关系。束发盘髻或辫发盘髻之类方式和以后的束发于顶,着某种冠子,则皆须用笄方能约束。如为断发、披发、散发等形式,便应用不会广,甚或毫无所用。考古发掘中边缘地区似数量较少,自西往东至黄河中游即渐增多,隐约反映了历史上民族融合风习相尚的情况。到后来,安阳殷墟五号墓,妇好一人即随葬精美玉笄二十余件,雕花骨䈂四百九十余件,其贯插簪戴形式必已相当复杂,又十分讲究。奴隶主豪华习气的炽盛,于此可见一斑。
 
  比较成系统的头面装饰品,以山东大汶口遗址墓葬中的发现为例来介绍。该墓地中多数男女皆头部放置笄,有的头上还插着镂空花纹的象牙梳。惟女性额前有一弯月形(或角形)装饰,系两片野猪獠牙加工做成的(这种奇特饰物,在台湾雅美族中尚有流行,但却保持在男子饰品系列中,不着于首,多三两成串悬于胸前)。女性还要带头饰两串(有的四串或一串不等),头饰一串。前者分别用白色大理石片和管状珠组成,后者由不规则的绿松石骨突子串作项链。
 
再戴上象牙片耳坠,右腕戴玉臂环,手上戴玉指环。还随葬有玉斧、象牙雕筒等饰物,其装饰已接近于豪华。
 
  到新石器时代中期,玉器工艺在漫长的石器生产经验中发展起来,并可能出现了专业分工,制作了大量玉石、玛瑙的珠、管、坠、玦、璜、环、璧、琮、镯等高级装饰品,产量也相当的可观,仅南京北陰陽营墓地一处,就发现玛瑙、玉器近三百件之多。而近年东北辽宁西部出土的红山文化玉冠、玉佩,南方长江下游太湖地区出土的良渚文化玉冠饰、玉臂饰、玉项饰以及琮、璧、環、璜等玉器,不下二十余种,三千二百多件。相应地反映了当时服饰文化的高度进展,其重要自不待言,且为殷商奴隶社会的玉工艺大规模生产准备了技术和艺术条件。

笄和装饰品
笄和装饰品
 
  1—— 圆箸式(A)与柳葉式(B)骨笄(河北磁山出土)
  2——棒式(A),两头尖式(B)与丁字式(C、D)石、骨、陶笄(西安半坡出土)
  3——環饰、坠饰和笄(西安半坡出土)
  4——镶嵌骨笄(甘肃永昌鸳鸯池出土)
上图右一:象牙梳(山东大汶口遗址出土)
上图右二:獐牙头饰(山东大汶口遗址出土)

大汶口文化头饰和臂饰(大汶口出土)
大汶口文化头饰和臂饰(大汶口出土)

红山文化:A.王冠,B.玉龙珮
红山文化:A.王冠,B.玉龙珮

红山文化:勾雲玉珮及玉镯
红山文化:勾雲玉珮及玉镯

浪渚文化:A.冠状玉饰,B.龙首玉镯,C.玉带勾
浪渚文化:A.冠状玉饰,B.龙首玉镯,C.玉带勾
 
  新石器时代的服装实物很难保存下来,今后也许在那些极干燥或极潮湿的地层中会有幸运的发现。若从现有遗物拣选,也有一些间接的形象资料可供考察。
 
  关于帽子方面的资料,除半坡人面纹上的所谓尖状帽外,1978年陕西临潼邓家庄出土的陶塑人像,提供了五千多年以前戴帽人物的具体形象,属于仰韶文化,其形制近于毡帽或毛皮圆帽。
 
