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 Q版《大明衣冠图志》之文武官冠服
文武官•一品朝服(初期)

文武官•一品朝服(初期)
洪武元年制定百官朝服,朝贺、辞谢等礼皆服朝服,用赤罗衣、裳、蔽膝,白纱中单,都用皂缘,大带用赤白二色,革带,佩绶,白袜,黑履,梁冠自八梁到一梁各按品级。不久太祖又命衣缘都改用青色。洪武二十四年,更定朝服制度。图中为一品朝服形象,按照洪武二十四年制度并参考《中东宫冠服》插图绘制。

梁冠:由冠额、冠耳、冠顶组成,冠额正中饰有纹样,各品级略有不同,七梁冠上饰有金云,其余则无。冠耳顶部两端高耸,下部包住冠额后部,冠耳上有花叶等纹饰。冠顶为拱形,上有冠梁以区别等级,一品七梁、二品六梁、三品五梁、四品四梁、五品三梁、六品七品二梁、八品九品一梁,御史冠饰獬豸。梁冠用簪,推测为角簪涂金,是否用金簪尚待考证。冠冠下有青组缨,自耳后垂于颔下打结虚悬。

衣:赤罗衣,青色衣缘,明初衣身较长,遮盖下裳,其后稍减短,露出裳底部。

裳:赤罗裳,青色缘。

中单:白纱中单,青色领缘。

蔽膝:同裳色。

大带:用赤白二色绢制作。

革带:带鞓用青,带版按等级用不同材质,一品用玉,二品用犀角,三品四品用金,五品用银钑花,六品七品用银,八品九品用乌角。

佩:一品至三品用玉,四品以下用药玉(料器)。

笏:五品以上至公侯皆用象牙,六品以下用槐木。

大绶:上有小绶悬绶环二,各按品级用不同颜色、纹样及绶环材质。

履袜:白袜,黑履。

文武官•大绶(前期)

文武官•大绶(前期)
明代文武官员在穿朝服、祭服时,都在身后佩挂大绶。洪武元年定朝服用锦绶,按品级以各色丝织成不同花样,洪武二十四年又作修订。目前尚未见明代官员大绶实物,在一些保存较好的明代陵墓石像生中,可以看到官员身后雕刻精美的大绶形象。图中参考明十三陵神道石像生绘制。

梁冠:又称进贤冠。明初时就有将梁冠冠额包在冠耳之外的做法,此后成为定式。冠额的两端从冠耳左右两侧的条形穿扣中穿过,在冠耳的后部以丝绳连接或系结。

衣裳:朝服上衣仍然遮盖住下裳,但长度已较初期略短,露出裳的一部分。

革带:以上衣腋下的带襻悬挂虚束于腰间。

大绶:以织锦制作,上有小绶编结悬挂带环二枚,公、侯、驸马、伯及一品用绿、黄、赤、紫四色云鹤花锦,玉环二;二品纹样与一品相同,但绶环用犀环二;三品四品用黄、绿、赤、紫四色锦鸡花锦,金环二;五品用黄、绿、赤、紫四色盘雕花锦,银镀金环二;六品七品用黄、绿、赤三色练鹊花锦,银环二;八品九品用黄、绿二色鸂鶒花锦,铜环二;所有花纹都是织成。大绶下部结青丝网并垂穗。

洪武二十二年,赐文武官锦绶。明太祖以朝服锦绶民间不能制作,而命工部织成,颁赐群臣,凡文官五品以上、武官三品以上皆给赐。洪武元年时曾定一品锦绶用云凤纹,至赐绶时,都不再用云龙凤纹。

文武官•三品朝服(后期)

文武官•三品朝服(后期)
明代文武官员在大祀庆成、正旦、冬至、圣节及颁降开读诏赦、进表、传制时穿朝服。外任官只在三大节、拜牌及迎诏时用朝服。嘉靖八年,对洪武时期制定的朝服制度做了修订,形成最终式样。衍圣公府藏有一套明代朝服,是目前唯一可见的实物。图中为三品朝服形象,按照嘉靖制度并参考孔府实物绘制。

梁冠:三品用五梁。冠呈金色,衬以金属丝网,冠额正中饰宝相花,两侧翊以双凤,冠耳上部亦饰双凤并有花形簪纽。

衣:以赤色罗制作,质地轻薄,衣缘用青罗。嘉靖时定上衣长度为过腰指寸七寸,不得掩盖下裳,实际制作时衣身一般都长于此规定。

裳:赤罗制作,用七幅拼缝,前三幅、后四幅,每幅上作三襞积,连属如帷,缘以青罗。
中单:白纱制作,青缘。

蔽膝:嘉靖时定蔽膝缀于革带,具体佩挂方式不明。

绶:各按品级花样,悬挂于革带后部。绶环亦各照品级,用玉、犀、金、银、铜制作,不以织于绶。

大带:表里都用素,两耳及下垂部分缘以绿色,又系以青组。由于大带都用纽子约系,后来已不缀假耳。

革带:一品玉,二品犀,三品四品金,五品银钑花,六品七品银,八品九品乌角,都同旧式,但革带后部无排方,用来系绶。

佩玉:如《诗传》形制,不用玉滴及珩(玉花),三品以上用玉,四品以下用药玉。嘉靖时定玉佩盛于红色纱袋内,称为佩袋。
牙牌:挂于衣身左侧,文武官员牙牌为长方形,牌穗、印绶用青色。
袜履:同旧式。后期官员穿朝服时大多穿绿镶边红缎云头鞋。

