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近代 > 近代民间男服元素解析及其在现代男装设计中的运用
    1840—1949年被定义为清末至民国时期[1],这是中国服装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过渡时期。这一时期的中西方文化交流和融合对于研究中国近代服饰历史和文化有很强的实证作用,具有十分重要的研究价值。近年来,中国传统服饰文化的研究成果伴随着传统文化复兴与保护呼声高涨而逐渐丰富起来。然而,对于近代男服的研究多侧重于服装史论、纹样、艺术等方面的分析,很少针对其设计元素分析及其应用价值的研究。纵观中国男服,犹如赏析中国历史,通过认识男服的发展与变化,能了解父系社会下的价值观和审美观。近代民间男服随着时代更迭和民族融合在不断地发展和变化,其构成元素具有丰富的艺术特征与深厚的文化底蕴,体现出古人巧捷万端的极大智慧和近代男性曲尽其妙的审美情感。因此,本文深入剖析近代民间男服设计元素并结合现代审美进行再设计,不仅有助于挖掘传统服饰文化,而且有助于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弘扬。
 
    1近代民间男服
 
    近代是传统与时尚并存的历史时期,处于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激烈碰撞又相互交融的文化背景时期。这一时期男服最大特色在于多元民族特征的和谐共存,表现在服饰色彩、服饰纹样、形制结构的尺寸比例和领、袖、襟等细节中[2]。这一时期的汉族剃发垂辫,强行易服,民间男服发生了极大变化[3]。清朝灭亡,民国建立,政府颁布《服制条例》,确立并统一民国时期男性常服与礼服的款式、色彩与面料(图1、图2)[4,5]。

  图1 1912年政府颁布《服制条例》
    图1 1912年政府颁布《服制条例》 

1929年政府颁布《服制条例》
    图2  1929年政府颁布《服制条例》 
 
    本文研究对象为江南大学民间服饰传习馆馆藏的186件近代民间男服,类别除服饰条例中的袍、褂外,还有袄、衫、马甲、裤、膝裤。归纳男服的形制分类,分为三种:上衣、下裳和上下连属。上衣包括袄、褂、衫、马甲,下裳包括裤、膝裤,上下连属的形制是袍。
 
    袄是一种有衬里的上衣,为平民日常穿用必备之服。衣长至跨,可大襟或对襟;可宽袖可窄袖。缀有衬里称为“夹袄”,用于春秋;纳有棉絮称为“棉袄”,用于冬季。近代多将袄用于内衣,外面罩袍、褂。20世纪初开始,男袄逐渐以对襟为主,立领,接袖,两侧开叉。
 
    褂本意为上衣,有时指定为外衣。清代男褂分两种,一种长及膝,罩于袍外穿,称为“外褂”;另一种短褂称为“马褂”,因便于骑马而得名[2]。民国后,外褂被扬弃,马褂的款式和穿着方式更加多样化,成为男子外套的主要类型。民国初期褂的衣长相较清末时期短,短衣高腰的特征明显。《清稗类钞》描述:“大襟马褂,马褂之非对襟而右衽者,便服也。两袖亦平,惟襟在右。俗以右手为大手,因名右襟曰大襟。”[6]到民国时期,政府颁布的《服制条例》规定:“齐领,对襟;长至腹,袖长手脉。左右及后下端开,质用丝麻毛织品,色黑,纽扣六。”[5]
 
    衫一般以轻薄的纱罗制成,多为单衣,不用衬里,夏季服用[7]。衫有长短之分,短衫自古就是平民百姓服装,对襟,以盘扣、襻带、明扣或暗扣系襟,领子采用立领或圆领,衣摆有圆形、平形。
 
