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论述 > 军戎服饰 > 《中国古代军戎服饰》元代
元代

图15-1 元代布面甲武士复原图
图15-1 元代布面甲武士复原图

  ·甲胄根据日本福冈市元寇纪念馆收藏元代远征军遗存实物复原;
 · 兵器参考皇甫江《中国刀剑》中相关形象设计复原。

图15-2 元代武士复原图
图15-2 元代武士复原图

·铠甲根据山西沁水县元墓武士俑、日本画《蒙古袭来绘词》中元军形象复原;
·胄根据日本博多元寇纪念馆收藏实物复原;
·戎服根据新疆乌鲁木齐盐湖古墓出土实物复原;
·兵器根据新疆盐湖古墓出土实物,山西汾阳五岳庙壁画、宝宁寺明代水陆画上的形象复原。
 
图15-3 元代戎服复原图
图15-3 元代戎服复原图

·服饰根据内蒙古包头市达茂旗出土辫线袄复原;
·甘肃漳县汪世显家族墓出土凉帽;
·笠、兵器、腰带等参照陕西宝鸡元墓出土陶俑形象及刘贯道作《元世祖出猎图》复原。

  12世纪初,当南宋与金因“绍兴和议”而暂罢刀兵、隔水(淮水)对峙时,北方草原上又一个少数民族正在崛起,这就是产生伟大统帅成吉思汗的蒙古族。蒙古原是蒙兀部落的名称,唐代称“蒙兀室韦”,蒙古草原统一以后,才成为各部落的通称。
 
  大约在12世纪时,蒙古族通过辽金政权接受中原文化的影响,开始从事农业并使用铁器。1206年铁木真统一蒙古草原,建立了蒙古国,被各部落尊称为“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即位后,在1218年至1258年的40年间,数次率军远征,先后攻灭西辽、花剌子模、金等国,攻陷巴格达和达(大)马士革等城,使蒙古成了横跨欧亚大陆的大汗国。从1236年起,蒙古开始对南宋发起进攻。这期间,忽必烈于1271年即帝位,改国号为元。在灭了大理、吐蕃等国以后,再次挥师南下,于1279年灭了南宋。嗣后又出兵日本、安南、缅甸、占城和爪哇,兵锋遍及东南亚。
 
  元朝之所以能东征西讨,依靠的是一支强大的军队。
 
  据《多桑蒙古史》记载,蒙古主力军“怯薛”军全部是骑兵,作战时每人配备战马数匹,用于昼夜驰骋时轮流坐骑。这支军队不但组织严密、装备精良,而且还配有火器。在精良的装备中,尤为突出的是甲胄。
 
  在今俄罗斯彼得堡宫中,收藏有一领当年元远征军留下的铠甲。据描述,甲身全用网甲即连环锁子甲制成,外表用铜铁丝缀满甲片,内层以牛皮为衬,制作十分精巧。遗憾的是没有这领铠甲的照片,不能了解它的形制如何。
 
  1983年在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出土了一领錾花铜重甲(图15-4),这领甲为板块结构,由护胸、护背、护肩、护臂、护腕、护腿、护裆等,共计34块铜甲板组成,甲板与甲板之间用铜丝做成的环连接,甲板的表面錾刻有荷花与虎的纹饰,这是迄今为止仅见的一种用板块形式构成的中国铠甲。这领甲的内面,应该也要用皮革或织物做内衬的,否则无法穿戴。能反映元代铠甲样式的还有山西宝宁寺水陆画上的形象(图15-5),从图上可以看出,其腿裙很宽大,披膊用皮带交叉套束于身上,十分便于两臂运动。甲片很细小,这种小甲片好像很难用丝绳组编,而更易于用铜铁丝缀连,前臂甲也用同样的小甲片编制而成,整领铠甲的防护面十分大。
 
图15-4 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出土錾花铜重甲,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藏
图15-4 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出土錾花铜重甲,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藏

宝宁寺明代水陆画

图15-5 宝宁寺明代水陆画《大将军黄幡豹尾白虎金神青羊乌鸡众》中穿元代铠甲的将军图像

  出现这种防护面积很大、以铁网为骨、内外附甲片的铠甲并不是偶然的,这是火器,特别是爆炸型火器出现后的产物。防护面积大,可以抵御因炸弹碎片飞溅而造成的伤害,内外附甲片则因为当时的炸弹洞穿力还较弱,一般还不能连续击穿多层防护的缘故。

