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 Q版《大明衣冠图志》之皇帝冠服
皇帝冠服衮服
                                                  皇帝•冕服(袞冕)

  为皇帝在祭祀天地、宗庙以及正旦、冬至、圣节时穿着,祭社稷、先农和举行册拜时也穿冕服。

  明代冕服始定于洪武元年,洪武十六年和二十四年又两次更定,图中按照洪武二十四年制度并参考《明集礼》和《中东宫冠服》绘制。

  冕(miǎn):綖板宽一尺二寸,长二尺四寸,冠覆以纱,表为玄色,里为朱色,綖板前后各垂十二旒,每旒贯五色玉珠十二颗。冠用玉簪导,系以朱缨。

  衣:玄色,织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六章。

  裳(cháng):纁色,织宗彝、藻、火、粉米、黼、黻六章。

  中单:素纱制作。

  蔽膝:红罗制作,上宽一尺,下宽二尺,长三尺,织火、龙、山三章。

  革带:单挞尾革带,为明代早期形制。

  大带:表为素色,里为朱色,两边用缘,上缘用朱锦,下缘用绿锦。

  佩玉:长三尺三寸。

  大绶:垂于身后,以黄、白、赤、玄、缥、绿六彩织成,其上用六色小绶编结悬挂三枚玉环。

  圭:长一尺二寸。

  袜舄(xì):朱袜,赤舄。

《明实录》记载,洪武元年,翰林学士陶安等奏请按古制制作五冕,明太祖认为五冕礼太繁,定祭天地、宗庙服衮冕,社稷等祀则服通天冠、绛纱袍,其余不用。

皇帝•冕服(袞冕)
                                                           皇帝•冕服(袞冕)

  永乐三年对冕服进行修订,并沿用至嘉靖初年。图中按照永乐三年制度并参考《中东宫冠服》插图绘制。

  冕:冠裱以皂(皁)纱,上覆綖板,桐木质地,其外包以绮,玄表朱里,前圆后方,前后各垂十二旒,每旒用五彩缫贯以赤、白、青、黄、黑五色玉珠十二颗。綖板下以玉衡维冠,两端用玄紞垂黈(tǒu)纩充耳,用黄玉珠,承以白玉瑱。冠用玉簪,系以朱缨、朱纮。

  衣:玄色,织八章,日、月、龙在两肩,星、山在背,火、华虫、宗彝在两袖,每袖各三。本色衣缘。

  裳:纁色,织四章,藻、粉米、黼、黻各二。裳前三幅、后四幅,不相连属,共腰,有襞积,本色裳缘。

  蔽膝:纁色,织藻、粉米、黼、黻四章,排列如裳,本色缘边,施紃于接缝中。上有玉钩一对。

  中单:素纱质地,青色衣缘,领部织黻纹十三。

  大带:素表,朱里,围腰部分用朱缘,下垂部分用绿缘,大带用纽约系,缀有假耳,并有素色组带。

  玉佩:两组,每组由珩、瑀、玉花、琚、冲牙、璜、玉滴组成,皆瑑饰描金云龙纹,其间贯以五组玉珠。佩上有金钩,佩下有六彩小绶。

  大绶:垂于身后,以六彩织成,其上用六色小绶编结悬挂玉环三。

  玉圭:即镇圭,长一尺二寸,刻山纹图案四个,圭下套以黄绮。

  袜舄:皆为赤色。舄首饰以黄绦。

 皇帝•冕服(后期)
                                                      皇帝•冕服(后期)

  嘉靖八年,明世宗对冕服制度做了较大修改,形成了明代冕服的最终款式,一直延续到明末(属国朝鲜则沿用到近代)。定陵出土有明神宗冕服部分实物,但与制度稍有不同。图中按照定陵实物并参考嘉靖制度绘制。

  冕:冠为圆匡,冒以乌纱。上为桐木质綖板,玄表朱里,前圆后方,前后各垂十二旒,每旒用珍珠及四色玉珠十二颗。下以玉衡维系,两端垂充耳,用青玉珠,承以白玉瑱。冠上用玉簪,分作两截,缀于簪纽处,系以朱缨、朱纮。

