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论述 > 军戎服饰 > 《中国古代军戎服饰》五代十国
五代十国

图10-1 五代时期武士复原图
图10-1 五代时期武士复原图

·甲胄根据四川成都王建墓石刻银饰片上的形象复原;
·戎服根据福建王审知墓出土陶俑、甘肃敦煌壁画上的形象复原;
·革带根据王建墓出土实物,参照该墓石刻和敦煌壁画上的形象复原;
·兵器根据敦煌壁画和王建墓出土的银饰片上的形象复原。

  五代十国从朱温灭唐建立后梁起,前后约50年,这期间政权更迭,朝令夕改。绝大部分朝代是唐皇朝派驻各地的封疆大吏建立的,因此在服饰等方面基本沿袭唐末制度。

  铠甲方面,形象资料比较集中的是四川、江苏、福建等地区出土的文物和敦煌壁画,三地当时分属前蜀、南唐、闽等国,铠甲的式样都基本相同。

  明光甲这时已基本退出历史舞台,铠甲重又全用甲片编制,形制上变成两件套装。

  从前蜀王建墓石棺周围的石雕像上可以看出,披膊与护肩连成一件,像嵌肩一样套在肩上;胸背甲与腿裙连成另一件,以两根肩带前后系接,套于披膊护肩之上。这种两件套甲衣,使胸背要害部位具有两层防护,披膊护肩一件的胸背部分如用铁甲片编制,外套一件的胸背甲则用皮革或布帛制作。反之,胸背甲仍用铁甲片编制见图10-2①②③、图10-3,有时内外两件会全用甲片编成。王建墓出土的宝盝盖上有四件武士像银饰片,武士的铠甲就是如此(图10-3),这种两件套形制的铠甲,是晚唐以来出现的又一种新式样。

 ①玄武,石棺西面第三尊
①玄武,石棺西面第三尊

②天后,石棺西面第一尊
②天后,石棺西面第一尊

③同②,为天后的背面
③同②,为天后的背面

图10-2 四川成都前蜀王建墓石棺周围的石刻力士像,石棺四周一共有12尊石像,均为半身,成都王建墓博物馆藏
图10-2 四川成都前蜀王建墓石棺周围的石刻力士像,石棺四周一共有12尊石像,均为半身,成都王建墓博物馆藏

  图10-3 石雕力士像与石棺床

  保护腹部的圆腹甲,有的钉缀在外件甲衣上,有的用皮带另外束上(图10-4)。腿裙与初、盛唐时期相比已明显加长,一般要掩至膝下,因前后开衩而成为左、右两片。腿裙的这种形制一直到铠甲被废除之前也没有再改变过。
 
  成为左、右两片。腿裙的这种形制一直到铠甲被废除之前也没有再改变过。

  图10-4 铠甲的甲片除了长方形之外,主要是山纹和细鳞形。纵向勒甲索已不使用,而改为在胸部用丝或帛带横束(图10-5①②)。
图10-4

  铠甲的甲片除了长方形之外,主要是山纹和细鳞形。纵向勒甲索已不使用,而改为在胸部用丝或帛带横束(图10-5①②)。

①福建闽王王审知夫妇墓出土武士俑,此俑身上的铠甲已与后来宋代的铠甲基本上完全相同了,录自《文物》1991年第5期
①福建闽王王审知夫妇墓出土武士俑,此俑身上的铠甲已与后来宋代的铠甲基本上完全相同了,录自《文物》1991年第5期

陶武士俑
②江苏江宁南唐李昪墓出土陶武士俑,左一俑的胸甲好像还保留着唐代明光甲的式样,录自《南唐二陵》文物出版社1957年版

  图10-5

  唐末以来,引起铠甲腿裙加长的直接原因是马具的进一步完善后,骑兵的战斗能力加强了,从而对骑兵的保护要求也更高了。
 
  自魏晋时期出现全副马具以后,经过隋唐的不断改进,马鞍的结构已日趋完美,马镫也早已成为双镫,战士骑在马上可以脚踩双镫,不仅容易保持身体平衡,而且能脱出双手,左右开弓,随心所欲地使用兵器。这样一来,敌我双方都能骑着马进行比较复杂的战斗,在马上使用兵器的武术也就迅速发展起来。
 