文武官•公朝服

文武官•公朝服
明朝规定凡有军功的功臣可封爵,爵位有公、侯、伯三等,都给诰券,所穿朝、祭服与群臣相同,但于梁冠上加貂蝉笼巾。图中为公朝服形象,参考岐阳世家画像绘制。

冠:用梁冠,公冠八梁,侯、驸马、伯冠七梁,冠额前后都饰以蝉,公为玉蝉,侯金蝉,伯玳瑁蝉。梁冠外加笼巾,方顶,底部微撇,正面有横梁,梁上装立笔,在笼巾顶部固定,公立笔作五折,侯四折,伯二折。洪武时在笼巾上饰香草,公用五,侯四,伯二。除驸马外,都在笼巾左侧插雉尾一根。

衣裳:赤罗衣、赤罗裳,都用青缘。

中单:白纱制作,青缘。

蔽膝:赤罗制作,本色缘。

大带:与群臣相同。

革带:公、侯、驸马、伯用玉革带。

牙牌:带左挂牙牌、牌穗及印绶,印绶色如牌穗,多用一绶或二绶。

佩:用玉佩。岐阳世家画像上未见佩袋,使用情况待考。

绶:同一品,以绿、黄、赤、紫四色织云鹤纹,绶环用玉。

笏:用象牙。

袜履:白袜,黑履。

朝祭服玉佩也称为“玎珰”,如《明会典》记载:“太庙祫祭典仪……青罗祭服七十九套,冠、带、玎珰、笏板、鞋袜全。五祀……青绢祭服一十三套,冠、带、玎珰、笏板、鞋袜全。”

文武官•二品祭服(前期)

文武官•二品祭服(前期)
明代规定在皇帝亲祀郊庙社稷时,文武官员分献、陪祀,则穿祭服。洪武元年定祭服制与朝服同,衣色用青,加方心曲领。图中为二品祭服形象,参考十三陵神道石像生绘制。

梁冠:与朝服所用相同,二品冠六梁。

衣:青罗衣,皂缘。

裳:赤罗裳,皂缘。

中单:白纱中单,皂缘。

蔽膝:赤罗制作,本色缘。

大带:赤白二色绢制作。

革带:用犀角带。

牙牌:衣身左侧悬挂牙牌及牌穗。

方心曲领:明代前期祭服参考宋制使用方心曲领,领环后部开口,用纽扣约系,并缀有两根不同颜色的系带,打结垂于身后。

佩、绶、笏、袜、履等都与朝服相同。

《明实录》记载,洪武八年制作陪祀官入坛牙牌,天子亲祀时,给祭者佩带入内,其形制有两种,圆者为预祭官佩带,方者为执事人佩带。牙牌都收藏在内府,遇祭祀则给,结束则收回,无牙牌者不得入坛。洪武十一年,始制牙牌给文武朝臣。牙牌用象牙制作,刻官衔于牌上,朝参时佩带作为出入凭证,没有佩带的就不能入内,私自相借者要按律处罚,如有故则交内府收存。在外来朝的官员若无牙牌,就在各门附名以入。

侯祭服(前期)

侯祭服(前期)
公、侯、伯的祭服与群臣相同,在梁冠上加貂蝉笼巾,有方心曲领。驸马祭服与侯相同,唯笼巾不用雉尾。图中为侯祭服形象,参考杨洪画像和十三陵神道石像生绘制。

冠:侯冠七梁,冠额前后饰以金蝉,梁冠外加笼巾,立笔四折,笼巾左侧插雉尾一根。驸马冠无雉尾。

衣:青罗衣,皂缘。

裳:赤罗裳,皂缘。

蔽膝:赤罗制作,本色缘。

方心曲领:与群臣同。

大带、革带、佩、绶、袜、履等都与群臣相同。

明代官员朝、祭服多为自备,时间一久就出现混乱。《明实录》记载,当时官员的服装衣长遮住裳,辨不出上下,大带则缀在蔽膝上。绶环原有金玉等级,后来只在大绶上织出环形而已,而大绶的花样也不按照品级,只取华美,任意装饰。裳的襞积多少也各不同,佩则玉璧铜鋚(铁)杂用。到朝贺、祭祀时,每个人穿的都不一样。因此嘉靖时,明世宗亲定百官朝、祭服图式,诏礼部摹板彩绘,颁行中外。

文武官•八品九品祭服(后期)

文武官•八品九品祭服(后期)