  衣:玄色,织六章,日、月在两肩,星、山在背,龙、华虫在两袖。玄衣长度不遮盖裳的六章。定陵未出土冕服玄衣。

  裳:黄素罗制,绣六章,排为四行,火、宗彝、藻左右各一行;米、黼、黻左右各一行。裳用七幅,连属如帷,作襞积,本色裳缘。

  蔽膝:红素罗制,上绣龙纹一,饰以彩色云纹,下绣火纹三。

  中单:素纱质地,青色领缘,织黻纹十三。

  大带:表用素白色,里用朱色,围腰部分用朱缘,下垂部分用绿缘,有素色组带。定陵出土大带与制度不同。

  革带:带版用玉。前悬蔽膝,两侧悬挂玉佩和小绶,后挂大绶。

  玉佩:两组,每组由珩、瑀、玉花、琚、冲牙、璜、玉滴组成,其间贯以玉珠,  佩上有金钩,用以悬挂在革带上,佩下副以六彩小绶。

  大绶:用五彩织金锦,其上有五色纱罗小绶编结以悬挂玉环。

  玉圭:白玉质地,刻山纹图案四个,圭下套以黄绮。

  赤舄:内套朱袜。舄首做云头状,缀玄缨结,边缘以黄绦。

皇帝•皮弁服
                                                                  皇帝•皮弁服

  皇帝在朔望日视朝、降诏、降香、进表以及藩属国朝贡、朝觐时则穿皮弁服。嘉靖时又规定祭祀太岁、山川诸神时也用皮弁服。

  皮弁服制定于洪武时期,永乐三年更定,嘉靖时未作修改,一直使用到明末。定陵出土有明神宗皮弁服部分实物。

  皮弁(biàn):冒以乌纱,作十二缝,缝中压以金线,每缝前后各用五彩玉珠十二颗。冠用玉簪,系以朱纮、朱缨。

  玉圭:长度与冕服用圭相同,圭上做脊,下部套以黄绮。

  绛纱袍:领缘、袖缘、襟缘都用本色。

  红裳:用七幅,前三幅、后四幅,前后不相连,腰部以下做褶,裳缘也用本色。

  蔽膝:红色,本色缘,缝中有紃。

  中单:素纱质地,形制如深衣,红领缘,织黻纹十三。

  玉佩、大小绶、大带、袜舄都与冕服所用相同,皮弁服不用革带。

  明代皇帝皮弁服使用的场合较多,在《明实录》中能见到相关记载,如成化元年三月丁巳,宪宗视国子监,具皮弁服躬谒至圣先师孔子,行四拜礼。

  皇帝•通天冠服
                                                                     皇帝•通天冠服

  皇帝在郊、庙之前省牲以及皇太子诸王冠婚、醮戒时则穿通天冠服。

  洪武元年参考宋制制定通天冠服,洪武十年之后基本没有使用通天冠服的记载,会典冠服制度也不载通天冠,应是洪武之后已经不用。《明集礼》中记载通天冠服文字似抄自《隋书》,仅改动数字,与插图有很多出入,还有待考证。图中参考《中东宫冠服》与《明集礼》绘制。

  通天冠:冠上有金博山,附玉蝉。冠首施珠翠,冠身冒以黑纱,有金梁(梁数待考),系红组缨,用玉簪。《明集礼》插图未见用玉蝉。

  绛纱袍:原定用深衣制,无裳。但《明集礼》插图显示为通裁,并有红罗裳,与制度文字不同。

  内单:白纱质地,领、袖、襟用皂缘。

  蔽膝:绛纱质地。

  白假带:即大带。

  方心曲领:用纽扣约系在领部,后垂带结。

  袜舄:用白袜、赤舄。

  革带:单挞尾革带,为明初形制。

  玉佩、大绶皆与冕服所用相同。

  《明实录》记载,洪武元年十一月冬至祀,前二日,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省牲,视鼎镬涤溉。

皇帝•常服(前期)
                                                       皇帝•常服(前期)