    马甲指无袖上衣,外衣穿着,可做礼服,穿着方法和场合与褂相似,罩于袍外。门襟款式多样,有对襟、大襟、琵琶襟、一字襟;领有圆领和立领;两侧开叉;缘饰较多。
 
    裤多为内衣穿在袍衫之内,有的裤外再加套裤,有棉裤和单裤两种。由裤腰、裤裆、裤腿三部分组合而成。
 
    膝裤又称套裤,始于宋代,使用时套在小腿上,可直接套在裤子外面,无腰设计,长至膝,下至踝,平口。
 
    袍为上下连属的形制,其长过膝,通常可及足踝。长袍在清代十分普及,初期尚长,顺治末年剪短及膝盖,后又加长至脚踝上,在同治年间比较宽大,袖口有至一尺余,到了甲午、庚子之后,腰身变得极其短紧,袖口变窄。民国时期长袍逐渐简化,但衣身长短与围度、袖长、开叉高低等没有太大差异。
 
    2男服元素解析
 
    服装是由造型、色彩、面料三要素组成,这三个要素需要通过设计后才能形成服装。因此,也被称为服装设计三要素[8]。通过对近代民间男服的造型结构、面料、色彩元素的分析,总结男服三要素的特征,有助于挖掘其艺术价值并应用于现代服装设计中。
 
    2.1造型结构
 
    造型结构分为外部轮廓造型和内部形制结构[9]。外部轮廓造型是服装形式的承担者和内部结构功能的体现者;内部形制结构是主要工艺结构的体现者,对外部轮廓造型有着直接的影响。
 
    在近代,男服外部轮廓造型大同小异。上衣与上下连属的外部廓形为直腰身宽摆,以长袍马褂的造型居多,他们的结构主要是长与短、大襟与对襟的区别,下衣的外部廓形宽松肥大,其结构特点沿袭了中国古代服饰中宽松肥大的“十”字型平面结构[10],如表1所示。
 
    表1近代民间男服外部轮廓造型

类别

实物图

款式图

结构图

马甲

膝裤

 
    相比“单一”的男服外部造型轮廓,其内部的形制结构丰富多样,充分体现了中国古人的智慧。通过对186件近代男服实物的观察分析,上衣与上下连属类别的男服,其领部造型多为立领,少数圆领,且领衬等辅料运用较少;外观呈直线状,平直宽松,腋下到下摆形成一条直线,自上而下逐渐扩大;“一片式”的裁剪,前后衣片相连,衣袖与衣身相连;肩与袖一体(除马甲外),穿着后虽然这一部位会有一些自然的褶量和松量,袖子有接缝,宽松肥大;门襟以大襟右衽和对襟形式为主;前后中心线有破缝;下摆处有开衩,穿脱自如,行动方便。下衣形制的裤腰宽大,用腰带围系,无裤门襟、裤腿平直;膝裤无裤腰、无裤裆,两腿分开,小脚口,呈现上粗下细的筒状。归纳其内部形制结构如表2所示。
 
    表2近代民间男服内部形制结构分析

部位

特征

示例图

领部结构

立领、圆领

门襟结构

大襟右衽、对襟

袖结构

通袖、接袖结构

开衩结构

两侧开衩、前后中开衩

裆部结构

无门襟、拼裆结构

 
    2.2色彩
 
    古人对色彩的认识从来没有抽离宇宙自然以外,而是将色彩上升为礼教,将其等级化和符号化[11]。五行色是中国自古擅用的色彩。中国古人根据金、木、水、火、土的变化,找出与之相应的象征色彩:土位于中位,色彩为黄色,象征大地,从汉代开始,黄色作为朝服的正色,到了唐代成为皇家专用色,平民禁用,这规定直至清代灭亡,后逐渐在民间使用黄色;木位于东位,色彩为青,到了清代,青色地位有所提高;火的方位为南,色彩为赤,喜庆必选的颜色;金的方位为西,色彩为白;水位于北,色彩为黑,夏代和秦代皆尚黑,举国上下流行黑色服饰[12]。中国传统文化中,青赤黄白黑被视为正色,绿、碧、紫等颜色被视为间色,色彩因此便有了正间等级之别,来区分身份地位的高低。受传统色彩观念的影响,近代民间男服色彩的使用中,正色的红色、蓝色、黑色可以正常使用,然而受到西方外来文化与织布技术的影响,进口的面料为男子服饰注入了许多高级灰色调,服饰色彩逐渐丰富起来。
 
