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论述 > 军戎服饰 > 《中国古代军戎服饰》金代
金代

图13-1 金代武士复原图
图13-1 金代武士复原图

·甲胄根据山西稷山马村、襄汾金墓砖雕、吉林金丞相完颜公墓石刻形象复原;
·戎服根据山西汾阳金墓砖雕形象复原;
·革带参照辽、宋墓出土实物复原;
·兵器根据黑龙江宾县金墓出土实物复原设计。

  金是由女真族建立的。女真原名黑水靺鞨,五六世纪时,居住在今黑龙江、松花江流域和长白山麓,过着捕鱼射猎的原始生活。大约在八九世纪时,移居今阿什河一带的完颜部开始种植五谷和炼铁,日益强大起来。11世纪中叶起,将势力扩张到松花江外呼兰河沿岸,吉林宁古塔、敦化和延边一带,并“建立官属,以统诸部”。

  辽后期对女真的严重压榨使各部落都暗中依附完颜酋长阿骨打,阿骨打遂于1114年宣布起兵,次年攻占黄龙府(今吉林农安县境)等重镇,正式称帝,建立金国。灭辽后又乘胜南下,于1126年攻克北宋都城汴梁(今开封),迫使宋室南渡。以后便与南宋对峙了百年左右,终于被成吉思汗所灭。

  女真早期只有兵器而无甲胄,后来从辽的叛兵那里得到500具铁甲,从此开始有了铠甲装备。早期的铠甲只有半身,下面是护膝。在山西襄汾曾出土了两件陶俑,下身均不见腿裙,只在膝以上腿部塑造了四排甲片表示甲衣,这很可能就是护膝(图13-2①)。

①山西省襄汾县荆树沟上庄村金墓出土陶武士俑,山西省博物馆藏(据实物写生)
①山西省襄汾县荆树沟上庄村金墓出土陶武士俑,山西省博物馆藏(据实物写生)

②金左丞相金源郡贞宪王完颜公墓石刻镇墓将军像,吉林省博物馆藏(据实物写生)
②金左丞相金源郡贞宪王完颜公墓石刻镇墓将军像,吉林省博物馆藏(据实物写生)

图13-2

  他们的头盔很坚固,《三朝北盟会编》说:“金贼兜鍪极坚,止露面目。”襄汾出土的陶武士俑和金完颜公墓前石刻像上的头盔,应就是这种“止露面目”的兜鍪,从其形制来看,还是北宋的式样(图13-2①②)。
 
  中期前后,铠甲很快趋于完备。山西金墓壁画和砖雕上的铠甲都有长而宽大的腿裙,其防护面积已与宋朝的相差无异,形制上也受到北宋铠甲的影响。在这些砖雕壁画中,尤以山西稷山马村金墓的刻划最为精细,其身甲的小型方甲片、腿裙上稍大的长方形甲片和编缀甲片的绳索,全都清晰可见(图13-3①②③、图13-4)。
 
①山西襄汾金墓出土砖雕(浮雕)
①山西襄汾金墓出土砖雕(浮雕)

②山西长治石哲金墓壁画
②山西长治石哲金墓壁画

③山西稷山马村金墓出土砖雕
③山西稷山马村金墓出土砖雕

山西侯马金董明墓出土彩绘砖雕武士像
图13-3

图13-4 山西侯马金董明墓出土彩绘砖雕武士像,见《中国美术全集》雕塑专集

  女真的骑兵部队这时候还继续装备马铠,金兀术的“拐子马”就是装备马铠的重装骑兵,后为岳飞设计所破,从此马铠在古代战场上永远消失了。金的马铠在《中兴祯应图》中有一个比较模糊的形象,只能看出大致的外形可供参考(图13-5)。
 
图13-5 《中兴祯应图》中金人马铠

图13-5 《中兴祯应图》中金人马铠

  女真在立国之前,臣属于辽近200年,早期服饰大都采用契丹服。后来入主中原,各方面吸收汉族的文化习俗,服饰也逐渐汉化,特别是官服和戎服,基本上采用宋制,但外形上男子的衣服皆小窄,妇女的衣服都极为宽大。

  武官的服饰分朝服和公服两类,公服可作为戎服使用,其形制是盘领、窄袖、衣长至脚背。据《金史》记载,衣襟都是左衽,但有的形象资料上看不清楚,衣袍好像也不开衩。(图13-6)戎服袍还可以作为罩袍穿在铠甲外面,这种穿法应是金朝的衷甲制(图13-7)。

①山西长治市金墓壁画
①山西长治市金墓壁画

②河南焦作金墓壁画,此像疑为女着男装
②河南焦作金墓壁画,此像疑为女着男装

③山西闻喜寺底金墓壁画
③山西闻喜寺底金墓壁画

图13-6 ①②画中人物均为仪卫
图13-6 ①②画中人物均为仪卫

①山西汾阳金墓出土砖雕,录自《文物》1991年第12期②山西长治金墓壁画,此处的罩袍好像是短袖图13-7
 
士兵的戎服是裤褶制,上穿盘领窄袖短衣,下穿裤,腿上可以缚裤,也可以用行缠(图13-8、图13-9,参见图13-3③)。
 
图13-8 山西稷山马村金墓墓室砖雕,《中国美术全集》雕塑专集
图13-8 山西稷山马村金墓墓室砖雕,《中国美术全集》雕塑专集

图13-9 山西稷山马村金墓墓室砖雕(据实物写生)
图13-9 山西稷山马村金墓墓室砖雕(据实物写生)

