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族服饰 > 哈尼 > 哈尼族服饰工艺在乡村振兴战略中的产业价值
    梯田农耕是哈尼族社会经济生产活动的核心内容,衣、食、住、行大都从属于梯田农耕生产。服饰来源于自给自足的梯田农耕经济,从棉花的种植、纺织、靛染、剪裁以至服饰的礼仪和审美意识无一不留下梯田文化的烙印。男耕女织是哈尼族社会性别的主要分工,“男人犁田不能晚于十月末,女人织布不要迟于正月末”的谚语是哈尼族梯田农耕和纺织程序的经验总结,也是他们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和缩影。纺织是哈尼族传统手工业的主要生产方式,完全由妇女承担。故哈尼族女子从小得跟着母亲学习种棉、收棉、晒棉、轧棉花、搓棉条、捻线、纺纱、绕线、煮线、上浆、漂洗、缠线架、排经纬网、织布、染布等一系列传统纺织技术工序,也是她们世代传承的传统技艺。因此,纺织和制衣成为衡量哈尼族女子心灵手巧和治家本领的重要尺度,也是她们身价的一种体现。故哈尼族有“不会织布就当不了真女子”之说。(2)
 
    一哈尼族传统服饰工艺
 
    (一)种棉花
 
    从质地看,哈尼族传统服饰原料皆源于自种的棉花。种棉花是哈尼族传统的生产方式之一,家家户户都要种棉花的习惯,品种为一年生草本棉,产量低,但抗病力和适应性强。哈尼族生活在亚热带季风区,气候温暖,极适合喜温暖、适宜砂壤土的草棉生长,一般选择海拔1300米以下的河谷地区开荒成棉地,土层厚,质地肥沃,阳光充足,地势相对平缓而干燥,为了管理方便,有的种在宽厚的田埂上和田边地角的空地上。种棉花方式为撒播,薅除草一两次,施少量农家肥,农历三月播种,农历九月收获。哈尼族家庭所种植的棉花全为自用而不成商品,故自种棉花一般只够作全家人穿用,每户至少要种植一亩左右,才够一家人的穿衣盖被及日用所需,人口多的家庭则种多一些。
 
    (二)纺织
 
    服饰艺术不仅仅是一个民族与社会标识,同时也是一个民族智慧的结晶。纺织是体现哈尼族妇女的治家本领,也是展示勤劳和智慧的象征。哈尼族女子一般从十二三岁开始学习纺织和刺绣工艺。纺织工艺包括扎棉花、弹棉花、搓绵条、纺线、绕线、上浆、洗晾、拉线、排经、穿篦、梳线、织布等工序。秋收时节,哈尼族妇女把棉花摘回家中,选择秋高气爽的晴天,将收获的棉花铺晒在屋顶晒台上,她们一边晒棉花一边用轧花机将棉籽除净,然后请弹棉花师来弹棉,届时邻里或亲朋好友的女子们都会前来主动帮忙,将弹松的棉花以高粱秆搓成手指大小的棉条就可纺纱线。纺线是年轻姑娘的拿手好戏,他们三五成群不约而同地在某个家中的厢房及阳台上或院子里纺线,以此展示个人优美的身姿和麻利的手脚,笑声和织布声此起彼伏。此时也是小伙子们窥视小姑娘“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大好时光,小伙子们也不时良机在离姑娘们不远的阳台上,不断地发出夜晚约会的信号,如果他们相互中意了,到时自然会扑约,白天姑娘们纺纱的优美动作是他们夜晚绵绵私语的话题。纺纱机是一圆形转轮安装在木支架上,转轮中轴安装手摇柄,支架的左端固定棉线条,左手不断将棉条接头,右手摇手柄,将棉线套在转轮外圈,然后棉纱理顺绕成一扎扎线团,放进大铁锅中煮线染米汤浆,再取出纱线搓揉、漂洗、晒干理顺后缠绕在特制木架上,即可上机织布。
 
