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南北朝 > 《中国古代服饰史》之北朝的一般服饰
  约言之有三:一是其本民族固有的形式;二是进入黄河流域以后掺杂了汉族服式;三是原为汉族而留居于北地者。

就其原有的服饰来说,有若干特点:

  1.他们本来是不束发戴冠的。《资治通鉴·魏纪》中司马光曰:“晋氏失驭,五胡云扰,南北分治,南谓北为索虏,北谓南为岛夷。索虏者,以北人辫发,谓之索头也,岛夷者,谓之岛中也。”索头即拓跋氏。又《晋纪》:“索头郁鞠帅众三万降于赵。索头,鲜卑种。以其辫发,故称谓索头”;晋,太和四年,“索头什翼万降于赵。索头,鲜卑种。以其辫发,故称谓索头”;晋,太和四年,“索头什翼犍疲病”。萧子显曰:“鲜卑被发左衽,故称为索头”。此皆北族人都作辫发之证。

  2.不束发则戴帽。《魏书》云:氐(西夷之别种)以皂为帽。邓支国所戴的帽曰“突阿”。魏主见车上妇人犹戴帽也是。
 
  3.穿靴和身穿小袖紧袍,或只穿上褶而下着小口裤。这是由于他们经常涉草游骑所需而着这种服饰之故。
 
  4.腰间束的是革带。根据史载,北族人所用的腰带是非常考究的。《梦溪笔谈》云:“中国衣冠,自北齐以来,乃全用胡服。窄袖绯绿,短衣长靿靴,有蹀躞带,胡服也。窄袖利于驰射;短衣长靿,皆便于涉草;所垂蹀躞,盖欲佩带弓剑、帉帨、算囊、刀砺之类。”这种窄袖、长靿靴、蹀躞带等,都为适应于他们日常生活中的实用之故。革带上有金玉杂宝等装饰。如《周书·侯莫陈顺传》云:渭桥之战有殊力,文帝解所服金镂玉梁带赐之;又如《李贤传》云:降玺书劳贤,赐衣一袭及被褥并御所服十三环金带一要;再如周太祖赏韩果真珠金带一腰。凡此均说明腰带在北族人是喜爱且极为贵重而又多饰的。

  5.《旧唐书·舆服志》载:“北朝则杂以戎夷之制,爰止北齐有长帽短靴,合胯袄子,朱紫玄黄,各任所好,虽谒见君上,出入省寺,若非元正大会,一切通用;高氏诸帝,常服绯袍。”又《北齐书·孝昭六王、乐陵王传》载:“掘得一小尸,绯袍金带,髻一解一,足有靴。”都是说明北朝服饰的特点。

  6.北朝的袍,也不像南朝那样博大,并且是用各种颜色的,领是开在颈旁。《北魏书·咸阳王禧传》载:“魏主责,妇女之服仍为夹领小袖”。夹领当不是交领,此亦保持其本民族的衣式。

  北朝后周的服色都用五色或红、紫、绿等色,并且镶滚以杂色的领边和衣裾,他们称之为“品色衣”。《周书·宣帝纪》载:“大象二年诏天台(宣帝传位后所居之处)侍卫之官,皆着五色及红紫绿衣,以杂色为缘,名曰“品色衣”,有大事与公服间服之。”据此则知品色衣在北朝与公服都可作为朝会之服。

  7.衣襟是从右面掩向左面的,即所谓“左衽”。《北齐书·王纮传》云:年十五,随父在北豫州行台,侯景与人论掩衣法,为当左?为当右?尚书敬显儁曰:“孔子云:‘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以此言之,右衽为是。”因汉族的衣襟是右衽,而北族人却是左衽的。纮进而言曰:“五帝异仪,三王殊制,掩衣左右,何足是非。”这就是说,掩左掩右,可各取其制。《南齐书·本纪》宋帝禅位下诏有云:“是以辫发左衽之酋,款关请吏;木衣卉服之长,航海来庭。”辫发左衽即指北方各民族,木衣卉服即指南方其他各民族。这种左衽的衣制,是北族同汉族在衣式上不同的制裁,今在出土的陶俑和绘画中都还保留着很多的形象。

