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近代 > 《中国历代服饰集萃》中国历朝历代服饰复原图
  说到华夏民族的历史,我们常用一种口头禅“上下五千年”来形容,“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是儿时常挂在嘴边的顺口溜。实际上远在距今一百七十多万年前的今云南元谋那蚌村一带,就已有早期的直立远祖在那里活动。北京周口店发掘出的人头骨化石、经过加工作为工具有使用痕迹的石器,以及烧过的兽骨和很厚的灰烬,都证明距今四五十万年前的北京人已用石器做武器进行狩猎,懂得用火取暖和烧烤食物。而同一地点发现的一枚两万多年前的精美骨针,更说明那时候的先民已开始用兽皮来缝制衣服。江苏吴县草鞋山的河姆渡遗址(约公元前6200—前5800年)出土了用野生纤维为原料的织物残件,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织物。丝绸实物则出土于浙江湖州钱山漾的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遗址(约公元前3200—前2200年)。在商代墓室中出土的蔓藤纹印花布、彩色盘羊纹布更让现代人叹服,原来这么远古的祖先已经能够纺织和印染如此华美的衣料了。至于饰品,那些将兽牙、贝壳等串起来的,用玉雕琢成的项饰、项链已完全具备了现代的审美元素。

  见之于文字记载的服饰起源,都把它归功于华夏的祖先黄帝,《易·系辞下》记载说:“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之乾坤。”有文字可考,并能粗略推算出纪年的中国第一个朝代是夏朝,约在公元前2070—前1600年之间,比新石器时代的良渚文化要晚些。这一时期,华夏先民的服饰应已完全具备。而我们今天能看到的最古老、完整的衣服实物是在新疆鄯善出土的一件西周时期白褐缝制的长衣,这件对襟、立领、长袖外套已完全具备后来的深衣特点。同时诸多商、周墓出土的玉雕石雕人像和青铜器上的人物形象,则为我们展示了商周时期古人服饰的朦胧概貌,使我们可以依稀地对商周时期的古人服饰具有一些感觉。至于战国之后,特别是汉唐以降历朝历代的服饰、大量的绘画作品和墓室中出土的石刻陶俑、青铜器皿、金银饰品等奇珍异宝、珍贵实物,均把古人优裕丰富的物质生活展示得淋漓尽致,因此要复原这些形象已不再是难事。

商代服饰

  1. 贵族服饰复原图(图1-1)

图1-1 贵族服饰复原图
                    1-1

  贵族像头戴正面看似方形,侧面形如椎体的帽,帽上似镶拼了两条花边,下面一条在帽后向下倾斜形如铲形。身穿交领窄袖长衣,衣领在肩头处有伸突的尖角。衣内系裳,裳的合缝在臀后,腰束宽宽的腰带,带下垂鞸(蔽膝)。鞸的下缘作弧形,这种鞸在西周服饰中也常出现。脚穿短靿皮靴,手握黄金杖。

  商王贵族服饰根据美国哈佛大学费格美术馆收藏的,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商代玉人像复原。靴是根据青海乐都柳湾原始社会公共墓地出土的彩绘陶靴复原。金杖出土于四川广汉三星堆祭祀坑。服饰的布边饰根据新疆出土的印花布纹样设计。

2.平民服饰复原图(图1-2)

平民服饰复原图
                1-2

  这是商代的自由民,虽然属于社会底层,但比奴隶的社会地位要高些。头上戴的是巾式发箍,面料上印有回纹。上穿交领窄袖短衣,下束曲裾布裳,手握一把木柄石镰,赤脚,不穿靴履。

周代服饰

  1. 东周武士甲胄复原图(图1-3)

  武士头戴青铜胄,身穿深衣戎服,前臂上套有青铜臂甲,脚穿屝(麻鞋),手握青铜蛙形短剑。

  武士的铜甲由身甲、披膊和甲裙组成,甲片的编缀不同于后世的编法,甲片与甲片之间平铺,没有相互叠压,甲片表面无孔,都是在背面铸出小钮,麻绳穿过钮钉缀在甲衬上,甲衬可能是皮革,也可能是布帛。披膊与甲裙的甲片都是铲形,左右不能合缝,穿连的麻绳上套有玉石小珠,以填补中间的空隙。甲衣的甲衬下缘处,钉有圆形青铜泡。

图1-3 东周武士甲胄复原图
            图1-3 东周武士甲胄复原图

  青铜甲是根据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出土于西南地区的巴人铜甲片复原的(详见《甲胄复原》一书)。

  素面胄出土于山西柳林。

  这种臂甲在四川、云南一带出土很多,有的上面还錾刻精美的花纹。屝的形象参考了湖北当阳金家山楚墓出土的实物。短剑出土于青海金沙江峡峪地区。

  2. 春秋诸侯服饰复原图(图1-4)

  诸侯头戴束发金冠(发梳成髻后罩以金冠),冠下有系带结于颔下。

  身穿盘领窄袖深衣,外罩中袖矩领直襟衫,直襟衫的领襟、袖口、衣下摆都镶拼宽边。腰束宽带,带下垂鞸,鞸分两层,都是尖角形下缘,外层小鞸的左右两角还下垂一段飘带。脚上穿屝,肩挎玉剑,双手持弓、箭。在服饰衣襟、衣领处,腰带、剑带上和外层小鞸的垂带上都钉缀有金饰件,特别是剑带上肩头部还装有一特别的金饰。剑的剑鞘也是金制,但剑是玉制的,在青铜兵器十分发达的西周还佩挂玉制剑,可能这是一种礼器。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把金肩饰和各种处于遗骨胸腹部的金饰都定为衣服上的饰品。那种金鞘玉剑从鞘的结构上看应是用剑带挎背,剑带上带有饰品。1974年在河南洛阳出土的“繁阳之金”青铜剑和象牙剑鞘,就是用剑带背挎的,并在剑带上钉缀象牙饰件。金肩饰如果钉在衣服上,只有一个似不合理,如用在剑带上,既能帮助剑带定位,不使随意滑动,也能比较合理地说明金饰品只有一个的原因。

图1-4 春秋诸侯服饰复原图
                 图1-4 春秋诸侯服饰复原图

   此诸侯的服饰根据河南洛阳北窖庞家沟西周墓出土的青铜人形车辖的服饰所复原。这些金饰品和金剑鞘都是从陕西韩城周代芮国墓地于2005年最新出土的。


   3. 春秋贵妇服饰复原图(图1-5)

   贵妇身穿曲裾深衣、梳高髻,髻上插有木笄。颈上佩戴牌玉组佩,组佩以黄、绿、红色玉珠、玉管、玉牌串缀而成。腕上戴玉腕饰,手托青铜窃曲纹圈足匜。

图1-5 春秋贵妇服饰复原图
      图1-5 春秋贵妇服饰复原图

  贵妇服饰以河南信阳二号楚墓出土的彩绘木俑为主要依据,这件木俑的曲裾深衣正背两面都描画得十分细致,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发髻采用的是河南光山黄君孟夫妇墓黄夫人孟姬的发型,这一发型出土时保存得十分完整,准确地昭示出春秋时期贵族妇女的发髻盘梳法,图中发笄的插法也保持了原样。

