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论述 > 军戎服饰 > 《中国古代军戎服饰》西夏
西夏

图14-1 西夏武士复原图
图14-1 西夏武士复原图

·甲胄、兵器根据甘肃武威西夏二号墓出土木板画上形象及银川西夏陵出土实物进行复原;
·戎服、革带根据内蒙古黑水城遗址出土的《义勇武安王关羽图》中的人物服饰,银川西夏陵出土实物进行复原;
·服饰根据甘肃敦煌莫高窟壁画《西夏王供养像》、418窟《西夏男供养像》复原。
西夏是由党项羌贵族拓跋氏建立的多民族王国,本名“大夏”,宋人称“西夏”。

  党项原居今四川省西部边界,八九世纪时逐渐向甘肃、宁夏和陕西一带迁移。唐末,移居夏州(今陕西靖边县)的部落首领拓跋思恭因助唐围剿黄巢起义军有功,被封为夏国公,并赐姓李。北宋初,因与宋发生矛盾转而臣事辽,首领李继迁被册封为夏国王。

  1032年,继迁子李元昊继立。他大肆扩张领土,于1038年称皇,定国号为大夏,并仿效北宋建立官制、兵制和官民服制,1227年为成吉思汗的西征军所灭。西夏的众多文物典籍均毁于这次战火,因此我们今天所掌握的西夏文物与文字资料极为有限。

  元昊称帝后,在其都城兴州(今银川市)设置了“铁冶务”,专门制造甲胄兵器,其所造甲胄皆冷锻而成,坚滑光莹。

  西夏的铠甲,可以从甘肃武威出土的彩绘木板画上看出基本形制。

  画中的武士全身披挂,盔、披膊与宋代完全相同,身甲好像是两当甲,长及膝上,左右两侧是否相连无法断定,但两边胯间开有分衩却明白无疑。无腿裙,肩上有护肩,但不像是金属甲片,可能是皮制的(图14-2)。这种木板画一共有两块,两块的画像完全相同。
 
图14-2 甘肃武威西郊林场西夏二号墓室出土彩绘木版画,甘肃武威地区博物馆藏
图14-2 甘肃武威西郊林场西夏二号墓室出土彩绘木版画,甘肃武威地区博物馆藏

  在另一幅关羽图中,右侧一兵一将也穿着与木板画上完全相同的铠甲,左侧一将的铠甲虽有长及膝下的腿裙,但因被遮掉一部分,仍然不能看出它的全部形制(图14-3)。同时期的辽宋铠甲,覆盖面积都已遍及全身,而西夏还是以短甲为主,说明铠甲制造毕竟比中原地区落后些,这一点从1974年在银川西夏陵区墓室中出土的铜质甲片的尺寸上也可以反映出来(图14-4①)。

义勇武安王关羽图
  图14-3 义勇武安王关羽图(版画局部),1909年出土于黑水城遗址,现藏俄罗斯彼得堡爱尔米塔什博物馆。这幅版画据考证认为是经金国,从中原地区流入西夏的,但观察人物服饰,关羽身穿的显然是唐代的戎服,而靴和高出靴统的统袜,完全与辽代的相同。左侧一将铠甲外罩的短衫,则又与宋代一样。关羽背后右侧和右前侧三人的幞头上的装饰,是辽、金、宋朝都没有的。综合这些特征,要说明图中人物的服饰倾向于宋或金朝,好像都不合适。因此,是西夏服饰的可能性仍然存在,而且还有右侧二将身上的铠甲也可作一旁证。

①宁夏银川西夏陵区8号墓室出土铜甲片
①宁夏银川西夏陵区8号墓室出土铜甲片,短的长5.8厘米,长的有9.9厘米,比北燕冯素弗墓中出土的甲片还要长。图中白色部分为鎏金残片(宁夏自治区博物馆藏)

青铜胄
②宁夏西吉县好水川战场遗址出土青铜胄(宁夏自治区博物馆藏)

图14-4
 
  近年在宁夏西吉县硝河乡还出土了一件铜胄,据称是宋、西夏好水川之战的战场遗物,其外形与战国时期的十分接近(图14-4②)。
 
  西夏的官民服饰,制定于元昊称帝以后。据《宋史·夏国传》记载:
  ……武职则冠金贴起云镂冠、银贴间金镂冠、黑漆冠、衣紫旋斓(紫色左大襟长袍),金涂银束带,垂鞢[图片]……便服则紫阜(皂)地绣盘球子花旋斓,束带。
 
  记载上说的旋斓,是党项羌的民族服饰,从敦煌壁画上可以看出,式样上掺糅了唐代服饰的因素,其形象可参考西夏王供养像右侧的侍卫人物、莫高窟418窟的供养人像和张大千临摹的回鹘人供养像身上的服饰(图14-5、图14-6、图14-7)。

