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 传统汉服造型元素在现代服装设计中的运用
    传统汉服造型元素,是中国几千年来服饰发展的精华,体现着本民族的文化风貌和性格特征,将富有特色的汉服造型元素应用于现代服装设计中,既是增强自身对民族文化的了解,也是对民族文化的传承,并提醒人们对民族文化的重 视,增强民族凝聚力;同时,也提醒人们,现代服装设计可以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灵感,传统文化是有着丰富资源的宝库;对传统汉服造型元素的借鉴和创新,从根本上形成了本民族服饰文化的特色,保证了本民族服饰文化能够稳定 并适应时代需要的发展,在最大程度上利用了本民族的优势去发展和创新服装文化的内容和形态,也能真正地以自身的特色和实力与其他服饰文化进行交流与碰撞,而不再是被动的去接受外来服饰文化。首先,传统汉服造型中所蕴含的 追求“天人合一”、“向往和平”、“宽厚仁爱”与“自然平和”等思想在现代紧张的国际氛围和追求快速发展的社会进程中能引起一场思想意识的革命;其次,传统汉服造型的整体性、宽松性、装饰性对于现代服装而言也有高度的审 美价值,如大袖和长裙体现的随和、飘逸,又如立领、门襟、盘扣等元素结合西方服装体系中的以人体为根本的合体裁剪,更好地体现了女性的优雅与含蓄。现代服装融合传统汉服文化意义,能提高产品的附加价值,更能满足时尚消费 的高品位需求,而且有利于设计师缔造品牌和开拓国际市场,这是我国服装产业发展的有效途径。

    1传统汉服造型元素

    1.1概念


    汉服,即汉族的传统民族服装。它不同于汉朝的服饰,而是指从炎黄时期黄帝尧舜“垂衣裳而治天下”开始,历经汉、唐、宋、明近4000年的历史延续而形成的具有汉族服饰特点的完备的服饰体系,它是历史的、发展的,而非静止 孤立的、某一单一民族的服饰。它以华夏民族文化为基础,有着独特的文化风貌、民族风格和性格,追求穿着的舒适自然,外观的宽博大气、洒脱飘逸,蕴含着“天人合一”、“平和自然”、“宽厚仁爱”等思想。它是我国历史上服装 文化的主流,深刻地影响着周边少数民族的思想和着装习惯。

    1.2汉服造型元素的发展与形式特征

    表1汉服在各时期发展的总体特征
历史时期 主要服装特点
商周 上衣下裳制渐渐确立,装束上以窄袖的袍居多,后期衣袖开始慢慢变宽,衣身呈现出长大且宽博的式样。
春秋战国 宽身大袖的深衣逐渐盛行,属上下分裁连属制;此期出现胡服——裤褶服,衣袖短窄,紧身而合体。
秦汉 上层阶级多服袍,宽身大袖,前期流行深衣,后期流行通裁袍服;普通男子服装多为襦裤,女子多为襦裙。
魏晋南北朝 承秦汉之制,以宽衫大袖为尚;袭北方习俗的少数民族服装得到推广,裤褶、裲裆等开始盛行。
隋唐五代 前期兴小袖高腰裙,中后期转为阔大款式,且愈演愈烈,总体受外来服饰的影响较大,服饰生活丰富繁荣。
宋朝 男装多沿袭前朝旧制,服装样式变化不太明显,女装却一改唐风,讲究瘦、窄、长,以显露身材的苗条。
元朝 服装融合了汉蒙的特征,既有汉民族传统的延续,又有蒙古族个性的显露。男女装均以袍服为主。
明朝 恢复了传统的汉族服饰传统,上采周汉,下取唐宋,并对服饰制度作出了新的规定。

    汉服在各朝代的形式不同,典型款式特征主要概括为交领右衽、袖宽且长、隐扣系带、上衣下裳。交领右衽即领与门襟相连,左侧门襟盖住右侧门襟形成交叉的形制。在领型的变化上,还有直领对襟,即领子从胸前直接垂直而下;盘 领。直领对襟主要穿在交领汉服的外面,常见于披帛、褙子、罩衫、半臂等日常服装中。主要领型见图1。①

