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 洛阳民俗博物馆藏清代女性服饰初探
    一、洛阳民俗博物馆藏清代女性服饰款式及分类
 
    洛阳民俗博物馆中收藏的洛阳地区清代晚期女性服饰,整体依旧是传统的上衣下裳(图1)。清初,清朝统治者下令除发易服,规定“男从女不从”,即汉人男子必须改穿满服,但女子服饰可以继续沿袭明朝服饰的形制,保持上衣下裳不变。
 
    图1衣裳
 
    图1衣裳
 
    女性服饰上衣主要以袄、衫、袍为主。女性上衣多是立领右襟(图2),长袖窄口,上衣袖口与衣摆边缘有花边装饰,衣面上绣有植物、动物、人物等纹样装饰。清代晚期的女性日常还会穿着长袄。长袄式样为右衽大襟,长度一般及膝,袖口宽阔,领口及袖口处往往镶有宽花边作为装饰(图3)。

女性上衣
    图2女性上衣
 
    女性长袄
 
    图3女性长袄
 
   
 
    女性服饰下裳主要分为裙和裤。裙式多变,有鱼鳞裙、百褶裙和马面裙。
 
    下身长裙常见的为马面裙(图4)。裙子的前后有裙门和裙背,两侧有褶。裙门上绣有双色牡丹花枝装饰且与编织技艺结合,把裙门分为渐变的三个部分:上面是玫红色与绿色牡丹,中间是单色红牡丹,最下面是单色绿牡丹。两侧的褶皱处绣有简单图案装饰,裙底缀以流苏花边。


马面裙
    图4马面裙
 
 
 
    清代晚期开始流行裤子,并成为女性日常穿着,女性穿裙渐少。裤长至脚面。开始时裤腿宽阔,后逐渐变窄,裤腿下边以水纹、祥云纹与花鸟图案装饰(图5)。

女性裤子
    图5女性裤子
 
    清代晚期,洛阳民间女性缠足风气犹存。绣花鞋花样精致,鞋跟分为高跟、平跟,鞋面绣以精致的纹样装饰。
 
    清代晚期,云肩在洛阳地区女性服饰中被普遍使用。云肩有很好的装饰效果,剪裁精巧,制作精美。云肩大多由很多绣片用丝线拼接而成。同样的云肩搭配不同的服饰,可以表现不同的特点。云肩的绣片与绣片之间留有空隙,并线穿各类玉石、珠宝进行装饰。有的云肩上装饰飘带或流苏穗子,人在走动时衣带飘飘,体现出女性的柔美(图6)。

云肩
    图6云肩
 
 
    从以上分析可以得出:清代晚期,洛阳地区的女性服饰款式多以简单、便捷、轻松、舒适为主,更加注重对女性身体美感的展现,服饰剪裁上更加简约,追求服饰的实用性。
 
    二、洛阳民俗博物馆藏清代女性服饰质料及色彩应用
 
    洛阳民俗博物馆中所藏洛阳地区清代晚期女性服饰,不仅款式多样,而且质料的使用及色彩也十分丰富。清代晚期,由于政治腐败、统治力度下降,民间服饰在质料和颜色的使用上逐渐打破了之前制定的禁令。如清代初期禁止民间服饰使用明黄、金黄、香色、紫色,禁止使用金绣,禁用狐皮,但到嘉庆、道光之后,女性服饰逐渐开始使用香色、紫色,使用狐皮制衣,对于服饰质料及色彩应用也更加大胆。
 
    从对洛阳民俗博物馆所藏女性服饰色彩的统计来看(表1),洛阳地区清代晚期女性服饰色彩体现了尚红的特点。红色的服装,尤其是红色马面裙较多。红色女性服饰多,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清代女子成亲多穿红色(图7)。并且红色服饰只有正室夫人才能穿。妇女如果丧夫,则不能再穿红色。因此,红色不仅是喜庆的象征,还具有身份的划分作用。这也表现了人们的尚红心理。在中国,红色被视为吉祥的色彩,可以驱邪避灾,象征着生活的安稳幸福。洛阳清代晚期女性服饰尚红,说明洛阳地区的女性深受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影响,展现了洛阳地区的风俗习惯。
 
