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 《中国古代服饰史》之金代生活习俗
  初期金人宴饮,无贵贱老幼之别,都围坐而饮。饮酒至酣时则起而歌舞。其后即稍用礼节,不复如此。

  金人初期,凡遇国有大事,则在野环坐,画灰而议事。

  有拜天之礼,祭毕后即举行射柳,射柳毕乃宴饮。此种射柳、击毯之戏,本为辽之仪俗,金人亦因袭之。

  百僚及使节等入拜金主,都于殿内拜于大毡上。其毡织成遍地鸾凤,毡可容数百人(略有夸张语),也可能用数毡并合而为之者。

  金人每遣使出外,贵者佩金牌,次者佩银牌,俗称呼为金银牌郎君。出使时则悬之于腰间,也有木牌,牌上刻有文字及阿骨打的花押。

  在送别使者时,当彼此别时有换二方所执之鞭的仪式。

  在燕宴中有彼此交遗衣帛之礼。

  女直人所处北方,极寒冷,都穿土为炕,暖火其下。寝榻铺厚毡褥或皮毛,饮食起居于其上,非入室皆不撤去衣服。

  金人拜仪,先袖手微俯身,稍复却,乃跪左膝,左右摇肘若舞蹈状,即拱手退身如宋人之作喏状。或跪左膝,蹲右膝,拱手摇肘为拜,以三为止。

  身如宋人之作喏状。或跪左膝,蹲右膝,拱手摇肘为拜,以三为止。

  凡跪时摇袖下拂膝上,至左右肩者凡四,再以手按右膝,单跪左膝乃成礼,即前所说的作舞蹈状者或即此式。

  年老者或以手加额而拜。此式或有受汉人拜仪的影响。

  承安五年(1200年)谕旨:凡着公服时则用汉式拜,若着便服时则各用其本族的拜仪。
 
  大定十六年(1176年)定吏员悬挂书袋的制度。一种用紫纡丝为之,一种用黑斜皮、[注释]黄皮为之。书袋各长七寸,阔二寸,厚寸半,悬于束带,公退时则悬之于便服上。

  刑罚有一种叫沙袋者,用皮革为袋而盛之以沙石,系之于杖头。有罪者击之于脊间。至熙宗完颜亶(1136年)时废除此刑具。此外有脊杖,至完颜亮(1149年)时亦除之而只用决臀,重罪者亦用二脚铁科镰锁之,轻者一脚。

  其婚姻,妇家不论大小皆坐于炕上,婿家之人至则罗拜于其下,谓之男下女礼。礼毕则以马,少者十匹、多者百匹陈于其前。

  负物用牛驴,遇雨则张牛车。

金代发型

  11.4.1均为河南焦作金墓出土。 图中1.后脑二侧长辫垂肩,前顶髡头。 2.双辫垂于两肩前。 3.双辫垂于脑后,顶额未作髡首。 4.印金提花长袍,左衽式(实物)。《金国志》载:金俗好衣白,栎发垂肩(他书作辫发垂后),与契丹异。垂金环留颅后,发系以色丝,富人用珠金饰。此三像中都有垂肩垂后的发辫。1、2均可见髡其首,衣方领窄袖的短袍或长袍,腰束带。

舞蹈俑

  11.4.2 1.河南焦作金墓,舞蹈俑。戴六角梭笠。《三朝北盟会编》载有:戴毡笠,此或亦为毡笠,梳双辫垂于两肩,胸有护胸。图三的浑腰当亦此式,腰束带。《续资治通鉴》载有:金主衣黄皂笠,金兔鹘带。此像虽不至用金带,但戴笠束带则与金主同。兔鹘或作吐鹘即束带。 2.金,沁源正中村金墓壁画,山西博物馆。戴园尖笠,亦毡笠类。

《李卓吾批评幽闺记》即《拜月亭》中的插图。

  11.4.3图为《李卓吾批评幽闺记》即《拜月亭》中的插图。在第四出中有:“自家金朝一个小黄门是也。”此为第五出中的插图。中有“袄子浑腰系玉,弯弓沙塞射双雕”词。此插图恐后人作,观其发饰,似为双辫垂后并垂有金环,着尖头靴。浑腰或即指包肚,与图11.4.2之1.相似,因而似为金代的服饰。

