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论述 > 其它 > 浅谈形声字与中国传统文化——以“女”部、“示”部、“衣”部为例
    形声字是最能产的造字形式,由形旁和声旁两部分构成,是一种合成字。大多数形旁和字义有联系,有一定的表意作用;而声旁表示字的读音,但由于种种原因,其表音作用并不健全。同一个形旁和不同的声旁组合,可以构成许多意义相关的汉字。例如用“火”作为形旁,可以组成“烟、灯、炉、炊、焰”等与火这个意义相关的形声字。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按照六书的原则,对汉字形体结构进行归类,概括出五百四十个偏旁作为部首。同一部首的汉字具有某一相联系的含义。汉字中,有很多这样同一部首的形声字,通过其共通的意蕴来体现中国古代传统文化。本文将以“女”部、“示”部、“衣”部形声字为例,探析形声字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
 
    1“女”部形声字与姓氏文化
 
    早在原始氏族时期就有了姓氏。姓起源于女系,氏起源于男系。姓从女,意味着“女”部字与中国的母系社会的部族有关,而女性也是原始社会生活的主导者。许多学者认为,姓的产生与远古母系社会有关的例证之一是远古帝王的姓都带有“女”的偏旁。例如,炎帝姓“姜”,黄帝姓“姬”,以及后来的“妫、姒、姑、姚、妘”等帝王之姓。“女”和“母”在商代甲骨文中本来就是一个字,这也证明了当时是由以生命的孕育与产生为核心的风俗观念所构成的汉字文化背景。《帝王世纪》中记载:“舜母名握登。生舜于姚墟。因姓姚氏也。”“舜为庶人时。尧妻之二女。居于妫汭。其后因焉氏姓。姓妫氏。”[1]其中对于这几个古老姓氏本义的分析说明了古人对妇女的尊敬和崇拜。《说文解字》中说道:“姓,人所生也。占之神圣人,母感天而生子,故称天户,因生以为姓,从女生,生亦声,春秋传曰天子因生以赐姓。”[2]这些“女”部的姓氏字都是区别出身的,出身由女性所决定,即“因生以为姓”。这反映出了先民感天而生这一信仰对原始时期女性社会地位所发挥的作用。
 
    而到了父系氏族社会,男性就在社会生活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女性则失去了原有的话语权。这种男权社会文化直接反映到了以“女”为意符的汉字所蕴含的文化意义上。实际上,“女”字表现的是女子跪坐的形状,即“席地而坐”。这是因为在远古社会,女子主要在室内从事纺织等劳动,所采用的姿势也正是跪坐。“安”字从女在“山”下,屋下有女为安,这也正说明了这个情况,和“男”字“用力于田”的特征相区别。《说文解字注》中说:“男,丈夫也;女,妇人也……盖象其掩敛自守之状。”[3]然而,也有不少人认为“女”字乃屈膝交手之形,是古代部族战争之后,战败部落的女性沦为奴隶的形象。也有人认为字的下半部分像“儿”字,有俯首称臣之意。从这些后世对“女”字的理解可以看出男权主义制度下对女性的轻视和女子社会地位的低下。也正因如此,以“女”为意符的一大批汉字都蕴含着这种汉民族的传统文化意识,就如《说文解字·女部》所说:“奴、婢,皆古之罪人也。”“婢,女之卑者也。从女从卑。”[2]《周礼》曰:“其奴,男子入于罪隶,女子入于舂槁。”[4]可见“奴”“婢”的本义是地位低下的奴隶,在奴隶制和封建制社会里是属于被剥削压迫,甚至是作为牺牲或是殉葬的一类人。“妇”字也同样体现了女性低下的社会地位。《说文解字》说:“妇,服也。从女持帚,洒扫也。”[2]“妇”在甲骨文中,左边是“帚”,右边是“女”,从女持古文形体帚,表示洒扫。这是由于在古代,“洒扫”是女子出嫁之后的主要职责之一,因此汉字中就会用洒扫的工具“帚”来代指已婚的妇人。这类情况恰好也是古代“男尊女卑”思想的体现之一。
 
