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论述 > 军戎服饰 > 《中国古代军戎服饰》宋代
宋代

图11-1 宋代武士复原图
图11-1 宋代武士复原图

·铠甲根据河南巩县宋陵石刘、山西运城关帝庙石刻、四川广元宋墓石刻、山西太原晋祠铁铸像、四川彭山虞公著墓壁画等形象复原;
·胄根据山东郏城宋墓出土实物和《武经总要》上的插图形象复原;
·戎服根据河北定县静志寺出土鎏金天王像、宋人绘《薛仁贵像》、四川广元宋墓石刻和四川安定毗卢寺石刻等形象复原;
·革带根据宋人石刻、河南嵩山中岳庙铁铸像上的形象和江苏武进等地宋墓出玉带具实物复原;
·兵器采用传世实物“李纲锏”和浙江杭州岳王庙陈列兵器实物形象。

  后周大将赵匡胤利用周世宗早逝、率军出征的良机,发动陈桥驿兵变,建立了北宋皇朝。出于统一战争的需要,他十分重视军队建设和军备生产。他的“旬课”措施(每十日一次亲自校阅首都皇家南北作坊制造的各种军事装备),极大地促进了铠甲等兵器制造技术的提高,使北宋初年的戎具精劲,前所未有。

  但晚唐以来武将骄横日滋、拥兵割据的弊病和宋太祖自己夺取皇位的事实,促使宋皇朝制定出一整套以文制武、兵权分立的措施。这些措施被奉为宋室治军的家法而代代相传,一开始颇有实效,但经过后来几位庸帝的滥意发挥,使北宋军队出现了冗兵、积弱和对外战争每战必败的严重局面。公元1127年,北宋皇朝终于蒙受“靖康之难”而被迫逃亡。
 
  南渡以后,南宋小朝廷也一直处于孱弱状态,以宋高宗为首的主和派抱着偏安一隅的心理,极力阻挠军队和人民的抗金斗争,甚至不惜纳币称臣,以杀害岳飞和解除主要抗金将领的兵权为交换条件,与金签订屈辱的和约。因此南宋一朝根本无心顾及军备生产,这是铠甲制造处于落后停滞状态的一个重要原因。
 
  造成铠甲生产停滞的另一重要原因,是火器的发明。
 
  北宋初炼丹家发明的火药,很快被制成火器开始用于战争,虽然这些火器的杀伤力在当时还很有限,但却使军事家们看到了它的发展前景。经过不断改进,南宋时火器威力已有很大提高,这就使人们认识到铠甲在战争中的防御作用已越来越小,尽管以后还使用了数百年,但它已不像从前那样受到重视了。
 
  有关宋代的铠甲资料较为丰富,既有史料书籍的文字记载,也有很多形象资料,但实物资料却几乎没有。
 
  北宋初年的铠甲,据《宋史·兵志》记载,有金装甲、长短齐头甲、连锁甲、锁子甲、黑漆顺水山字铁甲、明光细网甲等多种铁甲;还有一种以皮革作甲片,上附薄铜或铁片制成的重量较轻的软甲。当时专门从事铠甲制造的东、西作坊把铠甲制造的过程分成51道工序,对铠甲各个部件的甲片叶数,重量都有明确规定,使铠甲生产走向规范化。正因为如此,目前全国各地发现的宋代文物上的铠甲形制基本上都是一致的。
 
  成书于宋庆历四年(1044)的《武经总要》,是我国一部记述有关军事组织、制度、战略战术和武器制造等情况的重要军事著作,其中刊录的五领铠甲的插图,是宋代铠甲形制的第一手资料(图11-2)。
 
图11-2 《武经总要》甲胄插图,录自郑振铎编《中国古代版画丛刊》
图11-2 《武经总要》甲胄插图,录自郑振铎编《中国古代版画丛刊》

这五领甲胄中,第一领看来是将帅用甲,另四领为一般军官和士兵用甲。

  从图上可以明显看出,甲身的胸、腹甲和腿裙、鹘尾连成一体,展开时形成一个平面,背甲分成左右两片,在中间用纽扣或布带束扣。胸甲上缘有两根肩带以连接背甲,这是五代以来的两件套铠甲,披膊和护肩作为另一件的形象在这里表现得更为清楚和容易理解。