嘉靖八年,明世宗修订官员朝、祭服制度,以方心曲领非古制,革去不用,朝鲜祭服则一直使用方心曲领。图中为八品、九品祭服形象。

梁冠:与朝服所用相同,九品冠一梁。

衣:青罗衣,皂缘,衣长与朝服同。

裳:赤罗裳,皂缘,形制与朝服同。

大带:表里皆素,两耳及下垂部分缘以绿色,系青组。

革带:用乌角带。

佩:用药玉,外套红纱佩袋,但祭天时不用佩袋,太常寺官员也不带佩袋。

笏:用槐木。

蔽膝、绶、环、袜、履等都与朝服相同,不用方心曲领。

《窥天外乘》记载,玎珰玉佩之制,原无纱袋。嘉靖中,明世宗升殿,尚宝司卿谢敏行捧宝,行走时玉佩摇动,忽与世宗的玉佩纠缠,敏行吓得跪地不起,世宗命中官动手解开,因此诏中外官员都制作佩袋,以防玉佩勾连。太常寺官因在郊庙间行走,为取铿锵之音,故不加佩袋。万历十四年,明神宗在南郊祭天,升坛时,太常寺丞董弘业的玉佩忽然被鼎耳勾住,解不下来,神宗因此立等许久,弘业用牙咬断玉佩丝绳才得解开。神宗不悦,董弘业被夺俸,太常寺卿裴应章也被罚俸一月。

文武官•一品公服
文武官•一品公服
洪武元年参照宋元制度制定百官公服。二十四年定,在京文武官员每日早朝奏事及侍班、谢恩、见辞时穿公服(遇雨雪则换便服),在外文武官员每日清早公座时也穿公服。后来官员在常朝时都穿便服(常服),只在朔望日具公服朝参。外任官在初莅任望阙谢恩时用公服。图中为一品公服形象。

幞头:也称帕头。以漆纱制作,前后皆呈方形,展脚长一尺二寸,末端上翘。

袍:圆领右衽袍,以纻丝、纱、罗、绢等材质从宜制造,袖宽三尺,公、侯、驸马以下至四品用绯色,五品至七品用青色,八品以下及杂职官俱用绿色。洪武时定衣身用暗织花样,公、侯、驸马及一品用大独科葵花,径五寸;二品用小独科葵花,径三寸;三品用散答花无枝叶,径二寸;四品五品小杂花文,径一寸五分;六品七品小杂花文,径一寸;八品以下无文。制度中也提到文武官公服花样如无从织买,用素随宜。其后公服皆用素,不织纹样。

革带:用单挞尾革带,带鞓青色,整体较长,挞尾绕过前身垂于身体左后侧。洪武时定,公、侯、驸马、伯及一品用玉带,或花或素;二品用犀带;三品四品用金荔枝带;五品以下用乌角带。

笏:与朝服所用相同。

靴:用皂靴。

洪武三年,太祖命省部官与太史令刘基参考历代朝服、公服制度,凡大朝会,天子服衮冕御殿,百官穿朝服,见皇太子则穿公服,并命制作公服、朝服以赐百官。

文武官•五品公服
文武官•五品公服
文武百官在万寿圣节、皇太后圣旦、冬至、元旦、立春等重要节日以及颁历、皇子降生等吉典时也穿公服行庆贺礼。在水陆画、版画、戏曲等民间艺术中可以看到很多着明代公服的官员形象。图中所绘为五品公服。

幞头:衍圣公府旧藏明代幞头一顶,以铁丝为帽胎,外覆绞织漆纱,里用漆麻布。展脚以铁丝为骨,蒙以黑纱。《明实录》记载天顺八年赐宗室公服中有皂绉纱幞头。

袍:圆领,右衽,大袖敞口,五品用青色。洪武时曾定公服有不同纹样,天顺八年所赐公服中,从三品、从四品用大红素纻丝双摆夹,从五品、从六品用深青素线罗双摆夹,皆无织纹。明代官员画像所穿公服也不用纹饰。

革带:乌角带,垂挞尾于身后。洪武时定三品四品用金荔枝,五品以下用乌角,天顺八年所赐公服革带,从三品用钑花金革带,从四品用光金革带,从五品用钑花银革带,从六品用光银革带,都和同赐的常服圆领革带制度相同。

  公服在民间常被认为是高级官员所穿,表现时多予以美化,如在公服上加补子,或将幞头与蟒衣等赐服搭配。在版画、戏曲里,头戴幞头身穿蟒袍成为高官或某些神仙的代表装束。明末小说《醒世姻缘传》中描写晁源让画士把父亲遗像画成“穿攀有蟒玉带金幞头”的样子,画士以没有金幞头不肯画,晁源只好让画成“戴黑丞相帽子”,就是指的公服幞头。京剧中所用幞头被称作“相纱”,为曹操、包公等高官所戴。

一品文官•常服(前期)
一品文官•常服(前期)
  明代文武官员在常朝、视事时穿常服。洪武元年二月明太祖诏复衣冠如唐制,定官员常服用乌纱帽、圆领袍、束带、黑靴,十一月定为乌纱帽、金绣盘领衫。洪武二十四年定常服用杂色纻丝绫罗,并按文武品级加以彩绣花样。图中为一品文官常服形象,按照明代前期式样绘制。

  帽:乌纱帽,明初效仿唐代幞头,以铁线为展脚,弯曲向下,之后逐渐变宽,但前期基本保持略向下弯的样子。

袍:圆领袍,用色不拘。洪武元年定文官大袖阔一尺,二十三年定官员衣服宽窄以身为度,文官衣长自领至裔(衣身底边),去地一寸,袖长为过手再反折至肘部,袖桩宽一尺,袖口九寸,公、侯、驸马与文官同。衣身两侧开衩,似已有双摆的雏形。胸部和背部则加方形金绣或彩绣纹样以区别品级,洪武二十四年定,公、侯、驸马、伯用麒麟、白泽,文官一品二品仙鹤、锦鸡,三品四品孔雀、云雁,五品白鹇,六品七品鹭鸶、鸂鶒,八品九品黄鹂、鹌鹑、练鹊,风宪官用獬豸。这些纹样因所用部位而被称为“胸背”,后来又称作补或补子。