    哈尼族织布一般在“十月年”(相当于汉族春节)过后至春节前这一段冬季农闲时间,故有“男人犁田不能晚于十月末,女人织布不要迟于正月末”“妇女闲时针线活要快做,莫等换衣才忙针线活”之谚语,充分道出了哈尼族男耕女织的社会分工及其梯田农耕程序。织布机是以四根直立木桩和六根横木所构成的直角木框架,直立木的上方两根横木、两根纵木,下方两根横木上固定四根木桩,靠后位搭上一木板作织者座登,固定在上方横木的棕绳下垂悬挂拉线穿篦板和脚踏板,前方木桩与篦板之间排经线,梭子排纬线。哈尼族妇女织布必须手脚并用,先将纱线排于织布机轴架上作经线,然后织者两手横穿梭子,成纬线,双脚踩足下踏板,使经线分开后,纬线方可穿过,包括引线、排经、送纬、卷取、纬纱补给等过程。这样织出来的棉布称其为“小土布”,白色,布匹一般幅宽0.24~0.3米,长1.8~10米。然后将织好的土布放进染缸里,以靛青染黑后方可缝制衣服。
 
    (三)靛染
 
    哈尼族栽培板兰根的历史悠久,并有一定的规模。从14世纪中叶明王朝统治云南起,大量的中原汉族移民充实到云南各地,同时带来先进的农具和技术,促进了当地农业生产大为丰收。因此,在哈尼族地区也出现了“土田多美,稼穑易丰”的繁荣景象,并以善种稻谷、靛草及饲养“花猪”著称,于是有了“阿泥”“少种禾苗多种靛”的描述,这是清乾隆《开化府志》(卷一○)中刘世长的诗句,强调了哈尼族先民梯田农耕的同时,善于栽种板兰根的历史。这就是哈尼族自古以来男耕女织社会的真实写照。
 
    从哈尼族善黑及其种棉、纺织的传说来看,哈尼族是善于总结生产技术的民族,把板兰根从野生驯化为人工栽种及其纺织、靛染等都编作成民间传说故事传承,并从其传说故事来看,历史上无传统文字的哈尼族是难得可贵的传承方式。无论从民俗学或民间文学或文化地理学的视角看,民间口传的文学作品所描绘的往往是其经历的生存环境和生活生产活动。大量的研究成果表明,民间文学作品有历史迂回的“折光”,具有真实、全面反映人类生活状况,深刻表现人类思想感情,记载人类历史,总结劳动经验等功能。
 
    哈尼族使用的靛染植物是菘蓝,俗称板兰根。菘蓝(Isatistinctoriavar.indigotica),十字花科,二年生草本植物,全株带粉绿色,叶程长椭圆形,全缘或有微锯此,抱茎,基部有宽圆形垂耳,春夏开花,色粉蓝,排成圆锥花序,花梗细长而下垂,果为长椭圆形,扁平,边缘呈翅状,顶端钝圆或截形,叶称大青叶,根称板兰根,均可入药,其药效清热、凉血、解毒。
 
    哈尼族称板兰草为“苗”(miaoq),意为染,其叶称“苗半”(miaoqpaq),其根称“苗区”(miaoqqul。滇南哀牢山区海拔1200~2000米的林下均适宜栽培板兰根。哈尼族习惯用老根发出的嫩茎割来栽培,家庭妇女都喜欢在村边林下、菜园地边、私有林等地栽培板兰根。每年农历5~6月份栽培,也是制作靛蓝油的最佳时期。每当端阳节雨季来临之后,哈尼族妇女割来老茎发出的嫩茎栽插,到次年秋天即可收获。采割时留下10~20厘米长的老根茎作发芽,割下来的茎叶割回家中又把嫩茎叶剪下作板兰根苗,留下老茎叶制靛油,制作靛油时忌遇家庭成员的生日,因此,她们上山采割板蓝根也是选择日子。
 
    一般来讲,哈尼族家庭加工制作一次靛油,需要板兰根茎鲜叶3背(约90千克),鲜叶以清水浸泡腐烂后配料需要10千克石灰粉拌成的石灰水混和,鲜叶与石灰粉一般为3:1的比例。妇女们把割回来的板兰根茎叶在塘中放水浸泡,热天浸泡5~6个昼夜,冷天则浸泡8~9个昼夜,让其自然浸泡发酵后,捞出茎叶杂质,池塘里倒进一定比例的石灰水后用大括梳反复搅拌靛水1小时左右,这时会产生许多泡沫,从泡沫的颜色可以看出这塘蓝靛质量的优劣,好的则泡沫呈紫蓝色,差的则呈灰蓝色。水面泛起大量泡沫后停止搅拌,在靛塘里留置一天左右,使其充分沉淀,再舀掉上层的水,塘底留下的靛油水又用木桶打起来倒进支在塘坝上边的大篾箩里,箩口隔筛子,以免杂质进入,过一两天后在箩底捞起沉淀下来的靛油存放于瓦盆中,置于家中遮雨阴凉处备用,一年四季不会干结。成品靛油色紫蓝为上品,色绿为中品,色灰的为下品。
 