    在袖子上以宽袖和长袖为主,是礼服深衣的必然要求,体现一种飘逸灵动、雍容大度的风采。短袖和窄袖多是为了保暖和便于劳动而穿。主要袖型见图2。①

    汉服一般不用扣子,在后来出现扣子也是将其隐藏起来,主要以带子系结,带子的布料与服装面料相同,一件衣服主要有2对,左腋下与右衣襟1对,右腋下与左衣襟1对,分别系结,有着很强的实用性。腰间的大带和长带仅有装 饰性和象征意义,如在深衣中的大带和长带主要象征权衡,提醒人们待人处事以君子的标准要求自己。

历代汉服主要领型

    汉服的结构方式为上衣下裳,上身为衣,下身为裳,主要分为3种:第1种为长衣类,有上下相连的曲裾深衣,褙子、长衫、直身、袍等。一般上下通裁,有着“天地人合一”“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意味。第2种为上下分开裁剪, 有冕服、玄端等正式礼服,并且有上衣颜色端正纯一、下裳颜色相互交错的规定,好比天玄地黄,天为清轻之气而上升,取纯色,地为重浊之气而下降,取间色。第3种为襦裙制,一般为常服。短上衣为襦,有短袄、短衫、上襦、半臂 等;裙即“裳”,为下衣,包括裤、蔽膝、围裳等。襦裙为历代女子所喜爱,普通男子则上着短衣,下穿长裤或在上面加一件短于膝部的围裳。

    汉服独特的结构形式与外观特征给人以不同的审美感受,宽博飘逸而不失端庄,给人超凡脱俗的感觉。秦汉服装的朴实凝重、气势磅礴,魏晋时期的峨冠博带、追华逐彩,唐朝服饰气韵流畅、富丽华美,宋代服装柔美清新、儒雅飘逸 ,明代服装朴素简洁、秀美别致,这些都传承着汉服的基本特征,总体风格一脉相承。

    1.3汉服的色彩与面料

    中国在古代就已经对色彩开始初步的探究并逐渐形成独特的色彩认知。从最初对大自然的崇拜而绘制的图腾以红色为主,到夏商时期服饰制度初建而对黑白两色的钟爱。随着时代更迭,在色彩的运用上逐渐丰富至以黄色、红色、黑色 、白色、青色为主的基本色彩构成。①夏代以黑色为尊,商代唯白色是尚。“在远古神话时代,空间的东南西北模式与时间春夏秋冬模式相叠,构成了时空交错、褒贬分明的四方崇拜神话的内涵。”②由此引出了四周四方模式的色彩认 知:青赤黑白,褒贬分明。东方代表春,青色;南方代表夏,红色;西方代表秋,白色;北方代表冬,黑色。

    在不断的改革演变中,汉服在面料种类也在不断的增加。除了棉、麻、纱等常见的面料外,丝绸的加入使得汉服在华丽程度及色彩选择上都更上一层,并迅速成为主要面料,绫、罗、绸、缎等等不断丰富服装面料领域。深衣常用绣有刺绣的袍的款式,夏装则选用更为轻薄之感的缟来制作。垂感及透气性具佳的纱则多用作禅服。由于面料的丰富衣服的细节也分别采用不同的面料装饰,如深衣的袖口领口下摆等处均用绒圈锦装饰包边。

    2汉服造型元素在现代设计领域中的运用

    2.1优秀作品案例分析


    华夏民族几千年智慧凝聚出了汉服所特有的样式、面料、色彩、图案、工艺、装饰手法等等。例如:深衣、襦裙、袍服、飘带等;面料中的绫罗绸缎、棉麻、蓝印花布等;色彩中的鲜艳对比;图案中的团花、龙凤、祥云纹样等等;工 艺中的领、结、扣、衩等;装饰手法中的镶、嵌、滚、绣等。汉服元素融入现代服饰设计的新理念,是指服饰设计师将上述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情的汉服元素运用于现代服饰设计中。这种创作方式主要借鉴传统服饰风格,融合东西方服饰 文化,创造出丰富多样的服饰风格。