    表1清代女性服饰色彩统计表
 
    名称数量/件服饰色彩
 
    袄、衫18红色(含大红、紫红、玫红、粉红)占62%,蓝色(含湖蓝、黑蓝、天蓝色)占27%,绿色占5%,紫色占6%
 
    裙24红色(含大红、玫红、粉红)占55%,蓝色占25%,绿色占16%,紫色占4%
 
    裤8红色占40%,蓝色占25%,绿色占10%,黑色占25%


清代婚礼
    图7清代婚礼
 
 
    洛阳民俗博物馆收藏的清代女性服饰绚丽多姿。在面料及色彩的应用方面,注重色彩的调和、色彩的对比与色彩的明暗搭配。洛阳地处中原,气候温热,四季分明,又处于隋唐大运河的中心,交通便利,农业生产占据主流,民间纺织业发达。清代晚期,洛阳地区女性服饰面料的种类有丝绸、棉、麻等,基本都是天然纤维制成。清代晚期,洛阳地区灰绿色丝绸面料女性长袄,服饰面料主色为灰绿(图8)。灰绿为明度较低的冷色调,让人产生冷清的感觉。因此,在图案配色上就使用紫红色、浅紫色、白色、橘色等色彩进行调和,使服饰的整体冷暖色彩搭配和谐,表达了服饰厚重与自然和谐的情感。

女性长袄
    图8女性长袄
 
 
    反之,如果服饰的面料主色明度较高,那么服饰中的图案配色就用明度较低的色彩来装饰。棉质马面裙面料色彩明度较高,在边缘就用深蓝色花边进行装饰,服饰中图案也选用了蓝色、暗红色、绿色等明度低的颜色进行调和(图9)。

马面裙
    图9马面裙
 
 
    服饰色彩除整体色彩要求应用合理外,还要求服饰图案注意色彩的搭配。色彩明暗的对比,可以使物体有立体感。一般来说,植物纹样的色彩由深到浅过渡,花瓣的颜色由内而外,内深外浅,层层推进,增加花卉的立体感。在面料色彩和装饰图案颜色相同的情况下,区分图案与底色的方法就是通过明暗的对比。在香色马面裙的面料上刺绣牡丹花,牡丹花使用暗黄色,边缘使用白色或绿色的叶片区分,就使得图案在底色中突显出来。
 
    服饰的面料在左右色彩造型时,色彩也决定服饰的情感与风格,如红色代表喜庆、绿色代表生机、蓝色代表沉稳。清代晚期,洛阳地区女性服饰的面料色彩多选用色彩纯粹的红色、蓝色、绿色等。通过对服饰的质料及色彩的分析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社会地位,了解晚晴时期洛阳地区的经济状况与人们的审美时尚。
 
    三、洛阳民俗博物馆藏清代女性服饰纹样的艺术特征
 
    美的图案不仅给人视觉感官上的艺术美感,还传达了美好的祝福与美好的含义。中国传统图案纹样历史悠长,图案纹样的特点在女性服饰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宋代女性服饰追求图案纹样的生动自然,色彩质朴清秀,一反唐代浓艳之色,形成淡雅恬静之风。元代女性服饰色彩丰富,追求华丽,彰显元代服饰追求富贵宽博的气势。明代女性服饰端庄、大方,装饰纹样要求华美与吉利相统一。清代女性服饰图案继承前朝纹样的特点,深受中国传统纹样的影响。洛阳地区清代晚期女性服饰纹样具有独特的特点,服饰纹样的艺术特征在服饰中的表达也是多式多样。
 
    服饰的纹样与服饰的款式、结构紧密结合。清代晚期洛阳女性马面裙造型简洁,呈直线状(图10)。左右两边的裙面大小和上面的纹样都是相等对称,边缘以花边装饰,勾勒出服饰的总体轮廓,丰富了服饰的视觉效果。在裙面的装饰图案中,花鸟纹样刺绣主次分明、对称排列,并注意到空间的均衡、疏密和动静关系,严谨又巧妙地适应了服饰造型(图11)。