    哈尼族每个家庭都要设置一个染布用的染缸,小小染缸象征一个家庭的完美,也是反映婚姻家庭的社会关系。如果染缸里随时保持青蓝的靛水,说明家庭的美好和有勤劳智慧的妇女在持家。有的哈尼族地区姑娘出嫁时娘家用一包三四斤左右的靛油作陪嫁妆,婆家要给新娘准备好染缸,因为公婆的衣服与儿媳妇的衣服不能同用一个染缸里染色,儿媳妇的衣裤无论置于何处,老公公绝不能直接去触摸,原因是要强化哈尼族公公与儿媳禁律的社会伦理。染缸里的水是用草木灰过滤的水,再适量加入芭蕉树汁液以防退色,然后放一定量的靛油溶解混合。一般来讲,1立方米的染缸水需要1千克靛油混合,并加入50克左右的白酒消毒,再采回一把水冬瓜树(桤木)鲜枝绿叶放入缸中浸泡,促进缸水变蓝,待塘水变为蓝色即可将白布放入塘中浸染,一次可染自组的土布长约27米,宽30厘米的一卷土布,足够做2套妇女服饰。白布在靛塘中白天浸泡,晚捞取晾干,第二天继续浸泡后捞取晾干,这样反复浸泡三四天即可染透后用清水漂洗一下,晒干即可缝制衣裤。红河县哈尼族喜欢把自织的白土布染成藏青色,元阳、绿春、金平等县哈尼族喜欢在靛染的基础上,再用水冬瓜树皮煮出来的汁液染一次后变为黑蓝色。染缸除了染白布外,平时要染黑褪色的衣服,保持衣服完好一新,持续保暖,预防伤疯流感都有积极的作用。靛油除自用外,到市场上可卖6~8元1千克,瑶族、傣族也需要靛油,但他们不栽种板兰根,只好向哈尼族购买。靛油也可制作工业染料。
 
    (四)裁缝
 
    缝制精美的衣服是哈尼族女子一生的骄傲,她们从八九岁起就学习绣花,十五六岁参加社交活动时,悄悄送给心上人的信物就是一条亲手绣制的精美裤腰带,除了表达姑娘内心的激情,便是公开展示她的灵巧和智慧。因为这条裤腰带是小伙子向众人公开自己已有心爱姑娘的信息,也是在同伴面前炫耀小伙子社交能力的资本。墨江县哈尼族碧约支系以小帽表情,即姑娘到了十五六岁要给自已做一顶漂亮的小帽,这是情窦初开的象征。小姑娘与小伙子约会时,如果他看上了她们中的某一人,就会去抢她的小帽,然后迅速离开她们。如果姑娘中意了,这顶小帽归他保存;若她不中意,第二天她会派另一姑娘从他的手中要回小帽,他只能另找意中人。其他哈尼族支系姑娘以刺绣品作礼物送给心上人比比皆是,这些诗情画意的爱情信物,是她们心灵手巧的象征,也寄托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哈尼族女子在姑娘时代的美丽和巧智的象征,自然是那一套精美绝伦的嫁妆,故做新娘前的姑娘,通常要在二三年前就精心绣缝嫁衣了。做一套嫁衣,最费时和繁琐的工序就是绣制各色各样的精美图案和以豆粒大小银泡一颗一颗地镶嵌拼图形状,她们无论到野外劳作,都要随身携带着针线包,稍有休息或来回途中的歇气,她们争分夺秒的活儿就是纺线和刺绣,甚至边走路边忙于做纺线活,这样的场景在哈尼族山寨的梯田边随处可见。
 
