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南北朝 > 《中国古代服饰史》之南北朝的生活
  魏、晋时期通常还是席地而坐,但坐榻的习惯也很盛行。榻上设有凭几作为依靠。高句丽出土的晋或六朝时冬寿墓壁画中,冬寿及其夫人即如此。自竹林诸人后有作箕踞的;有作如佛教中的跏趺盘膝而坐者。同时坐胡林之风更盛,也就是垂脚而坐者。《南齐书·魏虏传》载:“虏主及后妃常行乘银镂羊车,不施帷幔,皆偏坐垂脚辕中。”所称胡林(即后来的交椅,可携之而行),当是从其他民族的形制中来。

  南朝人的交通工具,还是用车子,且驾牛车为主,骑马不能作为正式的乘具。《旧唐书·舆服志》云:“江左官至尚书郎而辍轻骑乘马,为御史所弹。”又“颜延年罢官后,好骑马出入闾里,当代称其放诞。”南朝自东晋迁都建康(南京)后,南方物产富足,因此生活上骄奢成俗。据《颜氏家训》云,“梁朝全盛之时,贵游子弟,无不驾长檐车,跟高齿屐,坐棋子方褥,冯斑丝隐囊。”又“梁世士大夫皆尚褒衣博带,大冠高履,出则车舆,入则扶持,郊郭之内,无乘马者。”当然,这种的生活也非一时所产生,是前期早已有之。所以东晋葛洪的《抱朴子》中有云:“传类领会,或蹲或踞,暑夏之月,露首袒体,盛务唯在樗蒲、弹棋。又或乱顶科头,或裸袒蹲夷,或濯脚于稠众。”又邓粲《晋记》云:“谢鲲与王澄之徒,慕竹林诸人,散首披发,裸袒箕踞,谓之八达”(晋书以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阮咸、王戎为竹林七贤)。在竹林七贤中以刘伶为甚,尝着袒服而乘鹿车,纵酒放荡。《搜神记》云:“晋元康中,贵游子弟,相与为散发倮身之饮。”《南齐书》云:“郁林王居尝裸袒,著红縠裈樨杂采服,好斗鸡。”《陈书·周迪传》云:“冬则短身布袍,夏则紫纱抹腹,居常徒跣。”观乎近来南京西善桥南朝墓出土的“竹林七贤”砖刻画像中,有作箕踞坐者,有作跏趺坐者,也有作两股着足跟而坐者,可作为南朝起居生活习俗的佐证。北朝的生活也如此,有涂粉、散发等。当然这不是所有各朝都如此,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如此,但其风尚如此。

  麈尾扇也盛行于这个时期,始于西晋后。扇用麈尾,一说能拂蝇,又说拂毡类而能使不蠹,再者,麈似鹿而大,其尾能辟尘,群鹿随麈而行,皆视其尾为准,故谈者执之以挥。《陈书·张讥传》载:“后主集官僚宴时,造玉柄麈尾新成,后主亲执之曰:‘当今虽复多士如林,至于堪捉此者,独张讥耳’,即手授讥。后主幸钟山开善寺,召从臣坐于寺西南松林下,敕召讥竖义,时索麈尾未至。后主敕取松枝,手以属讥曰:‘可代麈尾’。”所以凡是讲学论道者等都执麈尾,因而士大夫、官僚们也常效法执之。

  如意也是这时为士大夫,高官们所执用的。《竹林七贤图》中的王戎即手执一如意。《晋书·王敦传》载:“每酒后辄咏魏武帝乐府歌,以铁如意击唾壶为节,壶边尽缺。”亦有用犀制者,也有金制者,又有白玉如意、珊瑚如意、竹根如意、木犀如意、水犀如意等。如意的来源,有说本之于爪杖,如后人的搔背爬,所以名之曰“如意”。释氏以文殊菩萨执此,所以僧人登讲席者也执之。

  男子手中执有各种扇子。当时流行的有六角竹扇、蒲葵扇、羽毛扇。王羲之尝见一老妪卖六角竹扇,因而书五字于扇上,嘱其往卖,值百钱。《东宫旧事》云;“皇太子纳妃,有单竹扇二十,同心竹扇三十。”日中行走则有障扇,名曰“腰扇”;妇女则大多执纱、绢制的团扇。