  8.北朝的衣服多好用锦彩及刺绣。《周书·崔猷传》中猷上疏谏曰:“廛里富室,衣服奢淫,乃有织成文绣者,猷又请禁断。”《邺中记》中记:织锦署在中尚方,锦有大登高、小登高、大明光、小明光、大博山、小博山、大茱萸、小茱萸、大交龙、小交龙、蒲桃文锦、斑文锦、凤凰朱雀锦、韬文锦、桃核文锦。或青绨、白绨、黄绨、绿绨、紫绨,或蜀绨。”石虎的织成署皆有数百人,石虎御府罽,有鸡头文罽、鹿子罽、花罽等。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真是工巧百数,不可尽名。《魏书·高阳王雍传》载:“雍表请王公以下贱妾,悉不听用织成锦绣、金玉珠玑,魏书·高阳王雍传》载:“雍表请王公以下贱妾,悉不听用织成锦绣、金玉珠玑,奴婢悉不得衣绫绮缬,犯者鞭一百,太后从之而不能久行也。”又《北齐书·后主皇后穆氏传》载:“武成时为胡后造真珠裙裤,所费不可胜计;石虎出行,从者有女鼓吹,尚书官属,皆着锦裤佩玉。”北朝的贵族对于衣饰用锦、绨、罽及绣文等的喜尚,由此可见。罽是毛织物,即氆氇氍毹,可作地毯、毯等之用。缬是一种染色之丝织物,用打结法入染,染后结解,即呈撮采深淡之自然色泽,呈斑斓之文,或用镂版为杂花再染成夹缬。

  靴、帽也是北族的衣着中之一,前面已略述一二。《邺中记》有:“季龙猎,著金缕织成合欢帽”。金缕织成是加金丝线相杂而织成的。石虎有金缕合欢裤,合欢之名当是左右两片相为合缝而成的一种形式。

  南北二者亦有相互参杂而服之者。《北齐校书图》中的服饰也是一个例子。在穿戴冕服以及通天冠、绛纱袍等即是。《周书·宣帝纪》中“帝服通天冠、绛纱服,群臣皆服汉、魏衣冠”以及前述的禁小袄、夹领小袖,禁胡服等皆是。又如裤褶服的改用大口裤,无疑这种大口裤,即由南朝的朱衣、绛衫大口裤影响而形成的。这种形式也可见之于北朝的陶俑及绘画中。

  原有的汉族人士,服饰仍有保持其固有者。例如《周书·长孙俭传》有:“日晚俭乃著帬襦、纱帽引客于别斋。”长孙俭为洛阳人而服帬襦,当本汉制原有的服饰。又像周宣帝当时为鲁公时,同诸王子等都服青衿之服(为学子的服饰),则是北朝服汉制服饰的例子。独孤信戴帽则又是汉人同北族人民彼此同戴帽的例子。

  《资治通鉴·梁纪》载:“陈庆之入洛也,萧赞送启求还……庆之自魏还,特重北人,朱异怪而问之,庆之曰:“吾始以为大江以北,皆戎狄之乡,比至洛阳,乃知衣冠人物,尽在中原,非江东所及也,奈何轻之。’”从陈庆之目见北方情况,可知即在北族统治下的汉人,仍保持其汉族的较高文化和衣冠服饰。

  6.4.1男

  传东晋·顾恺之所作《洛神赋图》。

  此图是真本或宋人摹本,但求其摹得真实就可以了。现就其内容言之:洛神赋是魏国曹植感怀甄后而作,且又感宓妃溺水为神事而并发之,所以其中有“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等句。赋本身也带有些梦幻和浪漫的情感,顾恺之据其赋而图之。图中形象,是否根据魏或东晋甚至更早一些时期的人物服饰?这只有顾恺之自己才知道。据明代杨升庵说,它所描绘者为曹植及其仆从,这大致是不错的。今从其所绘的服饰言,应属于南北朝时。就冠饰言,其中4、5、6,与北魏时的图中7相对照,并参阅图6.4.2男中的1、2、3、4、5的形制,又甚相似;图中1的冠亦不若汉代的前高后低和作前倾状等形制的冠,可知是魏晋以后的冠式。

