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服饰起源 > 《中国服饰鉴赏》之服饰探源
一 服饰的起源

1.八种起源之说


  由于服饰的起源是服饰史研究中无法回避而且必须首先回答的问题,所以,中外学者对此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提出了许多不同的观点。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种。

(1)“身体保护”说

  认为服饰是出于人们保持体温、保护肌体不受外部东西的损伤和防晒的需要而产生的,这是目前在国内影响最大的一种观点。

(2)“遮羞”说

  认为人类出现以后,由于其区别于其他动物,产生羞耻感,出于对自身身体隐秘部分避免外露的需要而产生服装。

花山岩画
                                                                                  花山岩画

(3)“图腾”说

  因原始社会的人认为某种动物或自然物与本氏族有血缘关系,故将其作为氏族的标志,而为了显示这种标志,遂将其表现于身体之上,从而产生服装。

(4)“装饰”说

  即出于装饰身体的需要而产生服装。

(5)“纽衣”说

  即把披挂于身体的饰物联结起来,以防止脱落,从而产生服装。

(6)“特殊”说

  想向别人显示自己的优越性、身份和地位,从而产生服装。

(7)“共性”说

  即想与他人共有,从而产生服装。

(8)“伦理”说
 
  为区分氏族氏系而产生服装,使其成为氏族的标志。

原始服饰
                        
                                                               原始服饰

原始服饰、佩饰展示图

  原始服装的出现,揭开了服装史上的序幕。服装有三大作用:一、御寒;二、遮羞;三、装饰。但人们着衣的最初目的,主要是为了御寒。

  上述8种观点,粗看起来都不无道理,因为“身体保护”说,“装饰”说,“纽衣”说,“特殊”说,“共性”说,从今天服饰的实用性来看,都还具有一定的道理;而余下的“图腾”说和“伦理”说,在人类产生的初年,由于认识水平的低下,从有关远古历史的文献材料和考古发掘情况来看,这种情况是十分盛行的,服饰确实有助于满足人们当时的精神需要。

玉神人
    玉神人

红山文化

高6厘米

淡黄色玉,带红色微沁。头部如玉猪龙般有开叉形冠状凸起物,鼻梁上有皱纹。

2.起源解码

  那么,如何理解服饰的起源呢?

  服饰的起源经历的过程,便是人类出现的过程。从考古学、人类学来看,从猿到人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服饰的起源除了最初的御寒原因,在从猿到人的转变、进化过程中,由于人自身同自然界不断做斗争,渐渐地发现了服饰的其他功能,比如劳作时护体。到后来,随着人们认识水平的提高、思维的发展,服饰的形式也就日益接近实用、美观和审美了。

  正因为服饰的产生经历了一个过程,而且由最初的单一功能发展到后来的多重功能,从而为人们研究服饰的起源提供了众多的思索余地。下面我们便对几种主要流行的观点进行简单的剖析。

  首先,关于服饰源于“遮羞”说。从人类的起源来说,由于人是从猿演变过来的,所以原始人的生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与动物相同或相似的。伦理道德出来的,所以原始人的生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与动物相同或相似的。伦理道德出现之后,除了观念确立之外,人们还在行为方面进行了约束和限制。因此,遮体的需要就在服饰的发展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防寒的需要具有时间性,一旦寒冷季节过去,服饰也就脱下来了,而遮体的需要使服饰成为生活中的必要物资。

玉琮
                                                                       玉琮

良渚文化

玉兽玦

                          玉兽玦   高4.4厘米


红山文化

狩猎 阴山岩画
                    狩猎 阴山岩画  高15厘米,最宽10厘米,断面最厚4厘米

  发现于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前旗、马拉特后旗等地。

  其次,关于服饰起源的“图腾”说。据人类学家和民族学家研究,原始社会的每个氏族部落都有自己的图腾。这些图腾多是一些动植物或者氏族认为是自己特有的东西。氏族部落成员一方面认为本氏族在发展中与这种动物、植物有着密不可分的依存关系,甚至认为自己的部落就是由所崇拜的图腾逐渐演变而来的,另一方面,氏族把成员所认定的图腾作为本氏族区别于其他氏族的标志,将其佩戴在身上,以便在氏族之间发生冲突和其他活动中将本氏族成员与其他氏族成员区别开来。

  服饰的最初功能,是其可以包容图腾的某些特征,所以,它除了直接作为图腾的形式之外,对于一些氏族来说还可以将其图腾附于服饰之上,从而使服饰的改进有了某种可能,即服饰款式、图案的演变。

玉神人
                   玉神人

红山文化

  长27.2厘米,最宽11.7厘米

  青色绿玉,不规则长方体。整器由一武人和一兽复合而成。武人站立,头上有带状纹饰,脚踏兽头;兽的双足紧贴头部,作俯卧状。

二 服饰的演变过程

  在遥远的古代,人类穴居野处,过着原始生活。那时,人们只知道用树叶草葛遮挡烈日,防御虫蛇的啃咬、风雨的侵袭,保护身体。或者是为了猎获野兽,把自己伪装成猎物的模样,如头顶兽角、兽头,身披动物皮毛,臀后拖着长长的兽尾,以便靠近目标,提高狩猎效果。后来,才逐渐懂得用猎获的赤鹿、斑鹿、野牛、羚羊、狐狸、獾、兔等野兽的皮毛把身体包裹起来御寒保暖,即古人所谓的“衣毛而冒(覆盖)皮”(《后汉书·舆服志》)。当然,人类这些最初用以遮体的兽皮、树叶或用作伪装的兽角、兽头、兽尾,还只能说是服饰的雏形。到了人类学会磨制骨针、骨锥及缝制衣服的时候,人类的服饰才脱离萌芽状态。这从旧石器时代的周口店山顶洞人、山西朔县峙峪人和河北阳原虎头梁人等遗址发掘出的各种由兽骨制成的骨针、骨锥,可以得到有力的证明。这些骨针和骨锥,虽然远不如今日的钢针、钢锥那般锋利,但以骨针针孔之细小、针体之短小圆滑及骨锥之尖锐,就当时的打磨水平而论,已经是相当精巧的了。