11.4.4沁源正中村金墓壁画,山西省博物馆。

  首戴毡笠,着盘领袍,尖头靴。周辉《北辕录》戴:“金俗无贵贱,皆着尖头靴。”又《金史.舆服志》云:“明昌六年制,六贯石以上许服……乾皂靴,令人不得用紫靴。”此像作白尖头靴而略作上翘式。

11.4.5金代张瑀《文姬归汉图》。

  从这幅画中看,它的服饰作为汉末时是不正确的。原图中第一人所持的黑旗,上绣日形。根据《金国志》载;“全国以水德,王凡用师行征,旗皆尚黑……寻常出入,止用一日旗,”即此一端已可表示其为金俗。其中所作的番人,除戴貂帽者,余皆髡发。左右垂两发辫,虽不能见其有编辫,但从飞杨的两绺发型上看,大体上可说是辫发而不是披发。其所着的靴,也是长靿尖头靴。原图中尚有其他一般人服窄袖盘领袍,其中汉官亦着盘领袍,足以证明非汉末的服饰,而是金代的服饰。

11.4.6山西繁峙县岩上寺壁画,东壁宫中图。见《文物》1979年第2期(北宋后)。

11.4.6山西繁峙县岩上寺壁画,东壁宫中图。见《文物》1979年第2期(北宋后)。

  从整个服饰来看,已完全汉化,在本图中右坐一人当系金主,戴翘脚幞头(朝天幞头),着窄袖盘领袍,腰系玉带,足穿尖头靴。金主旁各有一宫人,掌扇垂双髻,服窄袖盘领袍。《金史》:妃嫔仪卫执扇宫人束带绿靴。金亦有此仪卫制。次二旁各一人,在原图中有戴貂蝉笼巾,即本图左第二人,并能见到有插貂尾者,颈下垂方心曲领,前系蔽膝,有黻文。当为唐、宋时的朝服。再次又各一人,即本图左一人。戴直脚幞头,盘领宽袖袍(就是唐的公服,宋代的常服)。皆执笏。所戴所服均属宋制。

11.4.7山西沁源正中村金墓壁画,山西省博物馆。

11.4.7山西沁源正中村金墓壁画,山西省博物馆。

  左一人浅红袍,浅黄围腰。中一人红袍,右一人浅灰紫袍,黄围腰。

图中戴花角幞头者二人,垂脚幞头者一人.着窄袖盘领袍,腰系围腰,是歌乐舞者像。
图中戴花角幞头者二人,垂脚幞头者一人.着窄袖盘领袍,腰系围腰,是歌乐舞者像。

  11.4.8山西沁源正中村金墓壁画,山西博物馆。

这是一幅家庭燕饮图。
这是一幅家庭燕饮图。男者都着窄袖盘领袍,巾式不清;女作高髻尖额,服窄袖褙子。

  11.4.9原题金代张瑀作《文姬归汉图》中之文姬。

戴貂帽
  图中首戴貂帽,耳两旁似各垂一长辫。上身着半袖,内着直领长袖上衣,腰束带。从颜色上分别,下身与上衣之色不同,但又不似裙子。足着长靿尖头靴,颈项间围有云肩。这种貂帽和长辫、云肩、长靿靴都是金人服饰的特点。《大金集礼·舆服下》载:“又禁私家用纯黄帐幕陈设……日月云肩,龙文黄服……”。则云肩在金代已有记载,今文姬所围者正是此式。且具体有四合如意云头的形制,在历代画中出现符合此制者,以此画为上。宋代宫素然的《明妃出塞图》与此画作同样形制。他如半袖,在唐、五代都有此式(可见之于唐及陶俑中,非金代所特有者)。

