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论述 > 军戎服饰 > 宋代军戎服饰艺术探微
    摘要:

    宋代是中国古代军戎服饰发展的一个承前启后的时代,也是个军戎服饰发展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时代。尽管宋代戎服与当时的生活服饰在风格品味上存在着一致性,甲胄作为军戎服饰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其甲胄有着功能的特殊要求,其盔、甲、裙和所有装饰以及精湛技术的运用,使宋代军戎服饰形成了鲜明的艺术特征,成为明清军戎服饰的蓝本。

    关键词:

    宋代;戎服;甲胄;艺术特征;

    作者简介:张蓓蓓,苏州大学应用技术学院副教授、苏州大学艺术学院博士后、厦门大学和台北师范大学访问学者。邮编:215000;

    基金:江苏省高校社科项目“基于传统文化资源的民族服饰创意产业发展研究”(2013SJB760038);江苏省高校优势学科艺术学建设项目;中国博士后特别资助基金项目《多元融合的中国古代妇女服饰》(2012T40488);“青蓝工程”项目阶段性成果;

    一、宋代军队戎服艺术

    宋代军队戎服由袍服、冠饰、靴履和腰带组成。宋代的武官与士兵戎服形制是在唐五代的基础上经过改变形成的,从宋代出土文物、绘画及文献记载中可以看出,其戎服主要有缺胯衫袍袄、短后衣、背子、宽袖短衫等。

    (一)缺胯衫袍

    缺胯衫袍是宋代武官与士兵最为常用的戎服,是一种比较轻捷灵便的装束。缺胯衫袍往往也称窄袍,其特征为小袖口,胯下两侧开衩,领为盘领式,其衫袍长短时有变化,长的至脚背,短的不过膝盖,往往则在膝下离地一尺。其缺胯袍与缺胯衫之不同之处一是在于前者加里加絮与单层的区别,二是后者是无袖头且又比袍较短的一种形制,其它就没有什么不同了。如宋代的缺胯紫窄衫,前后开衩,便于乘骑,这比当时的凉衫相对短窄些。在宋代,缺胯紫窄衫被定为军校之服,多用于武士及皂隶走卒。《宋史·舆服志》“紫衫。本军校服。中兴,士大夫服之,以便戎事。绍兴九年,诏公卿、长吏服用冠带,然迄不行。二十六年,再申严禁,毋得以戎服临民,自是紫衫遂废。士大夫皆服凉衫,以为便服矣。凉衫。其制如紫衫,亦曰白衫。道初,礼部侍郎王次雨严奏:‘窃见近日士大夫皆服凉衫,甚非美观,而以交际、居官、临民,纯素可憎,有似凶服。陛下方奉两宫,所宜革之。且紫衫之设以从戎,故为之禁,而人情趋简便,靡而至此。文武并用。本不偏废,朝章之外,宜有便衣,仍存紫衫,未害大体。’于是禁服白衫,除乘马道涂许服外,余不得服。若便服,许用紫衫”。(1)可见,南宋因战事不断,文官士人纷纷着缺胯紫窄衫以便投戎。一般情况下,缺胯衫袍分窄袖衫袍与宽袖衫袍,两者更多是以圆领为主,其中宽袖衫袍一般用于仪仗与守卫的武士。而窄袖衫袍往往被广泛运用在作战或日常巡逻时的武士,不仅是高级将官着装如此,一般士兵吏卒也不例外,如天津艺术博物馆藏的《中兴瑞应图》中一些普通官兵,他们也身着绿、蓝等颜色的圆领窄袖袍衫,且有衬领。另外,有许多武官在袍服外往往束抱肚,这种袍服“便坐视事则服之”(2),为军中使用最多的服饰。有些士兵在着圆领窄袖袍衫时也经常将衣袍下摆插入腰带内。当时裤常常以小口裤为主,便于行事。