  立体形象资料首推河南巩县宋陵石刻。巩县宋陵葬有北宋太祖至哲宗七个皇帝,每座陵前都有数量相同的石刻造像,原神门前的镇陵武士全都是顶盔贯甲,手持金钺的,雕刻手法传神、写实。图11-3、图11-4、图11-5分别是永熙陵(太宗赵光义墓)、永昭陵(仁宗赵祯墓)、永裕陵(神宗赵顼墓)前的镇陵将军,这些石刻成于公元997年至1085年。从这些石像身上的铠甲可以看出,在前后约90年的时间里,形制没有什么变化,与五代时期相对照,永熙陵武士的兜鏊、前额的装饰、顶上红缨的装法与王建墓力士像的基本相同(参见图10-2)。只有顿项的式样不同,永熙陵、永裕陵顿项的护颊、护项连成一体,披垂下来后覆盖了整个肩部,用带在颔下系结,这种顿项起到了护项和护肩的双重作用。披膊披挂于身甲之外,胸甲有的是大块甲片的(参见图11-3),也有用与身甲相同的小甲片编成的,背甲则一律是小甲片编成(参见图11-4、图11-5)。

图11-3 河南巩县西村陵区永熙陵镇陵将军像
图11-3 河南巩县西村陵区永熙陵镇陵将军像

图11-4 河南巩县回郭镇陵区永裕陵镇陵将军像
图11-4 河南巩县回郭镇陵区永裕陵镇陵将军像

图11-5 河南巩县孝义陵区永昭陵镇陵将军像
图11-5 河南巩县孝义陵区永昭陵镇陵将军像

  永昭陵、永裕陵镇陵将军的兜鍪两侧还出现了凤翅形的装饰,缨饰向上竖起,胸甲前有兽面铁护。这些石像的年代与《武经总要》成书的年代较近,如果把石像与插图两相对照,可以发现很多的相同之处。

  与《武经总要》的插图更接近的是山西运城关帝庙的石刻像和山西晋祠的铁铸像(图11-6、图11-7),虽然一个是半身,一个有残缺,但留存的铠甲部分塑造得都十分细致,使我们能清楚地观察出各个部分的结构。

图11-6 山西运城关帝陵石刻半身武士像(据照片绘制),关帝陵博物馆藏
图11-6 山西运城关帝陵石刻半身武士像(据照片绘制),关帝陵博物馆藏

图11-7 山西太原晋祠北宋铸铁像(据实物写生)
图11-7 山西太原晋祠北宋铸铁像(据实物写生)

  处于北宋后期的永昭陵镇陵将军的铠甲,除了兜鏊的顿项变小,正面不再合拢系束颔下外,其余各部结构一如旧制。

  综合上述石刻、铸像,加上成都东郊、陕西勉县老道寺出土的两件陶俑的铠甲形象(图11-8、图11-9)可以发现,北宋铠甲基本沿袭了五代时的形制。只有披膊的结构和穿戴方法有时略有不同。至于束甲,除了少数仍用皮带外(参见图11-3),一般都如五代时期,用丝带或帛带横束。

图11-8 四川成都东郊三〇八厂出土三彩武士俑
图11-8 四川成都东郊三〇八厂出土三彩武士俑(据实物写生),成都市博物馆藏

图11-9 陕西勉县老道寺出土红陶武士俑(据实物写生),西安历史博物馆藏
图11-9 陕西勉县老道寺出土红陶武士俑(据实物写生),西安历史博物馆藏

  南宋时的铠甲也还是上述形制(图11-10①②③),首铠出现了形如凉帽的盔,山东郯城曾出土了一件铜制的,式样与虞公著墓壁画的武士头盔很接近(图11-11)。从此时盔还用铜铸这一点,似乎可以看出南宋时期铠甲生产的落后和不受重视。