  束带:带鞓为青色,带版材质各随品级,公、侯、驸马、伯及一品用玉,二品用犀,三品金钑花带,四品素金带,五品银钑花带,六品七品素银带,八品九品及杂职未入流官用乌角带。革带左侧悬挂牙牌。

  靴:皂皮靴,洪武二十四年定所穿靴止许一色,不许用他色扇面。
洪武十六年定致仕官服色与见任同。二十四年定年老致仕及侍亲、辞闲官员,许用纱帽束带,若为事黜降,所服与庶人同。官员人等衣服、帐幔皆不许用玄、黄、紫及织锦龙凤纹样。

二品武官•常服(前期)
二品武官•常服(前期)


  明初时曾对武官常服的袖子和衣长做过规定。武官圆领袍所用“胸背”均为兽纹,而文官则用禽鸟。图中为二品武官常服形象,按照明代前期式样绘制。

帽:乌纱帽,与文官所用相同。

袍:圆领袍。洪武元年定武官用弓袋窄袖(前窄后宽,形如弓袋),二十三年定武职官衣长去地五寸,袖长过手七寸,袖桩广一尺,袖口较窄,仅能出拳。洪武二十四年定武官所用胸背花样,一品二品狮子,三品四品虎豹,五品熊罴,六品七品彪,八品九品犀牛、海马。

束带:与文官所用相同,二品用花犀带。

牙牌:文武官员皆悬挂牙牌、牌穗于革带上。

靴:皂皮靴。

《明实录》记载,洪武二十三年,明太祖见朝臣所穿常服多取方便而日渐短窄,认为有乖古制,于是命礼部尚书李原名等参酌现实需要,同时又保存古意,对文武官员常服的袖宽、衣长都做了详细规定。其后官员常服日趋宽大,最终形成了明代官服的典型式样。

一品文官•常服

一品文官•常服


明前期之后,官员常服逐渐向宽大、端整发展,其形象大量见于明人及后世绘画作品中,并被戏曲等民间艺术继承,一直延续至今,成为明代标志性服饰之一。图中为一品文官常服形象,参考传世容像绘制。

乌纱帽:造型高耸端重,以黑绉纱为表,漆藤丝或麻布为里,坚固而轻巧。帽后插两翅,平直且较宽,多为方形或椭圆形。

袍:称为“圆领”。多用织有云纹的衣料制作,颜色不拘。嘉靖十六年曾规定,大红纻丝、纱、罗服唯四品以上官及在京九卿、翰林院、詹事府、春坊、司经局、尚宝司、光禄寺、鸿胪寺、五品堂上官、经筵讲官等方许穿用,其余衙门,虽五品官及五品以下官,经筵不系讲官者,俱穿青绿锦绣,遇有吉礼,只许穿红布绒褐。

革带:虚束,带版材质各随品级,但后期逐渐使用很多制度以外的材质,如玳瑁、鱼骨、象牙等。带上悬系牙牌、牌穗及印绶。

靴:皂皮靴。

  嘉靖时虽对常服用色有所规定,但实际并不完全遵照制度行事。《徐显卿宦迹图》中可以看到常朝、经筵时官员常服形象,除经筵都穿大红外,常朝皆为不同颜色的圆领,高级官员也多用青绿等色。《识小录》记载:“常参、召对、请见及经筵日讲,常服皆朱玄云纻,绣补如其品。虽待罪被召诘问亦然。……常服纻丝及纱,皆织云纹,唯未入流朱衣,不得有云。七品以下每列七云,四品至六品五云,三品以上三云,赐玉者一衣十三云。”明代官员在吉礼时都穿大红圆领,称为“吉服”。

文武官•褡
文武官•褡

  又作搭护,从半臂演变而来,宋代已有褡元代使用较为普遍,明代官员着圆领时,即内穿褡和贴里。在明代文献尤其是赐服资料中,圆领、褡贴里通常作为一整套常服出现,明代官员墓葬也出土有相关实物。图中参考明代画像绘制。

  网巾:头上绾髻,并戴网巾,有的还戴束发冠。《阅世编》中记载:“纱帽前低后高,两傍各插一翅,通体皆圆,其内施网巾以束发,则无分贵贱,公私之服皆然。
交领,右衽,领口缀宽白护领,无袖或短袖,衣身两侧开衩并有双摆,衬于圆领摆内。泰州徐蕃墓等明代官员墓中都出土有褡定陵十二章团龙衮服内套有一件黻领中单,短袖,有双摆,也应为褡除褡外,圆领内也可以用直身或只缀衬摆。