  皇帝常服使用范围较广,如皇帝省牲、谒陵、常朝视事时都可穿常服。

  洪武元年定皇帝常服用乌纱折角向上巾、盘领窄袖袍、束带间用金、玉、琥珀、透犀。常服制度一直沿用到明末,只是在细节上稍有变化。图中参考明成祖画像所穿常服绘制。

  冠:裱以乌纱,冠后折角向上,又叫翼善冠。

  袍:黄色,窄袖,盘领,领部以纽襻约系。前胸、后背及两肩各用金线织盘龙纹。

  带:革带,带鞓为红色或黄色。用玉带版,或用金、玉、琥珀、透犀等杂宝带版。

  靴:用皮制成,皂(黑)色。

  中衣:多用红色,交领,推测其形制应为短袖的褡

  皇帝常服也称作龙袍、衮龙袍。《明实录》记载:明英宗幼年为皇太子时,宣宗皇帝把他抱在膝上问:“你日后当了天子,能让天下太平吗?”英宗说:“能!”宣宗又问:“有破坏国家礼制法纪的人,你敢亲率六师前往讨伐其罪吗?”英宗说:“敢!”回答的声音十分洪亮,神态果断,毫无疑虑。宣宗于是大喜,亲自解下所穿的龙袍、宝带,给英宗穿上,又抱到宝座上,左右都高呼万岁。这里提到的龙袍、宝带就是皇帝的常服袍带。

皇帝•常服
                                                               皇帝•常服

  后期常服款式较为多样,颜色不拘于一种,纹样的使用和变化也更加丰富,定陵出土有多件团龙圆领常服袍以及大量袍料。图中参考《入跸图》里明神宗谒陵归来所穿常服绘制。

冠:折角顶端由早期的尖角变为较圆的弧顶,冠上缀有金二龙戏珠等饰件。

袍:除黄色外,在非正式场合其他颜色也较常用。两肩处加日、月二章,团龙使用仍以四团为主,另有八团、十团龙等。袍身两侧开衩处有双摆,内加衬摆。

中衣:交领为主,多用黄色和红色。

带:以玉带为主。带鞓多为黄色和红色。

靴:常用皂靴。
明代穿圆领袍时一般内穿褡和贴里,将褡双摆衬在圆领摆内,也可穿有摆在外的直身,同样将双摆衬于圆领摆内。后来出现一种简化形式,不用褡和直身,仅在圆领两侧摆内各缀一对衬摆,圆领内则穿衬道袍。

皇帝•武弁服
                                                         皇帝•武弁服

明朝初年举行亲征遣将礼则服武弁、乘革辂,但是没有详细的制度记载,到嘉靖时才做了细致的规定。

嘉靖八年,明世宗谕阁臣张璁:“《会典》记载亲征、类祃(mà)之祭,都穿武弁服,不可不备。”张璁说:“《周礼》中有韦弁,是说以韎韦为弁,又用来制作衣、裳。我朝损益古制,有皮弁服制度,现在做武弁当如皮弁,不过皮弁是冒以黑纱,武弁当冒以绛纱。”随后绘图上呈世宗。世宗回复:“看图中有韠(bì),但没有系的地方。冠的形制在古时上面是尖的,而今皮弁是圆的,我觉得应该如古制做成上部尖锐,以取其轻利。另外衣、裳、韠都是赤色,是为什么?而且没有佩、绶,祭祀时使用,可以吗?”张璁回答:“自古穿冕弁服时都用革带,前面可以系韨(fú),后面可以系绶。韦弁之韠(蔽膝),就系在革带上。武事崇尚威烈,因此纯用赤色。”世宗于是批复:“冠服、衣、裳、韠、舄都照古代制度制作,再增加革带、玉佩、大绶和玉圭。”由此确定了武弁服制度。

弁:用赤色,上部尖锐,作十二缝,缝中缀五彩玉珠。

韎(mèi)衣、韎裳:都用赤色,形制与其他礼服衣、裳相同。

韎韐(gé):即赤色蔽膝,悬挂于革带。

玉圭:与冕服用玉圭(镇圭)形制相同,但尺寸略小,玉圭上刻篆文“讨罪安民”。

舄:与裳同色。

玉佩、大绶、革带都与其他礼服所用相同。武弁服不用大带。

皇帝•燕弁冠服
                                                    皇帝•燕弁冠服

嘉靖七年,明世宗制定燕弁冠服。

当时燕居穿着比较随便,世宗命张璁稽考古代帝王燕居时所穿法服的形制。张璁据《礼书》“玄端深衣”的记载,绘图呈交世宗,并说:“古时冕服之外,玄端深衣使用最广。玄端自天子达于士,是国家之命服;深衣自天子达于庶人,为圣贤之法服。今在玄端上加以纹饰,不变旧制,深衣改为黄色,用作中衣。这也符合帝王损益、时中之道。”世宗于是谕礼部:“古玄端上下通用,今非古人比,虽燕居,宜辨等威。”因此参酌古制制作,并更名为“燕弁服”,寓意“深宫独处,以燕安为戒”。