  牌玉组佩及手中所持青铜器等物品都出自陕西韩城芮国墓地,特别是牌玉组佩,其精美华贵的外形与埃及法老墓中出土的金项圈有异曲同工之妙。

4. 战国士大夫服饰复原图(图1-6)

  此士大夫头戴皮冠,以带系结颔下,内穿交领曲裾长袍,外罩交领广袖深衣(实际上两件可统称深衣)。腰系宽腰带,以带勾束之。腰带下另系一条小带佩挂长剑,小带上垂玉串饰。下身内穿大口裤,脚穿锦面漆履。

图1-6 战国士大夫服饰复原图
       图1-6 战国士大夫服饰复原图

  服饰形象根据河北平山中山国王墓出土的银首铜身填漆油灯俑上的形象设计,面料花纹参考湖北江陵等地出土的战国丝绸绣花纹样创作。

  皮冠根据铜油灯俑头造型,结合秦始皇兵马俑冠饰描绘。

  镶玉、镀金、嵌彩琉璃银带勾是河南辉县出土的实物复原。

  锦面漆履是湖北江陵马山楚墓出土的实物复原。青铜剑出土于湖南长沙战国墓。

5. 战国平民服饰复原图(图1-7)

  此人物头发梳于脑后盘髻,髻上裹有“偏渚”(系结发束的布带)。身穿大方翻领窄袖深衣,衣襟直行偏于右侧,腰束布带,脚穿革履,手持涡纹双耳陶壶。


图1-7 战国平民服饰复原图
   图1-7 战国平民服饰复原图

  发髻服饰根据美国福瑞尔美术馆收藏的河南金村出土战国持灯铜人形象复原。

  革履出土于新疆塔里木盆地扎洪鲁克古墓。

  陶壶出土于云南德钦县石底古墓。

6. 战国匈奴服饰复原图(图1-8)

  这是匈奴部落首领的形象,头戴嵌绿松石鹰形金冠,冠以皮革为帽体,帽幨上也有金冠饰带。身穿红锦窄袖深衣,下穿蓝底织锦裤,脚穿短靿皮靴,腰束金带銙宽帛腰带,腰带上垂有小带,带头装有金带环,用以佩挂短剑和箭囊,深衣外穿有短铁甲,肩上披有披风。

图1-8 战国匈奴服饰复原图
                    图1-8 战国匈奴服饰复原图

   金冠饰和带饰出土于内蒙古阿鲁柴登匈奴墓。

  衣、裤、靴根据蒙古诺音乌拉匈奴墓出土的实物复原,采用新疆出土的织物纹样设计创作。

  披风按照前苏联帕泽雷克巨塚出土挂毯上的形象描绘。

  左手拿的弓和佩于腰带上的箭囊出土于新疆民丰尼雅,右手的青铜矛、鐏出土于河北平山。

  铁甲参考湖南长沙彩绘木俑和云南江川李家山古墓出土的青铜甲片组合复原。


秦代服饰


  1. 秦代将军常服复原图(图1-9)

  将军头戴紫布卷折成的帻,以彩带系结于颔下。身穿内外二重交领右衽长襦,里红外绿,内层领、袖白色,翻卷于外。腰束二重带,束衣带用带勾系束,带上垂佩玉璧绶带,绶带下端搢入衣襟内,佩剑带打结系束,带结绾于腹前。下穿白色大口裤,裤口收束,脚穿绿缘黑色方口翘尖履。

图1-9 秦代将军常服复原图
          图1-9 秦代将军常服复原图

  服饰(包括冠饰、袍服、裤、鞋、腰带等)均按照秦始皇铜车马俑一号车车御将军服饰复原。

  佩剑剑鞘纹饰,腰带的带勾,袍服镶边纹饰根据陕西、湖北等地出土的实物设计。

  2. 秦军下级官吏车兵服饰复原图(图1-10)

  士兵头戴皮质帻,用橘红色带系颌下,身披皮甲,甲片坚厚,内衬两层长襦、袍,里红外绿,下穿白色大口裤,裤管收紧。足穿褐色皮方口履,用鞋带系结,佩剑的皮带束于铠甲内。

               图1-10 秦军下级官吏车兵服饰复原图
图1-10 秦军下级官吏车兵服饰复原图

  此人物形象根据秦始皇兵马俑坑出土的军吏俑复原。服饰色彩根据王学理先生的《秦侍卫甲俑的服饰与彩绘》一文所述复原。

3. 秦代平民百姓男、女服饰复原图(图1-11)

  男女均梳发髻于脑后。男子身穿交领右衽短襦,女子穿长襦,都内穿白色衬衣,领、袖翻卷于外。

  男子下穿白色直筒裤,女子穿深色大口裤,裤口收束。脚上均穿方口翘头褐色履。

  男子腰束黑色革带,用铜带勾系束。女子系帛带,带上串有玉管、玉珠为饰。

图1-11 秦代平民百姓男、女服饰复原图
     图1-11 秦代平民百姓男、女服饰复原图

  两人的发髻式样、袍服、裤、鞋按照秦始皇陵园陪葬墓出土的跽坐俑等陶俑复原。

  男子手持的斧、铲等工具,女子捧的彩绘陶壶都是同墓出土的实物复原。男子腰带的带勾,插于腰带上的青铜小刀,小刀上的青铜垂饰是根据陕西地区出土的实物复原。

  女子的腰带垂饰是湖北出土的实物复原图。

汉代服饰

  1. 将帅服饰复原图(图1-12)

  汉将头戴铁胄,此胄造型结构与秦始皇陵园出土的青石胄完全相同(参见《中国古代军戎服饰》秦代部分)。身穿铁甲,甲的前胸后背均为长条形甲片,披膊和甲身下缘均为鱼鳞小甲片编成。内穿红、白两层曲裾袍,下穿绿色大口裤,裤口束起,脚穿黑布月牙头履。手握环首钢刀,刀鞘以帛带系束于铠甲外。

图1-12 将帅服饰复原图
               图1-12 将帅服饰复原图

  铁甲、胄根据江苏徐州西汉楚王陵出土的实物复原。

  袍服、裤、靴根据陕西咸阳、杨家湾等地出土的陶俑复原。

  兵器采用山东出土的实物形象。

2. 贵妇、侍女服饰复原图(图1-13)

  贵妇的发式为汉代的花钗高髻,这种高髻有时用假发编入,有时则做成“巾帼”(用丝帛、鬃毛制成假发,内衬金属帽架),像戴帽一样用簪固定在头上。侍女梳的是椎髻,为汉代妇女最流行的一种发式。两人均外穿曲裾深衣,内衬长袍,贵妇的是丝绸面料。侍女脚穿燕尾翘尖黑布履。

图1-13 贵妇、侍女服饰复原图
            图1-13 贵妇、侍女服饰复原图

  贵族妇女的服饰、头饰根据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实物复原。

  发饰参考河南密县汉墓壁画形象复原。侍女的服饰、发式根据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汉代女俑形象复原。

