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南北朝 > 《中国古代服饰史》之魏、晋及南北朝的妇女服饰、发饰
一、妇女命服

  魏、晋及南北朝的命妇服饰,大抵因循汉制而略为增损,像魏制则多用绣文。按《晋书·舆服志》云:“元康六年诏:‘魏以来皇后蚕服皆以文绣,非古义也,今宜纯服青,以为永制。’”《通典》云:“晋依前汉制,皇后谒庙服绀上皂下;蚕,青上缥下,隐领袖缘。元康六年诏以纯青。贵人、夫人、贵嫔是为三夫人,皆金章紫绶,九嫔银印青绶,佩采玉(于阗玉)。助蚕之服,纯缥为上下”。宋制,太后、皇后入庙服袿大衣,谓之袆衣,公主会见封君以上皆带绶,以采为绲带,各如绶色;自皇后至二千石命妇皆以蚕衣为朝服。

  齐因之,袿用绣为衣裳。陈依前制。按袿衣也为妇女的嫁时服,其服有下垂如刀圭状者,即加此刀圭形之旁衽于袿衣裾旁。颜师古谓:袿衣如大掖衣之类;《广雅》谓:“袿,长襦也”。这是既有旁衽而且大袖,又为较长之服式。

  命妇的首饰,梳大手髻(即假髻),上有步摇、花钿诸饰件,并按数量多少而定命妇的尊卑。《晋书·舆服志》云:“皇后谒庙,其服皂上皂下,首饰则假髻步摇,俗谓之珠松,簪珥。”《文献通考》载:“魏制贵人、夫人以下,蚕,皆大手髻,七蔽髻,黑玳瑁又加簪珥;九嫔以下五;世妇三;诸王妃、长公主大手髻,七蔽髻,其长公主得有步摇、簪珥。”陈,“因前制,皇后首饰假髻,步摇、簪珥;开国公、侯太夫人、夫人大手髻,七蔽髻;九嫔及公夫人五;世妇三,其长公主得有步摇。”蔽髻是类乎发鼓一类的形制,在上面再加花就是以金银等做成的花钿。的多少,即是分别等差之数。蔽髻是次于假髻步摇的发饰。假髻以铁丝为圈,外编以发,然后在其上加饰。《晋令》载:“士卒百士,不得假髻”。又成公绥蔽髻铭有“或造兹髻,南金翠翼,明珠星列,繁华致饰”,即是为蔽髻的采饰所作的铭。珥即耳饰,以珠玉为瑱垂之。

  北齐的皇后,首饰假髻步摇十二,命妇的蔽髻但以数和花钗多少为品秩;北周则以首饰花钗多少为等差。北周则以首饰花钗多少为等差。

二、妇女的一般服饰

  南朝一般妇女的日常衣服仍以上身着襦、衫,下身穿裙子。《玉台新咏·谢朓赠王主薄》有:“轻歌急绮带,含笑解罗襦”;《冥祥记》载:“宋代陈秀远梦有一妪,年可三十许,青袄白裳”;梁代沈约《少年新婚之咏》有“裾开见玉趾,衫薄映凝肤”;梁武帝咏有“衫轻见跳脱(手镯)”。这是上身着襦袄、衫的服饰咏之于诗者。《晋东宫旧事》载:太子纳妃有白縠白纱衫、绛纱复裙、绛碧结绫复裙、紫碧纱文双裙、丹碧杯文罗裙等;晋代傅玄《艳歌行》有:“白素为下裙,月霞为上襦”;何思澂《南苑逢美女》有“风卷葡萄带,日照石榴裙。”这都是以襦裙为妇女通服者的记述。襦、裙也可作为衬在礼服之内用。

  襦、衫有宽大又有窄狭。南朝梁代庾肩吾《南苑还看人》诗:“细腰宜窄衣,长钗巧挟鬓。”是咏窄衣的;再有简文帝《小垂手》诗“且复小垂手,广袖拂红尘”,及吴均《与柳恽相赠答》诗“纤腰曳广袖,半额画长蛾”,则是咏宽衣的。

  北朝则以窄袖为多,见《魏书·任城王澄传》及《资治通鉴·齐纪》中“小袄”之服即是。六朝出土的陶俑中有广袖宽身、窄袖紧身者。唐代阎立本《陈文帝像》后二侍女衣衫则作广袖宽身式者。

  北朝北齐妇女有戴幂者。《旧唐书》载:“武德、贞观之时,宫人骑马者,依齐,隋旧制,多著幂,虽发西戎,而全身障蔽……”《魏书》载:“氐多以幂为冠”;《周书》载:“吐谷浑……多以幂为冠”(吐谷浑即辽东鲜卑,西晋时附阴山,后又渡陇西)。都是着和戴幂的记述。