贴里:穿在褡之下,多贴身穿着,有时会在贴里和褡之间另穿其他衣服,或加衬短裙,使整体衣身下摆挺括,有稳重、威严之感。

《明会典》记载:“永乐十二年,添设主事一员于六科廊,专管成造赏赐衣服,其纻丝、纱、罗、绢、布,毎套俱有圆领、褡贴里。”《明实录》中也记载,天顺八年定宗室冠服,奉国将军常服纻丝夹一套,内有大红织金胸背虎豹圆领一、深青素褡一、黑绿素帖里一、钑花金束带一、皂麂皮铜线靴一双、乌纱帽一。在朝廷赐服中也有成套常服的资料,如正统九年赐朝鲜国王袍服,其中有纻丝大红织金衮龙暗骨朵云袍、青暗花褡黑绿暗花贴里。万历二十三年赐丰臣秀吉的冠服有常服罗一套,内有大红织金胸背麒麟圆领一件、青褡一件、绿贴里一件。

一品武官•常服

一品武官•常服

武官常服也同文官一样渐趋宽大,洪武时所定武官袖宽衣长到后期似已不再遵循。图中所绘为一品武官常服形象。

乌纱帽:不同时期乌纱帽高矮方圆也有不同,有的乌纱帽整体稍矮,前后较圆,两翅也接近椭圆形。

袍:大红云纹圆领,胸背用彩绣狮子补。嘉靖十六年再次明确了官员胸背花样,要求各循品级,不许混同穿用。其花样与洪武时相同,公、侯、驸马、伯用麒麟、白泽,文官一品仙鹤、二品锦鸡、三品孔雀、四品云雁、五品白鹇、六品鹭鸶、七品鸂鶒、八品黄鹂、九品鹌鹑,杂职用练雀,风宪官用獬豸,武官一品二品狮子、三四品虎豹、五品熊罴、六品七品彪、八品犀牛、九品海马。另外只许锦衣侍卫、指挥使用麒麟服色,其余带俸及不系侍卫人员或千百户等官虽系侍卫,但都不许僭用。

革带:青鞓,带版用玉,虚束。带上悬挂牙牌、印绶。

靴:皂皮靴。

明代武官常僭用一二品狮子补,低品级补子很少使用。《大学衍义补》中记载:“拜年以来,文武率循旧制,非特赐不敢僭差,惟武官多有不遵旧制,往往专公侯伯及一品之服,自熊罴以下至海马,非独服者鲜,而造者几于绝焉。”《觚不觚录》也记载:“会典所载服色,武职三品以下有虎豹、熊罴、彪、海马、犀牛之制。而今则通用狮子,略不之禁,此不可晓也。”另外明代还有文武官赐衣花样互异的现象,《识小录》中说,文官绣补最高为云鹤,武官最高为麒麟。文官一品有武功则赐麒麟,公侯有翼赞之功及戚畹辈行尊者则赐云鹤,是明中叶的特典。

风宪官•常服

风宪官•常服
风宪官指风闻奏事、执掌法度之官,即御史。明代有左右都御史、左右副都御史、左右佥都御史及十三道监察御史等官。风宪官常服花样为獬豸,象征善辨曲直、公正不阿。

乌纱帽:与其他官员所用相同。

袍:杂色圆领,胸背用獬豸补。

革带:革带有多种规格,如阔带、中阔带、窄带等。常服革带多较宽阔,带版一般为二十片,分别为三台三片、圆桃六片、辅弼两片、挞尾两片、排方七片。明代后期常服革带多不遵循制度,除了僭用玉带外,多用金钑花、金镶玳瑁等。

靴:皂皮靴。

《日知录》中记载:“带用玉、犀、金、银、明角为五等,黑角鞓者,凶礼服素服及未入流官所系也。以轻便取适者,用伽南、水沉、班竹皮、玳瑁,黄白纱为鞓质。而以本品宜用金或银镶之,三品之金鞓、五品之银鞓,皆突起花样,余则否。一品虽有服玉带之制,然非特赐,即加宫保至三少仍犀也。金银带唯纯金纯银者以入见,其用香纱、竹、玳瑁为质而镶之者,不敢以入见。犀则以金镶之。”《觚不觚录》也提到了革带制度的混乱:“世庙晚年不视朝,以故群臣服饰不甚依分,若三品所系,则多金镶雕花银母、象牙、明角、沉檀带;四品则皆用金镶玳瑁、鹤顶、银母、明角、伽楠、沉速带;五品则皆用雕花象牙、明角、银母等带;六七品用素带亦如之, 而未有用本色者。今上颇注意朝仪,申明服式,于是一切不用,惟金银花素二色而已。”

文武官•直身
文武官•直身
在《出警图》和《徐显卿宦迹图》中绘有很多穿交领直身、胸背缀补的官员形象,与穿圆领的官员出现在相同场合,因此直身也应具有常服的性质,或多为出行时所穿,但目前尚未见相关文字资料。图中参考衍圣公府所藏明代鹤补交领袍实物绘制。

乌纱帽:与常制相同。

袍:交领,右衽,大襟用系带两对,领部多缀有较窄的白色护领,宽袖,收口,胸背饰以本等花样补子,衣身两侧开衩,接有双摆。《酌中志》记载,直身形制与道袍相同,但有摆在外,衣身缀本等补子,也有开摆如衬衣而束本等带的。道袍有时也缀补。