                             革带、皮蔽膝、铜刀、铜锥和骨针(出土现场)

夏家店上层文化

内蒙古敖汉旗周家地墓地出土。
                                        内蒙古敖汉旗周家地墓地出土。

上林苑斗兽图 西汉

  上林苑是中国秦汉时期的皇家园林,始建于秦朝,汉武帝建元三年加以扩建。

  上林苑地跨长安、咸阳、周至、户县、蓝田五县,纵横300里。

  在山顶洞人的遗址及许多古墓葬中,还发掘出不少用天然美石、兽齿、鱼骨、河蚌和蚶壳等经打制、研磨和钻孔串联而成的头饰、颈饰和腕饰等装饰品。它们大小不一,有圆有扁,尽管今天看来很粗糙,但足以说明原始人类已懂得佩戴饰物以表示对渔猎胜利的纪念并美化自己。

  约在五六千年前,中国原始社会的母系氏族社会步入繁荣阶段,原始的农业和手工业开始形成。人们逐渐学会将采集到的野麻纤维提取出来,用石轮或陶轮搓捻成麻线,然后再织成麻布,做成更进一步适应人体要求的衣服。这是人类服饰发展史上一个崭新的开端,也是人类社会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

  中国发明饲养家蚕和纺织丝绸是相当早的。历史上就流传着“伏羲氏化蚕桑为穗帛”(《皇图要览》)、黄帝元配妻子嫘祖西陵氏“始教民育蚕,治丝茧以供衣服”(罗泌《路史》)等传说。考古发掘表明,在新石器时代,人们已将蚕蛾驯化家养,并能织出较为精细的丝织物。到了殷商时期,养蚕已很普遍,人们已熟练地掌握了丝织技术。随着织机的改进、提花装置的发明,已能织出除平纹织法外的畦纹和文绮织法的丝绸,加上刺绣与染彩技术的逐渐成熟,服饰也日益考究。史载,商纣王一次就赏赐给300名宫女大量丝织品,足以说明当时养蚕、取丝的盛行,丝绸业已具相当规模。

  衣服的样式是从简单到繁复发展的。最初的衣服极其简单,在寒冷的北方,人们往往不分男女老少都披一件完整的兽皮。后来把兽皮中央穿个洞,或在兽皮的一端切个凹口,就形成了名为“贯头衣”或“斗篷”的最早的衣服。在气候温暖的地带,人们最初只是用一块方布把下身围起来,这就是最早裙子的雏形,它很像今天我国西南少数民族所穿的筒裙。

  衣服分上下,又是较晚些的事。一般来说,背心、套袖、套裤出现较早。当人们将背心、套袖、套裤和遮羞布连缀起来时,也就出现了上衣和下衣。

沧源岩画
                                     沧源岩画

  沧源岩画具有三千多年的历史,采用剪影式轮廓画法描绘人物,绘制技法简单、粗率,造型稚拙、古朴,已被列为云南省重点保护文物。

  帽子和鞋是伴随衣服而产生的。人们最初把一片树叶或树皮顶在头上以避免烈日的炙烤、雨水的淋漓,这就是最古老帽子的雏形。后来才逐渐发展为用兽皮或布帛裹头。人们用树皮或兽皮裹脚以防备荆棘碎石,抵御冰雪严寒,这就是鞋的雏形。后来才由裹脚之物逐渐发展为鞋。

  进入阶级社会以后,我国的服饰与社会的经济基础、政治制度、思想意识、风尚习俗、审美观念等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它的发展与演变,总要受到各种社会条件的影响和制约。例如,由于人们在财富的占有上开始变得不平衡,财富的意识、观念甚至崇拜逐渐形成,使得人们的服饰观念也有了改变,在服饰的美中又注入了富贵与贫贱的色彩。

  中国的冠服制度大约在夏商时期初步确立,至周代已趋于完善。在此之前,古代男子一般都是长发披肩,或稍加系束,或梳成辫发,头戴冠巾。只有犯人才剃去头发。古代妇女的发式,与男子大体相同。夏商周时期,冠服制度已成为体现统治阶级意志、分别等级尊卑的东西,标志着权力、等级的冕服和官服以及各种饰品逐渐成为服饰发展的主流。到了东周(春秋战国)时期(前722—前221),冠服制度则进一步纳入“礼治”范围,成为礼仪的表现形式,充分反映着封建的等级制度。按照《周礼》规定,举行祭祀大典或朝会时,帝王和百官必须身着冕服或弁服,它的具体形制因穿戴者身份的尊卑贵贱不同而各有差异。这个时期服装的主要形式是上衣下裳制。上衣大多为小袖,长到膝盖,下裳为前后分制,两侧各有一条缝隙,腰间用绦带系束。

  玉鱼饰
                                                                 玉鱼饰

商代

马王堆汉墓帛画

长6.5厘米,宽3.6厘米,厚0.4厘米

马王堆汉墓帛画

  西汉

通高205厘米

  这幅帛画是一件极其著名的艺术品。画中的贵族妇女及其周围所表现的是死者生前的生活情景。画中的人物以侧面形象为主,设色用平涂技法,沿袭了楚国绘画的传统手法。

  战国时期,服饰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就是“深衣”和“胡服”的出现。深衣是将原有的上衣和下裳缝合在一起的衣服(有些像后世的连衣裙),因“被于体也深邃”(意思是遮蔽身体的面积大。见《礼记·深衣》)而得名。胡服是我国北方少数民族的服装,它一般由短衣、长裤和靴组成,衣身紧窄,便于游牧与狩猎。赵武灵王为强化本朝军队,在中原地区首先采用胡服作为戎装。由此,穿胡服一时相沿成风,形成了中国古代服饰史上第一次大变革。

