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服饰起源 > 《中国服饰鉴赏》之原始社会时期服饰鉴赏
一 原始社会时期的服饰文化

  人类在从类人猿向人转变的初期,以采集野果、猎取野兽为生,生产力十分低下。夏日裸身或拣取树叶遮掩阳光,冬天则用所获兽皮围裹身体以御严寒。这时的服饰在形式上没有什么标准,具有很大的随意性。

太阳神 乌海桌子山岩画
              太阳神 乌海桌子山岩画

玉蚕饰件
                                                   玉蚕饰件

红山文化

高5.1厘米,宽2.7厘米,厚1.5厘米

  在全国各地的原始文化遗址和遗迹中,出土了大量的陶纺轮、石纺轮、骨针、骨锥等纺织工具和缝纫工具;在有些地方出土的陶器底部和口沿上还发现有布纹痕迹和服饰纹。如在河南三门峡曾出土每平方厘米有经纬线各10根的布纹。这些原始时代的考古发现得出的结论,与《魏台纹议》所记载的“黄帝始去皮服布”是相吻合的。纺织的出现,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史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标志着人类告别了“茹毛饮血”的过去,从而进入了原始文明社会。

  猪首玉佩饰
                              猪首玉佩饰

红山文化

高2.8厘米,宽1.8厘米,长9.2厘米

  青绿色。三圆孔并联,平底;两端各雕一个猪首,肥头大耳,嘴上翘,菱形大眼,双目横视,炯炯有神。器侧饰连续的绳索纹。底上有四个漏斗形穿孔,其中两边圆孔各有一个穿孔,中间孔内有两个小穿孔,可穿系。

玉龙形带钩
                                       玉龙形带钩

红山文化

长15厘米,宽0.8厘米,厚0.7厘米

  白玉,半透明,玉感强烈。钩体微拱,呈细长的条形,首尾均雕作龙头,钩身正面两侧均为阴刻连云纹。

  从后世文献资料和服饰起源时的功用来看,原始服饰是极其简单的缠裹型和垂挂型。这两种类型的作用,说明服饰出于两种需要:一方面用于护身和防寒;另一方面在于变化自己。这两种类型反映在服饰的制造上,先由一块兽皮缠裹身另一方面在于变化自己。这两种类型反映在服饰的制造上,先由一块兽皮缠裹身体,进而出现用骨针将野兽的筋作为缝线缝合兽皮,使其符合于人体,并不断扩大装饰部位;特别是先人们对植物纤维的利用,采用纺轮增强植物纤维的强度,原始纺织工具腰机的出现,使先民的服饰生活增添了新的内容。这一在服饰上对天地崇拜的文化特点,可以说影响了以后的中国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

  围猎图 阿拉善岩画
                                       围猎图 阿拉善岩画

二 原始社会时期的服饰特点

  有关原始社会服饰的实物,至今尚未在考古发掘中发现,但是,从有关考古发掘的图画的情形,再结合殷商时期的情况,可以大致勾勒出其造型特点。

  据殷商时期的甲骨文、金文,“衣”字为交领右衽上衣式样的象形字,相传,古时炎帝神农氏的服饰形象十分具体:身着红色襦袴,臂膊上戴有臂褠,胫(小腿)着行腾(绑腿),头上是鸟羽帽,足着皮履,手执农具。再稽以甘肃出土的辛店期距今5000多年的彩陶器皿上发现的上衣下裳相连的图形,可以初步认定:原始服饰文化的典型特点为“交领,右衽、系带”的直线构成的服装形式。关于这种形式,在安阳出土的殷商玉人身上可以得到证明。该玉人是我国目前出土最早的、最完整的服饰造型,此种造型结构简单,易于裁剪缝制,以系带固定服装。上衣的门襟向右偏斜,左、右衣襟穿着时相交,故称“交领右衽”。这里的衽即门襟。历史上曾记载原始时期著名的部落首领黄帝与蚩尤大战,黄帝战胜了蚩尤,蚩尤则“窜三苗于三危”,使“交领、右衽、系带”这种服饰文化从中原地区流传到西南等少数民族地区,至今西南少数民族服饰的基本特征仍然保持着炎黄时代服饰文化的风格。