  图中1、2、3,为远游冠。按《晋书·舆服志》云:“皇太子给五时朝服,远游冠,介帻,翠緌,佩瑜玉,垂组,朱衣绛纱襮(领),皂缘白纱中衣……又有三梁进贤冠……释奠则远游冠,元(玄)朝服,绛缘中单,绛裤袜,元舄。诸王五时朝服,远游冠,介帻,亦有三梁进贤冠,朱衣绛纱帻,皂缘中衣表素,革带,黑舄,佩山元玉,垂组大带。”此像除佩玉等未见,在前胸下又加蔽膝。按《资治通鉴》云:“魏……东阿王植上疏曰:‘若得辞远游,戴皮弁,解亦组,佩青绂(诸王戴远游冠是佩朱绂的,青绂是侍中等所佩,所以要解去亦组,佩青绂,就是愿作侍中的职位)’。”图中的蔽膝作朱色可知;冠饰也已较汉代更为具体,有展筒横于前,贯以笄,卷梁为三。《通典》载:“通梁远游冠,有组缨,似通天而无山述。汉时天子五梁,太子三梁,诸侯王通戴之。”晋皇太子及诸王也常戴。这点也颇符合。所以此冠为远游冠,其服当为朱衣绛纱领,皂缘中衣。

 

  图中4、5、6、7,为武冠。按《晋志》云:“武冠一名武弁,一名大冠,一名繁冠,一名建冠,一名笼冠,即古之惠文冠,或曰赵惠王文所造”。说是因其冠文轻细如蝉翼,故名惠文。武冠为左右侍臣及诸将军通戴。侍中、常侍则加金珰附蝉为饰,插以貂尾,黄金为竿,侍中插左,常侍插右。今未见有金珰附蝉。冠下戴帻,三品将军秩中二千石者著武冠平上黑帻,五时朝服,佩水苍玉。图中佩玉等未见,但其服饰形制应属晋及南北朝时期的。以其画过于小,不可能达到完全符合其服饰制度。8.为龙门宾阳洞供养人像,所戴笼冠虽只能见其轮廓,大体还是能看出的。9.为北魏“女立俑”,故宫博物院。笼巾顶作长方平顶式,与7.系同一时期,但在形制上略有小异。

  6.4.2男1、2、3,为顾恺之洛神赋图,故宫博物院陈列。4.为龙门宾阳洞供养人。5.为敦煌285窟,西魏供养人。

五像所戴均为笼冠。

五像所戴均为笼冠。

6.4.3男北魏·宁恕暨妻郑氏墓窟画像。



  原稿为中国历史博物馆提供。戴的亦为笼冠,其服为上衣下裳。北魏自孝文帝变其本族服饰而采用汉、晋制度。此像腰间大带前似系蔽膝,但因短又与蔽膝不同。颈下有一领,按《释名》:“曲领在内,所以禁中衣领上横壅,其状曲也”。曲领在内衣外,形状大而曲,后来隋代有方心曲领,就是由此而演变来的。此像衣饰线条清晰,可能有添补。其旁女侍发鬟式样又与南朝所作侍女相似。冠上由后而向前所插者,很可能为立笔的后来遗制;旁插者似为簪导。从这形象看,也可见北朝衣冠制度受汉族的影响。如果同顾恺之所作的《洛神赋图(传)卷》比较,则多少还是带有些北族的特点。这二者在时间上也较为接近。其旁的侍女,发饰上也接近于南朝。腰间所束者似为庾信诗中的“围腰运织成”的围腰,因庾信乃由南朝而入仕于北朝的人物。

  6.4.4男1.为《女史箴图》,东晋·顾恺之作(传),此图或为宋人摹本。2.传为顾恺之所作《烈女传图》,宋人摹本。

  《女史箴》为晋张华惧当时贾后专政及后族之盛,乃用历史上的贤后贞女来规讽贾后的威佚。顾恺之亦就此而作图。但其中涉及人物多为前代后、妃,上及春秋,下或及于魏、晋等,因此,图中服饰不一定完全反映当时的冠服制度。