    哈尼族村寨边入口处的大树脚下,都修成行人休息的石板桌和石板登,在夕阳西下的黄昏里,劳作归来的男女老少都会在此休息一会儿,中老年人在此稍作休息就回家去做家务活了,而留下来的是那些鸟儿一样叽叽喳喳欢笑的姑娘们,她们马不停蹄的活计就是一边聊天一边手指飞来飞去的绣花,直到夜幕降临,她们也忘记归途,在暖融融的月光下依依不舍。晚饭后,收碗洗涮完毕,她们又三五成群,相聚在自己的房间里,在微弱的灯光下要做一阵针线活,此时弹着三弦,吹着巴乌串寨的小伙子会寻觅姑娘们吹奏的乐器,他们相互情不自禁地唱起情歌,姑娘们不得不放下手中活儿出去约会,劳作了一天的男女青年,就在悠扬的歌声中,寻觅着自己心爱的人,他们的背影一对对消失在银色的月光下……。
 
    绣花、锁边、滚边、贴边等这些针线活都比较精细,大多由姑娘和少妇们完成。而中老年妇女一方面忙于家务活,另一方面眼力下降,故她们更多的是指导、剪裁、接缝等工作。哈尼族妇女在剪裁衣服时,没有精确的尺寸观念,量体裁衣一般用手拃量一下,或者用旧衣服照样剪裁,也能缝得合身得体。剪裁多在节日闲暇时间,此时男女老少都会穿着节日的盛装出来,妇女们常常相聚在一起磋商服装款式,也是小姑娘学习服装剪裁的最好时机。哈尼族新衣不能像丰富的汉装一样可以从市场上购卖,下一年的节日盛装要在今年就要做好,否则下一年过节庆时就没有新衣穿了。在儿时的记忆中,掰着指头数着过年的日期,到了节日最高兴的是两件事:一是得穿新衣服了;二是得吃肉了。但是,哈尼族妇女是家庭的主心骨,她们要撑起半边天,哈尼族妇女除了承担教育子女、繁琐的家务活和做针线活外以外,还要承担繁重的体力劳动,她们也得负责背运粮食、柴禾、作物、肥料、建房土基、石块等重物。
 
    换言之,哈尼族妇女一来不可能有全身心去投入做针线活,二来家庭经济不允许给每一位家庭成员都做一套新衣裳,故所谓穿新衣服也不过是上身新下身旧或上身旧下身新,打着赤脚,甚至有的小孩还裸着肚皮。尽管如此,那高兴样也不亚于城里的孩子穿上了一套时尚服装时的心情。实际上,哈尼族对服装的换洗搭配还是讲究的,上山下田劳作穿八九成的旧衣,回到家中又换成五六成的旧衣服,故做好一套盛装,也得做三四年的节日新盛装,有的嫁衣甚至要保新一二十年,传给下一代出嫁的姑娘的姑娘。
 
    一般来讲,一套哈尼族男子服饰,需要自织的土布14米,全天投入织布也需要织5~7天的时间。一套哈尼族女子服饰则需要土布16米。男子服装比较素净,一般不作绣饰,做起来不十分费时费料,但缝制妇女的服装,就不是那么轻松了。主要的时间花费在贴布、滚边、镶襟、领围以及绣饰袖口、衣摆、腰带、裤脚边等手工艺上。故一个妇女即便不参加劳动、不做任何家务,以染好的布料,加上绣花时间,缝制一套少女或妇女的服饰至少也得用两三个月。但是,她们往往只能在劳作、家务之余的空闲时间来给家人做衣饰,故缝制一套新衣花一年半载的时间,其中的费工费料就不言而喻了。这就是母亲的无私奉献,也是体现哈尼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精粹所在。
 
    二哈尼族服饰工艺的变迁与产业发展现状
 
    哈尼族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构架下的成员之一,在当今以汉文化为主导的、全球化的背景下,哈尼族除去其自身发展而使其内部的有关文化特质发生变化外,更多的就是与汉文化的接触引起其文化特质的变迁。从哈尼族文化变迁的特质来看,衣、食、住的文化特征在汉文化强大势力的影响下,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迁。其中服饰变迁就是其文化系统变迁中最为活跃的因子。
 