带:视场合使用革带或其他束带(如鸾带、绦环等)。

牙牌:与圆领一样,在革带上悬挂牙牌、牌穗和印绶,印绶有用一绶或二绶的。如外官等不用牙牌者,穿常服或赐服时也可只佩印绶。
靴:皂皮靴。

《明会典》中记载朝参官牙牌字号,凡文武朝参官、锦衣卫当驾官,应领“官”字号牙牌,都要晶莹透彻,而字号模糊、需要改造的,由礼部给手本,礼科挂号,赴本司关领。公侯伯牙牌用“勋”字,驸马都尉用“亲”字,文官“文”字,武官“武”字,教坊司官“乐”字。嘉靖二十八年定,凡入内宫字样牙牌,以“宫”字编号。皇帝驾诣陵寝或巡狩行幸,扈从文武官各赴本司领小牙牌悬带,文字、武字各一号起至五百号止,不书职衔。

文武官•忠静冠服

文武官•忠静冠服

嘉靖七年,阁臣张璁进言:“品官冠服固有制度,其余燕居之服因为没有明制,诡异之徒争相制作奇服以乱典章,请仿古玄端另作简易形制,以昭布天下,使贵贱有等。”明世宗遂制定文武官员的燕居之服,以《忠静冠服图》颁示礼部,世宗在敕谕中说:“凡享祀、郊、庙、视朔、视朝,所用弁冕裳服已有定制,至于品官朝、祭之服及公服、常服各有上下等级,其制度皆不可改变。常人之情,多修治于显明之处而怠略于幽独之时,古时圣王对此很慎重,于是制作玄端,以为燕居之服,玄取其玄邃,端取其方正之意……朕参酌古玄端之制,更名为‘忠静’,希望能做到进思尽忠,退思补过……忠静冠服宜令按图制造,在京准许七品以上官及八品以下翰林院、国子监、行人司,在外许方面官及各府堂官、州县正官、儒学教官穿着,武官止都督以上许服,其余不许一概滥服。”苏州虎丘王锡爵墓出土有一套明代忠静冠服实物。

冠:冒以乌纱,冠顶呈方形,以金线三(实物用金线五)压缝,周围以金缘边,冠后列两山,也缘以金边。四品以下官员不用金,只以浅色丝线缘边。

服:衣身用深青,以纻丝、纱、罗制作,三品以上饰云纹,四品以下用素。边缘用蓝青。胸背饰以本等花样补子。

衬:深衣形制,用玉色。

素带:表用青色,里及边缘用绿色。

素履:青色,绿绦缘,内穿白袜。

文武官•蟒服

文武官•蟒服
  为明代皇帝赐予有功的文武大臣及属国国王、部落首领的赐服,以衣身饰蟒纹而称为蟒服或蟒袍、蟒衣。蟒纹与龙纹相似,区别在于龙为五爪,蟒则为四爪。明代容像中常能见到穿蟒服的官员形象,出土及传世实物也较多,如衍圣公府就藏有多件不同款式的明代蟒服。图中参考六十一代衍圣公孔弘绪画像绘制。

乌纱帽:高度多为六七寸到一尺左右,有些则较高,甚至接近二尺。

袍:圆领袍,衣身有织金云肩、通袖襕、膝襕,一般在云肩内饰过肩喜相逢蟒一对,左右通袖各用行蟒一条,前后膝襕用行蟒数条。有些则只是在胸背饰以蟒纹方补。蟒服的款式也较多,除圆领外,还有直身、道袍、贴里等。

革带:带版以玉为贵,故明代皇帝也常用玉带来赏赐大臣。

靴:皂皮靴。

《万历野获编》记载,内阁诸公多赐蟒衣,而最贵蒙恩者,得赐坐蟒,其蟒纹为正面全身,与皇帝所穿龙袍近似。之前只有司礼监掌印等可得,而自徐阶、张居正之后,所赐都用坐蟒了。正统十一年,英宗对工部官员下命,凡有织绣蟒龙、飞鱼、斗牛等违禁花样者,工匠处斩,家口发边卫充军,穿用的人,重罪不宥。弘治元年,都御史边镛奏禁蟒衣,说品官未闻蟒衣之制,书中记载蟒是大蛇,非龙类,无足无角,如今蟒衣都作龙形。应令内外官员有受赐的皆缴进,内外机房不许织,违者坐以法。孝宗很赞成,并颁布命令。然而朝廷虽严令禁用蟒衣,一边又屡屡赏赐,根本无法禁绝。

文武官•飞鱼服

文武官•飞鱼服

明代赐服纹样最高级别为蟒,其次是飞鱼。飞鱼由古印度神话中的摩羯演变而来,其头部似龙,两足(四爪),带双翼,鱼尾,并有腹鳍一对。后来又出现蟒形飞鱼,外形与蟒非常相似,四足,无翼,仅尾部保留鱼尾的特征。《明实录》中多见以飞鱼服赏赐镇边将帅的记载。图中参考衍圣公府旧藏香色飞鱼袍(贴里)绘制。