  关于靴鞋的资料,在辽宁凌源牛河梁红山文化(公元前3500年)遗址中,发现了一件裸形少女红陶塑像,左足上有短靿靴。另外在甘肃五门火烧沟出土的四坝文化(公元前2000年)彩陶人形壶,亦为一裸胸女子,着尖头大鞋,鞋头尖深而锐,平底制作,和《急救篇》所说的“靸”鞋恰相仿佛。1989年青海乐都出土的辛店文化(公元前1400年)彩陶靴,造型几乎和现代橡胶雨靴一样,与牛河梁陶塑靴型也完全一致。靴底前圆后方,靴上绘有条带和三角纹,显然是仿照皮革实物而来。同时期还有一件人足彩陶罐,造型特别,给人印象两足如着拖鞋,启发我们作种种联想。古代靴本字作“鞾”,《釋名.釋衣服》(釋 见“释”):“鞾,跨也。两足各以一跨骑也。”《韵会》引〈说文〉则谓:鞮,革履也。“文献表明这种长筒皮葑来源于北方先民,似与出土材料很为吻合。然而年代如此久远,分布如此广阔,北方是否为一个单纯的族属?期间种种名目和种种民族关系,都须细作检点,有待深入考察,以得出较为实际结论。

红山文化着靴陶人殘像(辽宁凌源牛河梁出土,辽宁考古所藏)
红山文化着靴陶人殘像(辽宁凌源牛河梁出土,辽宁考古所藏)

陶塑人像(临潼原头邓家庄出土)
陶塑人像(临潼原头邓家庄出土)

新石器时代着翘头靴人形形陶罐(甘肃玉门市出土)
新石器时代着翘头靴人形形陶罐(甘肃玉门市出土)

彩陶靴(青海乐都出土)
4——彩陶靴(青海乐都出土)
5——红山文化陶塑衣饰殘部(辽宁喀左东山嘴出土)
 
  检索新石器时代有关服装形象的遗物遗迹,除前列者外,其他如身衣方面的象样资料,则至今在考古发掘中尚无所见,1979年,在辽宁喀左东山嘴红山文化遗址中,有一陶塑残片,似有可能为所塑衣饰的某一局部,且表现出高度写实性和质感。从其两侧内收及结束情形推测,它所塑造的也许是由皮革制成系于腰际的装束,即蔽前覆后的市、韍(韍,音,fú 古代衣裳前的蔽膝,用熟皮製成。形制、圖案、顏色按身分、等級不同而有區別。《禮記•玉藻》。),亦或所谓”赤髀横裙“一类的衣饰,究属何物实在难肯定。从这个至少体现了五千年前北方衣饰的某种结构,留给我们一点自旧石器时代延续下来的皮韋(wéi,见“韦”。)服饰的具体印象,也使我们对今后的考古发现充满希望。
 
  至于原始纺织品行世以后的服装形制,由于新石器时代相关资料的极端缺乏,我们或可从年代较晚的某些遗物遗迹中去寻求借鉴和线索。例如,辛店文化陶器上绘饰的人形图像,各地发现岩画中某些早期人形图像,以及民族学方面可供参考的资料等等。
 
  辛店文化是原始社会晚期一种青铜文化,分布于甘肃洮河下游、大夏河和青海的湟水流域。年代相当于中原殷周之际。陶器以绘有简单黑色图案为特点,间有圆形、鸟形、鹿、狗动物纹布置其中。特别是还有少数几件陶器上面饰有人形图像,但多为收集品,且均于20世纪20年代中期以后流出国外,其可靠程度如何,专家中或有存疑处。