    (二)交领短后衣

    交领短后衣在宋代戎服中被经常运用。所谓短后衣,顾名思义,是一种后裾较前裾为短的衣式。《梦溪补笔谈》卷一《辩证》:“凡说武人,多云‘衣短后衣’,不知短后衣作何形制?短后衣出《庄子·说剑篇》,盖古之士人,衣皆曳后,故时有衣短后之衣者。”(3)据此出“短后衣”一语最早出自于《庄子·说剑》:“吾王所见剑士,皆蓬头突鬓垂冠。曼胡之缨,短后之衣,瞋目而语难。”(1)由于这类服饰便于活动,为此多为武士之衣。在宋代一般士大夫不着短后衣,似为非礼之服。赵汝谠年少时,着短后衣会见来家来访的叶适时被斥为“不学”,从那以后他发誓“终身不着短后衣”。(2)然而,在宋民间庶人着短后衣还大有人在。从出土的宋代文物中可以看出,宋代戎服中短后衣其形制为交领,袖有宽与窄两种,对于宽袖常常将袖口打结垂下形成一种装饰。如河南登封嵩山中岳庙的铁战士,身着交领短后衣,宽袖打结,勒帛束衣,勒紧腰带,腰前或背后也打结,腰臀处裹以袍肚,着小口裤。还有河南省方城县出土的宋代石俑侍卫,身着圆领右衽长袍,外着红色短后衣,胸前束红色革带,着长裤。(3)可见,宋代戎服的短后衣不仅衬于铠甲内,还直接被当成外衣来穿。

    (三)背子及宽袖短衫

    背子,或作禙子,又名绰子,在宋代戎服中也有应用。《石林燕语》卷十记载:“余见大父时家居及燕见宾客,率多顶帽而系勒帛,犹未甚服背子……。背子,本半臂,武士服,何取于礼乎?或云:勒帛不便搢笏,故稍易背子,然须用上襟,掖下与背皆垂带。”(4)背子作为戎服与当时社会流行的背子在形制上有一定的改变,其穿着特征为在窄袖的外面罩了一件短袖、交直领右衽且两侧开衩的罩袍。(5)事实上,在宋代仪仗中,背子常常被作为仪卫的戎服,这在《东京梦华录》、《宋朝事实》、《梦粱录》等文献中多有记载,如《东京梦华录》卷十《驾行仪卫》中记载:“诸班直、亲从、亲事官,皆帽子、结带、红锦,或红罗上紫团答戏狮子、短后打甲背子,执御从物。御龙直皆真珠结络、短顶头巾、紫上杂色小花绣衫、金束带、看带、丝鞋。天武官皆顶朱漆金装笠子、红上团花背子三衙并带。御器械官皆小帽、背子或紫绣战袍,跨马前导。”(6)

    宋代的武将在铠甲外常常套一件宽袖短衫,形制类似于“貉袖”的短袄,此种穿法被称为“衷甲”制。这种短衫无扣,用衣襟下缘的垂带系结于胸前,似有装饰之味。而刘永华先生推断,这种宽袖短衫就是宋代仪仗中的“绣衫”(7),在绣衫上有动物绣纹,即辟邪、瑞马、雕虎、赤豹、瑞鹰、白泽、狮子、犀牛、孔雀等,区别各军的功能标志,其绣纹的位置应在后背。(8)在这里不得不提到的是宋代“勒帛”。宋代的戎服,一方面以交领为多,易于因人的剧烈活动而隆起,使得戎服显得凌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便于约束有的戎服绣袍肚和背子之用,因此需要用布带勒住束缚衣领,这种布带称之为勒帛。其束勒方法:先横过胸背,从腋下反折向上包裹肩部,然后再绕至胸前(或背后)打个结。勒帛除了束缚衣领外,还用于束缚腰,往往是为了束缚袍肚或背子之用。束腰时往往是在腹前打结后垂下一段成飘带。正如《石林燕语》中记载道:“勒帛,亦有垂绅之意,虽施之外不为简。”(9)河南登封嵩山中岳庙的铁人、河南省方城县出土的宋代侍卫石俑及四川成都市西郊金鱼村南宋墓出土的武士俑胸前都有勒帛束衣。其实,“勒帛”有时候作为宋代普遍家庭里装束的也有。如《宋人轶事汇编》卷十一载:“曼卿见主人,着头巾,系勒帛,不具衣冠。”(10)因为在古时都以衣冠作为礼见的服饰。

