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南北朝 >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女性婚服与婚恋观
    摘要:

    婚服是时代审美取向的重要体现,婚恋观则是时代社会生活与文化的映射,将二者结合起来研究有助于更好地还原当时的社会文化生活。采用文献查阅和出土实物考证的方法,对魏晋南北朝时期女性婚服形制进行梳理,研究发现在社会审美和思想观念转变的共同作用下,当时女性婚恋观发生了明显异于前朝的变化。魏晋南北朝时期人们的婚服和婚恋观与其生活息息相关,见证了这一时期的社会变化和发展。

    关键词:

    魏晋南北朝;杂裾垂髾服;白色婚服;婚恋观;

    作者简介:郑文静(1993—),女,硕士研究生。;*谢平(1969—),女,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服装品牌及流行趋势。Email:840518410@qq.com;

    收稿日期:2018-03-14

    WeddingDressesandMarriageViewsofWomeninWeiJinandtheSouthernandNorthernDynasties

    ZHENGWenjingXIEPing

    SchooloffashionartandEngineering,BeijingInstituteofFashionTechnology

    Abstract:

    Whileweddingdresscanreflecttheaestheticorientationofanera,andmarriageviewisareflectionofsociallifeandcultureofaera,thecombinationofthesetwowillhelptobetterunderstandthesocialandculturallifeofthisera.Byusingthemethodofliteraturestudiesandunearthedobjectresearches,thispaperuntanglesthepatternsystemoffemaleweddingdressinWeiJinandtheSouthernandNorthernDynasties,whichfindsoutthatunderthecommonactionsofsocialaestheticchangesandideologicalchanges,themarriageviewofwomenatthattimehadchangedobviouslyfromthatofthepreviousdynasty.Theviewofweddingdressandmarriagewascloselyrelatedtopeople'slifesinWeiJinandtheSouthernandNorthernDynasties,whichwitnessedthesocialchangesanddevelopmentsofthisera.

    Keyword:

    WeiJinandtheSouthernandNorthernDynasties;fringeddress;whiteweddingdress;marriageview;

    Received:2018-03-14

    婚服作为婚礼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自身的发展演变受到中国传统服饰文化及社会观念的影响,不仅与其民族特性息息相关,而且与当时政治、经济、文化等密切联系,同时某一时期的婚恋观又体现了当时的社会文化生活,是对人们心理状态和思想观念的折射。

    魏晋南北朝是一个社会动荡和思想解放并存的时代,是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应该重视的时期。以往对于魏晋南北朝时期服饰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常服形制、审美内涵及演变等方面,在周锡保[1]《中国古代服饰史》、沈从文[2]《中国服饰史》等专著中有过系统的研究,黄能馥等[3]编著的《中国服装史》中曾提到过袿襡大衣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婚服形制,但没具体展开研究。目前,对魏晋南北朝时期婚服的研究相对较少,并没有将婚服作为一个命题进行研究,而将婚服与婚恋观相结合的研究更是不多。文中以魏晋南北朝服饰特点及审美情趣为切入点,通过有关文献,对女性婚服形制进行考证,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探究婚服与婚恋观的关系,从而展现魏晋南北朝时期女性群体的婚服风貌,提供解读魏晋南北朝之美的新视角,进一步了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审美观和独到的社会文化特征。

    1魏晋南北朝时期女性服饰特征

    婚服是社会审美的一种体现,对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女性婚服进行考证,首先要从当时社会环境下女性常服特点入手,婚服是在常服的基础上更精致、考究的延伸。

    魏晋南北朝时期社会动荡不安,而服饰却呈现出丰富多样的发展趋势。当时女性服装多以宽博为主,一般上着衫、襦,下穿裙子,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其在承袭秦汉服饰形制的基础上加以创新。如上衣逐渐变得短小而紧贴身体;衣袖上部与大臂贴合,小臂部分肥大;常用抱腰或者围裳系腰,最外边还会系一条飘逸的丝带;采用各色的缘边在衣襟、袖口、下摆等部位加以装饰。下半身的裙子形制也日渐丰富,或把下摆加长使其摇曳在地,或把裙腰升高增加视觉高度,或把裙幅增加,使其成为多褶裥的喇叭裙,这种上俭下丰的服装样式给人瘦长潇洒的视觉美感。魏晋南北朝女性服饰体现出包容性、多样性和创新性等特点,这也从侧面反映出魏晋南北朝女性的自主意识较强,她们不畏封建礼法,勇于打破世俗的约束,迫切追求思想和精神上的解放。

    2魏晋南北朝时期女性婚服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女性婚服,在考古和史料方面的研究并不多见,当前学界对这一时期女性婚服的专项研究也比较少。文中只能从有限的史料记载和汉代婚服资料中推测这一时期的女性婚服形制。

