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族服饰 > > 满族“大拉翅”结构工艺及文化意涵研究
    清代的服饰制度是基于满人的习俗融入汉、蒙等民族服饰的特点。大拉翅正是这种文化交流融合的物质文化标志。在满蒙同源文化中,“鹰”是萨满教的象征符号,满语称“达拉加浑”“达拉代敏”即“首鹰”“首雕”之意(1)。“大拉翅”蒙古语释为雄鹰的翅膀,满族称之为旗头,因在北京流行,又称“大京样”“大翻车”等(2)。在清代古典服饰研究中,有关满族服饰的图像史料和实物都比较丰富,但对满族女子的发式研究特别是具有代表性的大拉翅并不多见。尤其是,“大拉翅”作为满族上层妇女便服头饰是不会列入定制典章的清官方文献,因此实物研究成为关键。本文以满汉贵族服饰收藏家王金华先生提供的“大拉翅”标本为研究模本,同时结合史料,展示以大拉翅为代表的满汉文化及满族民俗在清代女子发式中的承袭。
 
    一、大拉翅形制特征
 
    “大拉翅”是满族妇女人生中一次重要的“成人礼”标志。幼年时期,因习骑射传统,发式与男孩相同,剃去四周,只留颅后发,编结为辫盘与脑后,称髡发,类似汉“长寿辫”(亦不分男女童);女孩待嫁时方才蓄发,挽小抓鬓于额前或梳一条辫子垂于脑后。已婚女子在待嫁至婆家的当日或次日下地前,要将辫发改梳成挽鬓,俗称“上头”。鬓的样式和名称有很多,诸如“高粱头”“大蓬头”“两把头”“架子头”“大拉翅”等发鬓(3)。其中以“大拉翅”较典型,满八旗贵族妇女平日梳旗头,穿朝服戴朝冠,穿吉服时戴吉服冠,穿彩服时戴钿子。可见大拉翅作为晚清满族上层妇女日常发式,穿着时与便服标配,在品级上没有成文的划分,装饰和搭配上更显自由。
 
    (一)从两把头到架子头形制
 
    北京民俗专家金受申先生曾经谈及:旗头有三种分别,第一为真发两把头,第二是盘假发架子头,第三是缎子大拉翅;由真假头发梳理至光绪末年成两把头形状的青索缎头套“大拉翅”(1)。“两把头”将全头头发束于头顶,以长扁方为基座,分成两绺向左右缠梳,两侧以悬臂支撑两翅,两股头发在头顶梳成横向发鬂后,随用红绳(红丝线或棉丝线)绕发根扎结,用簪子横向插入固定(2)。两把头以真发梳就,梳头时不仅需要别人来帮忙,还要醮用榆树皮泡的水梳理头发,以便定型和齐整黑亮,且每次都要花费很长时间。晚清两把头越梳越高,开始借助假发和发架梳就,称为“架子头”,它是用铁丝编成圆形架子,在架子顶端横插一根扁方,把头发缠绕在架子上面(3),架子头在两把头基础上脑后增加了燕尾,将脑后余发分开,梳成两个尖角燕尾。随着假发和发架的运用,两把头从服帖头顶逐渐扬起至趋于挺直,最后高高耸立在头顶之上,发鬓不仅朝着垂直方向发展,同时还趋横向延展,两翼的面积也越来越大,梳理过程较两把头更为繁琐,这样就促使了假发套大拉翅的产生(见图1)。
 
    图1两把头与架子头形制(4)
 
    图1两把头与架子头形制(4)
    (二)大拉翅形制
 
    据《旧京人物与风情》记载:“慈禧当权时,因两把头序进了假发而对两把头作了彻底改革,最后以面料替代真发,称为大拉翅”(5)。佩戴大拉翅时需将头发绾到头顶心盘髻,再将脑后余发分开,梳成两个尖角燕尾形扁发鬓垂于脑后,呈燕尾型,称燕尾髻。《清宫词》云:“凤鬓盘出两道光,珠光钗影护蝤蛴,城中何止高于尺,叉子平分燕尾底”(6)就是对这种发式的真实描写。戴燕尾是满族的重要习俗,满族女子睡觉时也需佩戴。燕尾是与大拉翅及架子头装饰组配的一种脑后发鬓,其形状如燕子尾巴而得名。燕尾有用真发或假发,架子头中的燕尾多以真发梳就,大拉翅中的燕尾用假发制成发鬓代替真发使用。燕尾的形状、大小、宽窄是显示主人身份和地位的标志,外观呈上窄下宽,长度可到衣领,燕尾越宽越厚实说明身份越高。在佩戴燕尾时压在后脖领上,这种鬓发便无形中限制了脖颈的扭动,而显文雅庄重(7)(见图2)。
 