人面像 召烧沟岩画
                   人面像 召烧沟岩画

抱鱼坐偶
                                       抱鱼坐偶

石家河文化

高9.7厘米

  陶偶呈坐式,细腰身,宽裾,两手于胸前抱一条大鱼,一手前抱鱼头,一手后托鱼尾。

  原始社会时期“交领、右衽、系带”的服饰造型,其下装为“裳”。在古代,裳即“常”字。按《说文解字》的解释,“常”为“下帬也”。而“帬”又是“裙”之意,意为保护下体的衣服。刘熙《释名》中说:“裳,障也,所以自障蔽也。”《易·乾凿度》郑玄注:“古者田渔而食,而衣其皮,先知蔽前,后知蔽后,后王易之以布帛,而独存其蔽前者。”这蔽前蔽后的布幅若连成一体,则成为围裙的形式,即下裳的起源。这正如《仪礼·丧服》所说:“裳,内削幅,幅三。”郑玄解释说:“凡三裳,前三幅,后四幅也。”即根据腰围臀部的宽度,前后各用三幅宽的面料一幅折叠在里面,从而做到活动时不露肌肤。古代布帛幅宽3尺2寸(古尺),合7幅而成,按今尺说也有三四米了。总之,上衣下裳形式是原始服饰文化中最典型的服饰特点,时至今日,海内外的炎黄子孙仍以“衣裳”作为服装用品的总称。

狩猎图 黑山岩画
                                      狩猎图 黑山岩画

三 原始社会时期的服饰色彩

  新石器时代,“彩陶”的出现,给原始服饰文化在色彩上增添了新内涵。《虞书·益稷》中记载:“予观古人之象,日月星辰,以五彩彰施于五色作服。”传说中的炎黄时代的臣民们观察了天地间的万物,将自然界的形态、色彩进行艺术加工并施之于服饰上,反映了先民们对自然美的认可和追求。

仙字潭摩崖石刻
                      仙字潭摩崖石刻

  我们知道,在冕服制度中,是以12种文饰为鲜明标记。这12种章纹,均带有十分明确的含意。

  “日、月、星辰”是属于闪光有亮度的物质,表示“照临”,取其“普照天下”的含意。

  “山”表示山巅,由于形体高大,似乎可以左右气候,取其“能兴云雨”的含意。

  “龙”由于体魄巨大无比,有稳重之感,表示不会变,取其“变化无方”的含意。

  “华虫”是一种雉鸟,又名野鸡。雄者毛美,尾长。雌者黄褐色,尾短,善行走而不能久飞,因此表现文气,取其“文采昭著”的含意。

  “宗彝”,是古代宗祠庙宇的盛酒器皿,是一种祭祀用的器具,在两樽祭器内各绘一种兽,即一虎一蜼(长尾猴)。取虎之勇猛,取蜼的忠孝,以表示有勇有谋有孝的含意。

兽面形玉饰
                                  兽面形玉饰

  红山文化

  高10.2厘米

  淡青色玉。器形像一只兽头骨,简洁概括出动物的头部特征。双目下方的四个小孔不仅起到了装饰作用,也可用以穿线缝合在衣物或其他物体上。几条槽线洗练而清晰,使兽面更加生动而富有威严的表情。

  “水藻”是指深水中的水草,象征洁净之意。

  “火”表示光明,取其火焰向上的含意。

  “粉米”是洁白的米粒,取得滋养,有济养的功德。

  “黼”与斧同音,用黑、白二色绘成斧形图案,表示可以砍断,象征权威。

  “黻”古文中写为形,即两弓相背,以青、黑二色处理图案,表示可以辨别是非,取其能见善背恶的含意。

  上述的解释,取自于上古文献汇编—《尚书》之中。

  随着冕服制度的出现,原始服饰对色彩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当时颜料使用的是直观的有色物质,大多是就地取材的自然颜料。初始也许就是泥土、烟灰、树胶、油脂、动物的血或赤铁矿粉末一类。其中赤铁矿粉涂成的红色最为普遍,这在原始文化遗址的发掘中一再出现。20世纪20年代在北京周口店的50万~70万年前的北京人洞穴里有红色的颜料,经过鉴定,确认为赤铁矿粉。有的小石块画有红色的线条,其颜料就是取自当地的这种赤铁矿粉末。这种上色是用简单的涂染方法将矿石粉碎研末后用水调和涂在衣服上后形成的条纹和图案。