    二、宋代军队甲胄艺术

    (一)承前启后的宋代甲胄基本形制演变

    古代的“甲”由于外形似坚硬的壳而得名,故其具有良好的自卫防御性能,是整套服饰中功能性极强的一部分。商周时期主要采用了制革、锻革、钻孔等工艺制作技术规范使得甲胄密致坚牢;秦汉时期,甲胄大多用铁材料制作,取其坚硬;三国晋南北朝时期,随着炼钢技术的不断进步,甲胄形制得到飞速发展,出现了筩袖铠、裲裆铠、明光铠等主要形制;隋唐时期是甲胄发展的鼎盛时期,其形制基本定型。到了宋代尤其宋朝建立伊始,十分重视军队建设和军备生产。据《宋史·兵志》记载:“其工署则有南北作坊,有弓弩院,诸州皆有作院,皆役工徒而限其常课。南北作院岁造涂金脊铁甲等凡三万二千,弓弩院岁造角弝弓等凡千六百五十余万,诸州岁造黄桦、黑漆弓弩等凡六百二十余万。又南北作坊及诸州别造兵幕、甲袋、梭衫等什物,以备军行之用。京师所造,十日一进,谓之‘旬课’,上亲阅视,置五库以贮之。尝令试床子弩于郊外,矢及七百步,又令别造步弩以试。戎具精致犀利,近代未有。”(1)可见,北宋初年兵甲制作非常精良,达到了“戎具精劲,近古未有”。(2)大规模的军工生产,定然促进标准划一的形制要求。到了南宋,其铠甲制造也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但由于南宋政府无心顾及军备生产,其相对北宋来说相对处于落后状态。当然,火器的发明与使用也是另一个重要原因。可以说,宋代是中国古代甲胄发展的一个承前启后的时代,也是个甲胄发展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时代。《武经总要》一书总结了当时武器甲胄的生产制作,并对各种制作工艺作了详尽记录。从该书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宋代甲胄的基本结构形制,“其制有甲身,上缀披搏,下属吊腿,首则兜鍪顿项”(3)。从中可清晰看出中唐五代甲胄的渊流,也可窥见出后世元明甲胄的蓝本。从宋代出土的形象资料与文献资料记载来看,有鱼鳞甲、锁子甲、裲裆甲、山字纹甲、长短齐头甲、连锁甲、金装甲、明光细网甲等多种铠甲。从形制来看,基本沿袭了唐五代的形制,包括披膊、颈铠、胸甲、护肘及裙脚甲等部分。此时,南北两宋与五代的铠甲形制基本相同,仅仅只有披膊的结构和穿戴方法有所不同罢了。宋代有的铠甲,其护颊与护项连为一体并覆盖肩部,以增强肩颈项部的防御功能。

    宋代的胄在继承唐五代形制的基础上也有所发展,尤其是胄的装饰功能方面极为丰富。如在胄的两侧出现护耳上卷,胄顶竖有火焰形缨饰,这在宋代出土的形象资料中随处可见。有的胄顶上出现簪饰,且在胄前有“S”形额花;也有的胄前有一堆贴的甬状饰等等。同时,在宋代出现了类似皮笠子的帽盔,在南宋还出现了形如凉帽的盔。当然,在当时身披铠甲的武士也不全戴胄,有时也裹巾、戴束发冠、平巾帻等等,在这里可能就不是为了防御,更多的是为了装饰或身份的标志或是方便罢了。

    宋代也有仪仗用甲,称之为“五色介胄”,(4)形式上是仿军士的,只是以布为里,用黄絁(是一种精绸子)作为面,用青绿绘成甲纹,并以红绵饰边,以青絁为下裙,红皮为络带,长及膝,在前胸处绘有人面二目,自背后至前胸以锦带缠之,并且有五色彩装,真可谓是十分华丽。(5)