  元代的铠甲从另外几幅水陆画上反映出有长短两类,士兵好像都穿短甲,有的还无披膊。披膊去掉后可以看出胸背甲像两当铠一样,是在肩部用皮带系连的(图15-6)。
 
图15-6 宝宁寺明代水陆画《地府五道将军等众》
图15-6 宝宁寺明代水陆画《地府五道将军等众》,前右一将军为明代衣甲,后三人为元代衣甲,兵士脚上穿的履与居庸关云台元代石刻上的士兵所穿的履完全相同

  元代铠甲的形成可能也受到过被征服民族的影响,青海塔尔寺的壁画和新疆维吾尔回鹘佛寺的壁画上,吐蕃与回鹘武士的铠甲都与元代有相同之处。史料也反映了蒙古初期的很多方面是从畏兀(回鹘)人那里学来的(图15-7、图15-8)。

图15-7 青海省西宁市郊塔尔寺壁画吐蕃武士像
图15-7 青海省西宁市郊塔尔寺壁画吐蕃武士像

新疆壁画
  
  图15-8 新疆维吾尔吉木萨尔县北庭回鹘佛寺遗址南部配殿群东北角105配殿西壁壁画《分舍利图》

 除上述这几种之外也有身甲与腿裙分为两截、腿裙较小、披膊披在肩上的铠甲,在披膊上还罩有皮革制成的、称作“贾哈”的披领(图15-9)。同时也采用南宋铠甲的形制,四川华阳出土的武士俑,从头上的盔到身上的甲,基本上都是宋朝样式(图15-10)。
 
宝宁寺明代水陆画

图15-9 宝宁寺明代水陆画《善恶二部牛头阿傍诸官众》中穿元铠甲将军像

彩陶武士俑
图15-10 四川华阳保和乡第五号元墓出土釉彩陶武士俑,四川省博物馆藏

  元代也使用皮甲。山西沁水县出土的一件彩绘骑马武士俑,很清楚地塑造出元代皮甲的形制(图15-11),这件皮甲全部用大块皮革制成,身甲像一件皮背心(图15-12)。[44]披膊穿于身甲之内。最为特别的是甲裙,左侧一片并无异样,右侧一片呈“”形,伸出的三角正好作为前下腹的护甲。如果这件陶俑的彩绘没有剥落,我们也许能够发现更多的东西。

山西沁水县出土彩绘武士俑
图15-11 山西沁水县出土彩绘武士俑(据实物写生),山西省博物馆藏

皮胸铠
图15-12 皮胸铠,厚块漆皮制成,内联以钢丝,前胸部表面镶嵌银丝和花片,高640厘米,重6公斤,摘自《中国兵器史稿》

  元代还出现了布面甲,日本福冈元寇纪念馆收藏了一领实物,日本画《蒙古袭来绘词》中也描绘出了它的形象(图15-13①②)。布面甲用布帛做表里,面上钉甲泡,在要害部位内衬铁甲片。这是一种比较轻便的软甲,其形制完全像一件上衣下裳或连成一体的长袍。这是我国甲胄史上最后一代铠甲,明后期与清代基本上都采用这种甲衣。

①日本画《蒙古袭来绘词》中元军士兵
①日本画《蒙古袭来绘词》中元军士兵

日本福冈元冠纪念馆收藏的元代布面甲

②日本福冈元冠纪念馆收藏的元代布面甲,录自《中国古代兵器图集》。此画为日本古代画家竹奇季长所作,他当年曾参加了与元军的战斗,图中所绘都是他亲眼所见,所以很有参考价值

  图15-13

  元代还使用过蹄筋翎根铠。《涌幢小品》(卷十二)说:

  元太宗攻金,怀孟人李威从军,患世之甲胄不坚,得其妇兄杜坤密法,创蹄筋翎根别之。

  太宗亲射不能入,宠以金符,威每战先登,不避矢石。

  这种铠一定很轻软、坚韧,但是如何制造,形制怎样,现均已无任何资料可供查证参考。

  元代的胄和盔,在日本保存有很多实物,都是用铁和皮革制成。将帅用的皮、铁胄,都用金银丝镶嵌出华丽的花纹图案,胄的前檐装有眉仳,眉庇下有的还装有面罩。面罩就是唐代的面铠,外形与唐代之前的已不相同,保护部位主要集中在脸的上半部(图15-14①—⑤)。
 
主要集中在脸的上半部(图15-14①—⑤)。

①铁胄,眉庇下有面罩
①铁胄,眉庇下有面罩

②铁胄
②铁胄

③铁胄
③铁胄

④皮胄,胄顶铜管用于插缨饰
④皮胄,胄顶铜管用于插缨饰

⑤铁胄(士兵胄)
⑤铁胄(士兵胄)