①贵州遵义永安乡南宋杨粲墓墓门石刻武士像,《中国美术全集》雕刻专集
①贵州遵义永安乡南宋杨粲墓墓门石刻武士像,《中国美术全集》雕刻专集

②四川彭山虞公著墓壁画,录自《考古学报》1985年第3期
②四川彭山虞公著墓壁画,录自《考古学报》1985年第3期

③成都龙泉驿西河公社南宋墓出土三彩武士俑(据实物写生),成都市博
③成都龙泉驿西河公社南宋墓出土三彩武士俑(据实物写生),成都市博物馆藏

山东郯城出土南宋铜盔
图11-10

  图11-11 山东郯城出土南宋铜盔,铜盔檐口铸有“宝祐四年吉日”七字铭文,“宝祐”系南宋理宗赵昀的年号,宝祐四年为公元1256年

  宋代也仍然使用皮甲,这在《武经总要》中也有记载。
 
  上海博物馆收藏的一座真人大小的石刻天王,身上的铠甲、披膊用的是山纹铁甲片,身甲的大部分可能是革制(胸、腹部的圆护甲应是铁制)。束甲仍使用唐代时那种纵横十字形方法,带为双带扣双尾革带,其中自颔下垂直向下连接腹部圆护甲的皮带,在其他雕像上也出现过(图11-12)。这根皮带使人联想到护腹甲好像不是固定在身甲上,而是垂挂于铠甲外,用腰带和横向使人联想到护腹甲好像不是固定在身甲上,而是垂挂于铠甲外,用腰带和横向束甲带将其固定的(参见图11-6),但是这在《武经总要》的插图里没有反映。
 
图11-12 北宋石刻天王像(据实物写生),上海博物馆藏
图11-12 北宋石刻天王像(据实物写生),上海博物馆藏

  宋代也有仪仗用甲,称作“五色介胄”,外表装饰十分华丽。《宋史·仪卫志六》中记载:

  甲以布为里,黄[图片]表之,青绿画为甲文(纹),红锦缘,青[图片]为下裙,绛韦为络,金铜铁,长短至膝。前膺为人面二,自背连膺,缠以锦腾蛇(锦带)。

  敦煌55窟的彩塑天王身上的铠甲,看上去与上面的描述十分相似(图11-13)。绢甲的甲片用颜色涂画可能不只是宋代的事,唐代就已经这样做了。
 
图11-13 敦煌55窟佛坛南侧天王彩塑
图11-13 敦煌55窟佛坛南侧天王彩塑

  宋代出了不少女将军,如传说中的穆桂英和实有其人的梁红玉等。她们所穿铠甲与男用甲有何不同,四川广元宋墓石刻为我们提供了很有价值的形象参考。

  此墓是夫妻分室合葬墓,确切年代为南宋庆元元年(1195)。西室为女主人墓室,东西两壁上有两幅石刻女武士像。女武士的铠甲、戎服都一样,头戴束发冠,用带系结颔下,身披铁甲(没有披膊),内衬宽袖戎服,肩系肩巾,腰间束袍肚,脚上穿靴(图11-14①②)。[40]

①四川广元宋墓墓室石刻,左:西室西壁女武士像;右:西室东壁女武士像录自《文物》1982年第6期
①四川广元宋墓墓室石刻,左:西室西壁女武士像;右:西室东壁女武士像录自《文物》1982年第6期

②四川泸县宋墓石刻,录自《泸县宋墓》(根据照片绘制)
②四川泸县宋墓石刻,录自《泸县宋墓》(根据照片绘制)

图11-14

  四川泸县颇多宋墓,2000年以来屡屡发生盗墓事件,当地文物保护部门曾通过抢救性发掘,征集到一批宋墓石刻,其中也有好几件表现女将军的石刻,图11-14②的两件,一戴笠,一戴兽头盔,身上铠甲有披膊,甲外罩穿甲袍,腰束带,与广元的形象略有差异。[41]
 
  这两处的女将军,铠甲除了腿裙中间的间隔、保护下腹的鹘尾比男用甲的宽大之外,其余好像没有什么不同。虽然头上大多未戴胄,但如戴的话,可能也不会有新的、变化很大的式样。
 
  宋代也使用纸甲和马甲。据《宋史》记载,仁宗康定元年曾“诏江南、淮南州军造纸甲三万副”,《涌幢小品》卷十二记述了当时纸甲的造法:“用无性极柔之纸,加以锤软,叠厚三寸,方寸四钉,如遇水雨浸湿,铳箭难透。”

  马甲在《武经总要》里有记录和附图(图11-15),文字注释说:“裹马装则并以皮,或如列铁,或如笏头,上者以银饰,次则朱漆二种而已。”
 
