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论述 > 军戎服饰 > 唐代军戎服饰的文化内涵分析
    军戎服饰,不仅发挥着保护人体、抵御侵害的作用,还用于区分军种、军衔的标志,同时,统一的服饰还起到增强团队精神、鼓舞士气的作用。我国古代军戎服饰经历了朝代的更替变迁,是信仰、制度、等级、习俗、审美等传统文化的见证。

    中国古代军戎服饰分为甲胄和戎服两大部分。甲胄是作战时用于防护的装备,有时在一些重要典礼上也会被穿用;戎服是军人在军营里和日常生活中穿着的服装。另外,武官除了这些功能性服饰外,还拥有表示官职的官服。

    唐代是我国封建社会的重要发展时期,社会繁荣、文化包容,对中国历史的发展影响深远。唐代军戎服饰继承了部分前朝军戎服饰的式样、形制和功能,更在此基础上进行了一系列服饰制度的改革,形成了独特的审美风格和观念意识。

    1唐代军戎服饰的特点

    1.1装饰

    唐代军戎服饰在造型上具有雄伟的立体视觉感受。永徽以后,铠甲肩部出现了有虎头、龙首造型的护肩。这种造型既是对穿着者肩部防护的加强,又运用虎、龙在人们意识形态中的凶猛形象,达到威慑敌人、鼓舞士兵士气的作用。

    唐代高宗、武则天时期,国力鼎盛,天下承平,上层集团奢侈之风日甚一日,军戎服饰被注入了更多装饰,部分逐渐脱离了实用的功能,演变为美观豪华、以装饰为主的仪典服饰。

    唐代的铠甲正面一般涂有金漆并刻有各种花纹,这些花纹以点、线条作为造型的基础,运用线条的粗细、长短、曲折、横竖、交叉来作为装饰手法,塑造出活泼、挺拔、俊逸的不同风格图案,使铠甲更加光彩耀目。

    1.2色彩

    唐代对军戎服饰的色彩,具有严格规定。唐代规定,黑色为士兵的主要服色,禁止百姓服黑。唐代铠甲的颜色以金、银、黑色为主,颇为威严,起到了壮军威、振军心的作用。戎服的颜色,一般也以黑、红、白、紫为主。

    由于盛唐时期部分铠甲作为美观豪华的仪典服饰,所以此时的军戎服饰出现了丰富的色彩。盛唐时候的绢甲五彩斑斓,鲜艳华丽。《册府元龟》载:“唐太宗十九年遣使于百济国中,采取金漆用涂铁甲,皆黄、紫引耀,色迈兼金。又以五彩之色,甲色鲜艳”。

    1.3材料

    在整个冷兵器时代,铠甲作为军队的必要装备,在战争舞台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作战中,铠甲不仅能起到减少伤亡的防护作用,还显示了军队的威严和严整的仪容,继而增强军队士气和将士必胜的信心,军队铠甲的质量成为影响战争的基本条件之一,唐代统治者尤为重视铠甲的制作,不断健全铠甲生产管理,力求制造出精良坚固的铠甲。

    唐代的铠甲,材质选择多样,据《唐六典》记载,唐代有布背、步兵、皮甲、木甲、马甲等13种铠甲,其中明光、光要、细鳞、山文、乌锤、锁子都是铁甲,此外还发展了用布、绢、织锦、皮、木等为主要材料制成的铠甲。

    唐代创造的绢甲用图案华美的绢或织锦作面料,内衬数层厚帛制成。作为一种仪仗甲,绢甲一般不用于实战,只是宫廷侍卫、武士的戎服。和皮、铁甲一样,绢甲上也镶有皮革、金属制造的配饰、甲片。

    1.4工艺

    唐代的铠甲制造技术十分先进。在新疆和陕西西安曲池地区出土的铁、皮甲片,尺寸都很小,加工十分精致,甲片的编连有用麻绳、皮线,也有用铆钉铆接的。甲片编连成甲衣后,用皮革和绢帛上下两层做内衬,各部分的边缘还用织锦包出宽宽的包边,有的还在包边外镶缀虎、豹、熊等毛皮,或用锦缎打褶做装饰。

    唐朝的绢甲给铠甲的形制带来了全新的式样,使整件甲衣上下连成一体,摊开时就像一块裁剪开的衣片,披挂上身后,从后向前围裹起来,用胸部和腰部上下两重束甲的方法,使甲衣紧紧地包裹在身上。[1]这种式样更加利索、合理,制造工艺精巧细致,体现了唐朝高超的军戎服装制作技术。

    2唐代军戎服饰的文化内涵

    唐代军戎服饰庄重、大方,展现了阳刚之气和威武雄壮的美感,严整、规范的服饰体现了军队的纪律性。武将的服饰具有不同造型、装饰和颜色,这些差异既是兵种的区分标志,又象征着官吏的品阶地位,是封建等级制度的表现形式。唐代是我国武官制度全面建成的时期,因此其武官的服制比过去历代更为完备。