  秦统一六国后,建立了各项制度,其中包括衣冠制度。西汉初年,大体上沿袭了秦制。至东汉明帝时,始参照三代与秦的服制,确立了以冠帽为区分等级的主要标志的汉代冠服制度。服饰在整体上呈现凝重、典雅的风格。秦汉时期的男子,主要穿着的是一种宽衣大袖的袍服。它基本上可以分为曲裾与直裾两类。曲裾就是战国时的深衣;直裾又称“襜褕”,除祭祀、朝会外,其他场合均可穿着。汉代服饰的另一特点是实行佩绶制度。

  汉代妇女一般都将头发向后梳掠,绾成一个髻。髻式名目繁多,举不胜举。此外贵族妇女头上还插步摇、花钗作为装饰。奴婢则多用巾子裹头。汉代妇女的礼服是深衣,与战国时的不同。还有穿襦裙和裤(大多仅有两只裤管,类似今天的套裤)的。汉代的鞋也有严格的等级规定。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服饰,受到社会政治、经济、思想等方面的显著影响,由魏晋的仍循秦汉旧制,发展到南北朝时期各民族服饰的相互影响、相互吸收、渐趋融合,从而形成了中国古代服饰史上的第二次大变革。这一时期的服饰主要以自然洒脱、清秀空疏为特点。当时,一些少数民族的统治者受到汉文化的影响,醉心于褒衣博带式的汉族服饰,开始穿着汉族服装;同时,在北方少数民族迁居中原、民族杂处的情况下,广大汉族人民也逐渐穿起少数民族的服装。从此,原有的深衣形制在民间逐渐消失,胡服开始盛行。用巾帛包头,是这个时期的主要首服。较为流行的是一种在小冠上加笼巾的“笼冠”。这个时期汉族男子的服装主要是袖口宽大、不受衣祛(袖口)约束的衫。少数民族男子的服装主要是紧窄的裤褶和裆。汉族妇女的发饰也颇具特点,主要是假髻的风行。汉族妇女的服装初承秦汉旧制,后有所变化,衣衫多为对襟,下着长裙,腰束帛带。少数民族妇女除穿衫裙外,还穿裆和裤褶,与男子几乎没有区别。

北齐《校书图》中的服饰(局部)
                                      北齐《校书图》中的服饰(局部)

北齐

杨子华 绘

  唐代服饰承上启下,“法服”与“常服”并行。法服是传统的礼服,包括冠、冕、衣、裳等;常服又称“公服”,是一般性的正式场合所穿的衣服,包括圆领袍衫、幞头、革带、长筒靴。“品色衣”至唐代已形成制度。平民则多穿白衣。唐代妇女的髻式繁复,还有在髻鬓上插金钗、犀角梳篦的。贵族妇女的面部化妆成“额黄”“花钿”“妆靥”等。唐代女服主要为裙、衫、帔。由于唐代处于我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在文化交流中采取广采博收的政策,对西域、吐蕃的服饰兼收并蓄,因而“浑脱帽”“时世妆”得以流行。贵族女服呈现以展示女性形体和气质美的薄、露、透为特点的中国封建社会绝无仅有的现象,这可以说是中国古代服饰史上的第三次大变革。与前两次服饰大变革(南北向交流)有所不同,这次的特点是东西向的服饰大交流。

  弈棋图
                                           弈棋图

唐代

  绢本,设彩。画面中部为棋盘,残存的弈者是束高髻的贵妇人,阔眉、额间描花钿,身着绯衣缘裙、披帛,反映了唐代贵族的生活。

  宋代服饰大体上沿袭了隋唐旧制。但由于宋王朝常年处于内忧外患之中,加上程朱理学的思想禁锢等因素的影响,这一时期的服饰崇尚简朴、严谨、含蓄。唐代的软脚幞头这时已演变为内衬木骨、外罩漆纱的“幞头帽子”。皇帝与达官显宦戴展脚幞头,公差、仆役等戴无脚幞头,儒生戴头巾。宋代男子服装仍以圆领袍衫为主。官员除祭祀朝会外都穿袍衫,并以不同的颜色区分等级。宋代妇女的发式以晚唐盛行的高髻为贵,簪插花朵已成风习。宋代的女裙较唐代窄,而且有细褶,“多如眉皱”;衫多为对襟,覆在裙外。

  辽金元三代均为少数民族执掌的政权,服饰既各具本民族特色,又表现出与其他民族相融合的特点。辽代,契丹服与汉服并行。契丹族男子“髡发”,穿皮袍皮裈。女子面部常饰“佛妆”(以金色涂面),着直领左衽团衫、拖地长裙。金代大体保持女真族服式,适应游牧生活的需要,盛行保护色服装。男子通常梳辫发,头裹皂罗巾,身穿盘领窄袖衣,脚着乌皮靴。女子辫发向上盘髻,服装以襜裙为主。法定服饰初承辽制,后吸纳宋朝服饰的特点,形成女真、契丹、汉族三合一的特色。元灭南宋后,种族等级森严,在服饰上多有禁制。帝王、大臣朝会时,一律穿同一颜色、连体紧窄的“质孙衣”,以质地精粗不同来区分等级。

