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南北朝 > 《中国古代服饰史》之南朝官服
  南朝朝会时的服色,天子戴通天冠、黑介帻,着绛纱袍,皂缘中衣为朝服。通天冠的形制,晋、齐于冠前加金博山颜。皇太子则戴远游冠,梁前亦加金博山;齐太子用朱缨,翠羽緌;诸王则用玄缨,着朱衣绛纱袍,皂缘白纱中衣,白曲领为朝服。王者後及帝之兄弟、帝之子封郡王者也服之。

  百官则戴进贤冠,有五梁;三梁、二梁、一梁之别。唯人主用五梁;三公及封郡公县侯等三梁;卿大夫至千石为二梁;以下职官则为一梁。

  武冠 晋名“繁冠”,一曰“笼冠”,一名“武弁”,一名“建冠”,为左右侍臣及诸将军武官之冠。侍中、常侍加金珰附蝉,插貂尾,侍中插左,常侍插右。魏曹植自云:“若得辞远游,戴武弁,解朱组,佩青绶。”因远游冠为皇太子、诸王所戴,而武弁为侍臣所戴,诸王则冠远游冠,佩朱绂。三都尉、诸侍中、常侍戴武弁,佩青绶。所以曹植有此言,是他欲作帝之侍臣的意思。东晋大画家顾恺之拜散骑常侍,亦有“饰以貂珰之晖”语,貂即插貂尾,珰即金珰。梁时褚元日作诗:“帽上着笼冠,裤上着朱衣,”即上身着朱衣,下身穿大口裤,头上戴武冠的服饰。

  鹖冠 即在冠二边加插鹖尾,为武骑、武贲等武官所戴。如骑郎等在陛列及卤簿中亦用之。在辽东之东的高句丽亦有戴此冠者,其形制如我国古代的弁形,旁插二鸟羽,以显其贵贱。今高句丽出土的壁画中尚有此形象(见图6.2.1军)。

  法冠 即獬豸冠,为执法官所戴。晋之刘为侍御吏,尚书郭彰对刘曰:“我不能截君角耳。”因侍御史戴法冠,而法冠有二角,所以说截角。

  高山冠 因汉时制,其形制类似通天冠和远游冠,魏明帝乃变其形,使卑而下如介帻状,并于帻上加山峰形,为行人使者所戴。

6.2.1军

  1.高句丽双楹冢人物图。2.高句丽壁画。 3.满州辑安县舞踊冢。均为《世界美术全集》(7),中国部分。上列各图均为戴双鹖冠者。按《晋书·舆服志》载:“鹖冠加双鹖尾竖插两边,鹖鸟名也,形类鹞而微黑,性果勇,其斗至死乃止,上党贡之。”宋时如节骑郎虎贲及备卤薄中也戴鹖尾冠。齐时武骑虎贲服文衣,插雉尾于武冠上。陈时武贲中郎将,羽林监节骑郎在陛列及备卤簿者戴鹖尾,服绛纱单衣,或服锦文衣,戴鹖尾冠。此为南朝戴双鹖冠的情形。但此像为东北各族的形制,在南朝则或插鹖尾于武冠上。

  委貌冠 形如覆杯,其制与皮弁类似,用黑色绢为之,长七寸,高四寸,行卿射礼时公卿等戴之。 

  樊哙冠 广九寸,高七寸,前后各出四寸,状如平冕,凡殿门司马卫士戴之。其余汉代的各冠,自魏、晋以来,不常使用。

  百官有五时朝服,即绛纱袍及黄、青、皂、白诸色的袍或单衣。但虽称五时朝服,然只有四时朝服,其中缺秋时服,即白色朝服。其在袍内衬者都用皂缘中衣。至宋时加给五时朝服,另给白绢袍或单衣一领。

  皮弁 魏、晋以来,皮弁用缨而无笄导,用浅黄白色鹿皮者为之。

  绶、佩 在这时仍为有官职者所佩带。如《晋书·舆服志》载:文武官公皆假金章紫绶,相国丞相绿绶,此外金章紫绶、银章青绶、铜印墨绶等,并有佩玉及佩水苍玉等之差别。宋时亦如此。皇太子纁朱绶,佩瑜玉;诸王佩玄玉;太宰太傅等佩山元玉,以下有水苍玉等。大体承前代之制而定。又如陈之直阁将军朱服,武官铜印,青绶。《宋书》龚潜不能为五斗米折腰,即日解印绶而去。所谓“解印绶而去”,即言其身份与常人无异。腰间则佩有兽头鞶囊,次者有兽爪鞶囊。佩玉之制,至汉末丧乱,玉佩不施用而忘其制度。魏之王粲识旧佩的制式,遂重作之。这里的制式指衡、琚、瑀、璜、冲牙等的形制,因佩玉有一定的制度。按《玉藻》云,“古之君子必佩玉,右征角,左宫羽”,谓佩玉之声有所中和。佩玉上系于衡,下系三道,穿以珠,下端前后以垂于璜,中央下端垂于冲牙,动则冲牙前后触璜因而为发出相触之声,所以有佩玉锵锵之谓。

  袍 是一般长衣的统称。南朝朝会间用绛纱袍,其单者称为衣。除五时朝服外,另有纹饰的锦袍。如魏武帝与杨彪书曰:“遗臣以错采罗縠锦袍”;晋惠帝赐中书监卢志鹤纹袍;太子纳妃有绛绫袍;宋赐刘义恭金兽袍;北齐天子着绯绫袍,百官士庶同服,贵臣多着黄文绫袍。《邺中纪》载:“石虎临轩大会,著碧纱袍(一作丹纱袍)。”

  北周武帝时始令袍下加襕,即在袍之下加一横襕,以作为下裳的形制。

  在朝服的肩上,有紫荷。《晋志》载:“八座尚书荷紫,以生紫为夹囊,缀于服外,加于左肩。”《宋志》、《齐志》谓之紫夹囊,俗称“紫荷”,负之而行。大抵作为像文书奏章之类所贮之囊,以待备忘或录事之用。后人谓其形制有似西番僧肩上所负的绣囊,其作用或亦相似。因为它不特负而行,且缀之于服外,即有固定于左肩之上者,也可说是服饰中有衣袋之始。

  齐之朝野人士,盛行一种“假两”,用一方帛填胸,它的作用未明,似乎与荷紫相类,一在肩上,一在胸前,但又与裆制的有前有后又不同。唐陶俑中之文吏俑,有在胸前缀一方形锦帛者,或系南朝“假两”的遗制。
簪白笔 《晋志》云:“笏者,有事则书之,故常簪笔,今之白笔,是其遗像。三台五省二品文官簪之,加内侍位者亦簪之。”张晏谓:“汉时近臣负囊簪笔,以备顾问,或有所记之需”。颜师古谓:簪笔,“插笔于首,遇有朝会等,殿中侍御史簪以白笔,用以奏不法之事所用”。紫荷用以盛物及文书之需,簪笔用以书写文书,记奏等事。紫荷与簪笔为朝会间备用之需要而设。笏即手版,在手版上亦有白笔,并用紫皮裹之。

上一篇:《中国古代服饰史》之南北民族间的服饰影响
下一篇:《中国古代服饰史》之南朝一般冠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