  衣服色彩、纹饰参考湖南马王堆出土实物设计。

3. 西北地区汉民族服饰复原图(图1-14)

  此男子应为猎手形象,头戴织锦帽,内穿黄绮高领套衫,不开衣襟,两侧开衩,领口用两根帛带系结。外罩交领锦缘短袍,下穿大口锦裤,脚穿黑地锦缘圆口布履,以带系结脚背。腰束黑皮带,带两头钉缀金带头与金带銙饰件,銙上垂小皮带佩挂皮质箭箙和皮鞘青铜短剑。左手持弓,右手箭已射出。

图1-14 西北地区汉民族服饰复原图
     图1-14 西北地区汉民族服饰复原图

  衣、裤、锦帽、鞋均根据新疆民丰尼雅汉墓出土的实物复原。弓、箭箙出土于新疆民丰尼雅一号墓地。青铜短剑出土于河北。腰带根据河南洛阳出土的金带饰复原。

  4. 南方地区少数民族服饰复原图(图1-15)

  此人物头梳发髻,右耳单戴玉耳环,身穿黑地锦缘交领中袖短袍,肩披白地蓝缘短帔风,帔风领口处绣有金线蛇纹。腰束黄金宽腰带,腰带的带扣是个镶玉青铜圆镜(参见《中国古代军戎服饰》第125页)。臂套金臂甲,腿上套青铜胫甲。青铜剑鞘短剑用红底金缘帛剑带佩挂肩上,剑带上还钉有金泡饰。颈上戴有三条金珠项链,双手拄青铜鸠饰权仗。

图1-15 南方地区少数民族服饰复原图
 图1-15 南方地区少数民族服饰复原图

  此人物应是汉代云南滇族部落头领的形象,项饰、耳环、金臂护、金腰带、青铜带扣饰、青铜胫甲、青铜鸠仗、金剑带饰和青铜剑。佩饰等均出土于云南江川李家山汉墓。发髻、服饰和整体人物形象根据同一墓地出土的鼓座铜俑复原。

5. 汉代匈奴服饰复原图(图1-16)

  匈奴骑士头戴古老的尖顶毡帽(这种帽西周时期就已出现,至唐代西域民族仍流行)。身穿交领、左衽方格纹锦袍,下穿织锦大口裤,裤口收束,脚穿绣花短靿皮靴,靴面以褐、白二色皮革相拼,在脚背部位有绣花纹饰,靴筒沿口覆以绢缝合。肩系白底织锦缘短帔风,腰束黑地金牌饰腰带。带上右侧佩挂“金池凤”织锦香囊,左侧佩挂青铜短剑,手持青铜矛。

图1-16 汉代匈奴服饰复原图
        图1-16 汉代匈奴服饰复原图

  衣、裤、靴、锦囊是新疆民丰尼雅汉墓出土的实物形象。尖顶毡帽是新疆且末扎滚鲁克墓地出土的实物形象。腰带根据内蒙古阿鲁柴登匈奴墓出土的金带饰复原。帔风参考云南江川李家山墓地出土鼓座铜俑形象设计。兵器根据河北等地出土的实物复原。

魏晋南北朝服饰

  1. 北方男、女服饰复原图(图1-17)

  男子头戴平巾帻,以簪贯帻固定在发髻上。上穿左衽广袖短襦,内衬窄袖衣,下穿白色大口裤,膝下缚裤。脚穿翘尖皂布靴。腰束皮带,带扣偏于左侧,带尾环过前腹搢于后腰带,女子头梳倾髻,插金饰戴耳环,内穿窄袖圆领裥褶长裙,外罩广袖对襟短衫,腰系腰彩,以帛带束之。

图1-17 北方男、女服饰复原图
     图1-17 北方男、女服饰复原图

  男子服饰根据河北、山西、宁夏等地出土的陶俑复原。女子服饰根据陕西、河北等地出土的陶俑复原,头上的金饰参考山西北齐墓出土的实物设计,耳环采用河北定县出土实物,衣服的镶边纹样根据新疆汉晋墓出土的织物描绘。

2. 鲜卑武将服饰复原图(图1-18)

  武将头戴圆顶铁胄,胄顶饰有红缨。身穿立领右开襟铁甲,甲衣胸前还缀有圆铜护甲,甲裙以厚皮革为之。内衬交领左衽短襦,下穿直筒裤,脚穿长筒皮靴,靴的沿口钉有青铜双联珠铜泡。前臂套有皮革护臂甲,腰束单带扣皮带,带上缀有方形、圆泡形两种銙饰。左侧方带銙下附设圆环,用以佩挂双附耳刀鞘铁环首刀,手持铁矛。

图1-18 鲜卑武将服饰复原图
    图1-18 鲜卑武将服饰复原图

  甲胄、带扣、带饰、皮靴铜饰、铁矛等均根据吉林老河深鲜卑墓出土的实物复原。内衬戎服根据山西北齐娄睿墓出土的陶俑复原。佩刀采用宁夏固原北周墓出土的双附耳刀鞘铁环首刀实物形象。

  3. 羯、羌族武士服饰复原图(图1-19)

  魏晋时的五胡主要是匈奴、羯、鲜卑、氐、羌这五个少数民族。羯在史籍上说是匈奴别种,当时主要聚居在上党武乡(今山西辽县)一带。氐、羌都居住在泾水、渭水流域之间,羌人一部——党项羌曾建立过西夏王国,后为元所灭。此图左是羯族武士,头戴藤帽,帽的前额垂有黑色短饰带,耳前后有红、绿两色长饰带,可用作系带系结。身穿窄袖左直襟胡服,长靴,腰裹织锦抱肚、束黑色单带扣帛带,带上饰有心形、方形、圆环形金带饰。图右是羌族武士,头戴小冠,身穿盘领右衽窄袖长袍,腰间内束帛布腰带,外系单带扣蹀躞带,带上饰有金桃形带銙和尾,带上佩挂香囊、匕首,脚穿长靴。两人均手握环首钢刀。

  图1-19 羯、羌族武士服饰
              图1-19 羯、羌族武士服饰

  羯族武士服饰根据新疆伯孜克里石窟壁画复原。羌族武士服饰根据甘肃武威西夏墓室壁画和敦煌壁画的形象复原,带饰采用西夏墓出土的实物复原,兵器按照墓中出土的木板画上的形象复原。

4. 文官朝服(图1-20)

  南北朝时期帝王侍臣的朝服冠是笼冠,即平巾帻外罩漆纱笼巾,又名“繁冠”、“武弁”、“建冠”,这些冠名常见于魏晋时代的诗词之中。笼冠上还要加貂珰之饰,貂即插貂尾,珰是笼冠前的金珰装饰,金珰上面一般还要缀饰玉蝉。朝服是红色广袖绫袍,内衬白色曲领衣,下穿大口裤,裤大如裙,脚穿黑色笏头履。腰带二重,内系宽帛丝带,外束革带,带的两头缀有金带头和銙饰,两个带头间以细织锦带系接。