  图中1,为汉元帝,其所戴为通天冠。通天冠的形制同远游冠。按《晋志》云:“通天冠,本秦制,高九寸,正竖顶少斜却,乃直下铁为卷梁,前有展筒,冠前加金博山述,乘舆所常服也。”此冠前有金博山述,卷梁以前高后略低,较之汉制前后已趋平势。

  《通志略》谓:“晋依汉制,前加金博山述。”像中所作冠式,颇为近之,但仍保持汉时若鸟飞的飞翮之缨及春秋时的长缨。《比雅》云:“飞翮缨以鸟尾编作缨。”此说可信,否则不能有如此的轻飘飞扬。



图中2为《烈女传图》,传为顾恺之作。此为宋人摹本。冠式与1相似,卷袖露臂为汉时的俗尚,但襟掖间插有麈尾,又为南朝的习尚。

6.4.5男顾恺之《女史箴图》(传),上海博物馆。

委貌冠

似为委貌冠。《后汉书·舆服志》云:“委貌冠,皮弁冠同制,长七寸,高四寸,形似复杯,前高广,后卑锐。”《晋志》云:“行乡射礼,则公卿委貌冠,以皂绢为之,形似复杯,与皮弁同制,长七寸,高四寸”。像中形制是委貌冠类于皮弁式者。

  6.4.6男1、2、3、4、5,均为宋人摹东晋顾恺之的《烈女仁智图》。6、7、8、9,均为宋人摹顾恺之的《斫琴图》。10.为《女史箴图》。11.为《石画历代圣贤像·孔子七十二弟子像》中之郑国像,宋代李画,绍兴二十六年刻石于杭州。图中1.为长子像。2.为羊后大夫像。所戴之冠与图中11相似。陈祥道《礼书》中有惰游冠、缁布冠、子姓冠等,其形象与此相似。古冠制有梁、有武、有缨、有緌、有纯,此数冠均相符,唯武不清,且数像皆属春秋时人物,所戴的冠均作前高后低,当是汉或汉以前的冠式。最近出土的秦俑所戴的冠,亦有类似此式者。所以此图中的冠式,为秦、汉前时期的冠制。因图均为晋人所作,故列入本章图中,但可作为战国前后时期的冠制的参考。图中1、2、3、4、11均相似,属秦前的冠式。图中3、5、6、7、8、10,可参见图6.4.5男。

  长沙晋墓陶俑。

6.4.7男中国历史博物馆及长沙晋墓陶俑。

为进贤冠,唯前不作梁数。冠制尚具汉制。

晋墓画像砖中的“驿使”

6.4.8男嘉峪关魏、晋墓画像砖中的“驿使”。

  此像所戴冠的前后高低相近。按却敌冠之制“前高四寸,通长四寸,后高三寸,制如进贤,凡当殿门卫士服之”与此冠颇类似,或驿使者亦戴此冠。

 

6.4.9男成都扬子山晋墓出土的墓门石刻画像,重庆博物馆。服饰类汉制,短衣大袑,执板或盾,应为晋初或魏时的服饰。

男

  6.4.10男出处同图6.4.9男。执篲,戴帻。

6.4.11男《女史箴图》

6.4.11男《女史箴图》,《世界美术馆·大英博物馆》。

  图中1为刺熊者,余为抬辇者。《宋书·礼志》云:“举辇,迹禽前驱,田基、疆弩司马……、守陵虎贲……给绛科单衣武冠。”又云:“江左多不备。”则1当为绛单衣而冠武冠,余为戴平上帻,即平巾帻。按平巾帻之制与笼巾相似,即与武冠相似,不过因其上所饰的不同而名之。又武吏服平上帻,形似进贤冠之笼巾,因式上平,故名之。