  冬服、夏服也各有定制。贵族满身红紫细软,以宝石装饰为荣。妇女一般戴皮帽,穿左衽窄袖织锦女袍,着靴。其最具特色的女帽是“姑姑冠”。它上宽下窄,像个倒翻的花瓶。蒙古族男子皆剃“婆焦”,戴皮帽,着右衽翻领皮袄,穿靴。辽金元的戎服以便于骑射为特色。

  镏金凤凰纹银冠
                                    镏金凤凰纹银冠

辽代

通高25.5厘米

  明立朝不久,就下令禁穿胡服,恢复了唐代的衣冠制度,所以明代又重新出现了法服与常服并行的状况。明代的法服与唐制大体相同,只是将进贤冠改成了梁冠,并增加了忠静冠、保和冠等冠式。明代官员戴乌纱帽,穿圆领袍。袍服除有品色规定外,还在胸背缀有补子,并以补子上所绣图案的不同来表示官阶的差异。出于强化中央集权的需要,等级限制之严格成为明代服饰的一大特点。读书人多穿直裰或曳撒,戴巾;平民则穿短衣,戴小帽或网巾。明代妇女的髻式也很多,而且常在额上系兜子,名“遮眉勒”;所着衣裙与宋元近似,但内衣有小圆领,颈部加钮扣;衣身较长,缀有金玉坠子,外加云肩、比甲(大背心)等。

官吏朝服与公服
           官吏朝服与公服

明代

  戴展角幞头、穿织金蟒袍、系白玉腰带的官吏。(明代《王鏊写真像》)

  清兵入关后,为巩固其在中原的统治,强制施行“剃发令”,并相继制定了官民服饰制度、服色制度等。结果导致传统冠服制度的最终消决,形成满族服饰的一统地位,从而出现了中国古代服饰史上的第四次大变革。清代男子一律剃去额发,后拖长辫。服装有袍、袄、衫等形制。官员穿开衩箭袖长袍,外着朝褂。胸背各缀有一块补子,上面绣有各种纹饰,用以区分官员品级。此外,还用帽顶饰物质地的优劣来表示官员品阶的不同。清代妇女的服饰则满汉两制并存。满族妇女梳辫或髻,或“两把头”大拉翅”,着旗装,即穿旗袍,外加坎肩,穿高底鞋。汉族妇女仍上着衫、袄,下着裙、裤。这一形制流行了200多年,至武昌起义的枪声划破长空,辛亥革命发生,男性才纷纷抛弃长袍马褂、剪掉长辫而着起中山装或西装,妇女蜂起剪去长发,穿起西洋化的旗袍、长不过膝的裙装,从而掀起了中国服饰史上又一次更大的变革。服饰的发展重新回到了一个自由的状态。

长衣(衫、袍)
                                       长衣(衫、袍)

  此款属传统的江南民间服饰,立领圆襟,襟边袖口镶嵌。蓝色原本是朴素的,但本款服色在蓝色的质地上织出了同色系的花样图案,泛着莹光,不经意间透露出了些许富贵气。那种富贵是有涵养的,一如江南女人性格般的含蓄。

三 服饰与中国文化

1.赤铁矿粉的启示

  1930年,中国学者在北京周口店龙骨山顶部的“山顶洞”,发现了一处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的洞穴遗址,这是继1927年中外学者在该地发掘之后的又一重大发现。1933-1934年进行正式发掘时,发现这里不仅有代表八个不同个体的人骨化石,还有石器、骨角器和穿孔饰物,考证遗物所在年代最迟为一万八千年以前。

宁夏贺兰山岩画
                                              宁夏贺兰山岩画

  贺兰山古代岩画记录了远古人类在10000年前至3000年前放牧、狩猎、祭祀、争战、娱舞等生活场景,以及羊、牛、马、驼、虎、豹等多种动物的图案和抽象符号,揭示了原始氏族部落自然崇拜、生殖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的文化内涵,是研究中国人类文化史、宗教史、原始艺术史的文化宝库。

玉凤
                                   玉凤

商代

新疆阿勒泰岩画
                         长13.6厘米,厚0.7厘米

新疆阿勒泰岩画

  在山顶洞发现的穿孔饰品中,有鱼、兽的牙、骨,还有以石材做成的石珠和石坠等。文物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美术考古半世纪》中,已经确认各种穿孔兽牙共125枚,其中有1枚虎的门齿,其余的是獾、狐、鹿、野狸和小食肉动物的犬齿,都在牙根部两面对钻成孔。此外还有钻孔的海蚶壳、鲩鱼眼上骨等。石珠中有7颗白色石灰岩石珠,虽然形状不是很规则,但大小基本相同,其中最大的一颗直径为65厘米。另外有用天然的椭圆形黄绿色岩浆岩小砾石制成的石坠。这种石饰件有的从一面钻成孔眼,有的是从两面对钻而成。

  引起人们注意的是,这些饰件上有红色的痕迹,很明显是以赤铁矿粉染过的。因为红色集中在孔眼部位,所以今人推断史前人类是以赤铁矿粉染过的带子将那些饰件穿在一起。山顶洞人那排列成半圆形的饰件,也就成了项链最初的雏形。

商代 玉饰
                                  商代 玉饰

  欧洲考古学家也曾发现过类似的饰品,并将它们称为“护符”。很显然,山顶洞人将牙、骨、石钻出孔洞,是为了穿戴,悬挂在身上,这是有实际意义的。

  而是否要染涂穿系的带子,则完全是出于一种精神上的需求了。山顶洞人的以赤铁矿粉染红色的做法,显然是有意识的。在工艺条件十分低下、人类的生活还基本上茹毛饮血时,纯粹以红色装饰以求达到审美目的的说法是难以成立的。我们看到在山顶洞人埋葬的尸骨上也撒放着赤铁矿粉粒,这可能是特意为之的,尽管我们不能肯定这种意识代表着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人类的发明创造在不断进步。