    晚清时期小说中关于服饰色彩的描写高达120余种颜色,涵盖了黑灰色系、褐色系、红色系、黄色系、绿色系、蓝色系、紫色系[13]。晚清小说中关于男服色彩的描写十分常见,如表3所示。从小说中男服色彩的描写可以看出,黑灰色系、蓝色系、褐色系出现的频率较高。
 
    表3晚清小说男服色彩描写

晚清小说

男服色彩描写

《海上繁华梦》[14]

“天蓝缎子灰鼠长袍,天青缎子灰鼠马褂”“身穿蓝绉纱皮襔、元色绉纱棉马甲”“酱色宁绸灰鼠皮袍、天青缎子干尖马褂”“月白缎子洋灰鼠襔,天蓝缎一字襟草上霜马甲”“枣红缎子琴襟洋灰鼠出风马褂,蜜色花缎灰鼠袍子,内衬淡雪妃”“二蓝宁绸小羔皮襔,酱色宁绸灰鼠缺襟马褂”“二蓝宁绸小羔皮襔,酱色宁绸灰鼠缺襟马褂”“元色铁线纱长衫,内衬黑拷绸短衫,下身黑拷绸裤子”

《海上花列传》[15]

“身穿银灰杭线棉袍,外罩宝蓝宁绸马褂”“穿着青蓝布衫、玄色绸马甲”“只着一件稀破的二蓝洋布短袄,下身倒还是湖色熟罗套裤”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16]

“一件灰色大布的长衫,罩上一件天青羽毛的对襟马褂”“穿的是白灰色的衣裳,滚的是月白边”“二蓝宁绸羔皮袍子,白灰色宁绸羔皮马褂”“穿了一件灰色洋布棉袄”“身穿湖色绉纱密行棉袍,天青缎对襟马褂”“一件嫩蓝竹布长衫,二蓝宁绸一字肩的背心”

《老残游记》[17]

“穿了件棕紫熟罗棉大袄”“穿了一件天青马褂,仿佛是呢的,下边二蓝夹袍子”“穿着二蓝摹本缎羊皮袍子,元色摹本皮坎肩”

《孽海花》[18]

“披着一件蔫旧白纱衫,罩上天青纱马褂”“深灰色细毡大袄,水墨色大呢背褂”“换了一套白夹衫、黑纱马褂”

《红楼梦》[19]

“身上穿着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只穿着大红棉纱小袄子,下面绿绫弹墨褐裤”

 
    将186件近代民间男服色彩进行提取,可看出这一时期的男服色彩较为丰富,如表4所示。
 
    表4近代民间男服色彩提取

服装类型

服装色彩提取

 

 

 

 

 

 

马甲

膝裤

 

 
    根据近代民间男服色彩提取,统计其色彩分布情况(图3),加之关于晚清小说中对于男服色彩的描写,可看出民间衣装用色之丰富,男服的色彩涵盖了黑、蓝、褐、黄、绿、紫6个色调及无彩色系。近代男服色彩以黑色、蓝色为主。其主要原因是国民政府三次颁布《服制条例》,明确规定并统一男式袍、褂的用色为黑色与蓝色;褐色系主要有赭石、枣褐、棕红,是褂与马甲常见色彩;黄色不用于民间,因此多以蜜色等淡黄色系为主,流行于长袍的服装色彩;鼠灰、竹灰等无彩的灰色系在男服中较为常用;绿色系和紫色系作为主色的服装并不多见,应用于男装时其色彩明度和饱和度都较低。
 