图11-15 《武经总要》马甲插图,录自《中国古代版画丛刊》
图11-15 《武经总要》马甲插图,录自《中国古代版画丛刊》

  从附图来看,形制依然保持传统式样,而一概以皮制的现象,反映出马甲可能基本上像唐代一样,是用于卤簿仪仗的。

  宋代的戎服是在五代的基础上经过改变形成的。宋朝的军队有禁军和厢军两大部分,禁军是皇家正规军,厢军是地方州县军,这两种军队的戎服具有一定的差别。
  
  禁军九品以上的将校军官,通常有三种服饰:朝服、公服和时服。

  朝服、公服的用途与唐代相同,时服是皇帝每年按照季节不同,赏赐给近侍、文武官员的时令服饰。《宋史·舆服志》载:“宋初因五代旧制,每岁诸臣皆赐以时服,遇端午、十月一日,文武群臣将校皆给焉。”
 
  赐服通常是朝服、公服中的某几件,如袍、衫、抱肚、勒帛、裤等,一般用有鸟兽纹样的织锦制作,比较考究。
 
  朝服按其性质是法服,不属于戎服范围,但它是九品以上的武官必不可少的服饰,因此必须涉及一二。
 
  宋代武官的朝服、公服与文官相同,这是因为宋代实行的是以文制武的政策,军队的高级指挥官几乎都由文官担任,各州县、地方的厢军指挥权也集中在地方行政长官的手中。所以宋代武官的政治地位较低,反映在服饰上就是武随文服,高级将帅更是如此。
  
  比较准确的朝服形象资料也是巩县宋陵的石刻,图11-16至图11-19的四件石像,分别是永昌陵(赵匡胤墓,976)、永定陵(赵恒墓,1022)、永昭陵和永裕陵神道旁的石刻。经过观察可以发现,从宋初至中期,朝服在形制上具和永裕陵神道旁的石刻。经过观察可以发现,从宋初至中期,朝服在形制上具有如下一些变化。

图11-16 河南巩县西村陵区永昌陵神道武官石刻像
图11-16 河南巩县西村陵区永昌陵神道武官石刻像

图11-17 河南巩县芝田陵区永定陵神道武官石刻像
图11-17 河南巩县芝田陵区永定陵神道武官石刻像

图11-18 河南巩县回郭镇陵区永裕陵神道武官石刻像
图11-18 河南巩县回郭镇陵区永裕陵神道武官石刻像

图11-19 河南巩县回郭镇陵区永昭陵神道武官石刻像

图11-19 河南巩县回郭镇陵区永昭陵神道武官石刻像

  首先是戴的冠,称为“进贤冠”。朝见皇帝时戴的一种礼帽。原为儒者所戴,唐时百官皆戴用。冠用漆布做成,前额上有冠饰,冠后有一豁口,称作“纳言”(参见图11-19)。初期的冠饰、纳言都比较大,冠饰几乎覆盖整个正面,以后逐渐变小。

  冠的顶上有梁,据《宋史·舆服志》记载,宋初只有二、三、五梁三等,一品、二品五梁冠,三、四、五品三梁冠,六品以下二梁冠。元丰后改为七、六、五、四、三、二梁七等。七梁冠为二品官所戴,一品的冠梁数不再增加,而是在冠上加笼巾(与唐代平巾帻外加笼巾相同,参见唐代图9-43)。

  从石像上看,宋初的梁不很突出,所以不容易看出梁数,中期以后,梁逐渐升高,梁数就能一望而知了(图11-17、图11-18)。

  戴进贤冠时,上用簪穿过发髻固定,簪一般用玳瑁、犀角做成,下用罗缨系于颔下,冠体涂以金银。加笼巾的进贤冠又称“貂蝉冠”,冠上除原有的装饰外还加插立笔、附蝉、额花,其形象参见图11-20。
 
图11-20 宋范仲淹像,明人(佚名)作,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11-20 宋范仲淹像,明人(佚名)作,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袍服则是上身穿绯(红色)衣,右衽立领,宽袖,衣长至膝下,内衬白色衬袍,下穿朱裳,垂至脚背,身后佩有锦绶,它是品官法服上必佩的饰件。

  这种绶的佩法前后也有变化,宋初用带横束于腋下(图11-16),以后则佩于腰带上。朝服的领上还佩有一件饰品,称作“方心曲领”,据记载是从隋代开始使用的,但隋唐五代的形象资料上都没有发现这件饰品。这种曲领是用硬质材料制成,套在领间用于压住衣领不使隆起的。

