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论述 > 军戎服饰 > 《中国古代军戎服饰》辽代
辽代

图12-1 辽代武士复原图
图12-1 辽代武士复原图

·铠甲根据山西大同观音堂彩塑天王像、辽宁省法库县叶茂台辽墓壁画等形象复原;
·胄根据内蒙古赤峰市辽墓出土实物复原;
·戎服根据河北宣化张世卿墓壁画、内蒙古库伦旗辽墓壁画等形象复原;
·革带根据内蒙古奈曼旗、通辽县二林场等地辽墓出土实物复原;
·兵器采用辽宁建昌龟山辽墓出土实物与杭州岳王庙陈列兵器实物形象。

  辽是由契丹贵族耶律氏建立的,契丹为东胡后裔,属鲜卑的一个部落,世居今天的西拉木伦河上游地区,以畜牧射猎为生。五世纪中叶起,通过与中原互市,开始“务稼穑、种桑麻、习织组”(《辽史·仪卫志》),开矿冶铁、制造铁器。后梁贞明二年(916),耶律阿保机利用中原混战之机,自立为帝,建立起契丹国。公元936年,应后晋石敬瑭之请,出兵相助,实力从此大增,并于946年攻灭后晋,次年改国号为辽,与北宋长期对峙。后因统治残暴,境内反抗不断,最终为金所灭。

  契丹族短时期内很快强盛,主要是吸收采纳了中原先进的文化、生产技术和社会制度,其中自然也包括军戎服饰。

  铠甲方面,据《辽史》记载,还在契丹国时,军队都已使用铁甲,从掌握的资料看,主要是采用唐末五代和宋的式样,以宋为主,比较典型的是大同市郊观音堂的辽代彩塑(图12-2)。其铠甲的上部分结构,与北宋中期的完全相同,只是腿裙明显地比北宋的短,前后两块方形的鹘尾甲覆盖于腿裙之上,则保持了唐末五代的特点,而足背上的护甲,在中原地区要到明代才广泛使用。图12-2、图12-3的几种铠甲,形制上都具有唐末五代的特点,时间上好像要比观音堂彩塑早一些。
 
山西大同观音堂辽代彩塑天王像
图12-2 山西大同观音堂辽代彩塑天王像(据照片绘制),此像的盔上原有凤翅装饰,已毁坏

图12-3 沈阳市天垢净光舍利塔地宫南壁壁画
图12-3 沈阳市天垢净光舍利塔地宫南壁壁画,见《中国美术全集》墓室壁画专集

  辽朝铠甲护腹的圆护好像都用皮带吊挂在腹前(图12-2、图12-4①②③),然后用腰带固定的,这一点与宋代的皮甲是相同的(参见图11-12),而胸前正中的大型圆护,则是辽朝特有的。盔与兜鍪的两侧都有凤翅形的装饰,顿项有的像五代时那样向上翻起,有的像宋代那样披垂于后。铁盔在内蒙赤峰曾有实物出土(图12-5),出土实物与观音堂彩塑、天垢净光舍利塔地宫壁画上的盔在外形上有很多相似之处(参见图12-2、图12-3)。

①内蒙古解放营子辽墓壁画,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摹制
①内蒙古解放营子辽墓壁画,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摹制

②辽宁省法库县叶茂台辽萧义墓壁画,录自《考古》1989年第9期
②辽宁省法库县叶茂台辽萧义墓壁画,录自《考古》1989年第9期

③内蒙古白彦尔灯辽墓壁画
③内蒙古白彦尔灯辽墓壁画

铁盔
图12-5 内蒙古赤峰市大营子辽驸马墓出土铁盔,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

  辽朝除铁甲外也使用皮甲。山西大同下华岩寺的辽代彩塑天王像,身上披的铠甲去掉飘带等装饰品以后,可以看出其唐末形制的特征(如双尾腰带,横向束甲皮带,胸前的明光甲圆护等)。根据铠甲上没有塑出甲片和腿裙极短的现象,可以基本判断是皮甲,但在肩、胸、腹等主要部位配备了铁制部件,这种皮甲在大同观音堂的另一尊彩塑像身上也可见到(图12-6、图12-7)。

图12-6 山西大同观音堂辽代彩塑天王像
图12-6 山西大同观音堂辽代彩塑天王像

辽代彩塑天王像
图12-7 山西大同市下华岩寺辽代彩塑天王像

  辽朝也有衷甲制。《辽史·仪卫志》说:“太祖丙寅岁即皇帝位,朝服衷甲,以备非常”,但这方面的形象资料没有发现。

  辽朝的服饰大致分为两类:一类为契丹服,一类为汉服。戎服亦如此,这种现象从契丹国建立时就已形成。《辽史·仪卫志》载:
   会同中,太后,北面臣僚国服;皇帝,南面臣僚汉服。乾亨以后,大礼虽北面三品以上亦用汉服;重熙以后,大礼并汉服矣。常朝仍遵会同之制。