  人面纹黄玉饰
              人面纹黄玉饰

商代

  这件人面纹玉饰为黄玉质。艺人运用写实手法,突出人物形象的粗犷和悍勇,工艺上采用这一时期开创的减地法,强调了人面的立体感。头部带有浸蚀和土沁,给人很强的沧桑感。商代常见的“齿牙”状纹饰,在这件黄玉人面饰件上也有体现,成“几”字形,雕琢在人面两侧的耳廓之上,象征性地表示蓬松的重发。琢工虽粗,但“折铁线”似的硬折方角已不多见,足见技艺在不断地进步。人面带有耳饰,如环、镂雕,可见商人对首饰的制造和使用已相当讲究。商代玉雕人面饰件今日已不多见。

  抛开普通社会学、历史学的角度,如果从服饰文化学的研究视角去观察,就会发现那些被现代人称为“活化石”的落后民族,恰恰为服饰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历史活资料。

葫芦万代挂坠
                              葫芦万代挂坠

清代

  高7.5厘米,宽5.5厘米

  材质洁白滋润,以镂空手法雕刻成葫芦万代挂坠,工艺甚精,寓意子孙福禄万代。

  我们从中不难看出,山顶洞人项饰上的赤铁矿粉踪迹,或者是用赤铁矿粉染过的红带子,尽管出现在史前,却是中国文化萌生出来的,是与后来中国人的文化意识一脉相承的。赤铁矿粉用于项饰并非偶然,后人种种用于服饰乃至非服饰的红色也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短衫
                             短衫

清代

  大红色圆领短衫是明清时期的常服。有衽大襟,五分袖,袖口渐收。前后衣片断裁,直襟珠纽。领口、斜襟和袖口有黑色阔边镶嵌,并饰有绿色刺绣花边。色彩搭配鲜明,富有一种张力。

侍女图
       侍女图 河南新密打虎亭东汉墓

2.图腾与祖灵崇拜

  全世界人类原始文化中都有一个重要的主题,即图腾崇拜。图腾崇拜是普遍存在的一种原始宗教信仰。“图腾”是印第安语,意为“他的亲族”。原始人推测并坚信自己部族的产生根源于一种自然物,大多为动物,如熊、狼、鹰、飞鸟等;也可以是植物,如枫木、葫芦等;还可以是太阳或月亮。

白玉葫芦坠
     白玉葫芦坠

清中期

伏羲女娲图
                    高5厘米

伏羲女娲图

唐代

  舞蹈纹彩陶盆

                             纵209厘米,上横105厘米,下横83厘米

舞蹈纹彩陶盆

马家窑文化

人面鱼纹彩陶盆
                                 高14厘米
人面鱼纹彩陶盆

  仰韶文化 陕西西安半坡遗址出土

  高16.5厘米,口径39.5厘米

  翻开民族起源的神话,几乎无一例外地会看到图腾崇拜的影子。图腾崇拜以及与此有关联的祖灵崇拜,是典型的原始文化现象。自从它们反映在远古服饰上以后,就强固地伴随着服饰文化发展,有很多一直保留到现代,没有因时代的演进而消失,以至成为现代文明中的一曲古老的民歌。

  青海省大通县上孙家寨曾在1973年出土了一件新石器时代的舞蹈纹彩陶盆。彩陶盆内壁绘着五人一组的三组人形,手拉着手舞于池边柳下。这些人的形象是以剪影的形式出现的,因而看不出五官,却能清楚地看到头上垂下的发辫和腰间垂下的尾饰。尾饰在原始服饰中很普遍,是图腾崇拜中动物崇拜的典型表现,当然也会出现在单纯的狩猎模拟舞中。中国的傈僳族服饰至今还保留着图腾崇拜中尾饰的痕迹,那是一种三角形的饰物,以色布和彩线拼缝并垂下一些流苏或小型布饰,穿好衣服后将它扎系在衣外腰间,这种相当于尾饰衍化物的饰件就垂在身后臀部的略下方。傈僳族现分布在云南省西北部的傈僳族自治州以及丽江、保山、迪庆、德宏、大理、楚雄等地,历史上就是由虎氏族、熊氏族、蛇氏族等组合而成的。很显然,这些动物形象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有一条尾巴。

  《礼记·王制》中曾以中原人的口吻记述了中国边远民族的服饰特点:“东方曰‘夷’,被发文身;南方曰‘蛮’,雕题交趾;西方曰‘戎’,被发衣皮;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雕题,是以刀针在额头刻画,属文面。很多民族都有文面的习俗,有的延续时间很长。如今日的怒族,主要生活在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及兰坪与维西县,至16世纪仍处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阶段,20世纪中叶还保留着结绳记事的方式,因而至20世纪下半叶,从老年人的面部可以明显地看到原始文面的存留现象。怒族注重图腾崇拜,各个氏族的后代以文面文身的方式对自身进行再塑造,以标识自己属于哪一个氏族。

  男墓主与男侍仆图 东汉
             男墓主与男侍仆图 东汉

  此图描绘了墓主人生前宴饮的生活场景。图中墓主高冕宽袍,坐于华帐之中,神情矜持。面前桌几之上,杯盏碗碟,均盛满食物。旁立两位侍从,恭卑而立,一手持扇羽,正为主人扇风纳凉。