    图2真发燕尾和假发燕尾(8)
 
    图2真发燕尾和假发燕尾(8)
 
    大拉翅旗头板和旗头座上点缀各种花卉及珠宝首饰,受汉文化的影响其点缀花卉多以吉祥物为主,有真花也有假花。旗头板左右下角悬挂流苏,大拉翅垂穗形式可分为无穗、单侧穗、双侧穗三种,以红色为主,已婚女性佩戴长穗。在大拉翅后顶插入扁方来填充和保持头板顶端横梁的平直。旗头板正中装饰彩色大绢花,称为“头花”或“端花”。由此,旗头、扁方、流苏、头花和燕尾构成了大拉翅的基本要素。在晚清粉饰政治日盛的影响下,大拉翅造型经历了从小到大,从简单到繁复的过程,慈禧太后便成为推手,其奢华渐成贵妇礼制的标签。许地山先生说:“清末的大拉翅,大概在咸丰以前是没有的……形式的程序,是从矮到高,从小到大。一直到民国七八年算是大拉翅的全盛和消灭年代”(1)。这种大拉翅从平旗头板到高旗头板,从平素到奢华的饰配风貌,成为晚清粉饰每况愈下清王朝的生动实证。
 
    二、大拉翅结构复原与文化意涵
 
    大拉翅是一种扁型冠,外观形状模仿雄鹰的翅膀,高约一尺。根据标本研究显示大拉翅制作流程先以铁丝或铜丝揻成一个帽型骨架,在骨架上用襁糊粘起来的多层布围裹制胎,称袼褙。利用青绒布、青索缎或青直径纱等面料包裹,制成鹰翅膀状旗头板,满俗需在双翅膀上缠发,故为“两把头”遗留。定型后的大拉翅有两种基本形制,从标本研究和图像文献考证大体分为无假发座和有假发座两种:前者为旗头板与旗头座齐平;后者为旗头板下角低于旗头座。
 
    (一)大拉翅标本饰配意涵
 
    石青绢花点翠大拉翅是收藏家王金华先生的收藏,标本形制旗头板与旗头座齐平,是清晚期最具代表性的样本。旗头板袼褙的折叠方式是模仿两把头缠头方式发展而来,从标本的外观上看是一个呈扇状中空硬壳的冠,底座是根据使用者发鬓大小做成的头箍。标本内撑是用铁丝做成骨架,表面用制成相适应的青绒袼褙围裹制胎,外部以青绒包覆,收拢后末端以红绳系之折于后部。装饰物分布在旗头板的中央、两侧和旗头座的前端,旗头板头正花和两侧的凤凰、绶带鸟为点翠工艺,压发花是头正两边的绢花牡丹,其下的凤凰纹饰可视为压鬓花。凤凰是百鸟之王,牡丹系百花之王,两王相戏有“百鸟朝贺,万物繁荣”的美好寓意。旗头座和头正花饰有银点翠的牡丹和珊瑚,各有碧玺点缀,“碧玺”与“辟邪”谐音,有平安之意,这些皆缘于汉俗。旗头板右下方饰有绢制牡丹蕾系红垂穗流苏。组配錾刻吉祥花卉金扁方,可谓标本来历至尊富贵(见图3)。
 
    图3大拉翅标本构造饰配(王金华藏)
 
    图3大拉翅标本构造饰配(王金华藏)
 