    2.1识别的标志

    中国古代的军队,春秋之前基本上只有车兵和步兵,随着历史的发展,逐渐出现了骑兵、射手等不同兵种。为便于区别兵种,军戎服饰的差异显得尤为重要。唐代实行十二卫和东宫六率的府兵制,此外还有禁军、边防军和团结兵等,兵种众多。据记载:“武则天延载元年赐文武三品以上、左右监门卫将军等袍衫饰以对狮,左右卫饰以麒麟,左右武威卫饰以对虎,左右豹韬卫饰以豹,左右鹰扬卫饰以鹰,左右玉钤卫饰以对鹘,左右金吾卫饰以对豸。诸王饰以盘龙及鹿,宰相饰以凤池,尚书饰以对雁。”[2]利用军戎服饰的差异在战争中分清敌我,协同作战,是军服识别功能的最原始表现形式。

    2.2权利的象征

    中国古代对武官的着装有一套森严的规范,不可逾越。不同等级的武官服装也不一样,古代军队里官兵的等级,主要从服饰的色彩、装饰的繁简、面料的质地、配饰的不同等方面体现出来。唐代武官的专门戎服为缺胯衫,两侧开衩,衫以绣纹和颜色来区分品级。士兵的戎服有两种,一种是盘领窄袍,另一种是缺胯袍。士兵的缺胯袍自然不会像军官那样绣有纹饰,左侧不开衣衩,下着大口裤。例如《中华古今注》记载:“至武德元年,高祖昭其诸位将军,每至十月一日皆服缺胯袄子,织成紫瑞兽袄子,左右武卫将军服豹文袄子,左右渖卫将军服瑞鹰文袄子。”着装能够清晰地展示穿着者的官位品阶。

    不同品级的武官所穿服饰颜色也不同,武官的常服三品以上服紫,五品以下服绯,六七品服绿,八九品服青,后来因为深青色与紫色容易混淆,改为八九品着碧。

    2.3祈佑的图腾

    为了给予在残酷争斗与厮杀中的军人以精神上的鼓舞,图腾被广泛用于军戎服饰中。人们认为神圣化的图腾具有沟通神与人的神奇力量,庇佑将士们取得战争胜利,唐代军戎服饰通过图腾装饰被人们赋予了特殊的意义。[3]

    唐代军戎铠甲有虎头、龙首造型的护肩,盛唐后期至唐末,铠甲胸腹部的圆护上出现了各种兽头、虎吞等立体的雕塑效果,象征着武士的威猛雄武。

    佛教文化对唐代军戎服饰的装饰也产生了重要影响。不仅佛、菩萨、飞天等作为装饰图案,瑞禽、瑞兽、瑞草也成为主要的装饰题材。特别是缠枝植物纹样和莲花纹样的兴起,为中国的装饰纹样,扩大了题材范围,开辟了新的天地。

    2.4兼收并蓄的包容

    唐代国力强盛,对外交往活跃,形成了开放的文化理念。它以一种包容的良好心态接受着外来文化的影响,这些“舶来”的文化并没有使中国传统文化衰落,反而促进了本土文化的发展。

    贞观以后,唐代与边疆少数民族和世界各国的交往日益增多,受到西北少数民族和天竺、波斯等外来风俗文化的影响,上至宫廷、下至民间,形成了“尚胡”的风气,胡服新装非常流行,这种风气自然也影响到军戎服饰,逐渐形成了具有唐代风格的军戎服饰,例如戎服的缺胯袍、大口裤等。唐代诗人岑参的诗句“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提到的狐裘是狐皮大衣和狐皮袍子,锦衾是锦缎被子,都是受到北方游牧民族影响的军旅御寒衣被。[3]受胡风影响,动物毛皮也被广泛用作军戎服饰中。

    3结语

    唐朝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社会经济得到了大发展,生产水平广泛提高,这一时期的纺织业与手工制造技术将军戎服饰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军服是社会文化的载体,唐代军戎服饰设计式样美观大方,充分展现了军人的阳刚之气和军队威武雄壮的整体美;严整、规范的服制制度体现出军队的纪律性和约束性;先进的生产力和精细的制造工艺,是国家整体实力和精神力量的传达;材质和式样的不断变化,更体现了唐代开放探求、兼收并蓄的多元文化理念。通过探寻唐代军戎服饰的文化内涵,可以领略唐代的大气磅礴和古朴厚重之美。

    参考文献

    [1]刘永华.中国古代军戎服饰[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张秦洞.铁甲征衣[M].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99.

    [3]胡娟,郭美情,张志春.论中国古代军戎服饰中的审美精神[J].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8;(1):47-50.

上一篇:宋代军戎服饰与文武政策探析
下一篇:宋代军戎服饰艺术探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