乌纱帽:与常制同。

袍:形制不拘,图中为贴里,交领,右衽,领部缀白色护领,前后襟皆上下分裁,腰部以下作褶。衣身彩织云肩、通袖襕、膝襕,饰以蟒形飞鱼、寿山福海及五彩云纹。

带:穿贴里时可束革带或绦环、鸾带等。

靴:皂皮靴。

  从孔府实物可以看到,飞鱼造型和蟒几乎一样,只在尾部稍有不同,所以就连皇帝也很容易看错。嘉靖十六年二月,明世宗春祭山陵,扈驾的大臣在驻跸之所朝见,世宗见兵部尚书张瓒身穿蟒服,十分生气,对大学士夏言说:“尚书不过二品,怎么可以擅自穿蟒?”夏言回奏,说张瓒所穿是钦赐的飞鱼服,与蟒纹很相似,但并不是蟒。世宗说:“飞鱼为何组以两角?今后文武官员除本等品级服用及特恩赏赐的以外,不许僭越本分,擅自穿用华异服色,要严加约束。”

文武官•斗牛服
文武官•斗牛服

斗牛是次于飞鱼的赐服纹样。明代斗牛为蟒形,鱼尾,头上双角向下弯曲如牛角状。明代容像和服饰、织物上可以见到很多斗牛的形象。图中参考衍圣公府所藏深青色暗花罗缀绣斗牛纹方补单袍绘制。

乌纱帽:与常制同。

袍:与常服圆领形制相同,胸背缀方补,饰以斗牛及寿山福海、五彩云纹。斗牛服与蟒服、飞鱼服一样,可以有不同款式。

带:玉革带。

靴:皂皮靴。

  明代朝廷虽然对赐服以及蟒、飞鱼、斗牛等高级纹样的使用有着严格的约束,但是效果并不大。皇帝给大臣的赏赐日滥,各级官员乃至民间也纷纷效仿,服色僭用现象越来越多。《万历野获编》就例举了三种服饰僭拟无等的人,一是勋戚,如公侯伯支子勋卫,为散骑舍人,才八品官,还有家居或废罢的,都穿麒麟服、系金带。而驸马庶子,例为平民,纳个外卫指挥的空衔,也敢用四爪象龙的纹样。二是在京内官,穿着似蟒似斗牛的衣服,名为草兽,扬鞭道上,无人敢问。而王府承奉,曾得赐飞鱼服的自不必说,就连没有受赐的,也敢穿蟒袍系玉带。三是妇女,如在外士人妻女,相沿袭用袍带,已成天下通弊,尤以京师为甚,就连仆妇和教坊女子,出门都头戴珠翠,身穿文绣,其花样则白泽、麒麟、飞鱼、坐蟒,无所不有。明代很多笔记及小说都提到了当时这种服饰僭越的现象。

文武官.

文武官服

明代官员日常所穿便服以及朝廷的赐服中都有明武宗曾令文武官员戴大帽、穿束鸾带迎驾。图中参考文字记载绘制。

大帽:洪武六年曾对职官大帽做过规定,一品二品帽顶、帽珠用玉;三品至五品帽顶用金,帽珠除玉外随所用;六品至九品帽顶用银,帽珠用玛瑙、水晶、香木。后来大帽多不用帽珠,只垂系带,帽顶材质也多种多样。

交领,右衽,前襟上下分裁,腰部以下作马面褶,后襟则通裁不断,左右两侧有摆。衣身多饰以云肩、通袖襕、膝襕纹样。

鸾带:织成,两端垂穗,带身较阔,多饰以各种纹样,如明神宗谒陵前就赐蟒鸾带给扈驾的辅臣张居正、张思维等人。

《明实录》记载,正德十三年正月,明武宗车驾还京,礼部请令文武群臣各具常朝冠服迎候,武宗却下旨令穿大帽、鸾带,并赐给群臣大红纻丝、罗、纱各一匹,其彩绣纹样一品斗牛、二品飞鱼、三品蟒、四品麒麟、五六七品虎彪,翰林科道不限品级都获赐,只部曹五品以下不给。所有受赐大臣连夜将匹料制成

第二天就穿着到德胜门迎驾。礼科都给事中朱鸣阳等认为大帽只能用于行役,而非见君之服,望收回成命,仍以本等冠服迎候,武宗不听。当时赏赐人数众多,内库告竭,所以文臣服色也用走兽,而麒麟之服都给到四品官员。

文武官•暖耳(帽套)

文武官•暖耳(帽套)

又称云字披肩。明代到冬季时,皇帝及内侍、百官都戴貂皮暖耳以御寒,朝廷按例在十一月赐百官暖耳。图中为三品官员形象,根据文字记载并参考明代版画绘制。

暖耳:用貂皮制作,具体形制尚不清楚,从版画及文字描述看,应该与《酌中志》所记“披肩”大致相同,即先用貂皮做迎面部分,或是做一圆圈,如纱帽大小,两旁及后边各缀一片貂皮,然后套于纱帽之上。《旧京遗事》记载:“京朝官过十月朔,传旨赐貂,东貂紫,西貂青,然以金貂为贵。金貂黄,非上不御也。”

袍:大红圆领,三品用孔雀补。在京官员从十二月十五日开始都穿朱衣,至正月灯节后,才换其他颜色衣服。另据《春明梦余录》记载,百官衣服自十月初四日至次年三月初三日穿纻丝,自三月初四日至四月初三日穿罗,自四月初四日至九月初三日穿纱,自九月初四日至十月初三日穿罗,都由司礼监预题,以中旨行之。