男
  6.4.12男阎立本作陈文帝像。像中首戴白纱帽,在南朝时白纱帽为帝王者所戴。《资治通鉴》云:“宋泰始元年,王失履,跣至西堂,犹着乌帽,坐定,休仁呼主衣(管衣冠者)以白帽代之(江南天子宴私者戴白纱帽)。”又“王敬则拔白刃……仍手取白纱加(萧)道成首,令即位。”要萧道成戴了白纱帽即皇帝位。沈攸之曰:“大事若克,白纱帽共着耳。”《梁书·候景传》载:“自篡立后,时着白纱帽”。《画史》载有:“宣王姜后免冠图,宣王白帽,此六朝冠也。”《邵氏闻见录》有:“齐·萧道成既诛苍梧王……白纱帽共着耳。………家有范琼画梁武帝本,亦着白纱也。”陈制,以白纱者,名高顶帽。又有缯帛为之,高屋下裙,盖无定准。《隋书·礼仪志》载:“案宋齐之间,天子宴私著白高帽,士庶以乌,其制不定,或有卷荷,或有下裙,或有纱高屋,或有乌纱长耳。”此像首戴白纱帽,外着白狐皮大衣,毛在外。据此则在南朝时着裘之制,仍将毳毛表露在外者,尚有古意。手执如意,亦为南朝时所喜尚的习俗。陈废帝亦戴此式的白纱帽。此像与上列各点均相符合,是六朝时南朝帝王以戴白纱帽为天子的帽色,且作向上卷荷的式样。

扶桑大帝

6.4.13男《朝元仙仗图卷》中之扶桑大帝。

  图为北宋初武宗元作,首戴有卷荷的白纱帽,与阎立本所作陈文帝像戴的白纱帽同样形式。手执的是麈尾扇,这种形制至宋代已废,而是南朝时所尚者。因画中为神仙人物,可不必拘泥于一定的时代服饰制度,这像可提供作为南朝时服饰的资料,因在隋及唐初尚保留白纱帽之名,足见原作者是有所依据的。

6.4.14男

  南京西善桥南朝墓砖刻—竹林七贤砖刻,东晋。图中1.为阮籍像,披缥纨之类的半臂。 2.阮咸像。 3.刘灵像,作两丸髻式。《世说新语补》云:“王昙首……王时作两丸髻,着裤褶,骑马往土山下”,王当时年十五岁左右,两丸髻乃年轻者所梳。刘灵(伶)作此髻式,表示有玩世之态。

北齐校书图卷中的人物

6.4.15男《北齐校书图卷》中之人物。

  图中 

  1.着高靿靴,裹帛巾,当属北族服饰。

  2.似亦高靿靴,衣翻领衫或袍,此制亦属北族装束。唯梳双丫髻,似与南方东晋时的竹林七贤中刘灵所梳者相似。

  3.此女所着高底履,属南朝服饰。

  4,着翻领长袍,尖头靴。5.裹幅巾,着长靿靴。

  6.着翻领长衣,牵马执鞭,腰佩手巾,其所佩者与1同类,疑为佩七事中的契苾真、哕厥。三人均应为北族服饰。

  7、8,二女额饰作三垂或二垂圈卷式额饰(图中另有作四圈式者),此种额饰与河南偃师出土的宋代砖雕中妇女相似,亦属于北方流行的一种额饰。

  8、9,二男子披有全幅纱縠一类的似半臂而又不类半臂、似斗蓬而又非斗蓬者。观其露臂形式等,当系暑日披纱縠的适时的装束。胸背有二带相连搭于肩者类古之心衣,抱腹而施钩肩并施一裆以掩心者即是此式。总观此图中的所有服饰,大抵是当时在北方的汉族人物所服。所以宋代有人说,此图的衣冠是华夏与北族人相杂的一种服饰,确是有所据的,作此图时间当亦在北朝时。