图1-20 文官朝服笼冠、服饰
  图1-20 文官朝服笼冠、服饰

  根据山西太原北齐娄睿墓壁画门官形象,参考洛阳北魏宁懋石室的线刻像复原。笼冠上的金珰采用江苏南京东晋墓出土的实物形象。带饰采用内蒙古呼和浩特出土的包金神兽纹带饰。

隋唐服饰

  1. 隋朝平民男、女服饰复原图(图1-21)

  女子梳云髻,髻上罩有“透额罗”(一种类似于薄纱的织物)。身穿交领广袖短襦,系长裙,胸、腰束帛带,脚穿翘头鞋。男子头束平头小样折上巾(即幞头,初名乌纱折上巾,裹时不加巾,即罩于发上的假发髻,外表看去较低平,所以称平头小样),身穿盘领缺胯袍、脚穿皂靴、腰系黑布鞓革带,带上钉有铜带饰。

 图1-21 隋朝平民男、女服饰复原图
    图1-21 隋朝平民男、女服饰复原图

  女子发式、服饰根据湖北武昌周家大湾隋墓出土陶女立俑复原,鞋采用新疆吐鲁番出土的翘头绿绢鞋实物复原。男子形象根据安徽毫县隋墓出土的陶俑复原,革带的带銙、带扣根据宁夏固原史射勿墓出土的实物复原。匕首采用日本正仑院藏唐代的实物形象。

2. 唐代宫廷仕女服饰复原图(图1-22)

  仕女梳盛唐流行的高髻——半翻髻,髻前插有金梳和金花钗,身穿窄袖短衫,短衫轻薄半透,束条纹裥裙,肩围披帛,脚穿云头锦履,佩戴金耳环镶宝石项链,腕上套镶金玉镯,显得雍容华贵、神情娴雅。

  图1-22 唐代宫廷仕女服饰复原图
  图1-22 唐代宫廷仕女服饰复原图

  仕女服饰根据陕西礼泉段简璧、阿史那忠等墓室的壁画形象设计,条纹裥裙的色彩纹饰(包括抹胸部分)根据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出土的织绵实物描绘。发式根据永泰公主墓壁画形象设计。金梳、金花钗、金耳环采用江苏扬州、浙江长兴唐墓出土的实物复原。镶宝石金项链、镶金玉镯采用西安唐墓唐代窟藏出土的实物复原。宝相花纹云头锦履采用新疆阿斯塔那出土的实物复原。手中弹奏的螺钿紫檀五弦琵琶按照日本正仑院的藏品描绘。坐凳根据唐周昉《宫乐图》中的形象设计。

3. 武将铠甲服饰复原图(图1-23)

  此唐将顶盔贯甲,护臂、胫甲一应俱全。铠甲是为铁制鎏金明光甲,双肩有兽头铁护。腰束双带扣双尾腰带,穿紫色战袍,白裤皂靴。佩带刀、弓、箭囊,跨下骏马,手持铁矛。

  图1-23 武将铠甲服饰复原图铠甲、戎服
          图1-23 武将铠甲服饰复原图铠甲、戎服

  根据陕西礼泉郑仁泰墓出土的贴金彩绘武士俑复原。头盔根据黑龙江宁安县出土的实物复原。革带根据陕西兰田出土的金带扣、金带銙,参照护国寺天王像等形象复原。长矛按照内蒙古科尔沁出土实物设计,刀采用日本正仑院藏品形象,箭囊按照陕西礼泉唐墓壁画形象复原。马鞍、鞯、辔头、马镫根据陕西兰田、江西临川、乌鲁木齐盐湖等地唐墓出土实物,参照昭陵石刻进行复原。

4. 官吏侍从服饰复原图(图1-24)

  官吏为节度使一级的封疆大吏,官居四品,头戴武家诸王样直脚硬翅幞头,身穿朱红盘领宽袖缺胯常服官袍,白纱衬袍、白裤皂靴,束黑鞓腰带,腰带上钉缀金镶碧玉带銙,带上佩金鱼,手握象牙笏板。侍从软脚幞头,盘领缺胯衫,白裤短靿软靴,腰束革带,手捧刀、弓随侍。

图1-24 官吏侍从服饰复原图
                         图1-24 官吏侍从服饰复原图

  节度使服饰根据敦煌壁画归义军节度使曹延禄供养像(张大千摹、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复原。侍从服饰和手捧兵器根据西安杨思勖墓出土的汉白玉石刻像复原,腰带上佩挂的是日本正仑院藏品“芳方罗香囊”。短靿软靴是为六合靴,也是根据正仑院藏品描绘的。弯刀是杜甫诗中赞美的“大食宝刀”,从西域丝绸之路传入,唐中后期很盛行。

5. 突厥骑士服饰复原图(图1-25)

  骑士头戴毡帽,额前有小绺垂发,颇似元代“婆焦”发型,也叫“不狼儿”。身穿V领窄袖直襟袍,外罩交领“貉袖”短衫(貉袖是宋代很流行的男装),脚穿高靿皮靴、束双带扣腰带,佩带箭囊、匕首和鞶囊(汉代时就开始用此物,主要用于收贮文书印信,随身携带,以后也用来放手巾等物),手持弓箭。

图1-25 突厥骑士服饰复原图
       图1-25 突厥骑士服饰复原图

  骑士毡帽、发式、服饰,根据新疆伯孜里克洞窟壁画“突厥供养人像”(德国柏林印度艺术馆收藏)复原。貉袖短衫的面料花纹按照新疆吐鲁番出土印花纱实物描绘。弓、箭、囊根据敦煌壁画《歩射图》,参照陕西乾县章怀太子墓壁画形象复原。握于手中的箭的箭镞出土于辽宁朝阳,匕首根据日本正仑院藏品描绘。

五代宋辽服饰

  1. 武将铠甲服饰复原图(图1-26)


  这是五代时期的武将形象,头戴翻耳铁兜鍪,身穿白色裤褶戎服,外披铁甲,胸甲由白色两当罩甲覆盖,腹部有椭圆形护腹甲,腰后围束抱肚,护腹甲和抱肚都由腰带系束(抱肚的作用是使佩于腰间的刀剑、弓袋等兵器与铁甲表面相隔离,不致摩擦、碰击)。脚穿高靿靴,腰佩直刀,手握长柄利斧。

  图1-26 武将铠甲服饰复原图
      图1-26 武将铠甲服饰复原图

  武将的铠甲戎服根据四川成都王建墓棺床石刻像和宝盝(装皇帝册封大臣的册宝盒子)盖上武士银饰片,参照江苏江宁南唐李昇墓出土的石刻守陵武士像复原。佩刀的形象参照四川大足北山佛湾石刻形象设计。长柄爷的造型也取自宝盝盖武士银饰片。

2. 诸侯王、侍卫、侍女服饰复原图(图1-27)