革带:三品用金钑花带,挂牙牌、印绶。

《万历野获编》记载,京师每到冬月寒冷时,皇帝便赐貂皮暖耳给内外臣工,群臣次日戴以廷谢。但每次赐貂,宫中要破费数万缗,神宗吝惜而停止赏赐,百官出入省署都觉得苦,尤其是进阁的辅臣,大清早便迎风向北步行数里,到达时都快冻僵了。

《识小录》中说:“冬至乃赐百官戴暖耳,俗谓之帽套,加纱帽上,虽人见亦然。是日上始戴之。盖南郊见帝,不敢以毛物蒙冕上,礼成后乃以御寒。外官唯北土苦寒,在所必用;官南方者,雪盛乃尔。壮年不畏寒者,虽极寒,犹嫌其不雅,不戴也。”

文武官•素服

文武官•素服

又称青素服、青衣,为明代文武官员在丧礼期间、帝后忌辰以及灾异修省时所穿。图中参考《徐显卿宦迹图》绘制。

乌纱帽:与常制同。

素服:形制同常服圆领,用皂绢制作,素而无纹,不用绣补。

革带:用乌(黑)角带。

靴:皂皮靴。

《明实录》记载,万历四十三年二月初九日,逢孝定太后小祥,当天辍朝一日,不鸣钟鼓,神宗穿浅淡颜色衣服于文华门视事,百官穿青素服、黑角带朝参办事。天启六年,命百官青衣、角带办事三日,为地震修省。明代后期,还出现下级官员谒见上级或外官会见品级低于自己的御史时穿青素服的不成文的规矩,《识小录》中说:“外官见所监临,一应俱衣皂绢,无绣补,非礼也。其失始自府州正官品高于参议、佥事、御史,布按二司官品高于佥都御史,佞人自抑以求容,傲吏恃权而临之,遂以凶服概施之于吉,国初无有也。万历间,犹有巡按御史某禁之。”

明代还规定,官员在丧期、忌辰时若遇经筵、祭祀、斋戒、会试等场合,则服青绿锦绣(补子),如嘉靖十四年二月,鸿胪寺奏,本月初四至初十日俱祭祀斋期,虽以大行庄肃皇后丧,然大祭为重,请令百官暂服青绿锦绣将事,其各衙门引奏人员亦各具浅淡服色行礼。又以会试系国家求贤吉典,考试官及诸执事官进场日亦许服青绿锦绣,场中供事则用浅淡服色。

文武官•吊服

文武官•吊服

为明代官员吊丧之服。图中参考《徐显卿宦迹图•郡尊折节图》绘制。

乌纱帽:与常制同。

袍:形制同常服圆领,用白绢制作,素而无纹,不缀补。

革带:如常制,各按品级用本等带。图中所绘为金镶玳瑁带,不属于制度规定,但较为常用,如明人容像中,五品官员多束玳瑁带。

靴:皂皮靴。

《识小录》记载:“吊服三不易,官帽、镶带、靴也。服如袍制,以白绢为之。”所谓三不易,是相对于官员在帝后丧礼期间的易服而言,明代规定,文武官员自闻丧次日即换素服,成服之后,如入朝或视事,则将乌纱帽用白布包裹,束腰绖,穿麻鞋。官员穿吊服时,只须将圆领易为白袍,乌纱帽、革带及皂靴均与常服相同(无须更换)。

武官•道袍(双袖襕蟒衣)

武官•道袍(双袖襕蟒衣)

明代武将多戴将巾或结巾,日常以道袍、氅衣作为便服,有时也会直接穿在甲胄之上。在明代容像及各类艺术作品中,常能看到此类武将形象。图中参考《镇朔将军唐公像轴》绘制。

将巾(结巾):从早期武将校尉所戴缕金额交脚幞头加抹额的样式发展而来,后来逐渐成为一种固定的巾式。《三才图会》中将巾和结巾分画为二式,但基本形制相同,文字注解说:“(将巾)以尺帛裹头,又缀片帛于后,其末下垂,俗又谓之‘扎巾’。结巾制颇相类。”后期将巾多加以美化,有些仍在巾上装饰系结并垂软脚。

道袍:交领,大袖,领部缀白护领,衣身两侧开衩,前襟接双摆纳于后襟内。衣身饰以五彩织金云肩通袖膝襕云蟒纹样,其中两袖用双袖襕,是明后期所出新制。《酌中志》记载:“又有双袖襕蟒衣,凡左右袖上里外有蟒二条。”

带:玉带环及线绦,也可用革带、钩绦等。

鞋:为明代男子最流行的镶边云头鞋(朝鞋),一般用红缎制作,镶绿缘边,鞋首饰云头。

明末黄梓所绘郑成功《弈棋图》中的形象为头戴将巾,身穿甲胄,外罩青色织金云肩通袖膝襕蟒纹披风,威武中兼有儒雅之气,给人以文武双全之感。明代武这种戴将巾(结巾)、穿铠甲、披道袍(或氅衣)的形象被民间艺术吸收并大量使用,如人们所熟悉的关公造型以及戏曲中的将巾、扎巾、大板巾都是由此发展而来。

文武官服

上一篇:Q版《大明衣冠图志》之内使冠服
下一篇:Q版《大明衣冠图志》之命妇冠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