    图3近代民间男服色彩分布点状示意
 
    2.3面料
 
    面料是服装的载体,面料的元素包括肌理、性能、纹样等[20]。面料的肌理是指表面所呈现出的纹理、质地。不同的原材料本身就有差异,如羊毛柔软、亚麻坚硬、棉纱温厚、丝绸顺滑……被织成面料后自然产生不同的肌理效果。由于不同面料所使用的纤维有差异,因此面料的性能存在不同的物理性能与化学性能,体现出不同的表现形态、视觉效应、触觉效应。面料的纹样即面料表面所显示的花纹,这些花纹主要由织、印、绣、绘等工艺方法加工而成。
 
    清末民国时期的男服面料多以天然的丝、棉、麻、毛面料为主,虽受到外来文化与先进纺织技术的影响,但国民政府颁布的《服制条例》规定使用本国丝织品或棉织品或麻织品或毛织品[4,5]。表5分别从面料肌理、性能、纹样三个方面进行男服面料分析。这一时期中国的纺织业十分发达,北部地区“惟持纺花、织布,男女昼夜之所作,自农工而外,只此一事”[21],而在南部地区,农民“俗多务织作,善绩山茧……业之者颇多,男妇皆能为之”[22]。中国自古以来就是自给自足的生活状态,因此中国的服饰品面料多为棉麻和丝织品。由于季节的不同,面料的穿着有所差异,夏季以轻薄面料为主,多见绸、麻等,而冬季以绸缎、棉为主,少量的呢料与裘里。
 
    表5近代民间男服面料分析面料

面料

肌理

性能

组织结构

 

以斜纹组织为基本特征的丝织品

疏松轻薄

素绫和纹绫,素绫是单一的斜纹或变化的斜纹织物,纹绫是斜纹地上的单层暗花织物

采用绞经组织使经线形成绞转的丝织物

单丝罗表面具有均匀分布的孔眼,透气性好,是夏季服饰的上等面料

运用罗绸织法使织物表面具有纱空眼的花素织物,横罗,直罗,花罗

质地紧密平滑的丝织品

质地轻薄,坚韧挺括平整

平纹

经纬丝中只有一组显现于织物表面并形成外观光亮平滑的高级丝织品

质地柔软

素缎、暗花缎

布面平整,纱线的粗细可分为细平布、中平布、粗平布

柔吸湿、保湿、耐热、穿着舒适

平纹、格子

纤维坚韧且长,表面相比棉布略粗糙

夏季穿着透气性好,散热快,韧性好、耐磨性高[20]

平纹

呢料

质地厚实粗糙

坚牢耐磨、保暖性好、穿着舒适

条状织纹

动物皮毛

通常选用羊、狐、貂、鼠等毛皮,保暖性好

 
    3男服元素在现代男装设计中的运用
 
    中国对文化建设日益重视,中国共产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服饰不仅是文化传播的载体,也是价值观念与民族形态的携带者。凝结着广大劳动人民智慧的传统男服,给现代设计以超凡脱俗的艺术借鉴。探讨传统男服元素在现代男装设计中的运用,不仅有助于提高地区与民族文化自信,更有助于增加现代人对传统文化与价值观念的认可度。本文从男服的造型结构、色彩、面料三方面,探讨其在现代男装设计中的运用,结合现代人的审美需求,融入现代时尚,尝试新的“中式服装”设计[23]。
 
    3.1局部借鉴法:男服装造型结构的运用
 
    男服造型结构在现代男装设计中的运用主要采用局部借鉴的方法。近年来创意门襟的解构设计和拼接设计受到年轻潮人的喜爱,门襟是造型结构中不可或缺的部件之一,起到穿着方便和装饰的作用。随着中国风的流行,中式门襟与西式裁剪进行了有机结合。例如1)解构门襟是利用不对称和破坏的设计手法,为单一的男装增加解构艺术与层次感;2)中式斜门襟属于传统交叉领设计,受到各大奢侈品牌的青睐,主要是以中式传统盘扣作为西式休闲服装的门襟连接方式,将传统中式元素与现代设计进行结合;3)直领对襟是从领口到门襟都利用镶边装饰,没有叠搭,打造出浓郁的中式风情,表现出不受约束、潇洒的特性。
 
