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 《中国服饰鉴赏》之汉代服饰鉴赏
一 汉代的服饰文化

  两汉时期的服饰文化,可以从出土的有关俑或者帛的画中得到反映。长沙市马王堆一号西汉墓出土有162件木俑和大量帛画,可从其衣着看到当时的服饰文化,其中木俑和帛画情况如下。

1.戴冠男俑所反映的男式服装形式

  马王堆出土的戴冠男俑,头戴鹊尾冠,与同墓中出土的帛画中9个男子的冠式相同。于头顶后部向上斜冠一板,冠两侧有带直达领下。前额头发中分,再由脑后挽至冠下梳成髻。身着深蓝色菱形罗绮袍,长可掩足,广袖,领袖、衣襟皆有锦缘,脚穿圆头鞋,其中一人鞋底有“冠人”二字,这是有一定身份者的服饰。

  孔子师项槖图 洛阳老城西汉墓
                                                           孔子师项槖图 洛阳老城西汉墓

童鞋
                                                   童鞋

   共四只,三只系皮鞋,一只为布鞋。皆为儿童穿用。

汉代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

汉代

灰陶加彩乐舞杂技俑
                                     长18.5厘米,宽12.5厘米

  西汉

  座宽47.5厘米,长67厘米

  这件陶塑组雕,成功地塑造了二十多个人物形象,突出乐舞主题和杂技的高难技巧。神态逼真,动静统一,主次分明,有声有色。

2.着衣女侍俑所反映的女式服装

  从长沙市出土的女侍俑来看,其身着信期绣绢或手绘银彩云纱纹面料的长袍,菱纹锦缘,脚穿门头履,发式前额中分,后脑形式不同,有的长发垂至项背,于收尾处换成垂髻,头发至脑后挽回,总成一束,平展盘旋于头顶。

3.着衣歌舞俑的服饰形式

  从出土的舞俑来看,着短褂,长袍,梳垂髻。歌俑梳盘髻,穿菱纹罗绮长袍。

4.彩绘立俑的服饰形式

  马王堆出土的彩绘立俑,多数于头顶作髻。身上穿交领、右衽、广袖、曲裾长袍,用朱带拦腰系住,花纹少数作菱纹,多数作云纹。

拂袖女舞俑
                                 拂袖女舞俑

镶松石金带饰
                                                镶松石金带饰

  上:长9.2厘米,宽2.2厘米,重11克;

  下:长9.4厘米,宽1.0厘米,重5.5克

5.乐俑的服饰形式

  马王堆出土的乐俑,多数于头顶将头发盘绕两道,发尾露在外边,近似盘髻,身上穿交领、右衽、广袖、曲裾长袍。

  马王堆汉墓所出土的大量纺织品、衣物和木俑、陶俑所反映出来的服饰着装效果,为我们了解当时的服饰文化提供了大量依据。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人们服饰的一般风貌。

妇女的绕襟深衣
                                          妇女的绕襟深衣

二 汉代的服饰特点

  深衣是战国至西汉时期十分流行的服式,但是在社会中下层也流行着另外一些简单省料的服装。湖北省江陵马山楚墓是一个属于中下层人士的墓葬,所出土的衣服,就采取了另一种直裾的样式。这种直裾袍服的其他部分都与深衣相似,只是左边前襟从胸腋部直线而下,没有接出的曲裾。掩在里面的右前襟与左前襟大小相近,也是在胸腋部直线而下。两片前襟交相掩盖。腰间用带子束紧。

乐舞 河南偃师西汉晚期墓
                     乐舞 河南偃师西汉晚期墓

“信期绣”茶黄罗绮棉袍
                         “信期绣”茶黄罗绮棉袍

素纱禅衣
                                 素纱禅衣

  身长约132厘米,两袖通长228厘米

  衣长128厘米,两袖通长190厘米

  马王堆汉墓发掘出的实物资料异常丰富,尤其是服装,虽已历经两千多年,质地仍旧坚固,色泽依然鲜艳,反映出古代劳动人民的精湛技术和高超水平,从一号墓出土的服饰有素纱禅衣、素绢丝绵袍、牛罗丝绵袍、绣花丝绵袍、黄底素缘绣花袍、绛绢裙、素绢袜、丝履、丝巾、绢手套等十几种之多。颜色有茶褐、绛红、灰、朱、黄棕、棕、浅黄、青、绿、白等。花纹的制作技术有织,有绣,也有绘,纹样有各种动物、云纹、卷草及几何纹等。其中最使人感到惊讶的是这种素纱禅衣,整件服装,薄如蝉翼,轻如烟雾,在领边和袖边还镶着5.6厘米宽的夹层绢缘,但全部重量只有48克,还不到一两,是一件极为罕见的稀世之品。