  从墓室壁画等形象资料来看,汉服主要是宋朝服饰,契丹服则与唐代的盘领戎服窄袍相似。

  武官的契丹服分公服、常服两种,公服又称“展裹”,常服又称“盘裹”,其外表式样好像并没有明显的不同,可能后者只是比前者更紧身一些。

  这两种服饰都可以作戎服,其形制可参考沈阳市博物馆收藏的辽墓壁画残片上的形象。图12-8壁画上武士身穿的盘领、窄袖、前开襟长袍,衣襟略偏左,因此《辽史》上说“衣皆左衽”,就是此类“国服”。

图12-8 沈阳市博物馆藏辽墓壁画残片(据实物写生)
图12-8 沈阳市博物馆藏辽墓壁画残片(据实物写生)

  契丹袍长至膝下,一般两侧不开衣衩,内衬交领缺胯袍,骑马时将外层袍服前摆像宋朝一样提起掖入腰带。下着直统裤,脚穿高统靴,皮靴内衬统袜,统袜高出靴统一截(图12-9),这种习惯直到今天在很多草原民族中仍然保持着。普通士兵的契丹戎服也是这身打扮(图12-10)。

  内蒙古库伦旗二号辽墓墓道北壁壁画
图12-9 内蒙古库伦旗二号辽墓墓道北壁壁画,录自《中国美术全集》墓室壁画专集

内蒙古库伦旗七号辽墓墓道南侧壁画

图12-10 内蒙古库伦旗七号辽墓墓道南侧壁画,见《中国美术全集》墓室壁画专集

  事实上,当时国中的契丹族男子可能差不多都穿一样的服饰,因为作为国家的统治者,一定要建立一支以契丹人为骨干的比较强大的军队。而契丹族人口有限,因此不得不把能够上阵的男子全数征兵,如此一来,戎服就成了男服,口有限,因此不得不把能够上阵的男子全数征兵,如此一来,戎服就成了男服,这种现象在当时几个小国家如西夏内都存在。
 
  穿契丹戎服时,品级较高的侍卫武官一般戴毡冠或纱冠;下级军士和普通士兵穿契丹戎服时,在多数情况下是髡(kūn)发妆束。
 
  《辽史·仪卫志》记载:“毡冠,金花为饰,或加珠玉翠毛,额后垂金花,织成夹带,中贮发一总。或纱冠,制如乌纱帽,无檐,不撅双耳,额前缀金花,上结紫带,末缀珠。”图12-11①②的侍卫、武士头上所戴的可能就是这两种冠中的一种,因不见额前的金花或带上的缀珠等特征,所以无法判断究竟属哪一种,如从外形上看,是纱冠的可能性似乎大些。
 
①辽宁北票莲花山辽墓壁画
①辽宁北票莲花山辽墓壁画

②内蒙古昭乌达盟敖汉旗辽墓壁画,录自《考古》1984年第11期
②内蒙古昭乌达盟敖汉旗辽墓壁画,录自《考古》1984年第11期

  图12-11 两像的冠部分正好都剥落损坏,所以只能作一个大概的参考

  契丹人髡发的习俗由来已久。《后汉书·乌桓鲜卑列传》就曾提到:“乌桓者,本东胡也……俗善骑射,弋猎禽兽为事……以髡发为轻便。”辽朝军士髡发在《宋史》中也有记载:“又有渤海首领大舍利高模翰步骑万余人,并髡发左衽,窃为契丹之饰。”(《宋琪传》)图12-12①②③是出现在辽墓壁画上的几种髡发发型。
 
①辽东陵壁画的髡发发式
①辽东陵壁画的髡发发式

②内蒙古库伦旗前勿力布格6号辽墓壁画的髡发发式
②内蒙古库伦旗前勿力布格6号辽墓壁画的髡发发式

③“契丹人骑马出猎图”中髡发发式
③“契丹人骑马出猎图”中髡发发式

图12-12 契丹人髡发发型

  髡发以外也可以戴巾。河北宣化辽墓壁画中有很多侍卫,头上就戴着类似平头小样幞头的巾,巾的顶上还饰有一块桃形的饰物。这种巾和饰物在其他地方和《辽史》的记载中还未发现,可能是很少使用的冠饰(图12-13)。

仪卫人物
  图12-13 河北宣化下八里辽韩师训墓壁画“仪卫人物”图,录自《文物》1992年第6期

  汉式戎服的上衣是缺胯窄袖袍,袍一如宋制,内衬交领短衫,为便于骑马,像契丹戎服一样,将袍前下摆提起掖在腰间,露出内衬短衫和束腰带的两根垂带,下穿直统裤,脚上穿履,与北宋皇陵前的石刻控马仗马官装束完全相同。头上戴硬裹幞头,幞头两脚交叉向上,有的露出幞顶一段形如燕尾,只这一点与宋朝略有差别。(图12-14、图12-15)