    随着社会的发展,改革开放以来,上述的种棉、纺织、靛染、裁缝等服饰工艺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20世纪80年以前,哈尼族每个家庭几乎都有一套木制的轧棉花机、纺纱机和织布机。随着社会商品经济的流通,哈尼族地区逐渐调入现代棉布,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外地的各种现代工业布料大量涌入哈尼族地区,使得这一套传统的纺织工具逐渐减少,至今只有60岁以上的部分哈尼族妇女会传统纺织工艺外,20世纪80年代以后出生的女子几乎失去纺织到制衣的一系列传统工艺。
 
    过去哈尼族村寨周边设有许多石灰抿糊的靛塘,也是哈尼族村环境的标识,然而现在都没有了,原因是现代工业染布料的大量进入,人们图方便都到市场上购买布料,这样板兰根的栽培量逐渐减少,靛塘也就没有了。
 
    哈尼族除了传统的生物染色外,也从市场上购买化学合成的染料靛青,其方法是用大铁锅煮沸水后让化学染料溶于水中,然后将布匹和衣服放入锅中用微火慢慢煮染,并不断翻滚布料,布料冷却后用清水漂洗晾干,彩染即告结束。从总体上看,20世纪80年代后,哈尼族地区大量调入化学工业浸染的布料后,板兰根栽培也大幅度下降了。但是,本世纪初期中国大地上发生了一场“非典”,蓝靛及板蓝根药材市场价格猛涨,也加之以板蓝根茎叶提取的绿色染料蓝靛成为国际国内的健康生物染料,用蓝靛为原料的植物化工和洗涤化妆品也在国际国内市场上十分走销。因此,在市场的驱动下,元阳、金平等哈尼族聚居县,将海拔1400米以上的半山区作为一项生物商品的开发内容,板兰根种植面积保留了一定的规模。
 
    哈尼族栽培蓝靛及其制作、靛染具有悠久的历史,技术与工艺独特,文化内涵深刻,运用广泛,土布染色泽均匀,不易褪色,深受哈尼族喜爱,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作为哈尼族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应该开发产业化,以便发杨光大。
 
    哈尼族服饰的传承,与本民族历史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当代有许多古老的服装式样已失传,特别是男性服装变异很大,大多男子都接受了中山装、夹克、西服等外来服饰。相对来说,女性服装保留较为完整。哈尼族传统服饰的传承方式,主要以母传女、言传身教的方式进行。一般女子到八九岁,就开始学习挑花绣朵;到了十五六岁就要上机学织布、学裁剪缝衣;到了十七八岁,必须熟练地掌握纺纱、织布、染布、裁剪、缝衣,编织各种花边、绣制各种传统花饰的手工艺。这是一个女子从母亲那儿必须学会的全部技艺。这样一代传一代,按本地区本支系的传统服装款式延续发展。
 
    改革开放40年来,哈尼族服饰工艺发生了很大的变迁,但随着民族地区旅游的开发,具有外显民族特征优势的服饰固然成为一项重要的旅游商品开发内容,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民族服饰的工艺。从元阳、红河、绿春等县哈尼族聚居区的现有服饰产业开发的调查来看,仍然具有很大的发展和提升空间,可作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产业抓好,具有精准扶贫项目价值。
 
    红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观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后,哈尼梯田旅游持续升温、乡村旅游得到快速发展,带动了以民族刺绣、梯田红米等旅游商品的开发与发展,民族特色刺绣旅游商品逐渐成为各方游客的新宠,以“民族服饰、抱枕、床旗、桌旗、手工绣品包、刺绣围巾、挂件”为特色刺绣产品逐步得到开发,并走入市场。元阳县目前有1个民族刺绣产品公司、1个民族刺绣合作社、1个民族刺绣传承实训基地、3个民族刺绣协会、40余户民族刺绣个体户及小作坊,大部分以家庭小作坊的形式开展手工刺绣,绣工都为农村家庭妇女。(2)
 
    红河县目前有刺绣工艺代表性传承人省级2人、州级1人、县级1人。哈尼族刺绣小作坊或加工销售门店12家,彝族刺绣小作坊或加工销售门店6家,傣族刺绣小作坊或加工销售门店3家,2个刺绣农民专业合作社。(3)
 
