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论述 > 其它 > 探析苏州水乡服饰文化的设计内涵
    苏州水乡服饰随着历史的演变,受交通工具、劳作方式的影响和制约,服装种类与款式在长期的生产劳动过程中,不断积累经验逐渐创造出一套完整的极具水乡地域特色的服饰套系。

    1“八件套”的特点及其所传达的文化内涵

    1.1包头

    “包头”也称“包头巾”,是包裹在妇女头顶的一块三角形布,作用是在农田劳作时避免风吹日晒,遮挡头部与颈部的风尘及防护田间飞虫飞入耳朵和头发中,夏挡太阳,冬起保暖作用。包头的形状为等腰梯形,上宽60cm~70cm,下宽100cm~110cm,高为25cm~28cm,两斜边略凹进。主色调为青、深蓝、黑为主的深色调,两边配以较浅色的面料作拼角,拼角上有精美的绣花,边缘的工艺为绲边,拖角上装有系带,有单层和双层之分,蕴涵着当地“稻作文化”的精华。

    1.2大兜、小兜

    大兜、小兜相当于北方的“眉勒”,古代的“抹额”。用于拢住前刘海,防止刘海遮眼的细长形条,作用同现在的头箍,长约50cm,宽4cm~7cm。形虽小,但在田间劳作时,却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在妇女弯腰垂头劳作时,头发常会垂下被风吹乱而遮挡住双眼,而这时手上有泥土又不方便撸头发,用这长条刚好免去这些麻烦。由于包头的拼色、拼角与边角刺绣十分讲究,大兜、小兜与包头同在头部作装饰,因此在美感的节奏上没有那么强烈,制作也没那么精致,主要侧重于实用。

    1.3拼接衫

    拼接衫又称为“大襟拼接衫”或“接衫”,是水乡鲜明特色之一。其特点是更多的镶拼,由于在劳作过程中,肩部、衣袖、正身极易造成磨损,智慧的劳动妇女们为了不穿补丁的衣服,又不舍得丢弃整件衣服,便设计出利用镶拼把磨损的部位替换掉,成为另一件衣服。

    1.4作裙

    作裙用两块布前后叠压而成,之间不拼合,靠布与布之间10cm~15cm宽的重叠部分进行遮掩。没穿到人身上是两块布,穿到身上才是裙,它的特殊之处是裙腰两侧各10cm左右的精致褶面,目的是增加牢度。

    1.5穿腰、作腰

    穿腰实际是一根腰带,却集合运用了镶拼、绲边、刺绣等多种复杂的工艺。作腰是围在腰上挡住腹部的部分,通常宽33cm,高40cm,形状为梯形,四周饰以绲条。穿腰与作腰的上沿用纽扣相连,为劳动妇女的腰部起一定的支托作用,同时也起到了作裙的防护作用。

    1.6大裆裤

    大裆裤是一种短而肥的裤型,其立裆较低,相当于现在时尚的“吊裆裤”、“哈伦裤”,裤短的作用是在水田劳动时尽量不湿裤装,裤肥的作用是受潮后不贴体,不影响舒适性,风一吹就干。

    1.7卷膀

    卷膀是典型的劳动人民服饰。穿用于小腿上,所以为左右各一,外形呈倒梯形,穿着时,将布围裹于小腿到脚踝处,上下两端均有系带或纽扣或揿纽,作用是防寒保暖,防蚊虫叮咬,方便行走,提升脚力,作用同古时候的行缠。

    1.8百纳绣鞋

    百纳绣鞋鞋帮有两块组成,鞋的形状很像一艘小船,分为两种:“扳趾头”与“猪拱头”,“扳趾头”鞋的鞋底前端像船头部位,尖而翘,“猪拱头”鞋的鞋底前端不翘,鞋头外拱。出于民俗民风,为了穿着便捷,制作方便,百纳绣鞋结构上不分左右脚,特别有趣的是,百纳绣花鞋的后跟部位钉有一块菱形布片,它有着“鞋拔”的作用,有的还绣上花,既美观又实用。