冠:形制与皮弁相同,冒以乌纱。冠上分十二瓣,压以金线。冠前装饰五彩玉云各一,冠后列四山。原定朱绦为组缨,用双玉簪,后据张璁建议不用朱组缨,而典籍插图亦只见一根玉簪,其详待考。

服:仿古玄端形制,衣身玄色,缘边青色。前胸绘蟠龙圆补,后背绣双龙方补。缘边施以龙纹八十一:领缘与两袪(袖缘)的龙纹共四十五,衽与前后齐(下摆缘边)的龙纹共三十六。原定两肩绣日月,张璁认为“燕服不用日月者,向晦宴息之道也”,遂不绣日月。

衬:深衣形制,黄色。衣袖(袂)作圆弧形,袖口(袪)方直,腰部以下(亦被称作裳)为十二幅拼缝,底边平直,衣之中缝背缝与裳之中缝上下相接,衣长至踝。

素带:表为青色,里为朱色,带身及下垂部分都用绿色缘边,围腰部分装饰玉龙九片。

履袜:履,玄色,有朱色缘,缀有红缨、黄结。袜用白色。

皇帝•十二团龙十二章衮服
                                                 皇帝•十二团龙十二章衮服
明代皇帝画像中,自英宗开始,所穿圆领都由四团龙常服袍变为十二团龙袍,并加入原来只用于冕服中的十二章纹,其创制与使用目前尚未见详细记载,但可以看出是在四团或多团龙袍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定陵出土有明神宗五件十二章龙袍,墨签题为“衮服”,其命名应与明代龙袍被称为“衮龙袍”且又加入了十二章有关,但其本身并未完全取代冕服(衮冕)的功能。

冠:用乌纱翼善冠,自穆宗后冠上加二龙戏珠金饰,折角用金缘边。定陵另出土有金丝翼善冠,功能及使用场合不详。

袍:黄色为主,也用红色。圆领,领部用纽襻扣,大襟处用罗带二对系结。其袖在英宗、宪宗时为窄袖,孝宗后袖渐阔,到光宗、熹宗时变为大袖。袍身在腰部两侧钉有带襻,用以悬挂革带。袍前后片各用团龙三,两肩团龙二,两侧双摆各团龙二(双摆缝合)。两肩用日月二章(左日右月);袍前后片用宗彝、藻、火、粉米、黼、黻六章,各作两行排列;背列五色星辰;下用山纹二,各列于六章之上;两袖各用华虫二,这些章纹与团龙一起构成十二章。

中单:交领,多用红色。自世宗后领上也加入黻纹,与冕服、皮弁服中单类似。定陵出土衮服所套中单为黄色,领绣黻纹十三。

革带:前期用宝带,后期以玉带为主。带鞓多为黄色、红色。

靴:皂皮靴。

皇帝•十二团龙十二章衮服(晚期)
                                            皇帝•十二团龙十二章衮服(晚期)

从明代帝后半身像中可以看出,明英宗以后皇帝所穿圆领衮服大多为赭黄色。光宗、熹宗全身画像上,所穿衮服袍已变为大袖,颜色也为赭黄。由于缺乏相关资料,圆领衮服及其颜色使用等具体情况尚不清楚。

冠:乌纱翼善冠,饰二龙戏珠,折角用金缘边。

袍:赭黄色,圆领,大袖,衣身饰以十二团龙及各章纹样。

中单:红色,交领,领部绣黻纹。

革带:用玉带。

靴:皂靴。

《明实录》中记载,正统时,靖江王与奉国将军佐敏交构,佐敏诬奏靖江王数罪,其中就说靖江王有“织造赭黄匹绣日月龙凤衣与妃服用”之事。天启五年,魏忠贤陷害宁安大长公主之子李承恩,说他蔑视礼法,擅用违禁器物,并新作赭黄五爪龙袍,法司拟按盗乘舆服御物例处以大辟。这些都说明赭黄是明代皇帝御用之色,他人不得僭用。