6.4.16男《高逸图》

6.4.16男《高逸图》,唐末孙位作。

  从图中的服饰来看,如披有纱縠一类的外衣,且用带子结扣的部位与结法,与《北齐校书图》有相似者。图中原旁有二童子着高靿靴,高靿靴无疑是北朝所有者,汉族虽也有靴,恐怕极少是高统的,这种高统靴大致在中期方为南朝所穿着,一般来说,在东晋早期还是不常用的。所以后人有怀疑南齐谢赫所画《晋明帝步辇图》中的侍臣着高靿靴不一定确切。《北齐校书图》中也有着此高靿靴者,且靴又作尖头者,这是因该画本身就是南北相杂的服饰,故不足为奇。这种披和靴在二图中亦有相似之处。

《高逸图》中亦有人戴乌纱卷裙帽

  《高逸图》中亦有人戴乌纱卷裙帽,另一人戴冠,这是南朝的首服。又如此像凭靠隐囊憩息,亦为南朝时贵族子弟们常用。即《颜氏家训》所云“梁朝全盛之时,贵族子弟坐棋子方褥,冯斑丝隐囊。”此图中人所依者即是丝织隐囊,坐的是织花方褥,与训中所说的大致相同。所以此画与《北齐校书图》既有相似处,也有相异处。二画之间关系如何姑且不论,就其服饰及生活方式而言,当不是唐末五代逊位时的形制,而是反映了南朝的服饰及其生活习俗。

6.4.17男宋人画《王羲之写照图》。

首戴纱巾,而内又戴冠

  首戴纱巾,而内又戴冠。这在宋代的服饰中固然也有,唯其上衣外束以裙,则在东晋时为日常服饰,见正文中《羊欣传》。所以此图是多少带有南朝特点之服饰。

6.4.18男嘉峪关魏、晋墓砖画。



大多为劳动人民的装束,其中一人持弓射兔,所戴的似大冠。

  6.4.19男西安草厂坡出土之持弓武士俑,北魏,中国历史博物馆。



《邺中记》云:“石季龙出猎,著金缕合欢帽。”此像戴两片合缝的帽。一般来说,顶圆者为帽,所以此像所戴者有合欢帽的式样。着短衣大口裤,属裤褶之服。腰盛弓袋及箭櫜。《广雅》所云“藏弓谓之

  6.4.20男西安草厂坡出土,北魏时,中国历史博物馆。



1. 同图6.4.19男。 2.戴帻。

6.4.21男南北朝文侍俑,上海博物馆。

着红色

6.4.22男中国历史博物馆。

同图6.4.21男。上身亦加

同图6.4.21男。上身亦加

6.4.23男

男

  1.北魏之男俑,故宫博物院。2.帝王图中陈宣帝的抬辇者,大口裤褶。3.江苏丹阳胡桥南朝大墓出土的执扇盖待从,见《文物》1974年第2期。此像服饰亦为裤褶服,但以左衽为异。按左衽的裤褶服,应是北朝的特点。此像发现在南朝墓室中,也是少见的。可能是以北朝的人物形象来作为南朝统治阶级者的侍从或仪卫中的人物;亦有可能是南朝较低级的人物着北朝服饰,但图之于大墓的壁画,这种可能性不十分大。

6.4.24男邓县彩色画像砖,中国历史博物馆。

  原图为红色上衣、大袖,袖翻出白衬里,衣外加红褐色裆,束白色腰带,下着白大口裤。首戴湖蓝色小冠(因在画像砖中另有一人(未画出)与此像相对立,及娄叡墓中像,均明显有一白色之笄横贯于冠中,所以此像亦应为小冠)。



  按此服饰,应为朱衣(褶),大口裤的服饰。裤褶之制,盛行于南北朝,本为魏、晋以来车驾亲戎,中外戒严的服饰。大口裤亦适应于朝会时之用。此制无疑是受汉族上衣下裳制服饰的影响。因大口裤加大而不缚裤时,便成下裳的形式,如遇急事,立即可用缚裤的形式而当作戎服之用。

6.4.25男中国历史博物馆。

男

  《隋书·礼仪志》载:“后周之时,咸着突骑帽,如今胡服,垂裙覆带,盖索发之遗象也。”此像戴帽,下有垂裙,顶圆类帽式,故为突骑帽之式。身着裤褶,外披似有袖的外衣。3.太原市北齐娄叡墓出土骑俑,见《文物》1983年第10期。像中所戴,疑属北族所称的皂帽类。
 