  作战方法的改变,使身体的任何暴露部分都可能受到伤害,于是要求铠甲尽可能地扩大遮盖面积,事实上不仅是腿裙,披膊也加宽加长了不少。
 
  五代时期也继续使用皮甲,从敦煌261窟彩塑的形象来看,皮甲好像都是用大块的皮革制成。这种大块的皮甲与初唐时期322窟彩塑天王像的甲很相似(参见图9-23),但大块的皮甲与出土的唐代小而精致的皮甲片不仅不能吻合,而且相去甚远。敦煌彩塑的塑造手法都很写实,若是小甲片,一定会一一塑造出来,因此大甲片也可作另外的解释,即根本不是皮甲,而是绢甲或绢皮合甲。相对而言,把镇国寺天王像的铠甲定为皮甲更为可信,虽然据有关资料证实,镇国寺的佛像曾多次被修整过,原来的风貌已失去很多,[39]但服饰的各部分大结构是不可能被改变的,所以它仍具有参考的价值(图10-6、图10-7)。
 
图10-6 敦煌莫高窟261窟彩塑天王像
图10-6 敦煌莫高窟261窟彩塑天王像

图10-7 山西平遥镇国寺万佛殿彩塑天王像
图10-7 山西平遥镇国寺万佛殿彩塑天王像

  兜鍪、盔也沿袭盛唐以后的形制,基本分为两种:一种是晚唐时期顿项向上翻卷的式样(有的只有两侧护耳翻起),另一种是顿项披垂的式样。

  披垂的顿项有时分成三片,左右两片较窄,后面一片较宽;有时只有脑后一片,披垂的顿项都是用甲片编制的(图10-8,参见图10-2)。图10-6的顿项则属于个别现象,看上去完全像纺织品,这或许更能旁证其身上的绢甲。
 
图10-8 四川成都王建墓石刻像头盔细部
图10-8 四川成都王建墓石刻像头盔细部

  兜鍪、盔的正面沿口,出现比较宽的盔檐,中间部位镶以各种饰品,眉心处仍像唐代一样伸出保护眉心的锐角。顶上一般饰以红缨(或其他颜色),缨有两种装法:一种竖直向上,另一种披垂于脑后,有的还保留着隋代的盔脊和唐初的半圆形胄顶(图10-9,参见图10-8)。

图10-9 江苏江宁南唐李昪墓墓门石刻守陵武士像
图10-9 江苏江宁南唐李昪墓墓门石刻守陵武士像

  五代时期的戎服也一如唐制,武官和士兵一般都戴幞头,服缺胯衫。

  士兵的缺胯衫比唐代的稍短,武官的仍保持了唐中期的长度,衣衫的下摆后面比前面稍长一截,与唐代短后衣正相反。袖有宽窄两种,以窄袖为多;领也分为盘领、交领;两侧的衣衩开到腰际,特意露出一截内衬的短衫作为装饰。侍从或士兵为便于行动,有时还将前衣摆提起,搢在腰带内。下穿裤,裤口较小,接近于现代的直统裤。足穿长靿靴或履,靴头有的平圆,有的尖而起翘(图10-10①—④)。
 
①敦煌莫高窟第61窟西壁壁画“五台山图”
①敦煌莫高窟第61窟西壁壁画“五台山图”:河东道山门西南“巡道军士”图

②敦煌220窟甬道北壁供养人像
②敦煌220窟甬道北壁供养人像

③福建闽王王审知墓出土残仆俑
③福建闽王王审知墓出土残仆俑(因是侍从俑,原来手中可能还持有兵器),录自《文物》1991年第5期

④同墓出土的仆俑。

④同墓出土的仆俑。此俑身上的缺胯衫好像是短袖,录自《文物》1991年第5期

⑤同墓出土的仆俑

⑤同墓出土的仆俑,此俑上身残,好像是赤膊,手上捧的好像是靴。上衣脱下折起后,用双袖系在腰问,衣身前后摆一兜住裆下,一披在臀后,其穿衣方法甚为奇特,录自《文物》1991年第5期

图10-10

  除缺胯衫外,还有一种交领短袖衫,是否属缺胯衫的一种,尚不能最后肯定。穿这种短袖衫时,前衣下摆要兜住裆下,服用这种服饰的可能是最底层的侍役、杂务人员(图10-10⑤)。

  五代时期变化最多的是幞头的脚。《幙府燕闲录》说:
  五代帝王多裹朝天幞头,二脚上翘,四方僭位之主各创新样,或翘上而反折于下,或如团扇、蕉叶之状合抱于前。伪孟蜀始以漆纱为之,湖南马希范二脚左右长丈余,谓之龙角,人或误触之,则终日头痛。至刘汉祖始任晋为并州衙校,裹幞头脚左右长尺余,横直之不复上翘,迄今(宋)不改其制。