皇帝•八团龙袍
                                               皇帝•八团龙袍

明代龙袍从四团龙逐渐发展出多团龙,其中较常见的有八团龙和十团龙等,定陵出土有多件八团龙袍和袍料。八团纹样对后世影响较大,一直延续到近代。八团龙袍在两侧双摆上各缀一个团龙,就成为十团龙袍,如各缀二个团龙便形成十二团龙袍。图中参考定陵出土实物绘制。

冠:乌纱翼善冠。

袍:多为红色和黄色,圆领,衣身左右开衩,有双摆。胸、背及两肩各缀团龙一,前后襟下摆各缀团龙二。下摆与胸背的团龙形成“品”字形排列。袍内穿交领直身,领部缀龙纹护领,衣身两侧有双摆,衬于龙袍双摆中。

带:用玉革带。

靴:皂靴。

《明实录》记载,洪武三年,明太祖诏考历代服色所尚,礼部奏言:“历代异尚,夏尚黑,商尚白,周尚赤,秦尚黑,汉尚赤,唐服饰尚黄、旗帜尚赤,宋亦尚赤,今国家承元之后,取法周、汉、唐、宋以为治,服色所尚,于赤为宜。”太祖从之。因此明代皇帝龙袍除黄色外,很多都用红色。

 皇帝•云肩通袖龙襕圆领袍
                                   皇帝•云肩通袖龙襕圆领袍

圆领袍纹饰较常用的还有云肩及通袖襕、膝襕纹样,多饰以过肩云龙、云蟒等图案。《徐显卿宦迹图》里可以看到,皇帝在御门听政和经筵进讲时就穿着黄色龙纹云肩通袖龙襕圆领袍,可见这种形制的圆领袍已经成为皇帝常服的一种,用于各种正式场合中。图中参考《金台捧敕图》及故宫所藏明代袍料绘制。

冠:乌纱翼善冠。

袍:黄色,圆领,胸背两肩饰以完整构图的柿蒂形云肩,内饰喜相逢正面龙与寿山福海,四周点缀四季花卉。两肩至袖口织通袖襕,前后襟下摆织膝襕,襕内皆饰龙纹、海水等。衣身两侧开衩,有双摆。袍内穿交领直身或褡,领部缀白色护领,衣身两侧也有双摆,衬在圆领袍摆内。

带:用玉革带,带鞓多为红色、黄色,《金台捧敕图》中皇帝带鞓为青色。

靴:皂靴。

云肩纹起源较早,金代已有记载,元代开始大量用于衣服、织物的装饰,并形成云肩加通袖襕、膝襕的基本组合程式。明代云肩通袖膝襕纹样的使用非常广泛,已经成为了一种标志性的装饰形式,一直延续到清代。

皇帝•云肩通袖龙襕直身
                                       皇帝•云肩通袖龙襕直身

明代皇帝龙袍除了圆领之外,还有大量交领形制,通常为直身和道袍。很多交领龙袍与一般便服性质并不完全相同,有些时候也可用作常服,出现在一些较为正式的场合。图中参考定陵出土明神宗大红织金孔雀羽云肩通袖龙襕直身绘制。

冠:多用乌纱翼善冠,冠上饰金点翠二龙戏珠。在其他场合时也可用不同的巾帽。

袍:大红,也可用其他颜色。交领,右衽,大襟处有紬带二对、左侧里襟(小襟)处有紬带一对,用以系结。衣身两侧开衩,有双摆,内加衬摆。胸背两肩饰云肩,内为喜相逢云龙纹、寿山福海及五彩云纹等,两肩至袖口用通袖襕,袍身前后下摆处用膝襕,并延伸到两侧插摆上,襕与领缘都用云龙海水纹。

带:多用革带。

靴:皂靴。

中衣:多用素色。

《酌中志》中记载了蟒衣的喜相逢纹样:“前织一黄色蟒在大襟向左,后有一蓝色蟒由左背而向前,两蟒恰如偶遇相望戏珠之意。”并提到这是“万历年间新式”