  穿朝服时,脚上则穿舄,形制与隋唐时基本相同,参见图11-17、图11-18。

  公服是武官的戎服之一,为交领、盘领袍,大袖,一侧开衩,袍的下缘膝盖下有横裥,袍长至脚背(图11-21)。
 
图11-21 河南巩县芝田陵区永定陵神道武官石刻像

  武官还服用一种一般军校都用的戎服窄袍,窄袍即缺胯袍,小袖,两侧开衩,盘领,其长短时有变化,长的至脚背,短的不过膝,一般则在膝下离地一尺。通常情况下,如在军中,袍服外还束抱肚,这种袍服“便坐视事则服之”(《宋史·舆服志》),为平时使用最多的服饰。裤为小口裤,足穿皮靴或履,靴头圆而平直,大部分不起翘,头上“皆皂纱折上巾”(《宋史·舆服志》,图11-22①②)。

  ①江西乐平县北宋壁画墓壁画仪卫武士图,录自《文物》1989年第10期
①江西乐平县北宋壁画墓壁画仪卫武士图,录自《文物》1989年第10期

②南宋绘画《中兴四将图》中侍卫将校,《中国美术全集》两宋绘画专集
②南宋绘画《中兴四将图》中侍卫将校,《中国美术全集》两宋绘画专集

图11-22

  士兵的戎服也是缺胯袍,袍的形制与武官的窄袍基本相同,两侧衣衩像五代时那样开得很高,有时也将衣袍下摆提起塞入腰带内,穿小口裤,脚上一般都穿履或草鞋,头上也戴幞头(图11-23①②③)。
 
①福建尤溪宋代墓壁画“持钺仪卫”,录自《考古》1991年第4期
①福建尤溪宋代墓壁画“持钺仪卫”,录自《考古》1991年第4期年

③河南巩县西村陵区永昌陵神道控马、仗马官
③河南巩县西村陵区永昌陵神道控马、仗马官

  图11-23 三人服饰中,①的服饰可能是厢军士兵服饰,③的服饰可能代表皇城禁军军士服饰

  唐代的短后衣,在宋代也继续使用,宋代短后衣的形制在太原晋祠和嵩山中岳庙的铁人、河南方城出土的石雕和《却坐图》中侍卫人物的服饰上有所反映。

  与唐代短后衣相比较,它的领、袖有所不同:领为交领,袖有宽、窄两种,宽袖则习惯把袖口打结,成为一种装饰(图11-24①—④)。穿短后衣时一般还要缚裤,而裤可能也是大口裤。形象资料表明,宋代的短后衣不仅衬于铠甲内,还直接穿于外表。
 
①山西太原晋祠铁人铸像
①山西太原晋祠铁人铸像

②河南嵩山中岳庙兵库铁人铸像
②河南嵩山中岳庙兵库铁人铸像

③河南方城宋墓出土施彩石雕俑(据照片绘制),《中国美术全集》历代雕塑专集
③河南方城宋墓出土施彩石雕俑(据照片绘制),《中国美术全集》历代雕塑专集

④宋画《却坐图》中侍卫
④宋画《却坐图》中侍卫

  图11-24

  宋代戎服中也有背子,但形制上已有较大改变。开封朱仙镇岳王庙的岳飞铜像,在窄袍的外面罩了一件短袖、交直领、右衽、两侧开衩的罩袍,这件罩袍应就是宋代的戎服背子(图11-25①),从资料上看有长短两种。宋代的背子除了军人穿以外,帝王显贵、文人学士、男女老少都可服用,是一种流行的服饰。当然,各种身份的人所服用的背子在衣料、装饰、式样上,都各不相同(图11-25②)。
 
岳飞铜像
  ①河南开封朱仙镇岳王庙岳飞铜像,此像据当地人说,铸于南宋时期,如果属实,当也在岳飞平反之后

②宋画《文姬归汉图》中服短背子的侍卫,录自《天籁阁旧藏宋人画册》
②宋画《文姬归汉图》中服短背子的侍卫,录自《天籁阁旧藏宋人画册》

  图11-25

  南北朝时期的帔风,唐代已很少使用,只有在长乐公主墓的壁画上见到一例又像帔风又像背子的形象。唐代不使用帔风,也许是大量使用明光甲的缘故,因为明光甲外如有衣服罩住,就不能发挥其反光的作用了。到宋代帔风又重新开始使用,从图11-26的鎏金天王像所披帔风的形象来看,宋代的帔风已更接近于现代的式样,这可能是受了北方少数民族服饰的影响(图11-27)。