    (二)甲胄技术特征

    首先,冷锻技术使甲胄呈现“坚滑光莹且精良”的特征。远在11世纪,羌族就已经运用冷锻方法制作很坚韧的甲。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北宋庆历元年(1041年)五月甲戌太常丞直集贤院签书陕经略安抚判官田况“上兵策十四事”,其中第十二事说:“工作器用,中国之所长,非外蕃可及。今贼甲皆冷锻而成,坚滑光莹,非劲弩可入。自京赍去衣甲皆软,不足当矢石,以朝廷之事力,中国之技巧乃不如一小羌乎?由彼专而精,我漫而略故也。今请下逐处,悉令工匠冷砧,打造纯钢甲,旋发赴缘边,先用八九斗力弓试射,以观透箭深浅而赏罚之。闻太祖朝旧甲,绝为精好,但岁久断绽,乞且穿贯三五万联,均给四路,亦足以御敌也。”(6)由此可见当时西夏使用的钢甲都是冷锻制成,由于他们在这方面“专而精”,所造钢甲都“坚滑光莹,非劲弩可入”。然而采用冷锻法制作甲胄不但是在西夏盛行,且宋代时期也广泛运用。宋人岳珂《愧郯录》:“杨文监简在戎监,尝得诸李尉显忠之族子,谓甲不经火,冷砧则劲可御矢,谓之冷端(锻)。遂言于朝,乞下军器所制造。时显忠之子师尹为知閤门事,实领是官,力辩其不然,文移互往复,其实工人惮劳费耳。时虽知其强辨,而无以折之。”“然则此甲在祖宗朝已有之,时珂以忧去国,恨不能以所闻佐其说,故迄今犹不能革其制焉。”(7)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冷锻”的瘊子甲是宋代各民族冶金技术方面的一项重要成就,同时也是冷锻技术在甲胄制造方面的集中体现。北宋科学家沈括呕心沥血研究兵甲技术,研析冷锻之法,以努力提高兵甲质量。他在《梦溪笔谈》卷十九《器用》中详细记述了冷锻甲胄制作的方式:“青堂羌善锻甲,铁色青黑,莹彻可鉴毛皮,以麝皮为綇旅之,柔薄而韧。镇戎军有一铁甲,椟藏子,相传以为宝器。韩魏公帅泾,原曾取试之,去之五十步,强弩射之不能入。尝有一矢贯札,乃是中其钻空,为钻空所刮,铁皆反卷,其坚如此。凡锻甲之法,其始甚厚,不用火,冷锻之,比元厚三分减二,乃成。其末留筋头许不锻,隐然如瘊子,欲以验未锻时厚薄,如浚河留土笋也,谓之瘊子甲。今人多于甲札之背隐起,伪为瘊子,虽置瘊子,但元非精钢,或以火锻为之,皆无补于用,徒为外饰而已。”(1)这是利用冷变形提高金属的硬度和韧性,直到今天仍然是制作强化金属的最重要的方法之一。这里所述冷锻的形变量“三分减二”是符合冷锻加工规律的。实践证明,冷加工形变量在小于70%的情况下,形变量大则强度性能好,过此则脆性剧增。同时冷锻技术的运用不仅可以避免热锻时使金属甲胄表面粗糙而有斑点的缺点,使其非常光滑,“莹彻可鉴毛发”,而且能够把钢甲锻打得更加结实硬化,具有比热锻甲更高的硬度,使得五十步以外的强弩也不能射穿。《清异录》也记有水莹铁甲“十年不磨冶,亦若镜面”,又是技术特征的一种体现。

    其次,制作生产工艺使甲胄更具精工细密的特征。宋时期生产的甲胄主要是铁甲。一副铁甲的制造,要经过几道生产工序,花费大量的人力与物力。首先要把铁制成甲札(甲片),再经过打札、穿孔、错穴并裁札、错棱、精磨等工序,然后将甲札制好以后,再用皮革条编缀整领甲胄。当然在甲胄里还要挂衬里,以防止麻损披铠战士的肌体。由于工艺繁杂,所以,在北宋东、西作坊中共分五十一作,其中与制作生产甲胄相关的作坊占了很大的比例。《武经总要》不仅记载了当时武器甲胄的生产制度,并对各种制作生产工艺作了详尽的记录。因在当时制作与生产甲胄全部都是由手工操作,而一整套甲胄又包括几百片或多到千余片甲片,因此制成后的重量往往存在差别,以致于在战士领取了甲胄以后,要清数甲胄铁甲叶的数量和称量甲胄的重量,然后进行登记。