  裙的折裥在这时风尚多作细裥,简文帝《戏赠丽人》诗有“罗裙宜细简,画屧重高墙”句。裙有加真珠饰者,见前胡后真珠裙。又有金镂织成者,北周庾信《秋闺有望》诗有“谁家金镂裙”句。

  裆 系一当胸,一当背的衣制,比半臂要短小。《晋书·舆服志》载:“元康末,妇人衣出裆,加乎交领之上”;又《搜神记》云:“颖川钟繇……明日使人寻迹之,至一大冢,木中有好妇人,形体如生,著白练衫,丹绣裆,以裆中绵拭血”;《玉台新咏·吴歌》有“新衫绣裆,迮置罗裙裹。”裆既可着之于内,又可着之于外,且有绣、有绵、有夹。梁代王筠《行路难》诗有:“裆双心共一抹,袙腹两边作八……胸前却月两相连,本照君心不照天。”按此裆是束之于内体的一种,类早世着在胸间的衵腹,与后世所称的袜胸相似。

  抱腰 《释名》云:“抱腰上下有带,抱裹其腹上,无裆者也。”庾信《梦入堂内》诗曰:“小衫裁裹臂,缠掐抱腰”,又有“围腰运织成”。围腰与抱腰疑属同类,但抱腰既称上下有带且无裆,应略异于围腰。盖抱腰长而围腰短,又似系之于外者。

  腰间加有束带。吴均《去妾赠前夫》诗有“凤凰簪落鬓,莲花带绶腰。”带又垂得较长,故刘孝绰《古意》诗有“荡子十年别,罗衣双带长”;梁武帝《有所思》诗有“腰中双绮带,梦为同心结”。虽有所思而致腰瘦,然既能作同心结,当亦是带长之故。

  帔 《释名》云:“披之肩背,不及下也。”简文帝《娼妇怨》有“散诞披红帔,生情新约黄”;梁代徐君稽诗有“树斜牵锦帔”句。

  宫女们或着皮履。《南齐书·高帝纪》载:“宫人著紫皮履”;或着丝履,《中华古今注》云:“至东晋,公主及宫贵皆丝为之。”一般的或用丝,或用麻。凡娶妇之家先下丝麻鞋一两为礼。鞋子的形式,晋有凤头履、聚云履、五朵履;宋有重台履;梁有分梢履、立凤履、笏头履、五色云霞履;陈有玉华飞头履;西晋永嘉间又有鸠头履。曹植《洛神赋》有“践远游之文履”句;晋代张华《轻薄》诗云:“足下金薄履”;晋代左思《吴都赋》有“出蹑珠履,动以千百。”这种都是贵族所着之履。有的是从其形式定名,有的是以色饰定名。其中各种履不一定都是妇女所穿的,如凤头、立凤、五色云霞、玉华飞头、远游履当属妇女所穿;重台履是厚底的鞋,男女都有之,因为南北朝时男足和女足无甚异样。还有加以绣纹的履,例如陆机《织女怨》有“足蹑刺绣之履”;梁时沈约有“锦履并花纹”。

  北朝女子或着靴。《邺中记》云:“石虎女伎着五文织成靴”。

  木屐在当时也为妇女所着。《晋书·五行志》载有“初作屐者,妇人头圆,男人方头,至太康初,妇人屐乃头方,与男无别。”

三、妇女的发饰

  这时期的发饰,在杂记中:魏有灵蛇髻、反绾髻、百花髻、芙蓉归云髻、涵烟髻;晋有缬子髻、堕马髻、流苏髻、翠眉惊鹤髻(一作蛾眉惊鹄髻)、芙蓉髻;宋有飞天髻;梁有回心髻、归真髻、忿郁髻(或作郁葱髻);陈有凌云髻、随云髻;北族室韦(契丹之别类)有叉手髻;北齐有偏髻等。

  其中以灵蛇髻较为奇异,也为后世所因袭此髻名者。但此髻式变化无常态,盖随时随形而梳绕之。各书引《采兰杂志》载:“甄后既入魏宫,宫庭有一绿蛇,口中恒吐赤珠,若梧子大,不伤人,人欲害之,则不见矣。每日后梳妆,则盘结一髻形于后前,后异之,因效而为髻,巧夺天工。故后髻每日不同,号为灵蛇髻。宫人拟之,十不得一二也。”由于蛇所蟠之形态与发髻的蟠形有共同点,视蛇之盘形而得到启发,因而仿之为髻,这正是创制新式髻的一种天然形态来源。此种故事当也非全出于臆造也。他如堕马髻等,有的是承前,也有的是启后,其中虽不能一一见之于实际形态,但也略可从中识别若干,并且所起的各种髻名,都是具有雅尚,姿态玲珑,当亦为妇女们所喜爱的髻名和髻式。