  此图是以五代时期蜀王王建为原型所作的复原图,蜀王戴唐代帝王常服冠——硬裹乌纱折上巾(即幞头),巾顶与巾子之间用玉棍相压,玉棍用上折的两条幞带缠系住,使巾子硬挺向上,另两条幞脚则拖垂于后背。身穿朱红盘领宽袖王袍,白纱衬袍,皂靴。腰系玉带,佩黄金鱼袋,手握银头杖,坐于黑漆方榻之上。立于背后的侍卫同样戴硬裹幞头,穿盘领窄袖缺胯袍,裤外罩细裥短裳,裳在缺胯袍开衩处露出一截,形成一种装饰,这是五代时期男服流行的穿法,腰系红鞓双带扣腰带,脚穿麻鞋,佩剑,双手抱持王建宝刀。侍女梳高髻,髻前插金背唐梳和金簪,穿交领窄袖短衫,束长裙,肩上围帔帛。

图1-27 诸侯王、侍卫、侍女服饰复原图蜀王服饰
  图1-27 诸侯王、侍卫、侍女服饰复原图蜀王服饰

  根据王建墓出土王建石刻像复原。袍服色彩按照出土报告记录所残留在石像上漆皮的颜色设计。银头杖为木芯外裹银皮,按照墓中出土实物复原。方榻根据敦煌壁画晚唐供养像的坐榻描绘。侍卫服饰根据福建王审知墓出土陶俑复原。剑根据王建墓出土铁小刀及银鞘实物形象设计。手中捧持的宝刀根据张大千摹敦煌壁画《托西大王曹议金供养像》上的宝刀描绘。

  脚上穿的麻鞋采用新疆吐鲁番出土的实物形象。

  女侍的服饰根据《韩熙载夜宴图》中侍女形象复原。

  头上金梳为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艺术馆收藏的唐梳实物复原。

3. 于阗国王服饰复原图(图1-28)

  五代时期的于阗国王头戴鎏金方顶冕,冕冠上镶崁绿松石为饰,冕冠前后垂饰玉珠串,脑后垂饰发披,戴耳环。身穿玄色金龙纹交领王袍,内衬白纱高领衣,下束白绫裳。腹前垂长方形鞸(蔽膝),鞸上覆白绫腰巾,以帛带系束。脚穿翘头方口舄,腰佩金柄拳形玉首饰宝剑。

 图1-28 于阗国王服饰复原图
  图1-28 于阗国王服饰复原图

  服饰形象根据敦煌莫高窟第98窟于阗国王供养像复原。

  龙袍上的花纹图案参考同一洞窟藻井装饰纹样和历代帝王像上的纹饰设计。

  拳形玉剑柄和冠冕按照壁画供养像的形象描绘。

4. 士大夫、仕女服饰复原图(图1-29)

  宋代力惩唐末五代骄兵悍将的恶习,给予文人很高的地位,以文抑武,因此宋代文人很受重视。此图类似宋代经馆、书馆书先生夫妇(私塾的老师),先生或曾出仕担任朝廷官吏,现已赋闲在家科徒教子,或仍为朝廷命官,暇适家居。发梳圆髻罩束发冠,外戴薄纱东坡巾(汉代大儒苏东坡自创流行的一种头巾),身穿宽袖交领长袍,腰束帛带,脚穿步襪布鞋,手扶枣木杖坐于太师椅上。夫人执扇立于身后,头梳同心髻,内穿圆领衫,束长裙,外套滚边窄袖直襟夹衫,颇为端庄。

图1-29 士大夫、仕女服饰复原图
      图1-29 士大夫、仕女服饰复原图

  先生的冠根据李公麟《维摩演教图》中形象描绘。服饰(包括布鞋、夫人的直襟夹衫)根据江苏金坛、福建浮仑山宋墓出土的实物复原。执扇根据四川泸县宋墓石刻形象描绘。耳环采用江苏无锡扬名宋墓出土实物复原。

5. 武将铠甲服饰复原图(图1-30)

  将军头戴凤翅盔,白袍银甲(前已介绍鎏银鱼龙纹铁斧,银甲当也是铁鎏银),腰系黑鞓金带銙笏头带,红底绿镶边如意头抱肚,盔顶红缨脚上皂靴,坐下金雕鞍白马,这是唐宋时期俊武猛将的典型装束。

图1-30 武将铠甲服饰复原图
          图1-30 武将铠甲服饰复原图

  铠甲根据河南巩县宋陵、山西运城关帝庙镇陵武士石刻,山西太原晋祠铁铸像复原。革带、兵器根据江苏武进出土实物复原,参照宋画《中心四将图》复原。马具亦根据巩县宋陵神道石刻马的形象设计。

6. 回鹘国王、王妃服饰复原图(图1-31)

  回鹘即回纥,亦今天的维吾尔族,公元774年(唐天宝三年)破东突厥后建国,公元788年因助唐皇朝平安史之乱有功,自请改称“回鹘”,辖地即今新疆地区。回鹘国王头戴莲花瓣型金冠,脑后梳细长辫,这种长辫现在是维吾尔女孩的发饰。身穿盘领窄袖镶边紫袍,腰系绿织锦带鞓金銙饰蹀躞带。带上佩挂小刀、香袋和银锥,黑漆皮翘头靴。王妃梳疑是唐代的宝髻,髻上插金冠饰、金凤、金簪、金花等发钗,戴珍珠宝石项链和耳环,身穿绣花翻领窄袖对襟白锦袍,内衬窄袖圆领衫。

图1-31 回鹘国王、王妃服饰复原图
        图1-31 回鹘国王、王妃服饰复原图

  国王、王妃服饰均根据新疆伯孜克里克石窟壁画《回鹘王侯家族群像》、《刹利家属人像》、《回鹘王像》、《喜悦公主像》复原。服饰花边、香袋面料采用新疆吐鲁番等地出土织物纹样。

7. 吐蕃武士铠甲戎服复原图(图1-32)

  吐蕃是唐宋时期西藏建立的政权名称,自松赞干布定都逻些(今拉萨)后,一直与唐宋皇朝保持友好关系。此武将头戴铁盔,盔顶饰苍鹰羽毛,身穿前开襟铁甲,红色战袍,白裤高靿皮靴,腰系铜鎏金带銙腰带,用剑带斜披佩挂宝剑,手持藤盾、长矛,盾上满缀铁饰件,矛上系挂狮纹旗。

图1-32 吐蕃武士铠甲戎服复原图
      图1-32 吐蕃武士铠甲戎服复原图

  铠甲戎服、长矛小旗、佩剑腰带均根据青海塔尔寺壁画《吐蕃武士像》复原。藤包铁圆盾采用西藏博物馆收藏的实物复原。靴根据青海都兰吐蕃墓出土实物复原,参照四川泸县宋墓石刻形象复原。

8. 辽驸马服饰复原图(图1-33)