    利用现代流行的男士西装造型与立领、圆领结合;利用现代服装造型交领右衽式和对襟式相结合;利用盘扣的变形在实用功能的基础上增加装饰功能;利用传统接袖结构增加现代服装袖子结构的设计特点并融入拼接设计增加服装的层次感与装饰性。图4为将近代民间男服元素与时尚完美的结合,整体剪裁利落干净,体现出中国男性的细致与精致并存的品质。
 
 
    3.2直接运用法:男服色彩的运用
 
    服饰色彩是最重要的视觉语言,是服装设计中最直接的第一视觉要素,能够充分传达穿着者的美感与思想[24]。近年来时装发布会上的男装色彩逐渐丰富起来,除了无彩色系外,蓝色系作为男装中的经典色,如今已成为时尚设计中值得关注的关键色群,成为男装色彩趋势之一。
 
    对男服色彩在现代男装设计中的运用时要结合服装的工艺及面料对色彩进行归纳和变化,也应更多地把握好中国传统色彩和现代流行色彩的结合。男服色彩受“五行五色”影响而产生,具有审美意义,同时具有文化寓意。男服的配色或朴拙、沉稳,或素朴、淡雅,简洁的色彩表达了传统男性的审美情感。通过对近代男服色彩的分析,外衣主要集中在蓝、黑两色;作为夏天穿着的衫色彩多用白色。因此,采用近代男服色彩的白、绀蓝、藏蓝、黑四种色彩,将其运用在现代男装设计中(图5)。
 
    图5近代男服色彩在现代男装设计中的运用下载原图
 
    Fig.5Theapplicationofmodernmen'sclothingcolorinmodernmen’sweardesign
 
    3.3创新设计法:男服面料的运用
 
    服装的构成离不开面料,服装的功能也依赖于服装面料的功能来实现。利用各种不同的服装面料风格特征与新型面料的运用达到服装特有的效果,已经成为现代设计的新思路。把握好具有浓郁中国特色的面料特征及面料的再设计,才能更好地对传统男服面料进行创新运用。如通过对传统面料的再造、加工,来寻找新思路;通过利用不同肌理的面料组合,来表现新颖的设计风格;通过运用各种装饰手工技艺实现具有独特艺术风格的面料肌理,来增强视觉冲击力,以更好地满足现代男性的审美需求。随着现代化的递进与城市化的再升级,“自然与环保”成为设计的关注重点,棉、麻、真丝等天然面料再次受到人们的追捧。因此,面料上多采用棉、麻纯天然面料,并在面料上进行压褶、装饰图案、贴片、叠加处理,形成独特的纹理效果,表达中国传统服饰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传统的手工技艺(图6)。其中,图6(e)(f)的图案来自近代民间男服中的动物纹与几何纹,将传统的图案结合手工缝纫技艺,随性简笔的动物纹样勾勒与规则的几何纹样搭配,彰显个性的同时又增加男装设计的趣味性。
 
    图6近代男服面料在现代男装设计中的运用下载原图
 
    Fig.6Theapplicationofmodernmen'sclothingfabricsinmodernmen’sweardesign
 
    通过对中国近代男服造型结构、色彩、面料元素的解析,将局部借鉴、直接运用、创新设计三种方法运用到男装设计中,完成系列作品——《迹》(图7)。服装的整体造型宽松,在细节上不仅加入了一字盘扣,还加入传统围腰的服饰类品。结构上采用了近代男性服饰中的接袖结构、门襟结构、开衩结构;色彩上采用了2019/2020秋冬男装流行趋势预测色彩——黑、绀、群青,同时也是在近代民间男服中运用较多的色彩;面料上多采用棉、麻、丝纯天然面料,并在面料的处理上,进行压褶、涂鸦装饰、贴片与叠加的处理。这是一场时尚与传统的结合,打破旧规,添加新的设计理念与元素,率性从容,演绎东方绅士儒雅。
 