  南北朝妇女的发式,逐渐向高大方面发展。《晋书·五行志》载:“太元中公主妇女,必缓鬓倾髻以为盛饰,用发既多,不可恒戴,乃先于木及笼上装之,名曰假髻,或曰假头。至于贫家,不能自办,自号无头,就人借头。”这种假髻、假头,甚至借头,其做法几乎相类于今天用于戏剧中的“假头套”在木圆头上的做法,但是比假头套要高大得多。《宋书·五行志》云:“宋文帝元嘉六年,民间妇人结发者,三分发抽其髻直向上,谓之‘飞天髻’,始自东府,流被民庶。”庾信《春赋》有“钗朵多而讶重,髻高鬟而畏风。”可见自晋时起,这种高髻就已风行。如飞天髻之名,也是十分雅尚的髻名。髻高对于发饰和人体美都有一定的帮助,可使人增长其高度。

  在北齐似乎发饰更为诡异。《北齐书·幼主纪》云:“妇人皆剪剔以着假髻,而危邪之状如飞鸟,至于南面则髻心正西,始自宫内,被之四远。”与南朝虽同是假髻,但形式却又起了变异,不仅有飞,且又有危、邪、偏侧的姿态。南朝梁王筠《游望》中说“高髻学城中”,正与始自宫中和贵族而流播于四方的情况相符。

  髻是实的,而鬟是虚且空的。陈后主《三妇艳》诗有“小妇初两髻,含娇新脸红”,左思《娇女》诗有“我家有娇女,皎皎颇白晰,鬓发覆广额,双耳似连璧。”梳双髻与发覆额都是少女的发饰。北齐后宫女官八品有偏髻(或作)发覆眉状,此式与少女之饰有相似处而又略有异处,盖覆额短而覆眉则垂下较长。

  发髻上的饰物有步摇、花钿、簪、钗、镊子,或插以鲜花等。

  步摇 傅元《有女篇》有“头安金步摇(一作首戴),耳系明月珰,珠环约素腕,翠爵垂鲜光”。又徐尚书《座赋得可怜》有:“飞燕啼妆罢,顾插步摇花。”这都是对发髻饰以步摇的描述。步摇之制可见之于范靖妇(沈约孙女,梁时人《)咏步摇花》中:“珠华萦翡翠,宝叶间金琼,剪荷不似制,为花如自生;低枝拂绣领,微步动瑶瑛,但令云髻插,蛾眉本易成。”这对于步摇的制作及其动姿,已描述得极为尽致。因步摇上有垂珠,再加以翡翠金玉之饰,益臻行步动态之美。

  钿 是金、银、珠玉的花朵形的饰件。梁代邱迟(一作丘迟《)敬酬柳仆射征怨》有:“耳中解明月,头上落金钿”;同代何逊《咏照镜》有“羽钗如可间,金钿畏相逼。”这都是对花钿描述的诗句。

  簪、钗 梁武帝《河中之水歌》有“头上金钗十二行,足下丝履五文章”;南朝宋代鲍照《拟行路难》有“还君金钗玳瑁簪,不忍见之益愁思”;《楚妃叹》有“金簪鬓下垂”;梁代费昶《衣》有:“鬓插九枝花”等都是描述插金钗之多,也是这时插带的特点。
镊 亦簪类,梁代江洪《咏歌姬》有“宝镊建珠花。”

  插鲜花的有:梁代皇太子杂题《寒闺》:“鬟边插石榴”;及南朝宋代鲍令晖《石城乐》中有:“阳春百花生,摘插环髻前。”南方的素馨花(即茉莉花),其香特强,也为妇女们喜爱。梁代张隐(一作后汉末时人《)素馨诗》有:“细花穿弱缕,盘向绿云鬓”;《晋书》亦载:“都人簪奈花。”这种将素馨花穿缕而盘绕于髻上,前代也有,后世也喜爱。不特把鲜花插之发髻上,也有带在衣襟上的。《孟珠歌》有:“扬州石榴花,摘枝双襟中。”

  手腕上带以金、玉的手镯,梁代皇太子《和湘东王名士悦倾城》有“衫轻见跳脱”。跳脱即是臂钏,后世名之曰臂镯或手镯。

  至于簪钗等物,贵族妇女用金、玉、翡翠、玳瑁、琥珀、珠宝等制成;一般贫者用铜、银、骨类。《钗小志》中载:“东昏侯为潘妃作一双琥珀钗,值七十万(有夸大意)”;《晋令》有:“女奴不得服银钗。”

  《通俗篇》云:“妇饰之有假花,其来已永,其以珠宝穿缀,则仅著于六朝”。观乎咏“步摇花”句中的描述,花饰确盛行于六朝。

上一篇:《中国古代服饰史》之北朝的一般服饰
下一篇:《中国古代服饰史》之魏、晋及南北朝军戎服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