  头上所戴则有幞头、毡笠、巾、帽等。

  幞头有贴金双凤翅幞头、间金花交脚幞头、金花幞头、拳脚幞头、素幞头等,基本是在宋和唐制的基础上变化而成。图13-6①的仪卫戴的硬裹幞头与辽朝完全相同,应是交脚幞头。河南焦作金墓壁画中的人物戴的是双凤翅幞头(图13-6②),稷山马村金墓的砖雕上,将军身后站立的两个士兵,头上戴的幞头在左额处结有一个大圆球,很可能是拳脚幞头(图13-8)。而图13-6③的幞顶像双乳,则又是一种不知名称的幞头。
 
  上述几种除交脚幞头外,都是软裹幞头,但幞头里面可能都加巾子。
 
  毡笠与宋军士兵一样,不仅平时,战时也戴,这种实情见于《续资治通鉴》一〇三卷中记载:“建炎三年……时金人自滕县以五千骑趋临淮,皆金装白毡笠可能是拳子。”图13-10①②③为几种不同的毡笠式样,其中第一种可能不是用于军戎服饰。
 
①河南焦作金墓出土陶俑
①河南焦作金墓出土陶俑

②山西沁源正中村金墓壁画
②山西沁源正中村金墓壁画

③山西长治金墓壁画
③山西长治金墓壁画

  图13-10 几种毡笠样式

  金代的巾称作“蹋鸱”。据《金史·舆服志(下)》记载:

  以皂罗若纱为之,上结方顶,折垂于后。顶之下际两角各缀方罗径二寸许,方罗之下各附带长六七寸。当横额之上,或为一缩[图片]积。贵显者于方顶循十字缝饰以珠,其中必贯以大者,谓之顶珠。带旁各络珠结绶,长半带,垂之……

  从文字上看,这种巾和它的戴法很像隋唐时的平头小样幞头,只是多了一些装饰,其式样因没有比较能肯定的形象资料,只能参考图13-8左侧将军头上所戴头巾和图13-9。

  据《金史·仪卫志》记载,仪卫军人还常戴平巾帻,山西马村金墓出土的砖雕上,武将头上戴的冠从外形上看,很像隋唐时期的平巾帻,也可能就是金朝的平巾帻(参见图13-3③)。

  帽有鞑帽、貂帽,一般都用毛皮制作。女真原居北方寒冷地带,入秋以后就开始穿毛皮袍服、皮裤,连袜子也用毛皮制作。图13-11①②是三种皮帽的形象。

金代貂帽形象

①金张瑀作《文姬归汉图》中之貂帽形象。此画虽是描绘汉代故事,但人物身上衣服全是金人服饰

鞑帽形象

②宋佚名《明妃出塞图》中鞑帽形象,录自《天籁阁旧藏宋人画册》

  图13-11 三种皮帽形象
 
  与宋、辽一样,金的戎服外也使用袍肚,有一种袍肚做成筒形,包裹在袍服或铠甲之外,更有宽的上及胸部,用勒帛和腰带上下系束(宋朝也有这种袍肚),在元代时称作“捍腰”,元明两朝十分流行参见图13-3①②。

  项间一般都围肩巾。

  女真族不仅是军人,也不分贵贱,多数人都习惯穿靴。与契丹人一样,也有髡发习俗,其发式与契丹人略有不同,髡后余发一般都要编成发辫(图13-12①②③)。金军占领河北等地后,曾下令强制汉人剃头辫发,结果激起强烈反抗,最后只得作罢。

①金张瑀作《文姬归汉图》中髡发形象
①金张瑀作《文姬归汉图》中髡发形象

②宋佚名画《明妃出塞图》中金朝官员像
②宋佚名画《明妃出塞图》中金朝官员像

河南焦作金墓出土陶俑
③河南焦作金墓出土陶俑,此俑的发辫表现很清楚,但俑塑造的是儿童,可供参考

 图13-12

  用于束衣的腰带称为“吐鹘”,基本沿用辽宋式样,但带后所垂的笏头好像比宋朝的要长(参见图13-6②)。带饰材料“玉为上,金次之,犀象骨角又次之。周鞓,小者间置于前,大者施于后,左右有双尾,纳方束中,其刻琢多如春水秋山之饰”《金史·舆服志(下)》。

  金朝的武官没有佩鱼制度。

 金朝武官的官服一律为紫色,以服装面料上的花纹大小来区分品级,品级越高,花纹越大。

  戎服颜色有紫、绯、朱、黑等色,以朱为主,普通士兵的戎服用白色的比较多,将校军官的袍服上,胸前、肩袖处还用金线绣上花纹,卫士亲军一般都穿团花锦袍。

  腰带的带鞓用红、白、金、银等色。

  铠甲则以金、银色为主,穿联铁甲的丝带或皮条染成紫、黄、青等色,称作“紫茸”“青茸”“黄茸”,装备这种彩色组带编缀的铁甲军队,称“紫茸作“紫茸”“青茸”“黄茸”,装备这种彩色组带编缀的铁甲军队,称“紫茸军”“黄茸军”,是女真部队的主力。


上一篇:《中国古代军戎服饰》辽代
下一篇:《中国古代军戎服饰》西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