    中国古代制作甲胄时,往往要根据士卒的高矮,分别规定大、中、小三种不同的型号,按体分型发放,以便于战斗的需要。宋在制作甲胄时同样也十分注重甲胄的型号与重量,甚至精细到每款甲各个部位用甲叶多少、每个甲叶多少重量、全甲总重多少,都有着明确的规定与要求。《宋史·兵志》中有少许有关甲胄型号资料的记载:“绍兴四年(1134年),依御降式造甲,缘甲之式有四等,甲叶千八百十二五,表里磨锃。内膊叶五百四,每叶重二钱六分(共重8斤3两4分);又甲身叶三百三十二,每叶重四钱七分(0.47两)(共重9斤12两4分);又腿裙鹘尾叶六百七十九,每叶重四钱五分(共重19斤1两5钱5分);又兜鍪帘叶三百一十,每叶重二钱五分(共重4斤13两5钱)。并兜鍪一,杯子、眉子共一斤一两,皮线结头等重五斤十二两五钱有奇。每一甲重四十有九斤十二两(实际是48斤11两6钱5分)。若甲叶一一依元领分两,如重轻差殊,即弃不用,虚费工材。乞以新式甲叶分两轻重通融,全装共四十五斤至五十斤止。”(2)可见,当时甲胄制作尺度之严格,足以体现当时的制作技术水平之高。稍迟至干道年间,各部分甲叶的重量都有所减轻,但甲叶的数目则有所增加,且按照不同的兵种设计了甲胄的重量,这使甲胄更加精工和细密,呈现了独特的工艺技术美。

    (三)甲胄的艺术特色

    宋代在政治上提倡“重文抑武”,这或多或少影响着当时甲胄的发展,尤其是在甲胄的装饰风格上。宋时期的甲胄在唐五代甲胄的基础上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其制造达到了精致、坚固的历史鼎盛时期。《武经总要》较为详细地记载了五领甲胄和一具马铠。在这五领甲胄中,第一件应该是将帅用甲,另四件为一般军官及士兵用甲。甲身的胸、腹甲和腿裙、鹘尾连为一体,背甲分为左右两片,在中间用纽扣或布带束扣,胸甲上缘有两根肩带以连接背甲,呈现出律动美和精致美。而甲身腿裙合为一、披膊掩心为一、抱肚束甲合为一则呈现出华美大气的典雅美。从实物出土中也不难发现其特征。如河南巩县宋陵石刻武士像及宋代其他地区出土的武士俑,其甲胄腿裙部分较五代时一样长至足,以及衬袍袖管变得宽大,这些都是进行了艺术化处理,与甲胄一道构成了宋军戎服饰纤纤秀美的艺术特点。当然,还有宋代仪卫中军士们所着甲胄,便于屈伸将臂肘间转伸处的铁叶改用皮制的甲胄,用一种极柔软韧的纸做的纸甲,以及宋墓出土的将军甲胄的兜鍪两侧出现了凤翅的装饰等等,所有这些都呈现出朴素、秀丽和典雅之美。

    从宋甲胄的材料及编扎工艺来看,寒光映霜的金属材料特质首先给人以冷峻威严的震慑,其多种多样的编扎手法的实施使甲胄呈现技术美,给人以凝重之感、威严之感。如河南巩义的历代北宋陵前的石刻武将甲胄及浙江宁波东钱湖畔南宋石刻武将甲胄、四川广安和泸县南宋石刻武将甲胄都足体现其独特的风格。浙江东钱湖史氏墓道石雕武将,其甲胄雕刻更为精致,头顶圆形兜鍪,上缀长缨,左右嵌护耳,劲裹披巾,臂缀双重披膊,宽阔袍袖打结垂于肘下;身甲作对襟式,以勒帛束结;腰部加护甲,腰下左右加膝裙,小腿有吊腿,足登虎头靴。整身甲胄纹饰繁密,扎甲结构严整规范,披膊虎头饰威猛悍勇,勒帛、革带和襟前、袖口等处花纹雕刻纤美精细,真切地反映赵宋南渡江后“属意甲胄,弧矢之利”的历史状况。与唐朝甲胄那种大气张扬不一样,但又绝无纤弱轻薄之感,而是体现了宋代甲胄精致、凝重、沉静,不失冷峻威严之感。