    1)楚艳张晶2012品牌服装发布会(图3)

楚艳、张晶 2012 品牌服装发布会作品

    这是来自上海的服装品牌发布会--“诗礼春秋”,定位于“为中国读书人设计服装”,主题为“传统与创新”,设计灵感源于华夏民族传统服饰,它在传扬圣贤理念的同时,不拘于某一时期的具体式样,它既蕴含近年来汉服运动的风 影,也体现了时尚界所追捧的中国风,但又有所区别。它既有着“修闲”服饰一说,但又有别于时下“休闲”服装之概念,服装面料多用麻纺成,体现的是尊重自然、保护自然的环保理念,也与传统文化相呼应。

    从以上服饰图片可以看出,设计者在充分运用传统汉服造型特征的同时,又有着自己的创新。如第1张所示的女装,内穿交领右衽,外衣在宽袖的基础上减少了长度,以便于活动,下摆饰以纹样,端庄秀丽,下着宽松长裤,整体体现一种和谐与自然。第2张所示的男装,仍借鉴交领右衽的元素,外穿长褂,为直领对襟,长度适中以便于行走,并结合现代服装中的渐变手法,下着吊裆裤,整体上呈现一种简洁不简单的视觉感受,造型新颖独特而有韵味,在创新中又不失传统。

    2)第二届“华彩霓裳·中国梦”华服设计大赛图4、图5、图6作品在借鉴中国传统造型元素基础上都加以了创新设计,如图4,造型元素上借鉴了中国旗袍的纽扣元素以及领型等,总体较宽松,色彩为白色,另加以印染麦穗图案的 创新设计;图5为明度较低的浊色,总体宽松大气,与传统汉服所传达的寓意一脉相承;图6在色彩上运用传统色——蓝色,印染扇子图案等为创新设计,另外造型上运用右衽的衣襟,传达出传统汉服飘逸儒雅的气息。

《穗意》
    图4金奖作品:《穗意》作者:胡嘉玲

《未央》
    图5银奖作品:《未央》作者:刘怡君

《婵居》
    图6铜奖作品:《婵居》作者:吴凡

    3)吉祥斋2015深圳时装周秀场女装(图7)在服装造型上,多用传统汉服的变化形式,中间2款采用旗袍样式与交领右衽相结合,或无袖,或宽松的长袖,上下装分开,上衣运用纯色--红色,下装用浊色。两侧的2套服装主要使 用无彩色配合水墨画,自然朴素、灵动飘逸,在领子的造型上有交领右衽和直领对襟2种,袖宽且短。总体上传承着“天人合一”、“和谐自然”等传统汉服的理念。

时装周秀场女装
    图7吉祥斋2015深圳时装周秀场女装

    2.2《承汉》系列设计

    2.2.1主题与灵感来源


    《承汉》的设计主题为传承与创新,设计灵感源于汉族服饰的演变,在不断的朝代更替中,汉族服饰完美地实现了在创新中保持着汉服本身的文化与特征,在细节设计如领、袖、下摆方面,在色彩、纹案、面料方面等都很讲究。《承 汉》中的“承”字意指传承,传承传统和文化,承担继承复兴传统民族文化的责任;又与“成”同音,表示“成为”、“作为”之意,做一名热爱华夏文化的儿女;“汉”则指华夏民族,提醒当代人不忘根本,不忘历史遗留下来的宝贵 财富。在一定程度上,此次设计也是有感于近来中国文化复兴运动所引起的反响,希望当代人重视民族传统文化,同时希望能够为扭转当今很多设计师照搬西方设计的倾向献一点微薄之力。设计中多次借鉴交领、宽袖、二重衣等一些具 有汉服文化特征的元素,使之总体上呈现一种舒适大气之感,同时不加里衬,简洁修身,在视觉上没有拖泥带水之感。棉麻质地的面料,透气舒适,本色米黄色,更增添一种朴素自然、亲近平和之观;在色彩上,运用了酒红色的渐变色彩,色彩过渡自然,沉稳端庄。