  这里必须指出的是:原始社会就已出现的服饰染色,还处于萌芽状态,不仅颜色的种类少,而且染色尚不普遍。到了夏、商、周时期,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提高,染色工艺的进步,服饰的色彩才达到比较高的阶段,并且出现了专门的机构和专司其事的人员。

  透雕凤形玉珮
               透雕凤形玉珮

  龙山文化

  长12.6厘米,宽6.2厘米

  乳白色高岭玉,镂孔透雕。凤透饰羽冠,长喙曲颈,喙下刻有一小兽。凤展翅欲翔,鸟尾卷起。整器刻线有力,形神兼顾,细部装饰更增华丽美妙之感。

四 原始社会时期的服饰材料

玉人
    玉人

  凌家滩文化

  高8.6厘米,宽2.4厘米

  原始社会时期,我国大江南北有众多植被,当我们的先人最初将植物的茎蔓缠绕在躯体上,形成最早的腰衣时,便是先民们利用原始的植物作为服装材料的开始。随后的兽皮、树叶在躯体上的垂挂直至植物纤维的利用,通过原始的纺织工具纺织成的最原始的“衣料”。前引《淮南子·汜论训》中记载:“伯余之初作衣也,緂麻索缕,手经指挂,其成犹网罗。”麻,是一种草本植物,在古代专指大麻。大麻,又名火麻,花雌雄异株,雄花粉谓之勃,雄麻谓之枲,亦称牡麻。雌株谓之苴麻,又称荸麻、子麻、麻母。其茎之韧皮沤之可纺织成布。雄麻质佳,雌麻粗硬而不洁白,所织布多用于丧服。郑州市大河村曾出土有距今6000多年的仰韶文化中晚期的大麻种子,浙江省余姚河姆渡曾出土6900年前的苘麻绳子,西安市半坡仰韶文化遗址出土7000年前的陶器中,有100余件带有麻布或编织物的印痕,已经有平纹、斜纹、一纹一纱罗式绞扭织法与绕环混合编织法等,甘肃省大何庄和秦魏家新石器时期墓葬发现的麻布纹痕迹,每平方厘米有经纬线各11根,秦魏家墓葬的少数人骨架上附有布纹和红色颜料的痕迹,说明葬前是穿着红布衣服的。另外,从传说中轩辕皇帝的元妃嫘祖在登封嵩山向仙女学习植桑、养蚕、缫丝和制衣的技术,并将这一新技术传给中原妇女的情况,以及考古发掘的大量事实,可以看出蚕丝的利用在原始社会也是十分广泛的。蚕丝在我国服饰乃至社会经济生活中的作用十分巨大。

  当然,从我国原始文化遗址出土的文物来看,由于石、陶纺轮的形制有大小轻重之分,纺轮大而重者可能用于纺麻,纺轮小而轻者可能用来纺丝。在陶器底部出现的布印痕迹、线痕粗细不同,粗的应是麻织物,细的应是丝织物,这也充分说明原始服饰材料多为麻织物和丝织物,也有裘皮材料,这些服饰文化中的服饰材料不仅是上层社会主要的服装材料,而且也是嫁婴“纳征”的主要礼品。《古史考》记载:“伏羲氏,制嫁婴以俪皮束帛为礼。”汉代的《仪礼·士冠礼》中也注曰:“主人酬宾,束帛俪皮。”俪皮,即高档的裘皮,直至今日丝绸裘皮仍是馈赠亲友的高雅礼品。

  “垂衣裳而天下治。”原始先民们穿着有一定限度的宽大长服,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重要标志。翻开中国服饰历史的画册,一幅幅绚丽的原始服饰画面无不闪烁着文化的光彩,作为中国服饰文化先端的炎黄服饰文化,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在不断汲取兄弟民族服饰文化精华的基础上形成了最具权威的、最具东方民族服饰文化特点的炎黄服饰文化圈。

玉饰
                             玉饰

良渚文化

  玉饰由半身人像、兽面、鸟面以及珠、管、环、坠等17件组合而成,出土时置于壮年男性头骨之下,饰件背面多斜钻像鼻孔,原系缝缀在丝帛织物之上。

上一篇:《中国服饰鉴赏》之服饰探源
下一篇:《中国服饰史》原始社会服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