  原始崇拜,包括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和祖灵崇拜。在图腾崇拜和祖灵崇拜中,动物形象最多,如生活在云南和四川等地的纳西族,就有着悠久的文化。根据纳西族东巴经“盘球沙美女神”的故事和丰富的民间传说,可以得知纳西族崇尚青蛙,东巴经典里称它为“黄金大蛙”,民间称它为“智慧蛙”。最具纳西族服饰文化特色的皮披肩,其式样即是模拟蛙身形状剪裁而成的,缀在披肩上的圆形图案即表示青蛙的眼睛。这种披肩就是典型的以青蛙为图腾的民族服饰。居住在台湾地区的高山族,将蛇认作图腾,以蛇为神灵的化身,并认为祖宗的灵魂就附在蛇身上,因此无论男女,都在服饰上绣或刻上蛇纹,尤以“百步蛇”最具特色。贵州的苗族崇尚牛,认为牛是天外神物,为造福人类才降至人间助民耕田耙地,因此苗族对牛神崇敬笃诚,每年给牛过生日,举行祭祀牛神的仪式。苗族服饰中既有木质牛角形头饰,也有银质牛角形头饰。木质的长达50厘米,两端角尖竖起,中间有梳齿,便于缠绕假发、黑线并加以固定,形似黄牛角,流行在贵州贵阳、毕节等地;银质的高、宽可达一米,重1.5~2.5千克,用厚薄不一的白银片打制而成,两角高高耸立,形如水牛角,上有“二龙戏珠”等花纹图案,银角间还插以压花银扇。无论木质还是银质,都是历史悠久的苗族传统服饰,它的形成与苗族社会的发展和原始图腾崇拜、祖灵崇拜有着密切的关系。

宴饮百戏图
                                    宴饮百戏图 河南新密打虎亭东汉墓

卉荷包

                蓝色底盘金花卉荷包(一对)、紫色底贴绣花卉荷包(一对)

19世纪

宽约7.5厘米,长8厘米

  当然,原始崇拜中也有为数不少的植物形象。中国西南边疆居住着古老的德昂族,德昂族女子腰间都围着一圈圈藤箍,这是因为德昂族说他们的祖先是从葫芦里出来的,女人出了葫芦就满天飞,结果天神帮助男人捉住了女人,并用藤箍将她们套住,从此一起生活,永不分离,世代繁衍。后世对此已是越做越讲究,有的前半部用藤篾,后半部是螺旋形的银丝;腰箍宽窄粗细不一,多用油漆涂上红、黑、黄、绿等颜色,精致的腰箍上面还刻着各种花纹或包上银皮。但是,藤箍的基本形式没有变,图腾和祖灵崇拜的痕迹牢牢地记录在了服饰上。

  短装
                                     短装(衫、褂、袄)

  镶有酷似青瓷图案的花边。大红色底,上绣吉祥的花朵和蝴蝶图案,整体风格喜庆热烈,是典型的明清传统婚嫁着装。

3.天(自然)崇拜

  原始崇拜中除了图腾崇拜与祖灵崇拜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项——自然崇拜。自然崇拜可包括天、地、日、月、星、辰、水、火等,这也是与所有人类共存的,但中国人更崇尚天,将对天的崇敬上升到了很高的文化位置。

朱雀图 西汉
                                                      朱雀图 西汉

  此幅朱雀图见于西汉昭帝、宣帝时期的卜千秋墓的壁画。

  中国古人意识中的天,远不是现代科学所理解的天体或宇宙,也不完全是主观臆想的神灵居处。中国人思维中乃至通过语言所表现出来的对“天”这一概念的释义,其博大深邃的程度,可以与真正的宇宙空间相比,甚至比宇宙还要广阔。这些正显示出中国人思维模式中所特有的浑然一体和包容深远。

  黄底绣八龙十二章袍
                             黄底绣八龙十二章袍

清晚期

  对于研究人类早期文化来说,出土实物是最直接、最可靠的依据。在甘肃省辛店出土的彩陶上,有几个散落的人形,衣着为统一的贯口(贯头)衫,但是其中有一人戴着帽子,帽式为剪影呈正三角形的斗笠式。无独有偶,陕西省西安半坡出土的彩陶上,也有人面鱼纹,人首戴着尖顶的帽子。

龟兹王 新疆克孜尔千佛洞
                                    龟兹王 新疆克孜尔千佛洞

  如果从实用的角度去考虑,尖顶帽可保证雨水自然顺流而下。这种造型来自以草叶类植物覆首,似乎顺理成章。当然还有人认为头是圆的,戴在头上的帽子上部内收,自然也就成了尖顶。这些说法没有错,因为某些建筑物攒尖的屋顶与帽顶往往异曲同工,它同样是考虑到减弱风力和不存雨水。

  中国四川大小凉山地区的彝族人,男子在额前留一撮方块形、边长为6~10厘米的头发,编成一两条小辫子,或称“椎髻”,谓之“天菩萨”,也称“指天刺”。除父母长辈外,任何人不许触摸。即使战争中,对俘虏也不许碰触污辱。发髻的外面以青、蓝色布帕包裹,在右前方扎成细长锥形,指向天空。无论从造型上还是从称谓上,都可以看出这意味着古代彝族人对天的崇拜。在这一点上,彝族与汉族的意识并无二致,都认为天是至高无上的,而天在人身上的体现就是最上端的头颅(首)。汉族人将全部头发梳拢到一起,在头顶稍后方扎成一个高高的发髻,用簪子横穿固定,有的再用布包起来,或是戴冠。在汉族人的意识中,觉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虽说这种意识的完整表现是在儒家学说中才出现的,但是仍可认为儒家关于头发尊贵的说法是以早期汉族天崇拜意识为基础的。