  在马山楚墓出土的衣物中,还有一些平常不易见到的服装。墓内的一个竹箱子中放有一件对襟式的单衣。箱子上面系着一个竹签,写明它的名字。这件衣服用整块衣料制成,仅在衣料的上部左右横向剪开,上部叠合缝成衣袖,下部做成左右两个前襟。两襟在身体前方正中相对。另外,用大菱形纹锦缘出领口,用条纹锦缘出袖口。整个衣服的样式与今天的睡衣十分相似。

版画中的人物服饰
                                                       版画中的人物服饰

  长25.5厘米,宽20厘米,厚2厘米

  此画画在两块松木板上,木板内侧边缘穿两孔,用麻绳连接成一副完整的图画。木板表面剖削平整,画面用墨笔绘制。画面左方绘一大树,树枝上栖落飞鸟,树下画三人正在奔跑,中心部位画一匹黑马,被栓在树上,昂首嘶鸣,马尾翘起。其后又画一人站立,另一人双手牵马尾,其人可能是驭手,头束发髻,身穿长袍,腰系束带,双足穿履。

戴长冠、穿深衣的使者
                            戴长冠、穿深衣的使者

  有一种显得比较简陋,它的衣身宽松,袖子上下一样粗细,像一只圆筒。衣裾比较低,下面露出双脚,前襟下还露出一个下垂的三角形,可能是右侧的前襟下裾。这种深衣在楚墓出土的木俑身上较为多见。男人、女人都穿。用今人的审美眼光去看,这种服装式样最为平淡无奇,缺乏变化,但是使人感到奇怪的是,它却是在汉代妇女身上最常见到的一种服式。在陕西、河南、山东、湖北、江苏、湖南等地出土的大量汉代女陶俑、木俑、画像石、帛画等实物中,都可以见到这种深衣。由于陶俑一般都是作为奴仆的替身殉葬,所以,这种形式简陋、裁制较方便、适于日常劳作的服装可能流行于社会下层,成为劳动妇女的日常服装。而与之相比要精美得多的垂胡式长袖长裾深衣,应该就是贵族妇女们的常服了。

  长沙马王堆1号汉墓,是西汉初年长沙轪侯夫人的陵墓。这位老夫人至今还躺在湖南省博物馆中供人参观她的容貌。不过要了解她的本来面目,最好还是看一看在她棺木上覆盖的那幅帛画。画面中央一位被侍女簇拥着的贵妇人,可能就是她的本来形象。这位夫人身穿一件宽松肥大的深衣,上面绣满了美丽繁缛的花纹,衣裾宽大曳地,缠绕在身上的曲裾明晰可见,衣袖是极明显的“垂胡”式样。

金马形饰件
                                                                        金马形饰件

三 汉代的服饰色彩

  汉代织物五彩斑斓,色调十分丰富,说明当时人们已经可以熟练地运用矿物颜料和植物颜料,染出数十种纯净艳丽的色彩了。不仅如此,人们还发明了用套版印花的方法给丝织品染上各种漂亮的套色花纹。马王堆汉墓中有一块泥金银印花纱,是用三块版套色印成的。还有一块印花敷彩纱,是在套版印出大花后,又用手工绘制细部的方法综合制成的,这些巧妙的技艺更丰富了丝织品的艺术表现力。甘肃省磨嘴子东汉墓中有三件印花绢衣,是用三块版套印制成绛红、绿、白三色的云草纹,艺术效果也很好。

  鸿门宴图 洛阳老城西汉墓
                                                                鸿门宴图 洛阳老城西汉墓

长信宫灯
                    长信宫灯

蝎形错金银带钩
                                                                  蝎形错金银带钩