  百官在朝会时执笏。本是古制,有事则执之于手而记奏,无事则插之于腰带间。至北周,也命女子执笏,《周书·宣帝纪》载:“大象二年内外命妇皆执笏。”南朝百官执笏前已记述。

  从晋代始,用木剑代替古之真剑,但尚用玉、金银、玳瑁为木剑的首饰。

  佩印,晋代以来仍然沿习,印用青布囊盛之。劾奏的官员,则将印囊佩之于前面,不居劾奏的官员,则把印囊带之于后。

  面,不居劾奏的官员,则把印囊带之于后。

  伞,或作辙,在魏晋以后,凡是宗室的王和异姓封王者及位在仪同三司以上的官员用紫伞,公主也用紫伞,皇族宗室和三品以上者用青色伞,朱红色为伞里。一般的都用青伞碧里。

  古时人佩算袋,到魏时则佩龟袋,龟袋用皮韦为之。

  至于北朝的礼仪习俗,虽然逐渐接受汉族的礼制,但实际上他们还保持了部分本民族的生活礼俗。《南齐书·魏虏传》载:“殿上也跂踞,正殿施流苏帐,金博山,龙凤朱漆画屏风,织成幌。坐施氍毹褥,前施金香炉、琉璃钵,金碗盛杂食器,设客长盘一尺,御馔圆盘广一丈,为四轮车。元会日,六七十人牵上殿。又以绳相交络纽,木枝根,覆以青缯(厚的布帛),形制平圆,下坐客百人,谓之为‘伞’,一云百子帐也。”又《酉阳杂俎》载;“北朝婚礼,青布幔为屋,在门之内外,谓之青庐,于此交拜。”从这记载中看来,北朝虽具有殿庭,但活动等还保持了穹庐幕帐的形式,坐殿也是箕踞在毛织毡毯上,基本上说还是保持着他们固有的生活方式。

曹僖负羁之妻
6.9.1女(传)顾恺之作的《烈女传图经》,曹僖负羁之妻。

  汉代刘向撰列女传,自密康公母、赵括母等凡十五图。其后又有多人亦撰烈女传。此像为春秋时人,有云此图乃宋人摹本,但从其服饰而言,其发髻尚存汉之露髻式,即以发为大髻,可能为汉时的垂髻的遗制,但因为所垂者为两绺,亦有可能是以绦束之。所着者为上衣下裳,已具魏、晋妇女一般服饰的形制。腰间缠以抱腰,或名腰采。在男服饰图6.4.32中亦有一围于腰间者,但较此为长,此式较短而只围之于腰际而不下及腹部,起着束腰使之纤细的作用,以腰采名之更切合实际且又风雅。因画简略,实际上腰采必有美丽的织物或绣花。

洛神赋图

6.9.2女顾恺之《洛神赋图》(传),故宫博物院。

  图中女子当是该图的主要人物,其描绘者即以甄后为化身,所着的上衣作粉红色,蓝绿领与袖,垂带为红色,下裳为浅米黄色,似系束着双裙。《晋东宫旧事》云:“皇太子纳妃有丹碧纱纹双裙,紫碧纱文绣缨双裙”等。发髻作双鬟,束以粉红色的总,事实上甄后不应作双鬟。旁一女上衣为浅米黄色,下裳为浅赭色,垂带作蓝色。二人裙垂飘带,交叉飞飘,是有些艺术上的加工,是根据赋中飘忽着神,凌波微步的情景而作的。