 
  20世纪50年代以后,各地岩画多有发现,比较重要的是60年代在云南沧源,70年代于甘肃黑山、靖远吴家川以及内蒙西部狼山地区等处所发现的许多古代岩画。据报道,其年代或多在战国、秦汉间,有的则跨越的时代比较广泛。若就其中较早部分反映的服饰、发饰以及个别符号图形作比较,大致与辛店彩陶上的人形纹饰及表现手法(剪影或平涂式)相类同。或许它们各自的时代不相上下,或许这种 服饰形制相沿时间极为长久,显示出它们之间的联系。从共有的例子来看,发式有齐颈披发的,有束发辫发甩向一侧的,也有左右作角形的。衣服的形式,除沧源 岩画着平肩短上衣外,其他一律作自肩及膝,上下沿平齐的细腰状()长农。 这种服装,在新石器时代出现纺织物以后,可能是逐步规范化了的、普遍流行 的一种衣服,而且在社会进程滞缓的民族中一直沿用未变。它是用两幅较窄的布, 对折拼缝的,上部中间留口出首,两侧留口出臂。它无领无袖,缝纫简便,着后束 腰,便于劳作(那种齐她不易劳动的衣服,可能只有不劳而获的统治阶层出现以后 才能产生)。 这种服装对纺织品的使用,可以说是非常充分而无丝毫浪费的,在原始社会物 力维艰的时代,这是一种最理想的服制。其名称应叫“贯头衣”。《后汉书·东夷列 传》记述倭人服装说:“男衣皆横幅结束相连,女人被发屈蚧。衣如单被,贯头而 着之。”同书《南蛮西南夷列传》说两广一带的交陆人“项辔徒跣,以布贯头而着 之”,也是穿这种衣服,同传又有永昌太守郑纯,“与哀牢人约,邑豪崴(岁)输布 贯头衣二领”的故幕,可知云南保山一带人民当时也穿这种服装。沧源岩画平肩式 服装形制是南方亚热带短打扮式样,而辛店彩陶、阴山岩画式贯头长衣,其形象资 料年代虽晚,服装的源流却可能相当早。从现代民族志资料来看,这两种无袖胴衣 在我国台湾省高山族中尚有保存,长到膝部的称作“鲁靠斯”,短仅及腹的(前为 开口对襟)或叫“拉当”或“塔利利”(《中国纺织科技史资料》6期),资料多取蕉、 葛、麻布。

岩画中反映的原始服装
  关于文献中提到的倭人“男衣皆横幅结束相连”,女人“衣如单被”,可能还指出了另一种形式的原始服装。这种式样,在现在我们西南地区如独龙族、怒族,台湾雅美人中都有流传。实际上是把几幅布横拼如一被单,对叠后将上方二角结束于右肩头,褶弯的一边则从左掖下绕过,便成一侧开口出臂,侧袒肩露臂模样,一般长可及膝披围或束腰为服。如果需要,还可取对称形式,露双肩结两角于胫后,或直接作斗篷式披着于身,彝族的披风“擦尔瓦”也是它的同类形式。其优越处是白天为衣,夜间为被。在材料的应用方面,如云南高原气候寒冷,多用条纹毛布或麻布,形制较长,南方温热地带,喜选薄爽材料,腰身也较短。这种衣着,服用时可能还有种种变例和规矩,以区别男女、年龄,标志氏族部落和反映社会风俗等等,它也是服饰文化史上古老的形式之一,且至今相沿流传。

披围式长衣示意图
披围式长衣示意图
1——单被式袒左披围衣
2——四幅布横连单被衣形制
 
  贯头衣从地理分布来看,自蒙古西部向南,横跨了半个中国。从我国古代文献上看,可以向东展示到日本,向西到新疆西北边境的霍城、裕民、额敏等地亦有相似岩画发现。所反映的祖属,可能不那么单一,而是相当多的。这批形象资料时代虽然比较晚,但说明“贯头衣”在纺织品出现之后,这种服制已发展为定型服式。在相当长时间内具一般性。并在极广阔地域内和较多的民族中通行。只不过随地理气候在尺寸 长短和选用材料等方面有所变化。它是一种“概括性”也可说是“笼统化”的整体服装》是新石器时代典型服装之一。它改变了旧石器时代的部件式衣着形式,并在以后的演化中把这些部件逐步融会组合成新的服装,例如,将臂鞲向上延长与肩掖相接形成为袖,加领形成衣袍。又如胫衣,则向上加长发展作袴,合裆又形成为裤等等。事实上许多最基本、最经久的服装式样,多出于原始社会先民的首创,不断地随着生产的发展和文化的进步而丰富提高,终为中华民族上国衣冠、文物制度奠定了基础。

贯头衣
贯头衣
 
  1——贯头衣(长式)A、B两种形制,以B式为典型,均由两幅布缝合留口
  2——台湾雅美人贯头式“塔利利”男衣
  3——女子着贯头衣,束腰,并加臂饰、脚筒(胫衣)及男子着短衣示意图


上一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旧石器时代出现的缝纫和装饰品
下一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新石器时代的纺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