  1983年,在内蒙古哲里木盟发掘出了辽陈国公主墓,从这座公主驸马合葬墓中出土了大批宝贵的饰品和生活等用品,为我们勾画出辽代上层人物的服饰造型。

图1-33 辽驸马服饰复原图
   图1-33 辽驸马服饰复原图

  此辽驸马服饰图是完全根据墓中出土实物,参照墓内壁画形象复原的。

  驸马头戴镂空雕花鎏金银冠,银冠是在一条帽箍上,用16片朵云纹银片重叠组合而成,冠从侧面看呈圆锥形。

  驸马根据辽人习俗应该髡发,故脑后余发在耳后编成小辫。

  身穿圆领窄袖白锦袍,黑皮长靿靴,束黑鞓金銙金铊尾蹀躞带,带上佩挂弓囊箭袋、银刀银锥和皮囊包,项上琥珀璎珞,手持马鞭。

  弓囊的表面彩绘和箭袋是根据出土实物上保留的彩绘痕迹,参照辽庆陵壁画中的类似形象复原。

  皮靴根据墓中出土錾花银靴形象。腰带根据金銙银皮鞓蹀躞带复原。

9. 辽公主、侍女服饰复原图(图1-34)

  这是辽陈国公主的服饰形象,头戴高翅鎏金银冠,冠为圆桶形,镂空錾花,左右两侧饰有冠翅,冠顶有一莲花座天尊造像,耳佩琥珀珍珠耳坠,项上琥珀珍珠项链,身穿左衽交领窄袖曳地团衫(前拂地,后长曳地尺余,为之团衫),内衬明黄长袍,脚上绣花皂靴,腰系金带銙革带,带上佩挂錾花金针筒,琥珀柄铁刃器和玉佩。一手拿青铜镜,一手提镂空金荷包,腕上套有缠枝花纹金镯。侍女头戴瓜拉帽(又叫“罩刺帽”,史载,辽主有名查刺,喜戴此帽,后来转音变为瓜拉)。身穿左衽交领窄袖长襦,内衬黑长裙,脚穿翅尖履,腰束帛带,双手捧一金花银奁盒。

图1-34 辽公主、侍女服饰复原图
     图1-34 辽公主、侍女服饰复原图

  公主与侍女服饰均根据墓内壁画形象复原。鎏金银冠,金带銙腰带、金花银奁盒等各种饰品(包括铜镜),均根据墓中出土实物描绘。

金、西夏服饰

  1. 金男、女服饰复原图(图1-35)


  金为满清的前身,故金人的服饰在很多方面已有与满清近似、雷同之处。金人男子善骑马,以渔猎为生,所以弓箭是随身必带之物。此图中男子前额头顶剃发,后脑垂发编成两条粗辫(至满清时并成一条)。耳戴金耳环,身穿交领窄袖长袍,绿裤,黑皮长靿靴,膝盖处有护膝毡片,套于靴内。腰系金带銙蹀躞带,佩小刀,手持弓、箭。女子辫发盘髻,髻上裹逍遥巾,插金梳,戴金耳环。内穿交领短衫,系长裙,外罩对襟大袖衫。

图1-35 金男、女服饰复原图
       图1-35 金男、女服饰复原图

  男子服饰根据黑龙江阿城金齐王墓出土实物(女子大袖衫亦出于此墓),参照河南焦作出土的陶俑和张禹《文姬归汉图》中形象复原。女子服饰除衣为实物外,其余参考了山西介休金墓砖雕的形象复原,耳环出自黑龙江绥缤奥里米古城金墓。

2. 西夏国王与近侍武士服饰复原图(图1-36)

  西夏国王头戴尖顶高金冠,冠通体錾花,以丝带系颔下。身穿金丝团龙紫袍,白皮靴,腰系红鞓革带,金带扣金尾,带上系挂荷包、金鞘玉柄匕首。右侧为禁军侍卫常服,头戴缁布毡冠,冠后重帛带,身穿交领窄袖缺胯袍,帛带束圆角袍肚,长裤高靿靴,一如唐宋样式。布帛腰带外另束黑鞓金銙腰带,佩宝剑,手持铁矛。

图1-36 西夏国王与近侍武士服饰复原图
       图1-36 西夏国王与近侍武士服饰复原图

  服饰、冠饰与手持兵器根据敦煌、榆林等洞窟壁画中《西夏王供养像》、《西夏供养人像》复原。靴、佩剑、腰带上的銙饰均为甘肃武威张义乡西夏陵区出土实物。

3. 西夏王妃、侍女服饰复原图(图1-37)

  西夏自元昊称帝后,强迫国人按照鲜卑人习俗髡发,因此无论男女,顶发都要剃除,髡发发式与契丹(辽)人很相近。此图中的王妃、侍女发式可能都为义发装饰。王妃头戴镶宝桃形金冠,发上插金花金钗,戴金耳环,身穿翻领束袖曳地长裙,长裙的翻领、衣襟、上衣横向衣摆边缘,衣袖有克夫,都镶有银色滚边。内衬绣花圆领衫,腰后垂有黑缎花结帛带饰,手持鲜花。左侧侍女头戴尖顶毡冠,插步摇戴耳环,内穿尖领短衫,束长裙,裙左右两侧相拼彩锦,正面垂织锦遮膝,外罩宋式窄袖长背子,双手持壶。中间的仕士穿的是与王妃一样的党项民族服饰,黑色翻领对襟长衫,滚黄色边。发式垂于耳前的两绺应是真发,头顶的单螺髻和脑后批发应是假发,发上同样插金花、金钗。王妃和侍女都穿翘头弓鞋。

图1-37 西夏王妃、侍女服饰复原图
    图1-37 西夏王妃、侍女服饰复原图

  三人服饰均根据敦煌和安西榆林石窟壁画《西夏王妃供养像》的形象复原。服饰的花纹根据宋墓出土的织物设计。翘头弓鞋采用浙江兰溪出土的实物造型。

元代服饰

  1. 贵族骑士服饰(图1-38)


  这是元代国人中的最高等级,前一人身份稍低,头戴藤编笠帽,发式为婆焦头,身穿质孙衣,脚穿长靿软皮靴,肩围披巾,腰束蒙古式皮带,另有一条汉式带扣腰带专用于佩刀、弓囊、箭袋等物,拄弓伫立。后一人头戴凉帽,帽后垂有珠饰串,身穿辫线袄,腰束红鞓金銙腰带,带上佩银鎏金腰刀,脚穿长靿翘尖皂靴,右手叉腰而站。

图1-38 贵族骑士服饰
                      图1-38 贵族骑士服饰

  质孙衣、辫线袄、凉帽、披肩和弓根据内蒙古乌盟达茂旗出土纳石失辫线袄、察哈尔右翼前旗出土印金提花袍、甘肃漳县汪世显墓出土钹笠帽、故宫藏红地龟背团龙凤纹纳石失披肩、新疆乌鲁木齐盐湖古墓出土木弓等实物复原。腰带根据陕西宝鸡出土陶俑、宝宁寺水陆画上的形象复原。弓囊、佩刀、匕首、靴等物根据刘贯道《元世祖出猎图》上的形象描绘。

2. 后妃、宫女服饰(图1-39)