国王与王后、大臣 克孜尔第205窟
                             国王与王后、大臣 克孜尔第205窟

  此图是阿阁世王传说故事壁画中的供养人画像。

  此外,还有许多关于首服的禁忌,如很多民族都不许将别人的帽子、头巾随便掷抛,不许坐在臀下,更不许用脚踩。这些都直接显示了人们对于人体最上部服饰的尊重,并间接体现出源于先民的天崇拜意识。人们重视头饰的意识在中国文字中也有体现,如“美”字,当代人箫兵有所谓“美的原来含义是冠戴羊形或羊头装饰的大人”之说,他强调甲骨文和金文中的“美”极像一个“大人”头上戴着羊头或羊角,以显示神秘和权威。

嵌珠宝“寿”字金带饰
                                嵌珠宝“寿”字金带饰

明万历

  嵌宝石莲瓣纹梵字金簪
           长15.4厘米,宽4厘米

明成化

通长12.5厘米,托宽9.6厘米

  金簪采用捶打、錾刻、镶嵌、焊接等工艺技法制成。簪柄扁而尖,簪头为镂空莲花托梵字,莲瓣分为两层,下有卷莲枝相托盛开的莲花,正中为一个梵文,寓意信心坚定,如金刚不可摧破。莲瓣及梵文上镶嵌红蓝宝石和珍珠。

玉人
            玉人

商晚期

高7厘米

  玉人呈黄褐色,圆雕。跪坐,腰左侧插一宽柄器。同墓发掘出玉、石人物雕像和人头像共10余件。通过这些雕像可看出殷人服饰,一种为交领,窄口长袖,衣下缘至踝,腰束宽带,衣上有云纹;另一种为后领较高,长袖窄口,衣下缘至臀部,衣上有云纹。冠有圆箍状、圆箍前加一卷状饰,以及高冠或稍低的冠等多种形式,从中可以了解商代人的衣、冠和商代不同阶层的人物形象。

明黄妆花纱袷龙袍
                               明黄妆花纱袷龙袍

清代

  长113厘米,袖口宽12.5厘米,袖通长135厘米,下摆宽100厘米

  圆领、右衽、直裾式。通织金龙戏珠及骨朵流云,下摆织寿山福海纹和象征吉祥的八宝纹。其织花全部采用“挖花”的制作方法,给人以色彩纷呈、纹饰生动之感。

4.骨针与纺轮的出现

  在北京山顶洞人遗址中,出土了一枚82毫米长的骨针,它直径为3.1~3.3毫米,针身微弯,一头有锋利的尖,一头有针孔。如果我们用今日的工艺标准去要求,它实在显得粗糙,但与旧石器时代晚期十分低下的工艺水平相比,可称得上是一件精致的缝制工具了。它体量虽小,但意义非凡,也就是说,它以一种独立的形式出现,表明了人类从直接采集外衣(衣者依也)的“自在”状态进入到缝制衣服的“自为”状态,迈出了伟大的一步。这在服饰文化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驼队 阿拉善岩画
                              驼队 阿拉善岩画

鄂伦春族图
                              鄂伦春族图

  清代

  全长143.8厘米,宽33.8厘米

  在法国梭鲁特文化遗存和中国山顶洞以及其他同时代遗址周围,曾发现了赤鹿、斑鹿、野牛、羚羊、兔、野猪、狐狸、獾、熊、虎、豹和鸵鸟的残骨,甚至有大象与犀牛的遗骸。根据现存原始生活方式的部落人的制皮工艺来推断,可以看出人们是将野兽杀死以后,先是用石刀将兽皮剥取下来,然后再切割里面的肉,或生吞,或火烤。果腹之后,用河水将兽皮上的血渍冲刷掉,再用木槌去捶打,使之柔软,然后按需要的形状用石刀裁开,最后用骨针穿着兽筋或兽皮条缝缀起来。如今的因纽特人就是以动物的筋腱为线来缝制皮衣的;中国东北部的鄂伦春、鄂温克等民族不仅缝制,还要在皮子上绣花或纁花,这些工作大多由妇女从事。1958年,在渭河下游的陕西省华县一个成年女性的墓葬中,出土了一批新石器时代的石片、骨针和骨锥。骨针已经能做到针身笔直,钻孔规整光滑,骨锥更说明了缝制工具已进一步完善。

  从人类创造活动的普遍进程来看,在直接采用植物为服饰并将兽皮连接成简单的皮披之后,物质文明的发展使远古人类逐渐掌握了以植物纤维来织布、制衣的工艺。《诗经》中即有“丘中有麻”“不绩其麻,市也婆娑”“东门之池,可以沤麻”之句,而且有专门的《葛覃》篇,内有“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另外还有《绿衣》和《葛屦》篇,从不同侧面描述了人们加工和穿着植物纤维服装的情景。人们懂得剥取植物纤维已经是纺织的关键一步,而开始应用纺织工具去加工衣服面料更是人类的又一次伟大的进步。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的大量陶、石质纺轮和纺锤等,说明了物质文明在原始文化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丝绸织品(小孩衣服及玩具衣服)
                   丝绸织品(小孩衣服及玩具衣服)

汉代



  纺锤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上一部分似砣样的叫做片杆,下一部分通称为纺轮。单独的纺轮出土很多,如公元前五千年左右的河北磁山遗址、公元前四千多年的浙江河姆渡遗址,以及陕西西安半坡遗址和陕西临潼姜寨遗址等,都有刻纹的纺轮出现,而且从正侧面看,有扁圆形、鼓形等。在长江中游地区的屈家岭文化遗址中,纺轮的造型更丰富,而且有些还加以彩绘。通览原始社会遗址中的彩陶纺轮,就会发现它与那些同时期的陶质器皿一样,也是在红黄色的陶上用红褐色、黑褐色等矿物质颜料绘画,图案中呈现直线、弧线、圆点,有的呈放射状,有的呈同心圆,还有的形成二等份、三等份或四等份,有些甚至形成不规则却又面积基本相同的两部分,极似后世道家的阴阳鱼图案,其构图方式被美术界称为“一整二破”。