图11-26 河北定县静志寺塔地宫出土铜鎏金天王像,见《中国美术全集》金银器专集
图11-26 河北定县静志寺塔地宫出土铜鎏金天王像,见《中国美术全集》金银器专集

图11-27 河南巩县芝田陵区永定陵客省使石刻像
图11-27 河南巩县芝田陵区永定陵客省使石刻像

  同样受少数民族服饰影响而出现的还有一种称“貉袖”的短袄。《同话录》说:“近岁衣制,有一种长不过腰,两袖仅掩肘,名曰貉袖。起于御马院瑷人。短前后襟者,坐鞍上不妨脱著,以其便于控驭。”

  图11-28的人物身上所服,与上述记载完全吻合,应就是貉袖。貉袖与背子一样,在宋代是各种身份的人部可服用的衣服。

图11-28 《骑射图》中人物,宋人绘
图11-28 《骑射图》中人物,宋人绘,录自《中国古代兵器图集》,解放军出版社1990年版

  宋代的武将在铠甲外还常罩一种形制和貉袖很相似的宽袖短衫,称作“绣衫”。这种绣衫无扣,用衣襟下缘的垂带在胸前系结(图11-29),绣衫上有绣纹,绣纹是区分各军的标志,绣纹的位置应在后背。《宋史·仪卫志》记载:“金吾卫以辟邪,左右卫以瑞马,骁骑以雕虎,屯卫以赤豹,武卫以瑞鹰,领军卫以白泽,监门卫以师(狮)子,千牛卫以犀牛,六军以孔雀……”

  图11-29 《凌烟阁功臣图·薛仁贵像》,宋人绘,画中虽是唐代人物,但服饰都用宋制
图11-29 《凌烟阁功臣图·薛仁贵像》,宋人绘,画中虽是唐代人物,但服饰都用宋制

  铠甲外罩绣衫的穿法称作“衷甲”制,据文字记载,唐代时已有这种穿法,但没有发现其形象资料,而在宋代的绘画、雕刻作品里却常常出现。

  南宋时,衷甲制的绣衫变成广袖、大翻领、右衽、长及脚背、无带扣、以腰带系束的宽大长袍,成为军中高级将帅一种类似公服的服饰(图11-30、图11-31)。
 
图11-30 四川大足机山茅140窟毗卢道场金刚像,洞窟开于南宋时期
图11-30 四川大足机山茅140窟毗卢道场金刚像,洞窟开于南宋时期

图11-31 四川安定毗卢洞第六号龛天王像
图11-31 四川安定毗卢洞第六号龛天王像

  宋代的戎服以交领为多,交领很容易因人的活动而拥起,使衣服看上去凌乱,因此需要用布带勒束,这种布带称作“勒帛”。中岳庙、晋祠的铁人、河南方城宋墓的石雕俑和《却坐图》中侍卫的胸前都有勒帛束衣,值得注意的是,中岳庙、晋祠的六件铁人身上的勒帛一律都横过胸背,从腋下反折向上包裹肩部后,有的在后背,有的在胸前打结(图11-24①②、图11-20、图11-26)。这种束法很特别,由于勒帛也是赐服中的一项,所以有可能是“时服”的一种专门束法。勒帛除了勒束衣领外,还用于束腰。束腰时往往在腹前打结后垂下一段作为飘带(参见图11-24),元、明两朝这种束法十分流行。

  冠饰方面使用最普遍的仍是幞头。

  宋代的幞头式样很多,从隋末的平头小样到五代的硬裹幞头都使用,幞脚的变化也层出不穷。五代时马希范所创的直脚幞头,在宋代是帝王百官的公服冠,直脚用铁做骨;在北宋中期变得如马希范初创时那样,伸得十分长,以至有碍人的行动。
军中则多用软脚幞头,有的在脑后打结垂于两肩,有的反折向上。幞头的两侧有时还饰以凤翅(图11-32①—④),卫士戴黑漆无脚幞头(参见图11-23)。硬裹幞头则形如帽子,用藤或草编成巾子做衬里,外表用纱做面,涂以黑漆,用时只需戴上便可。