⑥铁胄
⑥铁胄

  图15-14 元代的胄和盔。①②③原藏日本博多元寇纪念馆;④日本福冈市元寇纪念馆藏;①—⑤录自[日]原田淑人等《支那古器图考·兵器篇》。摘自《中国兵器诗稿》

  胄脑后的顿项有两种式样:一种分为三片,纯用绢布做面里,或在面里间衬以铁网,表面钉上甲泡做成;一种护耳护项连成一体,用甲片编成(图15-14④)。同时也使用宋代的凤翅盔和唐代的兽头盔,兽头盔上的兽头已明显变小,差不多变成了盔顶的装饰。布面甲的胄的顿项,护耳下端于下颌处合拢,遮住了整个喉项部位(图15-13①②),此式顿项后来为清代所采用。

  元代的戎服,在建国之初无论皇帝百官还是将帅士兵,只有一种本民族的服饰——质孙服。《元史·舆服志》载:

  质孙,汉言一色服也……冬夏之服不同,然无定制。凡勋戚大臣近侍,赐则服之。下至于乐工卫士,皆有其服。粗细之制、上下之别虽不同,总谓之质孙云。
它是紧身窄袖的袍服,有交领和方领、长和短两种,长的至膝下,短的仅及膝。方领式在腰间裁开,裁开处打有很多襞积收腰,交领式则一通到底。两式袍服的两侧均不开衩,但下摆都很宽大,以衣料和颜色的不同来区分尊卑品级。两式袍服在甘肃漳县和内蒙古集宁市都有实物出土,在元代的墓室壁画、陶俑和绘画作品中也经常出现(图15-15①②③、图15-16)。此外,有一种式样与质孙服完全相同,但在腰部细褶上钉有密密的横向装饰用辫线的袍服,称作“辫线袄”。辫线袄也有出土实物,可惜这件实物的前襟已朽烂,无法了解衣襟的开法和衣领的式样(图15-17),但墓室壁画的形象弥补了这一缺憾(图15-18)。
 
陕西西安南郊出土男立俑

①陕西西安南郊出土男立俑,录自《文物参考资料》1954年第10期

质孙服
②甘肃漳县元代汪世显家旗墓出土方领质孙服,甘肃省博物馆藏

窝阔台像
③元太宗窝阔台像身上所服即方领质孙服,故宫博物院藏


图15-15

  图15-16 宝宁寺明代水陆画《往古雇典婢妈弃离妻子孤魂众》中穿有细褶的质孙服的元人形象

新疆乌鲁木齐盐湖古墓出土的黄色油组织金锦边袄子

图15-17 新疆乌鲁木齐盐湖古墓出土的黄色油组织金锦边袄子(背面),腰部钉有三十道辫线,共宽9.5厘米。辫线用数股丝线扭结而成,在腰的右侧,每两根辫线合并成一根,上面装有一细纽。由于腰部并不开衩,所以辫线、细纽都只是装饰。录自《文物》1975年第10期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区永营子沙子梁元墓壁画

图15-18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区永营子沙子梁元墓壁画,见《中国美术全集》墓室壁画专集

  辫线袄在《元史·舆服志》中多处提到,是元代的蒙古式戎服,军队的将校和宫廷的侍卫、武士都可以服用。

  元式戎服中还有一种称作“比肩”的无袖毛皮衣,蒙语是“襻子答忽”,其式样与唐、宋时代的背子基本相同,为帝王和职位较高的官员所服,一般罩于质孙服的外面(图15-19)。

河北石家庄市郊上京村毗卢寺后殿南壁壁画

图15-19 河北石家庄市郊上京村毗卢寺后殿南壁壁画《三界诸神图》中元朝差吏头上戴的是草或藤帽,袍服外披的是“比肩”

  宋代的貉袖在元代也继续使用,貉袖这时已变成小方领、中长袖、前襟用衣扣的短褂,这种短褂是清代马褂的前身(图15-20)。

图15-20 佩剑骑士俑,山西省博物馆藏
图15-20 佩剑骑士俑,山西省博物馆藏

  蒙古式戎服的冠饰是帽和笠。

  穿质孙服时,冬服戴暖帽,夏服戴笠和凉帽。笠和帽的颜色要与袍服的颜色相近、相配。

  穿辫线袄时,戴汉式幞头或元式笠、帽都可,比较随意。暖帽有金答子暖帽、貂皮暖帽、毡帽、鞑帽等几种,凉帽有草帽、藤草帽、檐帽等几种。

  草帽和藤草帽的式样很奇特,帽顶是正方形或六角形的(图15-21①—⑤)。檐帽有前檐帽和大檐帽两种,前檐帽用棕丝编成,额前有帽檐,脑后为软檐披于后。大檐帽如今天的草帽,用丝织材料缝制,这四种凉帽都有出土实物(图15-22①②)。
 