    2.1深衣制

    南朝宋时期的齐皇后曾经在谒庙时身着袿襡大衣,其袿衣常用刺绣和金银点缀,装饰华丽,在《隋书·礼仪志》中即有这样的记载:“袿大衣,盖嫁衣也。谓之袆衣,皂上皂下。亲蚕则青上缥下。皆深衣制,隐领袖,缘以条。”[4]史料中所描述的袿襡大衣正是此时的嫁衣,又称为袆衣,皇后在亲蚕谒庙时也穿这种服饰。据此笔者认为,袿襡大衣是当时女性服饰中最正统的礼服形制。由此可知,这种袍服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女子婚嫁之时所穿的一种婚服形制。

    史料中记载的袿衣,属于深衣制的一种形式,即所谓的杂裾垂髾服。杂裾垂髾服[1]如图1所示,魏晋时期的女性会在服装的领子、袖子及衣襟等边缘处加上一些必要的装饰,其中最特别的是裙摆部位的装饰品———“纤髾”,它是由丝织物制成,形似下尖上宽的三角形,使穿着者在走路时如仙女般飘逸。到南北朝时期人们又将这种尖角形装饰物的长度加长,与之前的长裙带合二为一。这种潇洒的服装形制与当时的社会意识具有内在的联系,魏晋以来,社会上盛传玄学和道、释两教相结合,酝酿出崇尚虚无、放浪形骸、脱尘不羁的空淡之风,杂裾垂髾服与这种社会审美相吻合,十分受追捧。

杂裾垂髾服
    图1杂裾垂髾服Fig.1Fringeddress

    2.2白色婚服

    《东宫旧事》载:“太子纳妃,有白毂,白纱,白绢衫,并紫结缨。”[5]史料中所记载的“白縠”是指用细纱织成的白色褶皱状的丝织物;“白绢衫”便是所谓的白衣,其材质是一种白色、偏薄但却坚韧的丝织品,用来制作长衫。这种材质不仅用于常服,同时也可用来制作礼服。由此认为白色婚服也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婚服的一种。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白色婚服存在的合理性:(1)魏晋南北朝时期玄学盛行,整个社会崇尚自我超脱与潇洒的处世态度,而白色与这种追求清新淡雅的社会风尚相吻合;(2)受南北方文化融合的影响,白色嫁衣是当时北方女子婚嫁时的着装,在这一民族大融合时期南方婚服形制也避免不了受到北方的影响;(3)与魏晋南北朝时期佛教盛行有关,众所周知,在佛教艺术中是善于用不同色彩的象征意义来阐释佛教哲学艺术的特殊寓意的。其色彩美学中常包涵有象征性、自然性、装饰性的属性。在《俱舍论》中把因果报应形容为黑、白两色,佛祖释迦牟尼的代表色为“白色。”[6]丁福保《佛学大辞典·杂名》中记载:“以天竺之波罗门及俗人,多服鲜白之衣故也……西域记二曰:‘衣裳服玩无所裁制,贵鲜白,轻染彩。’”[7]由此可见,佛教艺术中以白色为贵,白色婚服的出现也受到了佛教中服饰色彩审美的影响。综上所述,白色婚服也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女性在婚嫁时所着的服饰形制。

    魏晋南北朝女性在婚服创新上表现出特有的风貌,飘逸的袿衣和清新的白色婚服显示出她们不落俗套,大胆追求个性解放与自由的时代精神。

    3从婚服形制看魏晋南北朝的婚恋观

    观服可以知俗,同时民俗又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服饰样式的变化。服饰民俗是一种文化形态,与生活礼仪紧密相连,风俗礼仪的不同在服饰上的表现也会有所差异,如婚、丧、寿等重要场合所穿着的服饰是不一样的。

    不同时代的社会审美取向如华丽、朴素、开放、保守等都可以体现在服饰上。社会风尚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影响着服装样式的变化,历史的变迁与民族间的融合在服饰民俗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婚服作为特殊服饰在人们生活中有其重要地位,婚服体现着婚俗的要求,具有更广阔的民俗意义。魏晋南北朝女性的自我意识逐渐变强,她们极力追求婚姻自主和婚姻地位平等,这与当时社会环境下的各种思想相互碰撞、新旧思想不断更替有关,其所盛行的飘逸袿衣和白色婚服,与整个社会所崇尚清新、洒脱的玄学审美密不可分。

    魏晋南北朝处在中国封建社会转型期,受各种思想融合的影响,女性服装形制在承袭秦汉遗风的基础上大胆创新,呈现出鲜明、华丽的时代特色,在服饰穿着和行为观念上体现着对儒学所构建的伦理纲常和礼乐制度的蔑视。同时,女性的婚恋观也变得越来越开放,表现出不同于以往各朝代女性的行为特征,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3.1择偶标准多元化