  6.4.26男1.邓县彩色画像砖。2.《世界美术全集》(7),北朝。3.武士俑,山西太原张肃墓出土之北齐天保年间武士俑。



1.黑发插一绿色笄,亦有可能是帻梁。黄色

6.4.27男1.武士俑,北魏。2.南北朝。均为故宫博物院陈列。

男
1.似戴盔者。2.戴帢者。均为

6.4.28男服饰与图6.4.27男相似。

6.4.29男

6.4.29男邓县画像砖,中国历史博物馆陈列。

裤褶服。上服褶,下着小口裤。左一人戴大帽。右一人与图6. 4.30男之右一人似以绛囊缚髻,均为兵士之首服。

6.4.29男

6.4.30男出处同图6.4.29男。

  缚裤而不散,亦可为马上之服。《北史·蠕蠕传》有绯衲小口裤褶,紫衲大口裤褶。《梁书》武兴国:“著皂突骑帽,长身小袖袍,小口裤,皮靴”。衲系袄属,即上衣之褶。此像上衣均作左衽式,当为北朝戎服之一种,其舒散者当可作便服用,此乃北朝服饰的特点。

6.4.31男画彩骑马俑,北魏

6.4.31男画彩骑马俑,北魏。

  戴盔,似披一短假钟者,北族或有之。至于南朝披此者,则被认为是一种不正当的服饰。《南史》云:“周弘正……俳谐似优,著红裈,锦纹髻,踞门而听……既而弘正绿丝布裤,绣假种(钟),轩昂而至。”当时周弘正所衣者,或即此种衣式。假种即后世人所称的一口钟,亦即斗蓬。但周弘正是一个俳谐如优人的人物,迁官后在夏日尝着犊鼻裈,朱衣,而为有司所弹劾,所以当时已认为这种服饰不是正常的服饰。且此人又为放荡者,所以后世人也曾论之,认为穿这种绣假钟者是服妖,由此而知南朝着这种服饰者乃极个别耳。



6.4.32男1、2,敦煌288窟,北魏。3、4,云岗石窟第十九窟中的供养人。

 图中1、3,服饰有相似者,亦为北朝的常服。2.为上衣下裳,腰围以围腰。

6.4.33男1.对坐俑。2.骑乐俑。

6.4.33男1.对坐俑。2.骑乐俑。均为湖南长沙西晋永宁二年墓青釉陶俑。1.似为进贤冠,后面加较高的后山。

6.4.34男均为魏、晋时期出土的俑,中国历史博物馆。

6.4.34男均为魏、晋时期出土的俑,中国历史博物馆。

9、10,为长沙晋墓出土的坐俑。

  1-8,为帢,或作、幍。《晋书·五行志》载:“魏武帝以天下凶荒,资财乏匮,始拟古皮弁裁兼帛为白帢,以易旧服。傅元曰:‘白乃军容,非国容也’。傅子又曰:‘或单或夹,祀、婚、冠、送饯亦服之’。”《古今注》云:“,魏武帝所制,初以章身服之轻便,又作五色,以表方面也。”《中华古今注》亦云:“以军中服之轻便,有作五色帢,以表方面也。”据此,则魏、晋时的帢,本为轻便简易,并且用各种颜色分别其贵贱,本用之于军士所戴,其式如古代的皮弁而缺四隅。证之《资治通鉴》云:“陆机闻秀至,释戎服著白帢”。桓温废简文帝时,帝着白帢单衣出都是。因后来以白帢为庆吊之服,就不作正服戴用。余图为小冠及帻。

  作者认为,帻,主要是用作韬发,即韬裹鬓毛使之着于冠内而不蒙面,故常在冠下,亦有单着之者。冠是有笄(簪)贯于发髻中使冠固定,古时冠与帻之不同就在此。

  晋末流行小冠,但所着衣服却极宽博,也是这时流行的形式之一。

上一篇:《中国古代服饰史》之南朝一般冠服
下一篇:《中国古代服饰史》之魏、晋及南北朝的妇女服饰、发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