元世祖忽必烈像

①元世祖忽必烈像,头上戴的是金答子暖帽,故宫博物院藏

②山西大同元代冯道真、王青墓出土藤、草帽,大同市博物馆藏
②山西大同元代冯道真、王青墓出土藤、草帽,大同市博物馆藏

元代刻本《事林广记》插图

  ③元代刻本《事林广记》插图,此图中人物头上所戴即是冯道真墓出土的藤草帽

元代墓壁画
④⑤太原市小井峪元代墓壁画,图中人物头上所戴均为毡帽

前檐帽

①前檐帽,棕丝编制,甘肃漳县元代汪世显家族墓出土,甘肃省博物馆藏。前檐帽见《元史·世祖昭睿顺皇后传》记载:“旧制帽无前檐,帝园射,日色炫目,以语后,后因益前檐。帝大喜,遂命为式。”

凉帽

②凉帽,丝织材料缝制,顶上饰有串珠。出土、收藏地点同上,图15-16后面两人即戴此帽

元骑马俑

③山西沁水县出土元骑马俑,头上所戴即饰有红纬的笠,山西省博物馆藏

陶武士俑

④陕西省宝鸡市元墓出土陶武士俑,头上所戴为鬃笠,录自《文物》1992年第2期

  图15-22

  笠有鬃笠和顶上饰有红纬的笠两种。鬃笠的外形像锣鼓器乐中的钹,所以又称“钹笠”。顶上饰红纬的笠在清代称作“红纬帽”,是百官的官帽(图15-22③④)。
 
  蒙古贵族统一中国后,为了巩固政权,争取汉族上层人士,特别是知识分子的支持,在各方面都“遵行汉法”。定都北京后,朝廷制定百官的礼服、公服,“近取金、宋,远法汉、唐”,大都采用汉制。

  武官的公服与宋代完全相同。只有腰带的带尾像金朝,拖得较长,下级武职人员的公服则采用辽金的服饰,头上戴无脚硬裹幞头(图15-23、图15-24)。

山西芮城永乐宫重阳殿西壁壁画

图15-23 山西芮城永乐宫重阳殿西壁壁画《王重阳》中穿元代官服和侍卫服饰的人物,官服与图15-24的完全相同

宝宁寺明代水陆画

图15-24 宝宁寺明代水陆画《往古文武官僚宰辅众》中穿元式戎装和官服的人物

  侍卫武士的汉式戎服是唐宋形制的短后衣,身上束两层袍肚,内层是金的式样,元代称为“捍腰”,外层是宋的式样。头上都戴辽的交脚硬裹幞头,幞头上一般都系扎各种颜色的抹额(图15-25)。

山西芮城永乐宫三清殿东壁壁画

图15-25 山西芮城永乐宫三清殿东壁壁画《朝元图》中天丁力士形象。前二人肩上都背了一条用战国式带扣的锦带,不知何用,可能不只是一种装饰

  宋辽时期罩于铠甲外的短绣衫,元代也仍然使用,其式样也没有任何变化(图15-26)。

元佚名《搜山图》中鬼神形象
图15-26 元佚名《搜山图》中鬼神形象,短绣衫的袖口比宋辽时期的要小,故宫博物院藏

  据《元史·舆服志》记载,元代的仪卫服饰有交角幞头制、凤翅幞头制、锦帽制、平巾帻制、巾制、兜鍪制、衬甲制、云肩制、两当制、衬袍制、辫线袄制、士卒袍制等33种服饰。在穿戴时,一般以其中的一种冠或袍服为主,配以其他的服饰。根据元代的各种形象资料,现综合出如下一些仪卫服饰的穿戴方法,供读者参考:

  1.戴交角幞头、凤翅幞头时,身上所服为缺胯袍、辫线袄两种,袍服外要系袍肚、捍腰,足穿靴(图15-27①②③)。

山西汾阳五岳庙水仙殿元代壁画

①山西汾阳五岳庙水仙殿元代壁画
②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元墓壁画

③山西文水北峪口元墓壁画
③山西文水北峪口元墓壁画

④内蒙古赤峰市三眼井元墓壁画
④内蒙古赤峰市三眼井元墓壁画

⑤山西汾阳五岳庙五岳殿南壁西侧门神(曾经清代重画)
⑤山西汾阳五岳庙五岳殿南壁西侧门神(曾经清代重画)