  皇帝•四团龙直身
                                                   皇帝•四团龙直身

明神宗定陵出土龙袍数量众多,其中交领龙袍34件,款式基本相同,仅衣身两侧分为有衬摆和无衬摆两种。龙袍纹样有二团龙、四团龙、八团龙、云肩通袖膝襕等,也有用龙纹方补的。从交领龙袍形制看,属于直身,是皇帝较正式的外套款式之一,其补子、纹样的装饰也近于圆领常服,因此也可能在某些场合具有皇帝常服的功能。图中参考定陵出土明神宗蓝四合如意云纹亮花绸绣四团龙补交领夹龙袍绘制。

冠:多用乌纱翼善冠。不同场合时也可用其他巾帽。

袍:用色不拘,交领,右衽,大襟用紬带二对、小襟用紬带一对以系结。领部缝有黄素绫衬领,绣龙纹。前胸、后背及两肩处用团龙补四个,肩部另有日、月二章。衣身左右开衩,有双摆,内加黄色衬摆。腰部两侧钉有带襻,用以悬挂革带。

带:用革带。

靴:皂靴。

翼善冠折角根据等级也有不同,王夫之《识小录》中记载:“翼善冠脚直指上。脚,俗谓之翦翅,王冠脚俯垂向前,郡王冠脚既前垂而又斜迤向中,品官则平列冠下,此上下之别也。”


                                                    
也作一散,是明代男子常用的款式之一,皇帝日常便装也多穿或源自元代“质孙衣(蒙语jisun)”,汉语译作“一色衣”,、一散之名可能即质孙服的汉译名音转而来。不过质孙是统称,其性质相当于后来的赐服,只是其中的一款(也可能是后来发展出的款式),形制与之相近的有元代辫线袄,即后来的贴里。图中参考明宣宗、宪宗行乐图绘制。

帽:黑毡直檐帽,帽檐上折,帽身弧顶略尖,上有金钑花镶宝石帽顶,帽檐缀有大珠。早期帽檐下还有成串的帽珠垂于颔下。

(yì sǎn):交领,右衽,后襟为通裁,上下不断开,前襟则分为两截,腰部以下作马面褶,大褶上部还有细密小褶,左右两侧有摆。衣身长度一般过膝至小腿,后期也有长至脚面的。衣上大多饰以云肩、通袖襕、膝襕纹样,或在胸背处饰方补。

带:用金镶玉宝绦环,也叫闹装绦环。绦环自古时带钩发展而来,后来出现钩与环的组合形制,常用玉或金镶宝石等贵重材料制作。明代绦环外观多似革带三台,有些绦环分为两个部分,分别固定在线绦两端,彼此以插销连接固定,紧束于腰部。

靴:穿时常配白色麂皮靴。

《謇斋琐缀录》记载尹直在宫中见到宪宗皇帝御青花纻丝大帽、大红织金龙纱、宝装钩绦。后来侍孝宗(时为太子)东宫讲读,见孝宗先是翼善冠、衮绣圆领,食后则换、玉钩绦。

皇帝•青袍
                                                            皇帝•青袍

也称青衣、青服。明代皇帝在忌辰、丧礼期间或谒陵、祭祀等场合穿青色圆领袍。万历十三年,明神宗着青袍步行往圜丘祈雨,在《徐显卿宦迹图》里描绘有神宗青服步行的形象。图中参考《步祷道行图》绘制。

冠:乌纱翼善冠。

袍:圆领袍,青色,素而无纹,不缀团龙、补子等。袍内穿黄色交领直身(或褡),缀白护领,两侧有双摆,衬于青袍双摆内。

带:用乌角带,带鞓深青。

靴:皂靴。

《明实录》记载,嘉靖二十年四月,太庙失火,明世宗即穿青服祭告并延见群臣。万历十六年九月,明神宗亲自前往大峪山察看自己的寿宫,在天寿山长陵,神宗着青袍率领后妃至长陵祾恩殿上香祝拜。

皇帝•大袖衬道袍
                                               皇帝•大袖衬道袍

  定陵随葬有明神宗衬道袍八件,款式全部相同,墨书标签题为“大袖衬道袍”,均为交领绫面绢里丝绵袍。道袍形制简单,穿着方便舒适,既可作为外套使用,也可以穿在内作为衬袍,穿于外套下第二层的叫衬道袍,第三层的叫裰领道袍。