    绿春县目前有哈尼服饰刺绣经营销售商铺30余户、200余人,遍及全县四镇五乡。到目前为止,注册企业6家,注册资金10万~100万不等,年产值在1000万左右,效益在200万左右。(4)绿春县还成立了哈尼族服饰协会,协会采取“走出去学经验,引进来教技术”的方式,不断扩大生产规模,不断提高产品质量。每年哈尼族长街古宴活动期间,部分协会会员在县城街心花园举办大型哈尼服饰刺绣系列产品展销会,产品得到县内外广大朋友的青睐。
 
    但是,总体上看,上述哈尼族地区的民族特色服饰刺绣旅游商品开发仍处于种类不全、产品单一、技术含量低、民族元素融入不够、品牌意识不强、产量规模小、销售渠道零散式经营的状况。
 
    三哈尼族服饰在实施乡村振兴产业的开发对策
 
    (一)树立开发与发展中保护民族服饰的理念
 
    传统民族服饰是古老民族的标识,是民族文化的外显特征,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内容。哈尼族支系众多,服饰款式多样,色彩缤纷,图案内涵丰富,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传统服饰已经逐渐消失。要采取应对的措施是树立文化自信,将其列入乡村振兴内容,加强民族服饰普查,对失传的传统服饰尽最大努力以最大限度去恢复,在开发利用中保护和发展民族文化。
 
    (二)培育龙头企业,使其民族服饰资本化
 
    民族服饰是文化资源的一项重要内容,要把民族服饰资源转变为民族文化资本化,必须加大投入力度。要使民族服饰产业做大做强,最重要的还是要走规模化、集体化的发展道路。首先要培育一批民族刺绣服饰大户,本着扶优扶强的原则,大力扶持具有明显带动作用的服饰户,组建服饰刺绣合作社,提升他们的市场竞争力和经济效益。我们要承认现代工艺所具有的效率和技术上的优势,传统工艺不能总是停留在老路上,完全依靠人力和手工,将两者结合起来,既发挥传统工艺的艺术特点,又吸收现代加工工艺的优点,才能更好地促进民族服饰刺绣工艺的发展。
 
    (三)加强民族服饰旅游产品的品牌设计
 
    从目前各地哈尼族服饰产品来看,几乎都属于现代机器工艺品,从面料到缝制工艺大部分是机织机缝生产,降低了产品的质量和珍藏价值。要使旅游产品市场化,在注重传统民族服饰工艺的基础上,可以从款式、图案审美、手工刺秀、面料的选择、色彩的搭配等方面创新。同时要树立品牌意识,在服装式样、制作工艺等方面努力创建哈尼族文化的服饰品牌,开发具有文化内涵的旅游纪念品。
 
    (四)培育民族服饰市场,提高市场化运营
 
    在传统服饰产业发展中,仅仅依靠家庭式、个体商户的经营行为力量有限,“办不成大事”,需要相关职能部门将零星的服饰生产经营户有序组织起来,进行集体化的生产或经营。如开通网络宣传和销售平台,发展电子商务,组织销售渠道多样化,应充分发挥职能部门组织、协调作用,通过规模效应,走刨新加工生产和销售道路,从而更好地促进民族服饰产业的发展。近年来,民族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完善,文化旅游业的不断发展,给民族服饰刺绣产业的发展带来了良机,设立一个有规模的民族服饰手工艺展示区或打造民族服饰一条街,把具民族特色的服饰手工艺品进行集中展示,并打开市场销路,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赢。
 
    (五)加强队伍建设,注重人才培养
 
    采取有力措施,努力改变民间传统服饰刺绣手工艺队伍后继乏人的现状。地方政府要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为契机,以精准扶贫为引领,带动部门要从工作上和生活上关心民间服饰刺绣手工艺人,为他们的艺术创作创造良好的环境和条件;对濒临失传或具有重要价值的民间刺绣手工艺,建议拿出一定的经费鼓励民间刺绣艺人带徒授艺,实行抢救性保护;根据不同民族服饰群体成立相应的民族服饰刺绣专业合作社,提升刺绣手工艺整体水平,以加强行业指导管理,提升行业的整体素质。地方高等院校及职业技术学院可增设刺绣工艺美术专业,也可依托服饰刺绣企业办学,解决招收学徒难的问题。

上一篇:自然审美下哈尼族服饰中的生态文化思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