图12-14 河北宣化辽墓壁画持杖门吏
图12-14 河北宣化辽墓壁画持杖门吏

图12-15 河北宣化下公里张世卿墓前室西壁壁画
图12-15 河北宣化下公里张世卿墓前室西壁壁画

  至于武官的汉服,也分朝服和常服两种,常服又称“穿执”,早期采用五代时期的服饰,中后期则用宋制。

  辽朝用于束衣的腰带也分汉与契丹二式,文武官员穿汉服时束双带扣单尾或双带扣双尾腰带,穿契丹服时束鞢带。
 
  1986年在内蒙古奈曼旗辽陈国公主、驸马合葬墓内,出土了三条用银皮代替革鞓、保存完好的腰带,三条中两条为鞢带,一条为单尾双带扣带(图12-16①②③)。这条腰带由长短两根组成,据专家论证,短的一根是专为衣服加厚时使腰带加长而备用的,平时则是一条完整的单带扣单尾腰带。[42]

①契丹服Ⅰ式鞢[图片]带
①契丹服Ⅰ式鞢

②契丹服Ⅱ式鞢[图片]带
②契丹服Ⅱ式鞢

③汉服双带扣单[图片]尾腰带。录自《文物》1987年第11期
③汉服双带扣单尾腰带。录自《文物》1987年第11期

  图12-16 内蒙古奈曼旗辽陈国公主、驸马合葬墓出土银皮鞓金带腰带

  此墓内还发现有双带扣、双尾带的带、带扣和尾实物,这种实物在内蒙古通辽县辽墓中也出土过。考古工作者根据现场的丝质、皮革带腐烂的痕迹进行了复原,复原后的形象参见图12-17①②。[43]

①内蒙古通辽县二林场辽墓出土双带扣,双[图片]尾腰带的带[图片]、带扣和[图片]尾实物(铜质),录自《文物》1985年第3期

①内蒙古通辽县二林场辽墓出土双带扣,双尾腰带的带、带扣和尾实物(铜质),录自《文物》1985年第3期


②双带扣、双[图片]尾腰带复原图
②双带扣、双尾腰带复原图

  图12-17

  鞢带的带、带扣出土实物更多(图12-18①②),从这些出土实物上可以看出,辽朝的腰带装饰十分考究华丽。鞢带的小带用来佩挂随身物件如刀子、锦囊等饰物,这在唐代部分已经说明,辽驸马墓的带鞢带上还装着把手式饰件(参见图12-16①),这些饰件则是用来佩挂较大型的物件的,如猎物等。

①内蒙古敖汉旗李家营子辽墓出土辽代早期金带饰

①内蒙古敖汉旗李家营子辽墓出土辽代早期金带饰

②内蒙古赤峰大营子辽墓出土金带鞢[图片]带
②内蒙古赤峰大营子辽墓出土金带鞢带,图中描绘的带鞓是尚未完全腐烂的部分

  图12-18

  有的汉式带也装有很少的鞢,这可能是便于系束者佩挂如佩鱼等表明身份的饰物(图12-19①)。

①内蒙古库伦旗6号墓墓道东壁壁画上穿契丹服、束汉式带的侍卫形象

①内蒙古库伦旗6号墓墓道东壁壁画上穿契丹服、束汉式带的侍卫形象

②吉林省扶余县辽金墓出土玉[图片]、玉[图片]尾、金带扣,金带环和金饰件,录自《考古》1963年第11期

②吉林省扶余县辽金墓出土玉、玉尾、金带扣,金带环和金饰件,录自《考古》1963年第11期


③根据长春市博物馆复制品绘制的复原图

③根据长春市博物馆复制品绘制的复原图

④内蒙古通辽县二林场辽墓出土鎏金铜鱼

④内蒙古通辽县二林场辽墓出土鎏金铜鱼,这是目前发现的并已发表的唯一一件佩鱼实物

  图12-19

  吉林省扶余县辽墓出土的一套玉带、玉尾和金带扣、金饰件就属这种情况,玉带中只有两块有装鞢带的古眼,说明这根带只装两根鞢带小带,这两根小带正好用来佩挂金饰件(图12-19②)。长春市博物馆曾对这条带进行了复原,并制成复制品展出,复制品的形象参见图12-19③。

  辽朝的佩鱼不同于宋代,皇帝的大祀服上也有悬鱼一项。佩鱼不仅是百官的品级标志,也是一种尊贵的象征。佩鱼实物参见图12-19④。

  辽朝戎服的颜色,无论契丹、汉式,都以紫色为最高等级,连貂裘等毛皮服饰,也以紫黑色为贵,青次之。一般五品以上方能服用,六品以下用绯色,八品以下绿色,下级军士则多用白、蓝、褐黄等其他杂色。
 
  八品以下绿色,下级军士则多用白、蓝、褐黄等其他杂色。

  铠甲中铁甲多为金、银色。《辽史》中曾多处记述辽主阿保机有金镀、银镀铁甲,除此之外是用红、黑等色漆髹甲。腰带一般以黄、红色绦裹革为鞓。

上一篇:《中国古代军戎服饰》宋代
下一篇:《中国古代军戎服饰》金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