  11.4.10河南焦作金墓壁画。见文物》1979年第8期。



  图中1、2,戴凤翅垂脚幞头(金凤花幞头),着盘领窄袖袍,腰系抱肚,束革带,着乌皮靴。2,着球头靴。1、2、3,均为妇女作男装。3.垂双髻,额间贴有花子。4.据《大金国志》载:“妇人衣曰大袄子,大如男子道服。裳曰锦裙,去左右各厥二尺许,以铁丝为圈,裹以绣帛,上以单裙笼之。”像中下身束蓬张的多裥裙,其内想必用铁丝为圈,所以能有此蓬大之势,即所称的襜裙。其外罩的即大袄子,所谓不领(直领)如男子道服者,其式样有相似;或叫做团衫,前拂地后曳地尺余者亦符图中形制,内上衣为左衽。 5.髻饰。《金史·舆服志》载:“妇女首饰许装饰花环冠子,”此饰颇近似。

  11.4.11 1.山西介休金代墓砖雕,山西省博物馆。



所服者与图11.4.10之4相似。金制妇女之服,有团衫,直领,其腋下二旁为双襞积,前拂地后曳地尺余,此像不像是后曳地尺余。另有一种叫绰子,即宋代的褙子,其饰对襟,彩领,前拂地,后曳五寸余。此像虽不见其后曳式样,但较团衫为短,且不若图11. 4.10中4之下裙襜大,像中式样,同宋代的褙子近似。 2、3、4属包髻类。

  11.4.12出处同图11.4.11。从服饰来看,一若是短上衣而下裙(此像腰下实为接缝处)。应是同图11. 4.11相似的窄袖绰子。内服左祍上衣而下为长裙之服饰较符。《金志》中载有直领左衽者,初不解其意。因既曰直领,当自领之下直垂的式样,即对襟,对襟无左衽式。不过从此像中观之,是直领在外,左衽衣在内,则直领与左衽相连言之合称,或可作如此解。

11.4.13原像在优婆塞众的题字下

11.4.13原像在优婆塞众的题字下,因此,像当即是优婆塞(即清信女,也就是尼),山西省博物馆。

  图中头部自脑后向前反系于前的裹帕,大抵为当时较年老者一种形式。上着白色衣,衣及两肩有云鹤纹,领为黑地中有白地红花纹。手执红帕,下束灰绿色裙,应是金代优婆塞的服饰。背后一女着红衣绿领,内着白衣。领式作方领,是金代人常用之领式(亦见图11.4.1、11.4.10)。

  砖雕乐伎
  11.4.14砖雕乐伎,侯墓金墓,山西省博物馆。上衣裆,下系双裙,在肩背有一帔,鬟髻作垂式,在额上一帕裹发,与杨廉夫诗中所说的“罗帕垂鬟女直妆”相符。他如飘带飞舞,当为舞者加饰,不像是披帛的样子。

11.4.15出处同图11.4.14。髻后垂带,当是束发之总的夸张式样。

11.4.15出处同图11.4.14。髻后垂带,当是束发之总的夸张式样。

金代妇人发型

11.4.16 1.出处同图11.4.14、11.4. 15,唯髻式不同。 2.发髻并作方额。 3.发髻上加包髻。 4、5、6,年较大的妇人,其帕首之式与图11.4.13同。7.孩子的三搭头式,宋代亦有此式。 5.原名“满妻辛化”。 6.原名“公大嫂”。

毡笠子

11.4.18出处同图11.4.17。《续资治通鉴》云:建炎三年,时金人以五千骑趋临淮,皆金装白毡笠子,图中1所戴的即毡笠子。 2.同图11. 4.17。

11.4.17《中兴祯应图》中的金人骑兵及马具装。

11.4.17《中兴祯应图》中的金人骑兵及马具装。

  图中日旗即金人旗帜的标志。《三朝北盟会编》载:“金贼兜鍪极坚,止露面目,”及“尽用紫茸丝条穿联铁甲,号紫茸军,其次用黄茸,再次用青茸。紫、青、黄三军,一名细军。”细军亦曰硬军。形象中虽未见有甲文(因其图小的原因),但如所戴之只露面目的兜鍪,形制在此可见。



  11.4.19金代《二十四孝》图中的甲胄,山西省博物馆。其后立者一人身穿裆甲。前一人靴作尖头式是与金制符。

[注释] 按《燕北杂记》载:有黑斜喝里皮,谓回纥野马之皮,辽并以此为束带。见《辽史拾遗》。

上一篇:《中国古代服饰史》之金代军戎服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