  后妃头戴姑姑冠,又称“故故”、“固罟”、“顾姑”、“鹧鸪”等,都是相近谐音的名称,这是元代后妃及大臣之妻的专用冠饰,其他阶层妇女不可服用。其制作据《黑鞑事略》记载,是用木为骨胎,外面包一层红绢,顶上用柳条或银片做成枝形,外表包青毡,冠上一般还要加缀珠宝,饰以羽毛。姑姑冠的两侧耳前和后脑垂履冠帔冠带,耳饰用珠串垂挂两侧面颊。身穿交领窄袖锦袍,袍的两侧开衩至腰线,衣领、袖口处相拼宽边锦缎,缀以金线,脚穿翘头缎靴,后妃坐于锦墩之上。宫女梳高髻,髻前插金梳、金花和围髻,金梳、金花见于唐宋部分,围髻之饰始于南宋,一般上部是一条弧形坠花金梁,梁下悬挂若干串小珠子。身穿交领小袖镶边短衫,系长裙,外罩短半臂,手捧雕漆食盒。

图1-39 后妃、宫女服饰
       图1-39 后妃、宫女服饰

  后妃姑姑冠和袍服根据内蒙古乌兰察布四王子旗古城出土实物残件复原,并参照元世祖皇后、元英宗后等肖像(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复原。手镯采用江苏苏州盘门出土实物。宫女服饰根据山西平遥双林寺泥塑、西安湖广义园出土的元代女俑、参照内蒙古博物馆藏棕色印金罗对襟夹衫、江苏苏州南郊吴王张士诚曹氏墓出土的菱纹提花裙复原。围髻采用私家收藏实物形象。雕漆食盒采用故宫藏品绘制,为元代著名漆工张成代表作品。

3. 武将嵌银甲服饰(图1-40)

  元将头戴铁胄,胄前有遮眉、舞擎,这已为清代的职官胄开了先例,胄的左右两侧和项后装有布料为面,钉有铜钉的护耳顿项,以帛带系结颔下。铠甲的身甲是皮革制成,胸背甲连为一体,形似清代马甲套于身上,右侧腋下开合,肩上联有铁甲片编缀而成的披膊,以布为衬里,锦缎做包边,胸甲片和侧腋下镶嵌有银饰条和银花片,一为装饰,二为增强防护效果。腿裙也是铁甲片编成,蓝缎包边,分左右两片围裹、系结于腰间。铠甲内穿白色质孙衣、白裤,脚穿翘尖薄底高靿靴。臂套革制护臂,双手握长柄战斧,腰佩剑。

图1-40 武将嵌银甲服饰
                      图1-40 武将嵌银甲服饰

  武将的胄根据日本福冈元寇纪念馆收藏的实物复原。铠甲戎服根据《中国兵器史稿》图录,参考山西沁水县出土彩绘武士俑复原。兵器根据新疆盐湖古墓出土实物,参考山西宝宁寺水陆画上的形象创作。

4. 武将錾花铜重甲服饰(图1-41)

  这是一套早期蒙古汗王国时期的铜甲。武将戴云纹鎏金顶铁盔,盔下垂铁甲生顿项。身穿由胸甲、腋甲、护肩甲、护臂护腕甲、护腿、护胫甲和前后裆甲组成的全套铠甲,甲为青铜制,表面錾刻有荷花、龙、虎、鱼等图案。身甲、臂甲、腿甲都是由上、下两至三大块甲片连缀而成,连缀用铜丝,连缀成后钉缝在皮革内衬上,内衬的边缘部位都包镶有毛皮,铠甲内穿蒙式戎服,脚穿高靿靴。武将腰挎腰刀,手握铁锏。

图1-41 武将錾花铜重甲服饰
        图1-41 武将錾花铜重甲服饰

  铜甲根据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出土实物复原。

  铁胄根据日本博多元寇纪念馆收藏实物复原。

  皮靴按照宝宁寺水陆画形象描绘。铁锏根据镶嵌大锏实物描绘,与腰刀一样都是参考《中国古代冷兵器》收录的私家藏品的造型。

明代服饰

  1. 皇帝、妃嫔服饰(图1-42)


  此图是为洪武皇帝造像,朱元璋的画像在历史上有好几个版本,而且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一类把他画成下巴突出而且奇长,额头也突出,脸部中间凹陷的形象,其中一张还画了满脸麻子(出天花留下的疤痕);另一类方面大耳,五官端正,慈祥中略显威严,两种画像可说是风马牛不相及。画得丑的都面向右,画得俊的都面向左,两张好看的一张须眉尽黑,另一张白须黑眉,似用同一图像临摹的。几张丑的年龄特征、服饰都有差别。从理论上推测,给帝王画像的画师,在绘画观察写生能力上当不至于差别那么大,因此民间的传说是有根据的,即是朱元璋对那些直绘其貌的画像都不满,直到有一个善于趋奉的画师把他画成美男子才大为称旨,命将此像正式颁布悬挂,于是太庙中便出现了堂堂一表的太祖皇帝画像。

  对于朱元璋的容貌,很多史书上都用相同的词来描绘,即“奇骨灌顶”,既然是奇骨,必定是较怪异,因此对照几张丑画像不难看出,脑部中间凹陷,扁宽鼻子,额头、下巴突出正是朱元璋的面部特征,两头高突正应奇骨灌顶。而双目细长、双眉高挑,正是开国之君、乱世英豪应有的英武雄迈之恣。而民间传说的大麻脸在其中一张画像上画得很清晰,这在那个时代也完全有此可能,康熙皇帝脸上同样有麻子。

  朱元璋头戴金丝皇冠,身穿团龙黄袍,内衬紫袍,龙袍的胸背、双臂上绣有五彩团龙,双肩上有日月纹章,腰系红鞓玉带,脚穿翘尖薄底缎靴,坐于紫檀龙椅之上,龙椅的扶手、靠背上都镶嵌了金制团龙、行龙雕饰。妃嫔头戴银鎏金鬏髻,髻上镶有大颗珍珠,耳上戴有翠耳环,身穿交领、琵琶袖蓝地织金纱通肩祥云凤短衫,领口、袖口镶白边。下系绿地织金蟒云纹裙。双手握持红漆柄金丝框云龙纹宫扇。

图1-42 皇帝、妃嫔服饰
                          图1-42 皇帝、妃嫔服饰

  皇冠、龙袍、玉带和缎靴均根据北京定陵出土实物,参考朱元璋画像复原。龙椅根据故宫宝座,参考明代帝王像中的形象设计。妃嫔的鬏髻采用江苏无锡出土实物,参考《太祖皇后像》(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中的形象复原。衣裙根据山东曲阜孔子博物馆收藏的实物描绘,宫扇根据宝宁寺水陆画上的形象创作。

2. 羽林军士服饰(图1-43)

  明史记载,羽林军士都身穿对襟罩甲,甲的面里之间要害部位缝有铁甲片,罩甲表面钉有甲泡钉,双臂套披铁护臂,护臂的肩部、手臂外侧钉缀环状甲片,头戴窄檐铁盔、顶竖管柱,装饰缨络。盔的脑后、两颊部位有布制护耳、顿项,表面亦钉有泡钉,罩甲的衣襟、领圈、袖笼、衣摆和盔的护耳、顿项边缘都有布包边,腰束革带,佩挂弓囊、箭袋和宝剑,手握御林长刀,薄底高靴,骑坐银饰鞍马之上。弓囊为革制,外表和沿口钉缀镶嵌银饰片和银丝纹饰。佩剑的剑首、剑格鎏金,木制刀鞘。