  赭色缎金线绣兰花衬衣
                赭色缎金线绣兰花衬衣

清光绪

  袍料、镶边、花纹均选择沉着素雅的色调,适于老年妇女穿用。

  这种简易的纺织工具是用来纺线的,中间插上竖杆,绕上纤维后旋转起来,就等于是巧妙地利用物体自身的重量和它旋转时的牵伸力,以达到加捻纤维使之成为纱线的目的。比起用手来搓捻葛、麻纤维,无疑提高了纱线的产量和质量。从同时出土的红陶钵底所印出的布纹可以测出,当时纺制的纱线为直径在1毫米以上的粗纱。在公元前5000年的半坡人遗址中,已发现纺轮大小差异明显,最小的只有约10克重,这说明当时人们已经能够纺制很精细的纱线了。随后,带有机械性质的纺织工具出现了。1975年,考古人员在发掘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第四文化层(即新石器时代遗物)时,不但出土了木制和陶制的纺绪,而且有了引纬用的管状骨针、打纬用的木机刀和骨刀以及绕线棒等。其他形状各异的木棍,很可能是原始织机的组件,如木机刀和卷布木轴等。不可小看这些粗笨的木棍,这些组件的出现,证明人们已经在“手经指挂”的基础上又跃进了一步。

织物
                                     织物

  凤穿牡丹纹织金锦(传世实物)。

彩绣龙纹绣片
                       彩绣龙纹绣片

19世纪

高28厘米,宽16.5厘米

  《淮南子·汜论训》中记载:“伯余之初作衣也,麻索缕,手经指挂,其成犹网罗。”考察如今仍处于原始社会方式下的部落人,人类确实有过这样一个纺织工艺的阶段,即是将经线的一头依次一根根结在同一根木棍上,把木棍横放在人前伸的双脚底处。经线的另一头依次结在另一根木棍上,这根棍固定在腰间。坐在地上的人将双腿伸直以使经线绷紧,然后就可以类似编席子一样,将纬线编在经线上并推紧。“手经指挂”虽然很慢又十分辛苦,但它毕竟是人类在服饰文化中探索面料纺织的重要过程。不能忽视的还有从公元前2000年龙山文化遗址中出土的骨梭。梭是穿线织布的工具,有了梭,就会比用手牵纬线去穿经线容易且便捷得多,因此工作效率可以比“手经指挂”提高好多倍。这一阶段的骨梭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扁平式的,一头有孔或两头均有孔;一种是空筒式的,一头有尖,中部有孔。骨锥也开始出现粗针式和扁平带孔等形式。

印金花卉绫长袍
                         印金花卉绫长袍

  长126厘米,通袖长174厘米,袖口宽17.5厘米,下摆宽70厘米

  据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染织史》(吴淑生、田自秉著,1986年9月)所引考古资料,1972年在江苏吴县草鞋山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三块葛布残片上,已明显看出是纬线起花的织物。花纹为山形和菱形斜边,另还有罗边组织。分析结果认为这是双股经线的罗纹织物。双股线的直径为0.45~0.90毫米,经线密度为1厘米约10根,纬线底部密度为1厘米13~14根,罗纹部密度为1厘米26~28根。1958年在浙江吴兴钱山漾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发现了由苎麻纤维织成的布,经浙江纺织科学研究所化验,所用的麻线有双股,也有三股拧在一起的,每平方厘米各有经纬线24根和16根,再细的已达到每平方厘米经线30根、纬线20根。同时出土了一批约公元前2700年的家蚕纺织品。作为丝的表征,与经纬丝粗细相仿,纤维表面有茸毛状和微粒状结晶体,呈灰白色或白色透明状。这里发现的丝是由十多根粗细均匀的单丝紧紧绞捻在一起的。有的绢片没有炭化,呈黄褐色,经纬密度每平方厘米48根,是典型的平纹织。另有虽已炭化但仍保持一定韧性的丝带和丝线,一条丝带宽0.5厘米,是用16根粗细丝线交织而成的。丝织技术的高水平发展,正说明了纺织工具在不断提高。就在中原人利用蚕丝和植物纤维进行纺纱织布时,中国牧区的游牧民族也在加工羊毛和其他兽毛,用来做衣服和铺垫等御寒物。1960年在青海都兰诺木洪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了两块毛织物残片,经线密度约为1厘米14根,纬线密度约为1厘米7根;经线粗约0.8毫米,纬线粗约12毫米。这说明了在公元前2000年时,西北游牧民族的毛纺织工艺已具有一定的水平。

  染色属于物质文明范畴,并关乎中国服饰文化风格的形成。1963年,在江苏省邳县大墩子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了五块赭石,赭石表面上有研磨过的痕迹。同时期的诸多遗址中出土了类似于现代面板和擀面棍形的石质研磨工具,而且上面残留着矿物质颜料。满山遍野的植物更是天然染料,原始人先是把各种颜色的花、草和厚叶搓揉成浆状物,然后以它来浸染织物或在织物上描绘花纹。再以后,逐步掌握了用温水浸渍的办法来提取植物染料,这时已包括选用树枝、树皮和块茎等,如选用茜草的根染红。在陕西省华县新石器时代墓葬中曾发现朱红色的麻布残片,可以清楚地看到当年染色工艺的产品效果,这比起周时成书的《诗经》中关于衣服颜色的记载显然更有说服力。

  朝袍展示图

上一篇:《中国古代服饰》之服饰的起源与演变
下一篇:《中国服饰鉴赏》之原始社会时期服饰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