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南北朝 > 《中国古代服饰史》之南北民族间的服饰影响
  南北朝代开始与结束时间表:

魏:公元220—265年
蜀:公元221—263年
吴:公元222—280年
西晋:公元265—316元
东晋:公元317—420年
宋:公元420—479年
齐:公元479—502年
梁:公元502—557年
陈:公元557—589年
北朝:元魏(代),公元338—376年北魏,公元386—534年
东魏,公元534—550年西魏,公元535—557年
北齐,公元550—577年北周,公元557—581年

  三国后接着就是魏、晋,自东晋以后至南朝陈(420—589年)止,即历史上所称南北朝时期。

  魏由于历史短促,在服饰上来说,其变化不大。自南北朝以来,由于北方各族的入主中原(黄河以南,长江以北的大部分地区),不免将北方民族的服饰带到了这一地区。同样,北方各民族的服饰制度也大量接受汉族的服饰制度,其中突出的即是北魏的孝文帝太和十年(486年)帝始服衮冕;十八年革其本族的衣冠制度;十九年引见群臣时并班赐百官冠服(以易胡服)。这也可从《资治通鉴·齐纪》见之:“魏主谓任城王澄曰:‘朕离京以来,旧俗少变不!’对曰:‘圣化日深。’帝曰:‘朕入城,见车上妇人犹戴帽,著小袄(此代北妇人之服,乘车妇人,皆贵臣之家),何谓曰新?’对曰:‘著者少,不著者多。’帝曰:‘任城此何言也,必欲使满城尽著邪,’澄与留守官皆免冠谢。”史言魏主汲汲于用夏变夷,即改变北族人的冠服而从汉制。又魏主诏:“禁士民胡服,国人多不服。”国人指原为北族的人民,由于不习汉制衣着,所以有不尽遵诏令者。这都说明北族在衣冠服饰上受到汉族的影响。

  其次,北方各民族大多是从事于畜牧业,习于骑马,涉水草,所以他们的衣着大多以衣裤为主,即上身着褶,下身着裤,称之曰“裤褶服”。《急就篇》云:“褶为重衣之最在上者也,其形若袍,短身而广袖,一曰左衽之袍也。”《说文》亦作左衽袍。左衽的衣式,为其他民族衣式的特点,汉族则为右衽之式。短身的袍,是比襦略长的上衣,下身只着裤。此制为北族人民所常服者。如魏主赐高车的阿伏至罗及穷奇以绣裤褶。《北史·蠕蠕传》有绯衲小口裤褶,紫衲大口裤(即紫褶而下着大口裤)、小口裤。因袍褶有广袖与小袖,裤亦有大口和小口。《梁书》载:芮光国之人(匈奴别种)则衣锦制的小袖袍、小口裤、深雍靴。又如齐遣散骑常侍裴昭明等往吊北魏文明皇后崩丧,魏主欲以本族的朝服吊(即以裤褶吊),昭明等谓裤褶乃戎服,不宜以吊。说明北族以裤褶为朝服而常服之。这种服装北族所以当作朝服用而常着之,是因为适应于北族的生活,便于行动。正由于轻便之故,所以日后亦为汉族所采用。当然其形式必然是既取其长,而又使其符合于汉族的特点,即采取其广袖与改为大口裤的形式。这样既可权作常服用而又可以作为急装戎服用,其式样当亦改为右衽。裤褶之名,始见于三国。吴时《江表传》:吕范,自请愿领都督,乃释绛褠(褠衣是礼服),着裤褶,执鞭诣阙下启事。这种着裤褶便是戎装的装束。其后至魏、晋、南朝,着此服者日趋众多。《晋义熙起居注》载:安帝诏曰,“诸侍官戎行之时,不备朱衣,悉令裤褶从。”郭璞亦以裤褶赠人。宋文帝巴陵王休若,时内外戎严,普着裤褶。又废帝常着小裤褶,未尝服衣冠。我们再从元凶劭(宋文帝长子)欲为弑逆,半夜呼袁淑等服裤褶,并取锦裁三尺为一段,中破为二,分与淑等缚裤。可知此裤乃大口裤,所以用锦缚裤使其作戎装之用。又如沈庆之夜半被上(天子)召唤,庆之缚裤急装而入。由此可见裤褶服虽为北族人常服,而南方也以其轻便急装,故亦盛行于南朝。这与当时的时势相适应,在多事之秋,不容衣冠整饰。所谓“缚裤废天子”的缚裤当是这种穿褶着裤的裤褶服。又如齐东昏侯着织成裤褶,金薄帽,执七宝矟,戎服急装,不变寒暑也是一例。裤褶服既行,以至下及士卒,也都着此服。如齐之王奂北行,齐世祖因诸戍士卒衣服多褴褛,令奂送裤褶二千具分给士卒。此种给士卒的裤褶,当非广袖大口裤类。裤褶有用皮或制的,亦有黑色、黄色、青色、白色,贵者有织成锦绣的。一般上身服朱衣而下着白裤,就是朱衣大口裤。

  裤褶不特为男子所着,女子也有服之者。《世说新语》云:“武帝降王武子家,婢子百余人,皆绫罗裤”(《北堂书钞》裤作裤褶)。《邺中记》载:“石虎皇后出,女骑一千为卤簿,冬月皆著紫衣巾,蜀锦裤褶。”可知南朝和北朝妇女都有着此者,唯北朝尤盛。当时南族的冠服,本以原有的冠服如通天冠、进贤冠等及绛纱袍朱衣,而下身着裙为礼服,而自北族的裤褶服盛行后,南人也采而服之,但毕竟在朝会或礼仪中,这样装束是不符合仪表的严肃感。因此南人就将上身的褶衣,加大了袖管,下身的裤管也加大了。这样的形式,才有些像上衣下裳之制,比较符合于汉族的衣冠制度了。如有急事,就把裤管缚扎,这样又成了急装的形式。可以说,南人采用这种服饰,是既有便于行事而又适合于仪表体制。沈庆之对帝所说“夜半唤队主,不容缓服”,即是指不具衣冠而用急装进见帝召之意。在东晋时就有诸侍官戎行时,不服朱衣而悉着裤褶从。这种裤褶服,自南北朝后,至唐代,并以此服作为朝见之服,也就是这种广袖、大口裤的形制。而这种大口裤之制,反过来又影响了北族,所以说南北朝时是民族间在服饰上相互影响的一个重要时期。这种服饰在出土的陶俑及壁画画像中极为众多,这也足资证明这一时期这种服饰的普遍存在。

  再者,由于这时期争夺不止,战事不息,因此在作战工具及保护人身的工具铠甲、保护战马的马甲也较前更为发展和普遍使用。这在第八节的军戎服饰中再述。因此,这时期的服饰,在历史上的演变和以后的发展中是一个重要阶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国古代服饰史》之南朝官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