    可见,宋代时期甲胄发展进入了相对的稳定期,从形制、样式等方面形成了中国特有风格。一方面受当时锻造技术的发展使其呈现出鲜明的技术特征,另一方面受特定的政治经济文化影响具有了独特的艺术风格。如前面所述,宋代是个重文抑武的朝代,反映在戎服上就是武随文服,尽管袍服有着作战的实用功能,但仍脱不离文官服痕迹,其冠饰、靴履与腰带更是如此。不难发现,宋代的军戎服饰与当时的生活服饰在风格品味上存在着一致性,两者之间相互吸收,相互影响。如宋代背子、束发冠、帔风等等不仅军中穿着,在社会上男女老少也广泛流行。但是由于军戎服饰有着功能的特殊要求,其盔、甲、裙以及所有装饰,形成了极具特色的宋代军戎服饰特征。

    如果将两宋世人日常的生活服饰看成是宋代服饰体系的主流的话,那么同时期的戏剧、舞蹈、体育和军戎服饰则可看作是宋代服饰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条条支脉。宋代军戎服饰兼具功能性和装饰性,既要衬托武人英勇善战的一面,同时也要能在战场上特别是与敌人格斗时保护将士躯体不受伤害。当然,这些特殊阶层的服饰在设计上都具有一定的共性,即服饰的基本样式都是来源于生活中的常服,然后根据各自的特点和需求,适时加以改动的。

    注释

    1《宋史》卷一百五十三志第一百六《舆服五》,中华书局,1985年,第3578页。

    2《宋史》卷一百五十一志第一百四《舆服三》,中华书局,1985年,第3530页。

    3转引聂明主编《皇家藏书》第三卷,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1年,第413页。

    4转引(宋)王谠撰、周勋初校证《唐语林校证》卷四《企羡》,中华书局,1987年,第384页。

    5《宋史》卷四百一十三《列传第一百七十二·赵汝谠》,中华书局,1985年,第12397页。

    6方城县文化馆刘玉生《河南省方城县出土宋代石俑》,《文物》1983年第8期。

    7(宋)叶梦得著、李欣校注《石林燕语》,三秦出版社,2004年,第210页。

    8刘永华著《中国古代军戎服饰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第124页,第127页。

    9孟元老等著《东京梦华录》(外四种),古典文学出版社,1957年,第58页。

    10《宋史》卷一百四十五志第九十八《仪卫三》,中华书局,1985年,第3399页。

    11丁传靖辑《宋人轶事汇编》,中华书局,1981年,第515页。

    12《宋史》卷一百九十七志第一百五十《兵十一器甲之制》,中华书局,1985年,第4909页。

    13(宋)曾巩撰,陈杏珍、晁继周点校《曾巩集》(下册)卷第四十九《兵器》,中华书局,1984年,第656页。

    14曾公亮《武经总要》卷十三《器用》,转引郑振铎编《中国古代版画丛刊》(武经总要前集)(一),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第672页。

    15(宋)吴自牧《梦粱录》卷五《驾诣景灵宫仪仗》,浙江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36页。

    16《宋史》卷一百四十八志第一百一《仪卫六卤簿仪服》,中华书局,1985年,第3470页。

    17(宋)李焘撰《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三十二《仁宗庆历元年》,中华书局,1979年,第3137页。

    18(宋)岳珂《愧郯录》(二)卷十三《冷端甲》,中华书局,1985年,第117页。

    19《梦溪笔谈》译注,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75年,第111-112页。

    20《宋史》卷一百九十七志第一百五十《兵十一器甲之制》,中华书局,1985年,第4922页。

上一篇:唐代军戎服饰的文化内涵分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