  这里所说的都是幞脚的造型。“朝天幞头脚”始于唐末(图10-11①),“合抱于前者”在辽、金时仍使用,而马希范所创的“龙角”,后来成了宋代皇帝的常服冠(图10-11②、图10-12)。据记载,这时期的幞脚往往还镶嵌珠宝作为装饰,武将所戴亦如此。

①《斗鸡图》中人物,顾闳中作,头上所戴为冲天幞头
①《斗鸡图》中人物,顾闳中作,头上所戴为冲天幞头

②宋嘉定年间刻本《天竺灵签》木刻插图,人物所戴为直脚幞头
②宋嘉定年间刻本《天竺灵签》木刻插图,人物所戴为直脚幞头

③四川成都王建墓出土的王建石刻像(据照片绘制),王建墓博物馆藏
③四川成都王建墓出土的王建石刻像(据照片绘制),王建墓博物馆藏

④王建石像头部的侧俯、侧背面形象
④王建石像头部的侧俯、侧背面形象

⑤福建闽王王审知墓出土陶俑
⑤福建闽王王审知墓出土陶俑,幞头形象与王建像基本相同,录自《文物》1991年第5期

托西大王曹议金供养像
  图10-12 托西大王曹议金供养像,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四川人民美术出版社1985年版。曹议金的幞头直脚中间细、两头宽,角圆形,不同于宋代的粗细一致、方头,两侍从的幞头为合抱于前的式样

  不仅是幞脚,幞头的造型也有变化。

  唐后期的开元内样,顶与巾子两部分的区别已不甚明显,幞头像一顶圆锥形高帽。晚唐起两部分差别重又明显起来,至五代,往往习惯用桐木等把幞头的正面撑得有棱有角,在幞顶和巾子之间,用带,有时还裹上小木棍或其他材料的小棒,紧紧压住幞顶,使隆起的巾子垂直向上。这样的幞头从正、侧面看,都是方方正正的了(图10-11③④⑤)。

  抱肚在这时广泛流行起来,但一般仍束于铠甲外,戎服外还不使用。抱肚很长,大都要垂至膝下,外形也有所改变,唐代“ε”形缘已经过时,方形圆角开始流行(图10-13)。

图10-13 江苏江宁南唐李昪墓出土武士俑
图10-13 江苏江宁南唐李昪墓出土武士俑

  唐末,铠甲的护项逐渐被取消,继而代之的是在颈间系肩巾。五代开始大量使用肩巾,一般以锦帛为之。系肩巾除了能使颈部保暖防尘外,主要还是为了让顿项和背甲之间有种隔离,减轻两块甲衣的摩擦,便于头部转动。这种装饰,在宋元明等朝更为流行(参见图10-13)。

  五代时期使用最普遍的腰带有两种:一种是唐末出现的双带扣、双尾腰带;另一种是双带扣、单尾腰带。王建墓出土的一条玉大带,就是此类型的腰带,在当时似乎是帝王勋贵使用的(图10-14)。这一时期的敦煌壁画上的供养人像,好像都束这种带(图10-10②),它的最大优点是不用插带尾。王建墓的玉大带曾由专家进行复原并制作了复制品,这件复制腰带如束于腰间,带都在背后,这与墓内石棺旁的石雕力士和王建石像所系腰带的情况相符(图10-15,参见图10-3)。但从敦煌壁画上的形象来看,有的带装饰在腰带正面(图10-16),有的则在左右两侧和后背,空出腹部中间一段不装带铸(图10-10②、图10-17)。

图10-14 四川成都王建墓出土玉大带
图10-14 四川成都王建墓出土玉大带

图10-15 四川成都王建墓出土玉大带复原制品
图10-15 四川成都王建墓出土玉大带复原制品

图10-16 敦煌莫高窟346窟南壁射手图,射手腰带前的圆型带
图10-16 敦煌莫高窟346窟南壁射手图,射手腰带前的圆型带

①归义军节度使曾延禄供养像
①归义军节度使曾延禄供养像,张大千临摹,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此像腰间佩挂的饰物可能是鱼袋。从唐至宋代的鱼袋实物至今没有发现过,判定为是鱼袋的形象都是根据文字资料推测的,这幅像中的鱼袋,很可能是唐宋之间的一种新式样

②敦煌第146窟窟顶壁画中西北角北方天王旁持伞力士像
②敦煌第146窟窟顶壁画中西北角北方天王旁持伞力士像

  图10-17

  据此,笔者设计出一种新的复原方法,供参考和讨论(图10-18)。
 
图10-18 带

图10-18 带

上一篇:《中国古代军戎服饰》唐代
下一篇:《中国古代军戎服饰》宋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