冠:玉束发冠,冠上刻凸线冠梁作为装饰,冠底两侧插小金簪一对,将冠固定在发髻上。明代男子仍延续宋代以来的习惯,在巾帽下戴小冠,用以约束发髻。束发冠材质多种多样,有玉、金、银、玛瑙、琥珀、水晶、竹木等,出土实物亦较多。不过明代男子束发冠并不单戴敞露,在一般场合,都要另戴巾帽加以遮掩。

网巾:其功能也是约束头发不使散乱。定陵出土网巾12件,系用生丝编织成菱形网格状,上口穿丝绳系结,下部以绢绦带缘边,两端缀有丝绳,并有金镶宝石材质的环状网巾圈。有墨书绢条题为“上用缨子顶素网巾”,这些网巾都装在精致的网巾匣内。

衬道袍:交领、右衽,绫面,绢里,在里与面之间絮有薄丝绵一层。衣身开衩,有内摆,为左右各接一幅并打褶缝在后襟上。大襟用绢带二对、小襟用绢带一对以系结。腰部两侧有带襻一对,可悬挂革带。

洪武二十四年,明太祖微行至神乐观,有道士结网巾,太祖问:“结此何用?”道士回答:“网巾用以裹头,则万发俱齐。”第二天,太祖下旨命道官取网巾一十三顶,颁示全国十三布政使司,从此,人无贵贱,皆裹网巾。

皇帝•罩甲
                                           皇帝•罩甲

从对襟铠甲发展而来,《酌中志》记载:“罩甲,穿窄袖戎衣之上,加此束小带,皆戎服也。”罩甲的基本款式为对襟、无袖或短袖,衣身两侧及后部开裾,因此非常便于骑马和行动。随着使用范围的扩大,罩甲的款式也有所发展,除缀有甲片的戎装罩甲外,还有纯用织物制作的外套式罩甲,并饰以华丽的纹样。明代皇帝在不同场合也会穿着不同形制的罩甲。图中参考明宣宗出猎图所画罩甲绘制。

鞑帽:承自元代或受蒙古影响,以皮缝制,帽檐缘以毛皮出锋。饰金镶宝石帽顶及十字形金镶宝石帽花。

衣:外穿黄罩甲,方领,无袖,对襟,以小金属圆纽及布扣襻纽系,衣身饰以织金云肩及膝襕云龙纹样。内穿大红交领窄袖戎衣,当为直身或贴里款式,亦饰以织金云肩通袖膝襕云龙纹。

革带:用小带,形制与常服革带相同,但尺寸较为窄小,因此能紧束腰身,红带鞓,金镶碧玉带版。革带上一般挂有弓袋、箭囊、荷包等随身物品。

靴:多穿白色麂皮靴。

文献中有时也会把罩甲称为“比甲”,如《明实录》记载:“(正统六年正月)赐可汗五色彩并紵丝蟒龙直领、褡)、、比甲、贴里一套,红粉皮圈金云肩膝襕通袖衣一,皂麂皮蓝绦铜线靴一双”,从文字和服饰搭配看,这里的“比甲”就是罩甲,与明代女装之比甲并非一物。

皇帝•罩甲
                                                     皇帝•罩甲

明后期纯织物罩甲日益华丽,在原来云肩及龙纹的基础上不断加入新的纹样元素,风格与当时的龙袍基本一致。目前所见传世的几款罩甲料,基本都饰有云肩形五彩云龙纹、寿山福海以及灵芝、葫芦等吉祥图案,非常绚丽夺目。美国圣弗朗西斯科亚洲艺术博物馆收藏有一件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的罩甲,图中即参考此件实物绘制。

冠:翼善冠,在不同场合亦可戴其他巾帽。

罩甲:方领,对襟,无袖,衣身两侧及后部开裾。胸前云肩纹艺术化为两朵祥云,左右各一,上有织金卐寿字样,背部云肩纹亦作云形,中为织金卐寿,寿字都硕大突出。衣身前后各一对织金大升龙,以龙爪托住祥云底部。龙纹下为寿山福海及灵芝,遍地饰五彩云纹。领袖开裾等处都有缘,缘内饰龙戏珠、彩云、山海纹。底边较宽的缘已演变为横襕,饰以海水波浪及子孙龙十二条(前后各六条)。罩甲下所穿龙袍参考定陵出土织金妆花龙襕缎袍料绘制。