①、②永熙陵文吏、控马官石刻像幞头及幞脚的式样
①、②永熙陵文吏、控马官石刻像幞头及幞脚的式样

③永昭陵文吏石刻像,幞头两侧有风翅装饰
③永昭陵文吏石刻像,幞头两侧有风翅装饰

④宋太祖赵匡胤像,头上是硬裹直脚幞头
④宋太祖赵匡胤像,头上是硬裹直脚幞头

图11-32

  宋代的武士也常戴抹额。《东京梦华录》卷七记皇帝驾幸射殿射弓时说:“驾诣射殿射弓,垛子前列招箭班二十余人,皆长脚幞头,紫绣抹额……”

  将帅则学汉代常戴幅巾,朱仙镇的岳飞铜像,头上戴的就是幅巾,与汉魏时相比已有很大变化。宋代幅巾像幞头一样要包裹头顶,用两脚收拢顶部在发髻上系结,长出的巾脚垂于两侧(图11-33①②③)。
 
①宋画《文会图》中戴抹额人物
①宋画《文会图》中戴抹额人物

戴幅巾陶俑
②四川成都天回山东汉墓出土戴幅巾陶俑,录自《文物》1980年第3期

③河南朱仙镇岳王庙岳飞铜铸像
③河南朱仙镇岳王庙岳飞铜铸像

  图11-33

  宋代的武士还时兴戴束发冠,这种冠一般用金、银、玉等材料制成,戴时用笄横贯发髻后,再用冠缨系于颔下。戴小冠时还常常在冠上加巾帽。《石林燕语》卷十说:“帽下戴小冠簪,以帛作横幅约发,号‘额子’。室中,则去帽见冠簪,或用头巾也。”《却坐图》中侍卫武士戴的头巾,与河南方城石雕俑头上小冠的外形很相似,前者很可能是在小冠上再束头巾才形成这种形象的(图11-34,参见图11-24)。
 
图11-34 嵩山中岳庙兵库铁人铸像
图11-34 嵩山中岳庙兵库铁人铸像

  武士戴束发冠的习俗由来已久。洛阳出土的一件西周的铜车辖,上面的人形冠饰就是一种束发冠(参见图2-9)。南北朝时的平巾帻也属于这种冠,盛唐时武士常用一种类似今天女士所用的发卡卡髻,也是束发冠的变异(参见图9-26)。宋代的束发冠恢复了南北朝时期的体积和戴法,这种小冠很受上流社会的欢迎,宋徽宗就常戴“栗玉并桃冠”,他的作品《听琴图》中,弹琴者戴的就是此冠。在元明两朝,束发冠一直是公子皇孙、勇武之士偏爱的冠饰。着短后衣、戴束发冠在宋代还是宫廷侍卫的服饰,军队中的将士没有这种装束。

  宋代军队的普通士兵作战时只有衣甲而无兜鍪,头上戴的是皮笠子。这种皮笠子一用于挡风避雨,二用于保护头部,其形制在《武经总要》《武备志》等书插图中有所描绘(图11-35①②),与宋人画的唐代名将薛仁贵像头上戴的极为相似参见图11-29。

宋军士兵

①《武经总要》攻城器械插图中宋军士兵,录自《中国古代版画丛刊》

腰绊上弩弦图
②《武备志》插图“腰绊上弩弦图”中士兵形象,录自《文物》1985年第5期。(《武备志》为明代兵书,其中插图的人物服饰大都是明式,此图中士兵的笠与图左的笠在外形上基本相同,故收入)

  图11-35

  唐末五代时的抱肚在宋代称作“袍肚”,不仅铠甲,袍服外也服用,皇帝每年颁赐的时服中,袍肚是重要的一项。宋代的袍肚,初期尚沿袭唐末五代之制,一般勒帛垂于腰带之下,以后系束部位逐渐升高,外形也多种多样,其制作材料多采用图案绚丽的织锦(图11-36①②③)。

①河南巩县芝田陵区永定陵镇陵将军石刻像
①河南巩县芝田陵区永定陵镇陵将军石刻像

②河南嵩山中岳庙兵库铁人铸像
②河南嵩山中岳庙兵库铁人铸像

③永熙陵镇陵将军袍肚图案(据实物写生)
③永熙陵镇陵将军袍肚图案(据实物写生)