女史箴图

6.9.3女(传)晋顾恺之《女史箴图》,中国历史博物馆,又据上海博物馆的日文版大英博物馆印刷本修正。

  1.其髻式作下垂而髻根处束以锦缯,鬓式下垂特长。左思《娇女诗》云:“鬓发覆广额。”今作覆颊为异。二人都着上襦或衫而下裳,头上都插有花钗。曹植《美女篇》云:“头上金爵钗”(金爵或作三爵)。爵钗,即钗头上作爵形。这种头上插以花钗、步摇在六朝时极为流行。如阮籍《有女篇》中有:“头安金步摇,耳系明月珰,珠环约素腕,翠爵垂鲜光。”及后之费昶《华光省中夜闻城外捣衣》诗有“鬓插九杖花”等都是。此像巾头上插金爵钗是同上面所咏者相一致的,与汉时的插以簪为异。 2.在额间点有花子。花子之饰,起源有多说,大抵都在南北朝时。此妇额间有朱红及红点花子。《闺媛典》引《潜居录》云:“宋孝武殷淑姬,恒当额点之,谓之天妆,颜色倍常”。此种点妆,应是前期“丹的”之演化,与贴花子略异。在发饰上髻后垂有飞的形式,可能也是受后汉发饰的影响,所垂的发作细而长,想是系在髻根处束以一总。髻成后垂其余发,或用膏而粘之,否则是不会达到这样不散乱形式的。图中1.的两鬓发也如此。当然其中也包括画家笔下的润色。如图6.9.1女,飞末端即有分叉者可知。



6.9.4女出处同图6.9.3女之1。

  图中1,为班婕妤像,所梳似为倭堕髻的另一式,因此髻较图有6.9.1女倾倒之势。《古乐府》中有:“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及梁代萧子显《乐府》中“逶迤(倭堕)梁家髻。”亦为汉堕马髻的遗式。下着红双裙,系在外的或谓之襕裙。2.为流苏髻。晋张华《珀姬记》载:“轻云鬒发甚长,每梳头立于榻上……作同心带垂于二肩,以珠翠饰之,谓之流苏髻,于是富家女子,多以青丝效其制”。此髻式同上述近似,与图6.9.3女之1相似,额间亦点花子。3.为大同北魏司马金龙墓的朱漆绘屏风上的女像。发饰与《女史箴》图中有相似。髻顶亦插以金爵花钗。这种将花钗插于顶发中,在后汉的沂南画像石及密县打虎亭画像石中亦有这样的插缀法,见第五章图5.2.25女、5.2.26女。但画像石中显然插的是簪,而这里插的却是花钗和步摇。这种发饰是从汉末发展演变而来,也是魏、晋以来一个时期发饰上的变化。衣裳的形式和飞舞的带饰则又与《洛神赋图》中的服饰有相似处。唯此像为北魏时期而服饰及发饰都同1、2有相似处,也可说明南北两民族间在服饰彼此有互为效学的影响。

女史箴图
6.9.5女《女史箴图》。

  此像髻式有些似汉之缕鹿髻状,即下层大而上层小,逐层如轮之形,唯略有稍异者恐其为日后的演变耳。

女供养人

  6.9.6女1.西魏,女供养人,敦煌285窟。 2.邓县画像砖,中国历史博物馆。 3.为邓县画像砖中之二十四孝图中的一个妇女怀抱婴儿,并题“妻子”及“郭巨”字样,为妇人的形象。以此形象与2相较,其服饰都是上衣而下裳,袖作特长且大,外加

6.9.7女1.中国历史博物馆。

6.9.7女1.中国历史博物馆。2.北朝,线刻画像。

  髻都作双髻式,与前男服饰图6.4.3男之侍女发髻相类似。大抵为南北朝时广泛流行的一种髻式,观2中各女乐的发髻,一若先将发总束后再分成两小髻,又垂其总之余为之。1中人像似乎还包有纱绢一类的织物于髻外。

彩绘女俑和彩绘舞俑头部

6.9.8女1.彩绘女俑。2.彩绘舞俑头部。均为山西省博物馆。

图中1.双髻,窄袖,长裙,外加半臂。髻式与图6.4.7女之2有相似而略异。按原定为六朝俑,但其服饰及二者髻式,都像隋代的装束,可能在时限上有些相混,因六朝末即衔接隋的原因。

弹琴女俑

  1.弹琴女俑,西安草厂坡,北魏,中国历史博物馆。为“假头”。《文献通考》及《晋史·五行志》载:“晋太元中妇女用假髻为盛饰(见正文中)。”此髻式颇类之,尤其两鬓松缓之状,在时间上亦较接近东晋,想北方亦为之播及此种盛饰。