马面裙
    图10马面裙
 
 
马面裙局部
    图11马面裙局部
 
    洛阳民俗博物馆藏清代晚期女性服饰上的装饰纹样,多取材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包括戏剧、小说人物(图12),喜鹊、鹤、鱼、蝴蝶等动物,荷花、牡丹花、葡萄等植物,吉祥图案等,题材丰富多样。其中,植物纹样在服饰中使用较多。与服饰款式的结构平面、线条简洁不同,服饰中的装饰纹样形象丰富多样,生动活泼,贴近于洛阳地区清代晚期的社会生活。而且,每一幅纹样图案的搭配都经过精心的选择,反映了当时人们的审美情趣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女性服饰中的人物纹样
    图12女性服饰中的人物纹样
 
 
    清代女性服饰在追求纹样美感的同时还要求纹样具有美好的内涵,达到“图必有意,意必吉祥”的意境。通常通过4个字组合成词,以象征和谐音的方式来表达服饰纹样的吉祥寓意。
 
    洛阳牡丹闻名天下,也称“富贵花”“花中王”“人间第一香”“鹿韭”“鼠姑”。刘禹锡曾讲“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欧阳修曾说“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千年来,洛阳人喜爱牡丹成风,认为牡丹象征着富贵繁荣、吉祥昌盛。在洛阳地区清代晚期女性服饰中,牡丹纹样被广泛应用。如荷花、牡丹、葡萄、蝴蝶组合成图案,表达百年好合、富贵人生、多子多福的吉祥寓意(图13)。因为“荷”与“合”同音,所以使用谐音,寓意百年好合。“磬”与“庆”、“鱼”与“余”等同音,因而用鲶鱼和磬寓意年年喜庆、吉庆有余。植物的蔓不断延伸生长,通常被用来象征家族多子多孙、家族昌盛。松、鹤常被用来表达延年益寿的吉祥寓意。

女性衣裤
    图13女性衣裤
 
 
 
    综上所述,洛阳地区清代晚期女性服饰纹样的吉祥寓意主要表达祈求爱情美满、身体健康长寿、子孙满堂等。洛阳地区清代女性服饰图案及纹样,包含了丰富的中国文化元素,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图案体系及艺术特征,为后人了解当时的社会状况、研究传统文化习俗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四、结语
 
    研究洛阳民俗博物馆收藏的清代女性服饰,探究中华传统服饰艺术,可以了解清代政治的变革,了解洛阳地区人们的思想、民俗文化和人们的审美心理。洛阳地区清代晚期人们对于女性服饰艺术的表达独具特色,表现了人们的想象力与创造力,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财富。服饰在中国历史上的每一次重大改革都顺应了历史发展的潮流,对历史研究有很大的帮助。清代女性服饰具有其独特的魅力,特殊的文化社会背景造就了清代女性服饰艺术的特别之处。对洛阳民俗博物馆收藏的清代女性服饰特色及内涵的研究,应与清代晚期的政治背景、地方民俗文化、人们的审美追求和思想的转变相结合。
 
    参考文献
 
    [1]孙彦贞.清代女性服饰文化研究[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
 
    [2]王金华.中国传统古代服饰:清代服装[M].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2015.
 
    [3]安毓英,杨林.中国民间服饰艺术[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5.
 
    [4]沈从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1.
 
    [5]沈利华,钱玉莲.中国吉祥文化[M].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5.
 
    [6]王鸣,马秋敏.浅析晚清民女服饰艺术特点[J].青年文学家,2011(23):158-159.
 
    [7]冯志民,李丽华.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对我国服饰文化的影响[J].湖南包装,2017(3):41-43,52.
 
    [8]杨晓冰.清代服饰图案的特征与文化内涵研究[J].飞天,2010(14):104-105.
 
    [9]蒋红英.中国民族服饰的装饰色彩艺术特征[J].装饰,2004(1):85-86.

上一篇:清代宫廷服饰中“卐、卍”字纹的布局与审美及其设计应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