    2“示”部形声字与祭祀文化
 
    《说文解字》曰:“祀,祭无已也。从示巳声。”[2]故“祀”为终年祭祀、周而复始之意,示为形旁,巳为声旁。对于我国古代人民来说,祭祀是儒家礼仪中的重要部分,是一种传统的祭拜仪式,也是人们在具有相对系统的神灵观念之后形成的一种原始信仰活动,祭祀的对象主要是天地和祖先。因为我国古代科学科技的发展十分缓慢,所以人们对于自然界和自身的认识并不充分。人们极易对未知的事物产生恐惧感,也需要有一种向神灵求福消灾的仪式来作为民众的精神寄托,因此这样一种原始的宗教信仰和迷信祭拜活动也就应运而生了。而作为儒家礼仪和礼乐制度的重要部分,祭祀无疑也是君王巩固统治、团结民众的重要手段之一。《左传》中记载:“国之大事,在祀与戎。”[5]因此,可以知道的是祈求繁衍与生殖是古代祭祀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这也反映出祭祀在人们意识中所具有的繁衍生息的重要作用。祭祀活动终年周而复始,但它的内容与形式却在历史发展当中逐渐完善并变得更加丰富多彩。例如祀灶,也就是祭灶神。一般都在每年的腊月二十三日,是古代的五祀之一;祀南北郊,是指天子即位之后所举办的隆重的祭典,即在城南郊外祭天,在城北郊外祭地;祀土、祀天,则是祭祀土地神和天神。除了一些祭祀神灵的仪式之外,还有一些为场所而祭祀的内容形式。如祀堂(祭殿),祀舍(祭祀的房屋,庙宇),祀场(古代祭祀地神的处所)和祀坛(古代祭祀时用土筑的平台)等等。
 
    体现祭祀内容的形声字,除了“示”部字以外,还有一些别的部首字。例如表示汉族先民祭祀礼俗的“馐”字,它的本字其实是“羞”。《说文解字》中说:“羞,进献也。从羊,羊所进也;从丑,丑亦声。”[2]“丑”字其实是手的讹变,表示着以手持羊进献的意思,这反映了古代以羊为牲、进献神灵的习俗。而到了后来,由于字义的引申假借,“羞”字被人们用来主要表示害臊、难为情的意思,因此人们便以本字“羞”作为声符,加注表示进献食品的“食”字作为形旁,来形成这一形声字“馐”来记录“羞”字的本义。
 
    3“衣”部形声字与古代服饰文化
 
    服饰,不仅仅可以帮助我们研究当时人物的风貌,也可以从某些方面折射出人类的内心,帮助我们了解到当时的文明和群众的思想。衣服从产生的那天起,就被牢牢地捆在了文明与思想的列车上。而由于我国历史十分悠久以及布料储存条件有局限等原因,服饰不可能自古保留下来供我们研究,因此通过观察研究与服饰有关的汉字来了解相关的中国传统服饰文化也是一种值得借鉴的研究途径。
 
    汉民族传统服饰的四大基本形制包括衣裳制、深衣制、袍服制和襦裙制。而深衣制是春秋战国时期社会上流行的最具代表的深衣服饰,是一种上衣和下裳相连,用不同颜色布料作为衣缘的服饰,因为它“被体深邃”的特点而得名。服饰雍容典雅,使穿衣者的身体能够深藏不露。到了汉代,深衣逐渐流行并趋于完善。《说文解字》曰:“袍,襺也。从衣,包声。”“袍”是指一种夹层里夹藏绵絮的保暖长衣。实际上,“袍”就是深衣制的一种典型承袭,是一种直腰身、过膝的中式长衣。隋唐时期,袍依然是男子的主要服饰之一,但其中有明显变化的一点就是将服饰的领口处改成了圆形。到了宋朝,袍依旧流行,而后来元代的腰线袄子、明代的曳撒,以及我们今天的风衣、连衣裙等,也都是因循了这种服制。
 
    其次,服饰文化与古代的等级制度也有一定的联系。《说文解字·衣部》[2]中有不少表明了等级、身份地位的形声字。如“裋,竖使布长襦,从衣豆声。”“卒,隶人给事者衣为卒。”由此可见,“裋”与“卒”都是古代贫贱之人所穿的衣服;“衮,天子享先王,卷龙绣于下幅。”“褕,翟羽饰衣,从衣俞声。”“祎,蔽膝也,从衣韦声。周礼曰王后之服祎衣。”故“衮”“祎”“褕”都是天子王后的礼服,为贵族之衣。
 
    4结语
 
    综上所述,形声字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存在着一定的联系,同一形旁的形声字蕴含着某一特定的中国传统文化。例如本文所提到的“女”部字、“示”部字、“衣”部字就分别与中国传统的姓氏文化、祭祀文化和古代服饰文化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而相同形旁不同声旁的汉字在某一特定含义范围内也拥有不同的意义。我们可以根据这一规律对形声字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与探讨。
 
    参考文献
 
    [1]皇甫谧.帝王世纪[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5.
 
    [2]许慎.说文解字[M].北京:中华书局,1963.
 
    [3]段玉裁.说文解字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4]徐正英.周礼[M].上海:中华书局出版社,2014.
 
    [5]杨伯峻.左传[M].上海:中华书局出版社,1990.
 
    [6]郭锦桴.汉语与中国传统文化[M].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社,2012.
 
    [7]赵芳媛.形声字字形与汉民族传统文化研究[J].赤峰学院学报,2016(12).
 
    [8]钟发远.《说文解字.示部》字语义考察[J].宜宾学院学报,2005(3).

上一篇:3D打印的兵马俑文创服装设计定制化服务研究
下一篇:如何将饕餮纹造型应用在现代皮革服饰发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