    (二)石青花点翠大拉翅旗头板、旗头座结构
 
    大拉翅结构有旗头板、旗头座和骨架三个基本构件,旗头板裁成类似于现代领带形状左右对称的裁片,分别折成a、b、c三个区域。旗头座由裁成的座身和座箍组成。骨架用铁丝揻成翅冠型。标本工艺过程主要表现在从缠发技艺到“折布成器”的技术转变。旗头板由于不是对称折叠,左右片大小并不完全一致。旗头板面布均有里料,与面料采用同一材质的青绒缎,制作时分别在里料和面料背面涂抹浆糊,在它们之间覆上袼褙以增加旗头板的硬挺度。旗头座的座身和座箍裁片无里料,用面料直接与对应的铁丝骨架进行缝合,采用立针缝和锁边缝结合针法成型。由此可见,通过对收藏家王金华提供的标本进行信息采集、测绘和结构图复原,得以真实系统呈现大拉翅结构的完整信息。从早期到晚期大拉翅的旗头板与旗头座在结构上并没有太大变化,只是不同的对象尺寸不同,是因为大拉翅从定型到消亡,只是从小到大的变化和有无假发盔的区别,形制并没有改变。因此标本研究对于总结这个时期大拉翅的形制规律和建立其结构图谱具有重要作用和文献价值(见表1、图4)。
 
    表1标本旗头板尺寸    单位:cm
 
    表1标本旗头板尺寸
 
    图4标本旗头板、旗头座结构测绘与复原
 
    图4标本旗头板、旗头座结构测绘与复原 
 
    (三)大拉翅骨架结构
 
    《草珠一串》诗曰:“头名架子太荒唐,脑后双垂一尺长”。诗下自注近时妇女以双架插发架,挽发如双角形,曰架子头,即谓此(1)。架子头是借助发架和假发成形,发架多为木质,形似横着的眼镜架但结构要比它复杂的多,“头名架子太荒唐,脑后双垂一尺长”便是对架子头的生动写照,但真实的结构无献可考。借助大拉翅骨架结构的复原是否会得到物相解读?
 
    “大拉翅”的造型主要体现在内部结构的骨架上骨架由下、中、上三个部分和两个悬臂组成。下部由9根铁丝揻制而成形似碗扣状,中间部分由三组六根铁丝揻成A字型支架,上部分为梯形结构。骨架左右两侧各有一根悬臂,两侧旗头板是靠两侧悬臂支撑的,故悬臂制成绳状T型支架,在骨架中部通过布条捆绑而成。下部扣碗双环铁丝之间,是用细铁丝揻成网状,以适应旗头座的色布加工。从整体骨架三视图观察,成型后的大拉翅正冠呈左右对称,侧冠旗头板有明显向后倾斜(见图5)。
 
    图5标本骨架结构测绘与复原
 
    图5标本骨架结构测绘与复原 
 
    结语
 
    通过不同标本的形制、结构饰配等因素的比较研究,不难发现晚清大拉翅从定形、发展到全盛的形态轨迹。内部骨架结构由繁到简,外部结构由小到大,饰配由精致到奢侈,基本可以描绘出大拉翅由实用到浮华的图谱,讽刺的是,这个时期清王朝的时局却由盛转衰,最终寿终正寝,也将大拉翅一起送进了历史。由大拉翅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更是一个时代终结的生动实证。通过对大拉翅实物的深入研究,证明考物方法更加真实可靠。通过对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有关服饰物证的工艺梳理,对清代满族妇女这种特有冠别物质文化的客观呈现有着独特的科技史文献价值。
 
    注释
 
    1肖东发.自然图腾:萨满教历史及其文化[M].长春: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2015.
 
    2满懿.“旗”装“奕”服:满族服饰艺术[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
 
    3关捷.中华文化通志[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
 
    4(1)金受申.老北京的生活[M].北京:北京出版社,1989.
 
    5(2)韩耀旗,林乾.清代满族风情[M].吉林:吉林文史出版社,1990.
 
    6(3)王宏刚,富育光.满族风俗志[M].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91.
 
    7(4)[英]汤姆逊.中国与中国人影像[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法]菲尔曼.拉里贝.中国影像记录[M].现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拍摄于1900-1910年.
 
    8(5)本社.旧京人物与风情[M].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1996.
 
    9(6)吴士鉴.清宫词[M].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86.
 
    10(7)曾慧.满族服饰文化[M].辽宁:辽宁民族出版社,2010.
 
    11(8)[法]菲尔曼.拉里贝.中国影像记录[M].现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拍摄于1900-1910年;邢文军,陈树君.西德D甘博的中国影像(1917-1932)[M],武汉:长江文艺出版社,2015.
 
    12(1)中国织绣服饰全集(历代服饰卷下)[M].天津: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
 
    13(1)得舆.草珠一串[M].北京:北京出版社,1962.

上一篇:广西苗族服饰与现代服装设计融合发展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