2. 北魏,西安草场坡出土。首饰同1;衣裙亦同,唯领间前后有一斜交的似披领者,在六朝的诗咏中常有绣领的描述。绣领当是将垂领作绣花是不及于背后垂者。南梁费昶《华光殿省中夜闻城外捣衣诗》有“方绣领间斜”,然只限于在领间,与此图形制不同。《玉台新咏·倡妇怨》(一作萧氏父子诗,一作何思澂作)有:“散诞披红帔”句。宋代高丞《事物记原》中载:“晋永嘉中,制绛晕帔子”,并云:“今代帔有二等,霞帔非恩赐不得服。”在宋代命妇礼服中有霞帔,是作前后披之。此像中所披者有相似处,不过较短而又施之于上衣外、下裳内。与宋代制不同。唐的晕帔,宋的霞帔,或是由此发展而来的。

  6.9.10女南京石子岗出土,东晋,中国历史博物馆。服饰为上衣下裙,裙是束于衣内的着法,髻饰以缯布类折之于额如髽帼状者。唯图中之俑,其出土时间较所记之头饰为早,亦有可能其年限在东晋后。

6.9.11女六朝,南京博物院。同图6.9.10女。

6.9.11女六朝,南京博物院。同图6.9.10女。

6.9.12女均为戴笼冠者

6.9.12女均为戴笼冠者。2.似着裤褶,外加裆,与男服饰相同,为女侍中之类的人物。《邺中记》载:“石虎置女侍中,皆貂蝉(笼巾)直侍皇。”则南北朝都有女侍中之设置。

6.9.13女陈文帝像旁之二侍女,阎立本作。

6.9.13女陈文帝像旁之二侍女,阎立本作。

  着宽袖衣,下束裙,作双鬟髻,一作双髻垂耳旁。此二髻式已类似唐之发饰。手执如意,为南朝的习俗所尚。陈距唐极近,想阎立本作此图,当有所据。此种服饰,大抵为南朝的宫中次礼服。

女
6.9.14女陶女俑,山西太原张肃墓出土,北齐天保年间,中国历史博物馆。

  双髻.着裤褶,与图6.9.12女之2相似。《邺中记》所载:“蜀锦裤褶”亦有据。《木兰从军辞》中有“不辨是雌雄”,也有道理。当时女子大足,又着裤褶服,设不作发髻梳妆而戴冠,确有男女相似之态。

6.9.15女

  1.酒泉嘉峪关晋墓壁画,女主人。 2.为女童。3.为烧火者。 4.为提桶及烫洗家禽者。5.为扬场者。3、4,原文认为是在魏、晋时期。

  图中1、2,《北史·齐本纪》载:“世祖武皇帝时,妇人皆剪剔发髢以作假髻,其危邪之状如飞鸟,正面则髻心在西,始自宫内为之,其后流被于四方。”此像虽其危邪之状如飞鸟,正面则髻心在西,始自宫内为之,其后流被于四方。”此像虽在时期上较北齐为早,但从其形姿而观,则颇类似,或为北齐时承袭其遗风而作此危邪状者。

  3.着衣裙,髻式似亦类飞天髻。

  4.着衣裙,唯髻后垂双发或为双垂带亦有可能。

5.同4,为扬物者,首或以布帛包之。

5.同4,为扬物者,首或以布帛包之。

6.9.16女1.双髻女俑,南北朝。2.南京童家山出土。3.原为高昌壁画。
衣裙

图中1.衣裙,双髻,服饰等略与图6.9.8女之1及图6.9.12女之3相似。2.《晋书·五行志》载:“永嘉间,妇人束发,极为缓弥松弛,使致发髻不能自主,而发被于额,但露目出而已。此髻虽没有覆额及只露目,但其缓弥而松,髻不能自立状有相似处。3.偏
6.9.17女见《朝鲜之美术》,四世纪时。

缬子髻女

  髻式为缬子髻,或作撷子。按此种髻式,在晋惠帝元康中(291—300年)有:“妇人结发,髻既成,以缯急束其环,名曰撷子髻,始自宫中,天下化之”。此髻式乃是在朝鲜地区所见(今东北与朝鲜一带,时间在四世纪时),在时间上说是比较接近,可能是后来流传到该地区的。日文版《服饰辞典》作环状髻,亦合,但较为笼统。此髻既有环而又有急束其髻根处然后作环,似乎较合撷子髻的梳妆法。