    2苏州水乡服饰文化的设计内涵

    2.1源自生活,实用为先

    作为设计,实用总是被优先考虑的,作为服装设计,最先考虑的就是服装的服用性能。勤劳的苏州水乡妇女在重装饰的基础上,更注重其实用性。妇女们在对自己的服饰设计理念中,首先要方便在水稻田中从事的劳作,在稻田中需拔秧苗、插秧、拔草、割稻等稻作生产,最常规的姿势有不断重复的低头弯腰,伸手摇摆等动作,妇女们在设计服饰时的基本出发点要便于生理的舒适与生理的防护需求,看似简单的一件服装,其中的细节都是在长期生产劳作中不断总结、修改而成的,具有科学的实用意义。

    作裙的底摆贴边的形状为“前短后长”,这样的造型主要是为了避免在水稻田间劳作时弯下腰时前部分作裙底摆不会拖入到水田中。一般情况,水稻田的面积都比较大,从田间来回住宅处不是很方便,因此,妇女们的生理需求就会在田间解决,那么作裙就起到了遮掩的作用。同时,作裙是围裹在腰节到臀部间,冬天在田间劳作起到了保暖作用。

    卷膀上宽下窄造型与系带的主要功能是保护妇女们在田间劳作时防止水田间的蚂蝗和其它水虫钻进小腿,又阻止了蚊虫在腿部的叮咬,同时也防止了水田间的泥水溅入到裤腿。在秋季收获稻谷时,防止稻芒对腿部的刺伤,起到了防寒保暖的作用[1]。

    穿腰虽是一根简单的腰带,有助于妇女们在插秧、采棉或其它弯腰劳作时提供很好的托力,来减轻疲劳感。腰部作为许多运动的发力基点,在日常生活中容易劳损或受伤,妇女们佩戴穿腰,在挑河泥、挑粪等重劳动力中来借力与助力,起到了保护脊椎作用。同时,也保护作裙在插秧时来回摆动产生磨损,避免做饭时油渍对作裙的污染。

    2.2崇尚自然,美用一体

    从原理上来讲,兼物质与精神、服用功能和审美功能的有效统一。苏州水乡服饰在色彩搭配中,“水系色”中青、蓝、绿、黑色为主色调,做到了对清澈明净、四季常青的水乡环境与劳动者服饰的和谐统一,是对自然环境的真实写照,衬托出水乡妇女的清秀与典雅。加上,传统服饰特有的小印花纹样,使得服装除了清爽以外,还充满艺术美,使服装的传统味与流行味共存。纵横交错的水乡流水用大襟衫的拼接形式能很好地体现,富有情调的小蓬船是百纳绣鞋的寓意,乡间不同花朵的造型是服饰中各部位绣花的原型,妇女们在其间穿行,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在这画面中有动有静,苏州水乡服饰则蕴含着超自然的魅力,这种统一场景,没有任何的雕琢,做到了人与自然的合一。

    大襟衫的小袖口设计是为了插秧时方便操,减少了泥浆的污染,简单而实用。袖口是易磨损的部位,则采用拼接的工艺,方便后期替换掉,正身则可较长时间穿用,巧妙地延长了衣服的使用寿命,为妇女们减少了经济投入,换回了长时间的使用功能和审美效果,与当时的物质条件相适应,加上花布面料的拼接,带来了抽象的视觉效果,展现了美和实用的有效统一。

    大裆裤在臀围大左右处破开,用深色面料拼接裆部至脚口,两侧用蓝印花布或稍浅色的面料,这样拼接的裤子立裆会深而肥,可以减轻在弯腰与起身重复动作中大腿根部与阴部的紧绷摩擦,裤腿间通透凉爽。受面料门幅的影响,裆部常常需要进行拼接。加之,受旧时的生活条件而约束,妇女们来例假时,没有隔水和吸水材料,易弄脏裤子的裆部,深色面料耐脏,洗涤后不易留下痕迹,因而多拼接深色面料。利用纯色与花色、深色与浅色的结合,体现了设计的块面感与形式美的均衡。