故宫博物院藏元卫士俑

⑥故宫博物院藏元卫士俑,俑头上戴的巾可能是宋代的硬裹巾
图15-27

2.戴锦帽、鬃笠时,身上穿交领或方领质孙衣,有时腰间要束带系汗巾,前腹后臀上垂有皮质的蔽前蔽后,足穿靴或靴(图15-27④、图15-22④)。
3.戴巾时可穿方领质孙衣或短后衣。穿质孙衣时,腰间要束带系巾。穿短后衣时,要束袍肚、系胫甲和臂甲(图15-27⑤⑥)。
4.戴平巾帻时,身上所服为盘领窄袍,袍袖盖手,腰间也要束带系巾,垂蔽前蔽后,足穿靴(图15-28①)。

①陕西户县元贺氏墓出土兵士俑,头上戴的可能是平巾帻
①陕西户县元贺氏墓出土兵士俑,头上戴的可能是平巾帻

②北京市昌平县居庸关云台元代石刻(局部)
②北京市昌平县居庸关云台元代石刻(局部)

  图15-28

  5.戴兜鏊或毡笠时,身穿两当甲,有的甲外罩绣衫,为衷甲制。铠甲一般只穿身甲,披膊和腿裙都不用,铠甲内衬短后衣,有时还系肩巾(图15-28②、图15-29①)。
 
①山东济南千佛山元墓壁画
①山东济南千佛山元墓壁画

②宝宁寺水陆画《日月年时四直功曹使者》

②宝宁寺水陆画《日月年时四直功曹使者》

图15-29

6.戴交角幞头时,也可穿短后衣。腰束捍腰与袍肚,短后衣外罩绣衫,这种穿法是为衬袍制(图15-29②)。5、6两种的穿法中,腿上均要束胫甲,缚裤,有时还要束臂甲,脚上穿靴或履都可以,视其身份不同而定。

  上述介绍的各种服饰的穿法中,除少数几种采用蒙古服以外,大部分都是汉式衣冠。

  蒙古人因惯于骑马,平时一般都穿靴。靴的种类很多,有鹅顶靴,毡靴、鹄嘴靴、云靴、皮靴、靴、高丽式靴等,这些靴有的已无法根据形象资料来辨认,只有鹅顶靴,靴、云头靴等几种比较容易识别。普通士卒则有穿鞋袜的,鞋袜用麻制成(图15-30)。

图15-30 元代的各种靴和履
图15-30 元代的各种靴和履

  元代的腰带也有汉式与蒙古式两种。

  汉式腰带,基本上是沿袭宋辽金形制,没有变化。
 
  带以玉为一品,分素面和镌图案二种;花犀为二品,一般是素面;黄金为三四品,用荔枝图案;五品以下用乌犀,数只能是八,带鞓为朱色。

  蒙古式腰带,则是一根一头有环的皮条,围在腰部后,另一头打结穿入环中,伸出的带头掖入腰带,其形象与系法参见图15-31①②。
 
①陕西宝鸡元墓出土的陶俑
①陕西宝鸡元墓出土的陶俑

②蒙式腰带系扎法示意图

②蒙式腰带系扎法示意图

图15-31
 
  蒙古族男子皆髡发,留三搭头。正中一搭长至眉间的,稍长就剪短,蒙语称作“不狼儿”,两侧两搭余发可编成辫发,也可扎成发髻(图15-32①②③)。
 

①元成宗像,故宫博物院藏
①元成宗像,故宫博物院藏

②元刻本《事林广记》插图中剃婆焦头人物

②元刻本《事林广记》插图中剃婆焦头人物

戴笠俑

③陕西宝鸡元墓出土戴笠俑,为两种余发的编束样式

  图15-32

  元代铠甲一般都是金、银、黑色,衬于铠甲内的袍服也以白色为主,掺杂以绯、青、黑等色。公服一至四品为紫色,六七品为绯色,以衣料上花纹直径的大小来区别,八九品用绿色,为无花纹的罗。质孙服的品级颜色很多,冬服九等,夏服十四等,以制衣锦缎的优劣、名贵程度来区分等级,颜色大致有大红、桃红、紫、蓝、绿、白、黄、鸦青、银褐、枣褐、茜红等多种颜色。

上一篇:《中国古代军戎服饰》西夏
下一篇:《中国古代军戎服饰》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