  6.9.18女女俑,北魏。



《邺中记》载:“石季龙宫婢数十,尽著皂褠,头著‘神弁’如今礼先冠”。此像所戴的帽式,有类于弁之形制,应是神弁。其后此式延续于北朝。晋之礼先冠,与此式应相似。



  原题护面骑马女俑,北魏。所服者似为北朝的合裤袄子,戴席帽垂裙,或面帽上加戴席帽,唯露面之眼、鼻、口部位。此式如围帽,但又不尽然.此制在唐、五代,北方妇女在山谷间行走者尚有戴之者。《清代通史》载:“哈萨克女子嫁后,逾一二载,其姑换戴白布面衣,其制以白布一方,斜纽如袋,幪首至颏而露其目,上覆白布圈,后帔襜襜然,下垂肩背(长二尺余)……此古礼之仅存者”。与此制略有同处,唯不加席帽为异。《古今事物考》载有:面衣,前后全用紫罗为幅下垂,杂他色为带,垂于背,为女子远行、乘马之用,亦曰面帽。两说都以为此式为面衣。引前说以证后说,则面衣面帽的形制亦可明晓。

6.9.20女
1.为满州辑安县舞踊冢(300—600年),《世界美术全集》(7),中国部分。2.高句丽双楹冢羡道东壁行列图及美人图。



  图中1.戴双鹖尾冠。《册府元龟》载:“高句丽,汉·玄菟郡……其有官品者又插二鸟羽于其头上,以显异之。妇人服裙襦,袖皆为襈。”又《魏书·高句丽传》亦载:“头著折风,其形如弁,旁插鸟羽,贵贱有差。”像中首插鸟羽,亦为双鹖冠的遗意。另一人垂发辫,也是当时该地区发饰所尚。 2.为妇人像。服襦裙,领襟袖皆有缘,亦与史载合,唯裙作百折,在妇人服饰中此时期尚少见。南朝何思澂《戏赠丽人》诗有:“罗裙宜细简”(一作南梁简文帝诗)。其时间与此像的年限后期相近,惜南朝的细简裙,在具体形象中未见,亦可补南朝裙褶多的形象不多见之遗憾。或此像的年限应在稍后。

6.9.21军戎装,南北朝。

军骑马俑

6.9.22军骑马俑,北魏,西安草厂坡出土,中国历史博物馆。

6.9.23军、6.9.24军均为武士的甲胄(详见正文中)。

6.9.23军、6.9.24军均为武士的甲胄(详见正文中)。

6.9.25军邓县画像砖中之像

6.9.25军邓县画像砖中之像。下穿小口裤,上着左衽褶,马具装。

6.9.26军北朝线刻门神,《世界美术全集》。

6.9.26军北朝线刻门神,《世界美术全集》。



6.9.27军1.通沟三室冢武士,《文物》1958年第4期。 2.通沟三室冢战斗图像。铠甲及马具装。



6.9.28军1.河北景县封氏墓武士俑。 2.洛阳西晋墓武士俑。3.麦积山麦察127窟北魏壁画。4.咸阳底张湾北周墓铠马骑俑。5.冬寿墓壁画。 6.西安草场坡1号墓铠马骑图,《考古》1959年第2期。7.江苏丹阳胡桥南朝大墓中的壁画拓本,《文物》1974年第2期。南朝的马具装形象比较少见,上列像可以补其不足。

6.9.29军盔甲及马具装

6.9.29军盔甲及马具装,西魏,敦煌壁画。前一人戴盔,盔与马甲均作深绿色和灰绿色的甲片,马甲下缘以深蓝。盔顶上有灰色一若马尾状的飞缨。前胸间有一片而内作三直条红线,当是前后的裆,惟不作甲片联贯甲札。恐用整块或直条皮革制成,此为裆甲的另一制作法。后一人(即在此人前者)戴同样的盔,身穿短而窄袖,浅紫色(上身作对襟,与今天女子所穿的连衫相似)外衣,足着白色膝裤(或即袜裤)。惟马甲作白色,下缘以深绿。在整个壁画中尚与此二人作对峙交战的一人,所穿的是襟长窄袖长衣或即虞襦(此人未绘出)。


军

6.9.30军铁甲片之实物,北燕·冯素弗墓出土,辽宁北票县西官营子,《文物》1973年第3期。

上一篇:《中国古代服饰史》之魏、晋及南北朝军戎服饰
下一篇:《中国古代服饰》之魏晋南北朝服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