    魏晋南北朝时期,女性对婚服形制的勇于创新表现在择偶观上则是具有更多的进取性和多元化标准。受门阀士族的影响,门第婚姻成为这一时期的主流,士族为了维护自身地位及权益,不愿与庶族通婚而自降身份,这导致身份尊贵的士族婚姻圈较为固定,所以异辈婚、表婚的近亲结婚现象十分常见。财婚在门第婚姻的影响下也愈演愈烈,财力雄厚的庶族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不惜重金弥补门第的不足来攀附士族。

    相较于以地主阶级为主的中上阶层,普通女性的择偶标准则更为多元化,不局限于门第财力,而注重道德品质、精神气质、聪明才智等,重才之风开始兴起,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总之,魏晋南北朝时期女子的择偶标准更加多元化,择偶观念也较之前代发生了明显变化,这也促进了女性思想的解放和社会地位的提高。

    3.2崇尚婚姻自由

    婚服大胆不羁的外在风貌折射出自由进步的内在婚姻观念。魏晋南北朝时期社会风气开化,妇女思想的开放程度明显高于前朝。这时期的女子逐渐走出内阁,社交活动开始增多,女子与男子结伴出行游玩已是常事,其自由交往的程度明显提高。随着女子社会活动空间的扩大,接触的人也越来越多,客观条件的改变使女子自主择夫成为了可能。在这种相对包容的社交环境下,女子越发追求自由的婚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悲剧在魏晋南北朝大大减少,当时的女性奋力打碎“四教”枷锁的束缚,大胆追求恋爱自由与婚姻自由,这无疑是她们对自身精神的一次解放,并得到了社会的承认。

    3.3贞节观淡化

    洒脱的婚服形制背后有开化的社会思想意识,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整个社会对“妇女贞节观”的态度出现了明显转变,已经不再十分看重[8]。像是离婚、改嫁、男女私奔等看来违背礼法的行为在当时屡见不鲜,妇女再嫁现象也十分普遍,上至名门望族下到平民百姓对贞节观的淡化已渗透到社会的各个层面。这反映着社会的开明程度、婚姻自由度和两性自由度。可见魏晋南北朝时期婚姻观开放,封建礼教对女性的束缚减弱,对“妇女贞节观”的重视程度也远不及前朝,女性的家庭及社会地位得到相应的提高。

    3.4崇尚婚姻地位平等

    魏晋南北朝时期,妓妾数量不仅是一个男人身份地位的潜在象征,更是为了满足“广继嗣”的“孝礼”要求,在士庶高门、文儒学士和巨富商贾中攀比成风,更有甚者将妓妾蓄养到上千人[9]。然而妓妾一多,必相互妒忌,所以嫉妒之风在当时十分盛行,妒妇的一些超乎情理的行为甚至给社会带来危害,为了抵挡嫉妒之风的不良社会风气,北魏元孝友上书朝廷,要求限制妓妾数量并将其纳为法律规定。

    从妇女的角度来看,如此强烈的妒性是她们难以容忍一夫多妻,也难以适应这种男尊女卑的传统婚姻观念的表现,目的是追求婚姻地位平等,从侧面反映出魏晋南北朝时期妇女的率真以及对平等地位的渴望。

    4结语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服饰在中国古代服装史上独树一帜,做工精致华丽的袿衣是当时女性的婚礼服,后来受社会审美情趣、民族文化融合和佛教的影响出现了白色婚服,大胆、创新的婚服形制折射出女性对封建礼教的反抗和自我意识的觉醒。在魏晋南北朝自由开化的社会环境下,女性的婚恋观较之前代明显开放,自主意识加强,反映出与婚服形制相辅相成的内在联系,更具体地还原了当时的社会文化生活和意识形态。

    参考文献

    [1]周锡保.中国古代服饰史[M].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86.

    [2]沈从文.中国服饰史[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3]黄能馥,陈娟娟.中国服装史[M].北京:中国旅游出版社,1995.

    [4]魏收.隋书·礼仪志:卷7[M].北京:中华书局,1972.

    [5]张敞.东宫旧事:卷3[M].台北:商务书馆,1986.

    [6]世亲.俱舍论:卷16[M].洛德旺波,释.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96.

    [7]丁福保.佛学大辞典·杂名[M].北京:中国书店,2011.

    [8]干宝.全晋书·晋纪总论:127[M].北京:中华书局,1979.

    [9]李延寿.北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4.

上一篇:东晋帝王百官朝服式样的考证与推定
下一篇: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服饰风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