    包头两边对称的拼角部位,使用绣花的原因有:一是包头以纯色为主,色调单一,三角处用绣花起点缀作用,增加色彩美感;二是拼角搭在后背,会有一定的重量且挺括,这样在田间插秧背着风后退行走时不会被风吹起,来保证妇女们的后颈部不会裸露在烈日下。包头巾是装饰意义与物理悬垂实用意义相结合的产物。

    2.3遵循规范,修饰细节

    苏州水乡服饰在制作过程中选用的工具、材料和制作的方法,都是有一定的标准,在某些部位上也有即兴创作。在继前辈们流下来的标准上有自己的一部分即兴发挥,将与时俱进的思想纳入传统的规范中,勤劳的妇女们只要一有空闲就会在家中进行缝制服饰,这是她们从小练就的能力之一,也是当地妇女的特色。

    大襟拼接衫在制作与整体造型上与汉服基本相同,通过生活、生产实践,妇女们发现了有待改进之处,便设计了横与竖相呼应的拼接组合,可以说每件大襟拼接衫以及搭配的束腰都是适合每位妇女的拼接方法而设计并制作出来的。这就是在遵循制作规律上添加的个人即兴发挥[2]。

    百纳绣鞋的鞋面有各种纹样,按年龄有所区别:未婚女子可用牡丹、蝴蝶纹;到了中年可用榛子、梅花纹;年过五十,纹样里要有“荷”;年过七十,纹样里要有“寿”。在这些纹样里的配色却是随机的,家中有什么颜色的线,就配什么色,如蓝叶配红花也是很多见的。

    3苏州水乡服饰文化内涵对现代服饰设计的启示

    大自然创造了人类,是人类之师,同时教会了人类如何去生存,古人将“衣食住行”中的“衣”排在了第一,可见衣的重要性,大自然在孕育美的同时,也给人带来很多的设计灵感,“衣”的文化则受到大自然很多的启示。苏州水乡服饰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分析传统服饰与现代服饰中的元素,可发现现代生活中很多地方存在了苏州水乡服饰的影子,如水乡素雅的“水色系”色调,在现代服饰中运用十分广泛,存在于男装、女装、童装中;再如卷膀的魅力运用在运动爱好者使用的护膝,时尚女性的长筒袜子;实用的拼接工艺运用在服装的育克、过肩及上衣的肘部和下装的膝盖部位。这些共性存在于各个方面,深入了解它们有利于对苏州水乡传统服饰的保护、传承、发展,也有利于设计师进一步地创新与开发具有苏州水乡传统服饰特点的流行服饰。

    透过一件苏州水乡服饰可以领会到其中的任何细节都是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形成的完美设计理念。因此,它的美不是凭空突然的增添,而是在使用过程中不断改进并得到大众的认可。巧妙的应用和融合了地域文化及环境氛围,集自然、舒适、实用、美观于一体,蕴涵了浓郁的水乡文化习俗与审美特性,形成了实用和创造而至美的审美意境。

    现代社会中的服饰,作为一种释放内心情怀和自我表达的产物,如何让水乡传统的民俗服饰与当代时尚流行相结合,将传统的元素巧妙地融入进现代服饰界中,从而设计出既有传统水乡特色韵味,又能符合当下社会穿着习惯的潮流品牌,受到越来越多的时尚界人士的喜爱,这显得尤其重要。

    参考文献

    [1]周小溪,梁惠娥,懂稚雅.江南水乡民俗服饰面料的技术美[J].纺织学报,2015(12):104-108.

    [2]季洪柳.浅议现代服装设计和传统服饰文化的结合[J].纺织报告,2017(11):86-87.

上一篇:复原与创新——浅析服饰在古装角色塑造中的作用
下一篇:遗研培计划课程设计及内容的探索——以山西临汾和青海果洛班服饰配件课程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