    图7设计作品《迹》下载原图
 
    Fig.7DesignworksJi
 
    4结语
 
    近代民间男服外部廓形简洁宽松,其结构特点沿袭了中国古代服饰中宽松肥大的平面结构;内部形制结构丰富多样,主要体现在:上衣形制是立领或圆领、接袖、大襟右衽或对襟、直腰身宽摆、两侧或前后中开衩、前后中有破缝,下衣形制是宽腰、阔腿、无门襟。男服色彩丰富,从晚清小说与《服制条例》记载、实物测量统计两方面进行验证,并发现黑色系、蓝色系、褐色系使用频率较高。面料多使用自给自足、天然舒适的自产面料,从面料的肌理、性能、纹样三方面分析丝、棉、麻、毛呢、裘毛的材质特征。分别运用局部借鉴法、直接运用法、创新设计法,巧妙地将近代民间男服的造型结构、色彩、面料特征融入到现代男装设计中。
 
    综上,通过对近代民间男服元素的解析,反映出中国近代民间男服在造型、色彩、面料上独特的审美取向、思维意识。传统文化遗产的现代解读与再设计应用不仅有利于塑造民族文化品牌,突出“中国制造”“文化中国”的对外形象,而且有助于提升民族认同感,促进“文化强国”建设。
 
    参考文献
 
    [1]崔荣荣,张竞琼.近代汉族民间服饰全集[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9:26.
 
    [2]包铭新.近代中国男装实录[M].上海:东华大学出版社,2008:12.
 
    [3]王文广,温润.民国初期服饰款式之变的文化特质[J].丝绸,2010(5):52-55.
 
    [4]佚名.服制(附图)[N].政府公报,1912.
 
    [5]佚名.国民政府法规:服制条例(附图)[N].山西省政公报,1929.
 
    [6]徐珂.清稗类钞:第一三册[M].北京:中华书局,1986.
 
    [7]梁惠娥,崔荣荣,贾蕾蕾.汉民族服饰文化[M].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2018:76.
 
    [8]刘元风.服装设计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51.
 
    [9]徐彬,黄弋.结构设计对产品造型及可行性的影响[J].包装工程,2005(6):222-223.
 
    [10]刘瑞璞,邵新艳,马玲,等.古典华服结构研究:清末民初典型袍服结构考据[M].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2009:76.
 
    [11]朱彦,屈德印.论传统民族服饰色彩的文化内涵[J].新美术,2007(4):90-92.
 
    [12]彭德.中华五色[M].南京:江苏美术出版社,2008.
 
    [13]莫艳.清代中后期小说中的服饰[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4]孙家振.海上繁华梦[M].济南:齐鲁书社,2008.
 
    [15]韩邦庆.海上花列传[M].北京:华夏出版社,2016.
 
    [16]吴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M].北京:中华书局,2013.
 
    [17]刘鹗.老残游记[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
 
    [18]曾朴.孽海花[M].长沙:岳麓书社,2014.
 
    [19]曹雪芹.红楼梦[M].北京:北京联合出版社,2014.
 
    [20]梁惠娥.服装面料艺术再造[M].2版.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2018:25.
 
    [21]余为霖.游牧马处题辞[Z]//齐东县志·风俗1910年刻本.
 
    [22]范文澜.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Ⅳ)捻军[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53:51.
 
    [23]周星.实践、包容与开放的“中式服装”(下)[J].服装学报,2018,3(3):247-255.
 
    [24]刘水,贾蕾蕾,梁惠娥.云肩形色之意及其在现代女装中的创新运用[J].丝绸,2015,52(6):42-47.

上一篇:近代民间服饰中祈寿纹样造型及文化意蕴探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