图14-5 敦煌莫高窟418窟西夏供养人像
图14-5 敦煌莫高窟418窟西夏供养人像

图14-6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回鹘人供养像
图14-6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回鹘人供养像

图14-7 敦煌莫高窟409窟西夏王供养像
图14-7 敦煌莫高窟409窟西夏王供养像

  这些人都穿的是窄袖、盘领、紧身窄袍。袍有长短两种,短的在膝上膝下之间,长的垂至脚背。

  头上戴的是形如果盆或像倒扣的小盘似的冠,这两种冠属于《宋史》记载中的哪一种已很难确定。从冠后有披垂之物、对照“毡冠红果顶,冠顶后垂红结绶”(《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五)的记载来看,可以知道这两种冠为毡制,冠以带系颔下(图14-8①,参见图14-5、图14-6、图14-7)。

①莫高窟148窟南壁西夏供养人头像
①莫高窟148窟南壁西夏供养人头像

②银川西夏八号陵出土的金荔枝纹带[图片]、金桃形、银质鎏金花瓣形带[图片]饰,宁夏自治区博物馆藏
②银川西夏八号陵出土的金荔枝纹带、金桃形、银质鎏金花瓣形带饰,宁夏自治区博物馆藏

西夏跳舞男子像
③1909年黑水城遗址出土的《舞乐图》中西夏跳舞男子像,俄罗斯彼得堡爱尔米塔什博物馆藏

  图14-8

  下穿裤,足穿靴,腰间一般系两条腰带,里层是帛带,外层是鞢带,带的尾拖长一段垂于腹前,有的亦采用反插垂头的方法,带的图案、式样大多采用宋制(图14-8②③)。

  西夏的上述服饰,既可作官服,亦可作戎服,如辽的契丹服一样,两者并没有明显的区分。

  由于西夏社会的封建程度还不是很深,人与人的关系一般来说还是比较平等,如元人余阙在《送归彦温赴河西廉访使序》中就记有“岁时往来,以相劳问。少长相坐,以齿不以爵”的情况,因此服饰上的等级观念也不是那么强烈。军队中的官兵,至少是党项羌人的戎服基本上是一种式样,这从图14-6的供养像上也可看出端倪。像中主人、侍从的人物比例虽然相差很大,但服饰还是一样的(冠除外),只有袍服上的图案告诉人们,其衣料要比侍从贵重、华丽。

  李元昊的父亲和他的子孙辈中间,有好几位是汉族文化的崇拜者,他们虽然经常与中原皇朝为敌,但却十分迷恋汉族的生活方式。因此汉族服饰在西夏国一直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而汉式戎服也肯定存在。武威西夏二号墓出土的木板画上,驭马人身上的服饰可能就是汉式戎服。从外形上看,很像宋代的交领缺胯袍,参照关羽图中将士的服饰,可以大致了解到:穿铠甲和汉式戎服时,腰束袍肚,颈间系肩巾,腿裹行缠,穿履或靴都可,头上戴幞头。幞头好像是平头小样,里面不加巾子,幞头外有时也系抹额。将帅的铠甲外也罩与北宋一样形制的绣衫,说明也有衷甲制服饰(图14-9,参见图14-3)。

  图14-9 甘肃武威西郊林场西夏二号墓出土的彩绘木板画《驭马图》,甘肃武威地区博物馆藏
图14-9 甘肃武威西郊林场西夏二号墓出土的彩绘木板画《驭马图》,甘肃武威地区博物馆藏

  党项羌人早年披发蓬首,并没有髡发习俗。李元昊称帝以后,为了表明自己是鲜卑贵族后裔,要恢复鲜卑人故俗,强迫国人在三日之内秃发,如有违抗一律处死,于是官民一律秃发、耳垂重环。羌人的髡发发式,与契丹人比较接近,也是后脑与头顶剃光,前额留一排刘海,有的两侧还留一缕长发(图14-10①②)。

①《舞乐图》中髡发形象
①《舞乐图》中髡发形象

②安西榆林窟第29窟西壁北侧男供养人像中髡发形象
②安西榆林窟第29窟西壁北侧男供养人像中髡发形象

图14-10

  羌语西夏国名称作“邦泥定”,译成汉语为“白上国”。上,尚也,白上即尚白的意思,可见西夏国是以白色为贵的。西夏是信仰佛教之国,佛教教义认为白是净行善业,尚白可能与宗教信仰有关。但从形象资料上看,服装上红、绿、黄、紫等色都有,唯独白色很少出现,而李元昊制定的官服也以紫色为贵,可见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铠甲则以金、银色为主,出土的铜甲片上就残留有鎏金。

上一篇:《中国古代军戎服饰》金代
下一篇:《中国古代军戎服饰》元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