带:金镶玉宝绦环。

  这件罩甲因饰有醒目的“寿”字,织造时间又与李太后寿诞接近,故被收藏机构认为是李太后生日所穿比甲,但从衣内题签的文字内容看,与定陵出土服饰的题签格式一致,记载了织造的时间、尺寸、材质,并未提及衣服的主人。卐寿纹在明代较为常见,定陵出土有大量明神宗带有卐寿纹的衣服与袍料。

皇帝•盔甲
                                                               皇帝•盔甲

《出警图》中绘有前往天寿山谒陵的明神宗,头戴凤翅盔,身穿鱼鳞叶罩甲,腰间悬挂弓箭佩剑,骑着高头大马,显得十分威武隆重。这套装束虽未见于制度文字,但从画中所表现的场景来看,应当是具有礼仪性同时又有实用功能的戎装外套,可用于皇帝骑马出行或与戎事相关的重要活动。

盔:抹金凤翅盔,缀以华丽金饰,正中为真武大帝像,左右饰吐火金龙,展翼如凤翅。盔顶饰有红缨、羽翎及盔旗。凤翅盔在明代较为常见,多为主帅或仪仗中使用,以壮盛军容。

罩甲:鱼鳞叶明甲,方领,无袖,对襟,以枣核形金别扣及布扣襻纽系。通身为鱼鳞状甲片,胸前饰升龙二。衣襟及领、肩等处皆有缘,底缘较宽,都饰以金龙纹。衣身左右两侧及后部开裾。两肩处有狮头形肩甲,前后片底边缀有双层彩穗。罩甲内穿窄袖袍,遍饰五彩云龙纹。两臂戴有红绒绦穿就的甲片(即“臂缚”)。

带:束黄色腰刀鞓带,并悬挂弓袋、箭囊等武器。

靴:皂皮靴。

小说《水浒传》第七十六回中描写阵中监战的宋江:“凤翅盔,高攒金宝;浑金甲,密砌龙鳞。锦征袍,花朵簇阳春;锟铻剑,腰悬(寒)光喷。绣腿絣绒圈翡翠,玉玲珑带束麒麟。”其装束与画中明神宗非常接近。

皇帝•盔甲
                                                      皇帝•盔甲

定陵随葬有一套明神宗盔甲,以及腰刀、弓袋、箭囊等,其材质、款式、装饰基本能与《明会典》相关记载吻合。图中即参考定陵出土实物绘制。

盔:镀金护法顶香草压缝六瓣明铁盔,圆顶,宽平檐,顶为六块铁板拼成,外以金香草纹压缝,面嵌金质六甲神,下为一圈金莲瓣纹,盔缘饰有珍珠四十五颗。盔顶部缀束腰仰覆莲座,上坐金质真武大帝,披发跣足仗剑,其后以金管插盔缨。

甲:黄绒绦穿方叶齐腰明甲,方领,对襟,无披膊。甲身前襟分为左右两片,各于胸口缀一铁质贴金圆护镜,两片以六对枣核形扣与扣襻纽系;后襟为一整片,上部中心置一圆护,下部有开衩。前后襟在肩部连缀。全甲由黑漆铁方叶及三角形叶等一百九十九片,用黄绒绦穿连编结制成。甲身衬里为织金锦。

带:腰刀鞓带,黄色,中部钉花形鎏金铜带眼四个,两侧各有鎏金铜圆带版三个,下有方挂扣,用以悬挂弓袋、箭囊、佩刀等。带两端作挞尾形,一端上有钩。此带为挂武器所用,不是腰部束带。

刀:长条形,鱼腹刃,刀把包镶云纹金片,并缀有金十字隔手。刀鞘为木质,外包鲨鱼皮,髹红漆,末端包有云纹金琕(bǐng)。鞘身有金箍四道,两道较宽,刻有云纹,并缀金柿蒂形饰,上有扁鼻套圆环系以丝带,带上有金钩用以悬挂。

袍:贴里形制,交领,前后身腰部以下打有二十多个合抱褶。衣身遍布金“寿”字,并有云肩、通袖襕及膝襕,饰以喜相逢龙纹及寿山福海、云纹等。《定陵》报告将此袍定名为“衬褶袍”,尚待商榷。

大明皇帝冠服
   



上一篇:明代后妃仕女服制服式
下一篇:Q版《大明衣冠图志》之后妃冠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