  图1-43 羽林军士服饰
                 图1-43 羽林军士服饰

  羽林军士盔、甲根据《中国兵器史稿》图录,参照《平番得胜图卷》(私人收藏)、湖北钟祥梁庄王墓出土髹漆铁盔实物、明刻本《义烈传》书籍插图、明画《出警图》上的形象设计复原。宝剑采用梁庄王墓出土实物。御林长矛根据《中国兵器史稿》书中照片描绘。马鞍、鞯、镫和马饰根据明画《朱瞻基行乐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中的形象设计创作。

3. 僧尼、游医服饰(图1-44)

  明代开国皇帝年轻时曾被迫出家为僧,因此明代佛寺僧侣一直受到优待,全国现存的寺观壁画、雕塑和宗教艺术精品,除了早年的四大石窟之外,就属明代的遗物为精。明代的出家人无论僧侣、尼姑均须落发剃度,此女尼身穿黄色交领、广袖僧袍、腰系帛带,袍外披袈裟,袈裟有缎布镶边,饰以金线,腕挂串珠,脚穿麻鞋,其身份应是一观住持。游医头戴纱布高巾,其巾应是东坡巾式,在他的巾上缝有眼睛图案。身穿交领宽袖长衫,脚穿布鞋,手拄木杖,肩背布袋,袋上亦绘有眼睛。这是一位眼科郎中,巾帽和布袋上的眼睛图案即是广告,这位老医生还戴了一副圆形镜框的眼镜,表明明代时眼镜已经在民间开始流行。

图1-44 僧尼、游医服饰僧尼、游医的服饰
            图1-44 僧尼、游医服饰僧尼、游医的服饰

  均根据宝宁寺明代水陆画上的形象复原。游医的长衫参考了江苏苏州出土的实物。布鞋采用广州出土实物。眼镜根据明画《南都繁会图卷》中的形象描绘。

4. 戏曲伶人服饰(图1-45)

  这是明曲表演的男、女演员戏服之一,女演员头戴发帽,用帽带系结颔下,身穿翻领长衫,外束蓝花开衩长裙和短围腰,以红布帛带系结。下穿红色大口裤,蓝色尖头布鞋,手执一根类似长杆烟枪的道具。男演员头戴簪花幞头,两侧插锦雉毛为饰,身穿大红窄袖短袍,袍外系悍腰(金、元时期的武将常束之于铠甲、戎服之外),悍腰胸背部位用绳带系束,腰部用革带系束,悍腰中间与革带扣联部位饰有金扣饰。颈系绣花肩巾,白裤白行缠,白色翘头短靴,靴面系扎布靴罩,膝头用帛带系扎护膝,手持矛头令旗道具。根据这两个演员的服饰特点,应是走街串巷的流浪艺人。

图1-45 戏曲伶人服饰两人的服饰
                          图1-45 戏曲伶人服饰两人的服饰

  均参考山西宝宁寺明代水陆画《一切巫师神女散乐伶官族横亡魂诸鬼众》、《往古九流百家诸士艺术众》中的有关人物设计创作。

清代服饰

  1. 将帅甲胄服饰(图1-46)


  此为袁世凯戎装像,袁世凯时任总督,他头戴貂尾饰顶职官胄,胄的两侧、遮眉、舞擎、胄顶和帽檐均鎏金,正中镶嵌蓝宝石,貂尾胄顶之下饰有红缨,胄下垂有护颊顿项,均为布制,表面钉有铜钉,护颊下缘犹如衣领在颌下扣系。衣甲为上衣下裳制,上衣窄袖对襟,袖口有马蹄袖,双肩上臂处有鎏金铜板护肩和布面披膊,披膊下缘也钉缀铜鎏金护甲,甲衣前胸有钢铁护心镜,腿裙分左右两片系束腰间,在正面分衩处吊挂有长长的鹘尾护甲片。全套衣甲的前胸后背,披膊、腿裙中间均有金线彩绣团蟒,鹘尾护甲片上也有蟒纹绣片,衣襟、领口、袖口、衣摆等边缘处均用锦缎包边,衣甲表面都钉有铜泡钉。这套衣甲应是清代的绵甲,面里之间敷有丝绵等物,具有较强的防护和保暖功能。特别是垂于下腹的鹘尾护甲,其外形或已开了戏曲服装大靠的先例。

  图1-46 将帅甲胄服饰
        图1-46 将帅甲胄服饰

  此图根据袁世凯照片,对照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本人甲胄实物复原。袁世凯脚上的厚底朝靴也是根据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实物描绘。

2. 新军军服(图1-47)

  清代自鸦片战争、中法战争、中日战争,直到八国联军侵入北京,使清朝统治阶层强烈地意识到,加强军队建设已刻不容缓,不能继续依靠骑射,依靠长矛、大刀和弓箭,必须提高军队素质,学会使用新式兵器、新的作战方式。1894年年底,清政府下令招募、编练新军。新军的编制、武器装备都接近于西方。袁世凯担任督办后,全部采用德国制度,聘用德国教官,因此新军军服是以德国式军服为主要样板进行设计的。图中前一人是将级军官,后一人是下级官佐,土黄色是春夏常服,蓝灰色是秋冬常服。军帽帽檐处都有红线,帽箍中心为帽徽,帽箍的条纹带以金、银、红色与数量区分级别。军服立领,上下四个口袋,将官的口袋有袋盖,军佐、士兵则为暗袋。将官的衣襟纽扣(七粒)露于外,其余级别是为暗襟。衣袖上缀有线章,亦以红、金、黑色区分等级。将级军官穿长筒马靴,下级官佐、士兵腿上扎绑腿,穿布或皮鞋。军官佩指挥刀的腰带系束于上衣之内,官佐、士兵的腰带系束于衣外。

 图1-47 新军军服
                     图1-47 新军军服

  军服形象根据天津博物馆编辑出版的《新军旧影》中的历史摄影图片,参照袁世凯奏章《新建陆军兵略录存》中的服色、徽章纹样、材料等记载复原(详见《民国军服图志》)。

3. 仕人平民服饰(图1-48)

  这是清代普通仕人夫妇的服饰,男子辫发,头戴瓜皮小帽,身穿行袍(即满清样式长衫),衣袖较长,但没有马蹄形袖口,两侧开衩及胯,内穿裤,裤口用宽布条缠束,脚穿单梁如意头布鞋。女子梳巴巴头,头上插有簪花,戴耳环、手镯。上穿宽镶边袄衫,下穿绣花平口裤坐于椅上,裤口下露出经过缠足的三寸金莲。妇女缠足始于五代,至宋有普及的趋势,明清两代越演越烈,把一双成人的天足硬是缠裹得盈盈一握,使妇女完全丧失运动能力。

  图1-48 仕人平民服饰
         图1-48 仕人平民服饰

  男女服饰均根据传世私人收藏品,参照历史照片资料复原。


上一篇:中国历代服饰集萃前言后记
下一篇:《中国历代服饰集萃》中国重要历史事件及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