  图11-36

  宋代使用的腰带,基本都是双尾、双带扣,称作“笏头带”,五代时期的单尾、双带扣带已很少出现。带装饰也不同于五代,带面的前后都有带,一般正面装饰桃形或梅花形带,背后装饰方形带,这些带都有出土实物(图11-37①②③)。正面装饰小型带是便于皮带穿过带扣。腰两侧的尾仍像五代时一样,拖长一小段垂于后背。这种双垂尾比单垂看起来更对称、美观。拖垂的这一段后来如直脚幞头一样越来越长,经过明代的演变,逐渐被引用于戏曲服饰,成为一件很有特色的道具。
 
嵩山中岳庙兵库铁人铸像
①嵩山中岳庙兵库铁人铸像(腰带上可见前后两种带

永裕陵镇陵将军石像
②永裕陵镇陵将军石像(正面为桃形带

江苏武进南宋墓出土银带铮

③江苏武进南宋墓出土银带铮、尾,南京博物院藏

  图11-37

  同时唐代的单带扣、单尾带宋代也继续使用,其尾插法也仍用隋制,鞢带则主要是少数民族使用,中原地区汉族已不再流行,但是带上用于装鞢的古眼仍一直保留着(图11-38①②③)。

①河南巩县回郭镇陵区永裕陵神道客省使石刻像
①河南巩县回郭镇陵区永裕陵神道客省使石刻像

②永裕陵文吏石刻像([图片]尾插法)
②永裕陵文吏石刻像(尾插法)

③永定陵神道客省使石刻像背部
③永定陵神道客省使石刻像背部(有古眼的带

  图11-38

  带除了有古眼的素面带以外,大部分表面开始铸刻装饰图案,图案的内容据《宋史·舆服志》的记载有:金毯路、荔枝、师蛮、海捷、宝藏、天王、八仙、犀牛、宝瓶、双鹿、行虎、胡荽、凤子、宝相花、戏童、野马等约20种。
制作带的材料在宋初以犀角为第一等,装饰犀角带的腰带称作“通犀带”,是不能随便使用的,除非特旨,否则禁止使用。宋太宗即位后认为金最贵重,《清虚杂著·补阙》说:“太宗皇帝常欲自宰臣至侍从官等第赐带。且批旨曰:犀近角,玉近石,惟金百炼不变,真宝也,遂作笏头带以赐辅臣。”用黄金镌刻御仙花(即荔枝)图案的带腰带,当时只有三品以上将相才能服用,称作“横金”,是一种身份十分显赫的象征。太平兴国七年(982)又重新作了规定,改玉带为第一等(图11-39①②)。

①江苏吴县吕师孟墓出土金荔枝纹带[图片],南京博物院藏
①江苏吴县吕师孟墓出土金荔枝纹带,南京博物院藏

②[美]波士顿美术馆藏鎏金铜荔枝纹带[图片]
②[美]波士顿美术馆藏鎏金铜荔枝纹带

佩鱼形象
③永定陵客省使石像上佩鱼形象,与《舆服志》说的“垂于后”情况不符

图11-39

  宋代也有佩鱼制度。《宋史·舆服志》曰:“其制自唐始……因盛以袋,故曰鱼袋。宋因之,其制以金银饰为鱼形,公带而垂于后,以明贵贱,非复如唐之符契也”“凡服紫者,饰以金;服绯者,饰以银……亲王武官、内职将校皆不佩”。这种佩鱼在辽墓中曾有实物出土(参见辽代部分),宋陵石刻中也有可以参考的形象见图11-39③。
 
  宋代铠甲的颜色,据《宋史·仪卫志》记载,有黄、青、朱、白、黑、金、银等色,至于仪仗用的绢甲,色彩如唐代,可能更加丰富。
 
  将帅的朝、公服,初期照搬唐代的制度,元丰(1078—1085)后公服改为四品以上紫色,六品以上绯色,九品以上绿色。时服则是用各种不同的织锦来区分品级的,而且经常有变化。至于普通将士的服饰,因为要区分禁厢两军、各方面军、不同兵种和下级军官的级别,颜色可能很多。除了九品制官服颜色不可直接使用外,其余各色都能使用,而以青、白、朱、黑、黄(淡黄色不能用)为主要色彩。
 
  腰带的带鞓只有饰金、玉带时才能用红色,一般都用黑色。当然也有不分级别都可使用的服饰和颜色,如《东京梦华录》中提到的红上团花背子、紫上杂色小花绣衫、锦绣袍肚等,就是例子。


上一篇:《中国古代军戎服饰》五代十国
下一篇:《中国古代军戎服饰》辽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