    2.2.2传统汉服造型元素在《承汉》系列设计中的运用

    系列服装分为2套男装、2套女装,每套服装2~3件,打板采用立体和平面相结合的形式,面料全部为棉麻质地。效果图如下:
《承汉》
    图8《承汉》系列设计服装效果图

    1)A款服装设计

    第1套服装为女装。由右衽长裙、外搭无领对襟短外套以及一条类似围裙的饰带构成,服装主打色为酒红色。这套服装在造型上借鉴传统汉服中的披帛、蔽膝的服装形式,局部设计有右衽、系带、对襟、等,除去拖沓下摆,袖口进行了合体设计,总体修身。

    2)B款服装设计第2套服装为男装。由右衽短衫和长袍构成。内穿的短衫无领无袖无里,用绳带分别在内外侧腰固定,右衽通过长袍的特殊领型显露在外,与其低开襟形成视觉上的和谐一致,并对门襟进行包边设计。

    袍长及膝,常规袖口,腰部用一条白色腰带,并在腰带上缝合了一片斜向布片,打破下摆对称的造型。长袍使用渐变色,下摆色彩最深,肩部最浅。此套服装主要借鉴右衽领型,在腰部系带,以绳带系结,袖口较宽松,传承简约自然的传统汉服造型理念。

    3)C款服装设计第3套为男装。内穿无袖长衫,外搭开襟长褂。二者在色彩渐变上形成呼应,内穿长衫的渐变色表现为从肩部往下逐渐加深,外穿长褂则为从肩部往下逐渐变浅,长褂长于长衫的部分再次显露出一定的酒红渐变色。此套服装内穿的长衫借鉴了汉服的交领右衽,外穿的长褂在下摆借鉴汉服中蔽膝下呈斧形之意,分别运用于前面2片,以象征平衡公正之意。另外,以直领对襟的形式与内衫形成二重衣的服装搭配造型,袖口宽博。

    4)D款服装设计第4套为女装。上装2件,下装为纯色七分裤。上装中内为右衽无袖衫,通过腰带系结,同时内外侧腰也有绳带固定,领口用纯白布进行了包边。外套和裤装为深酒红色,无渐变;内穿的右衽衫从肩部往下色彩逐渐加深,最深部位色彩与裤装色彩相同。此套服装首先在形式上采用二重衣的形式,下穿宽松裤装,服装在袖口做了宽松处理,借鉴交领右衽的形式,通过隐扣系带的形式固定服装,总体修身,体现一种简洁自然的风格特征。

    参考文献

    [1]谢念雅,刘咏梅.基于汉服特征的服装结构研究[J].大众文艺,2011(17).

    [2]马舒舒.传统汉服平面结构特征在现代服装设计应用研究[D].武汉:武汉纺织大学,2013.

    [3]袁路.论汉代服饰艺术[D].石家庄:河北大学,2009.

    [4]左娜.“汉服”的形制特征与审美意蕴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2011.

    [5]鲍怀敏.汉民族服饰文化复兴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2010.

    [6]文静.浅谈服装设计中的新造型主义[J].美与时代(上),2011(06).

    [7]王蕾.从汉服风貌观现代服装设计的民族文化传承与运用[J].天津纺织科技,2011(02).

    [8]刘晓萍.从汉服文化元素看民族服装的继承与创新[J].艺海,2011(07).

    [9]朱河,杨先艺.华夏衣冠,造物之美—浅析汉服中的造物文化[J].美与时代(上),2011(09).

    [10]鲍怀敏,安继勇.汉民族服饰的民族美分析[J].科技信息,2009(33).

    [11]陈英.关于当代汉服复兴的探讨[J].南宁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0(04).

    [12]鲍怀敏.汉服的美学研究[J].济南纺织服装,2010(04).

    [13]邓雅,梁惠娥.浅议汉服风韵与国服[J].饰,2006(03).

    [14]瞿妹亚.浅议汉代服饰文化之特征[J].淮海工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3(03).

    [15]赵明睿.现代服饰设计中“汉服”元素的融合创新[D].沈阳:沈阳师范大学,2015,03.

上一篇:基于“两汉文化”的服饰类文创产品设计研究
下一篇:汉服的创新与传承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