  高48厘米长5.9厘米,宽2.3厘米

  汉锦是汉代织物最高水平的代表。它是一种五彩缤纷、呈现多种凸起花纹的多彩织物。汉锦的经线非常稠密,每平方厘米内可达到160根,而纬线仅30根左右。汉锦一般由2~4种颜色的彩线交织而成。由于采用了先进的提综装置织机,可以织出很多种花纹图案。江陵马山出土的服装衣物材料中,就有用浅棕色、土黄色、朱红色三种颜色织成的塔形纹锦,用棕色、红色、黄色三色制成的凤鸟凫几何纹锦,用浅棕色和朱红色织成的凤鸟菱形纹锦、大小菱形纹锦,用深红色、深黄色、棕色三种颜色织出的舞人动物纹锦等八九种花色。其中舞人动物纹锦包括七组图案,有对龙、舞人、对凤、对麒麟等,纹样十分复杂,显示出高超的丝织技艺。在长沙马王堆1号汉墓出土的大量织物中,除去秦汉时流行的几何纹、花卉纹、动物纹、变云纹等各种彩锦外,最高级、最复杂的是绒圈锦织物,它采用了4根一组的变化重经组织,按每幅宽50厘米计算,每幅经数可高达11200根之多。它巧妙地利用“假织纬”的办法,起到大小绒圈的效果来,使几何纹的绒圈锦面上形成一层高出锦面0.7毫米的绒圈,具有非常丰满华丽的立体感效应。这是后世天鹅绒织造技术的前身,也是中国纺织技术史上的一个重大创举。

四 汉代的服饰材料

  汉代丝织品的遗物极其丰富,色彩鲜明,花纹精巧,种类多样,美不胜举。现代学者们曾经根据实物作了一些分类,他们发现,汉代织物中最多见的是平纹组织的“纨素”,即今日所称的“绢”。一般的平纹绢每平方厘米有50~60根经纬线,织出的绢比较细薄。江陵马山楚墓中出土的丝织衣物大部分都是用绢制成的。素色绢一般用作衣衾和其他物件的里子,多数是织得较稀疏的。用作面料和绣品底料的绢就显得紧密均匀一些,质量比较好。由于绢织造技术较简单,用料也较省,所以成为当时使用最广泛的丝织品。

  在河北省满城汉中山靖王刘胜墓中,出土了一种细致的畦纹绢。这种绢就比较紧密,经线比纬线多一倍,显出纬线方向凹下的田畦一样的直纹。

  较紧密,经线比纬线多一倍,显出纬线方向凹下的田畦一样的直纹。

  其次是罗纱。早期的罗纱仍然是平纹织成的,经、纬线都比较少,显得很稀薄,布面上露出细小的方孔,最稀疏的经纬线只有每平方厘米20根左右。在蒙古人民共和国诺彦乌拉古匈奴墓和江陵马山楚墓中都曾发现这种“纱”的残片,大多是用来包头发用的“巾”。

  最精妙、最珍贵的是马王堆汉墓中发现的一件素纱做的单衣。这件单衣轻薄透明,犹如蝉翼。连袖子全长190厘米的一件长衣,仅重48克。它的经纬密度在每平方厘米62根左右,并不算稀,但是用的蚕丝十分细,织出的纱料自然既细密又轻薄了。

赵氏孤儿图 西汉 洛阳王城公园
                   赵氏孤儿图 西汉 洛阳王城公园

羽人像
                                          羽人像

  高15.3厘米

  在汉代,随着纺织技术的不断发展,出现了罗纱组织的提花罗纱。这种罗纱用经线两根为一组与纬线交织而成,其中一根经线叫纠经,它每织入一根纬线后便改变一次位置,使两根经线交替左右绞转。这样织成的罗纱不易散动,而且还可以通过纠经变换位置织出一定的花纹来。在满城汉墓和民丰汉墓中出土的花罗纱,就是用这种方法织成的。

素纱禅衣
                                素纱禅衣

  衣长128厘米,通袖长195厘米,袖口宽29厘米,腰宽48厘米,下摆宽49厘米

  交领、右衽、直裾式,袖较宽。领、袖用起绒锦镶缘,下摆无缘。衣由上衣、下裳组成。上衣正裁,四片组成,宽各一幅;下裳斜裁,三片组成,宽各一幅。其薄如蝉翼,反映了当时高超的织造工艺技术,为国内绝无仅有的珍品。

  绮是价值比较贵的精制丝织品,用今天的话讲,就是斜纹起花的素色绸子。也有染色的绮。汉代的绮有一种特殊的织法,底地为平织,在显花部分中另增添一组平纹组织的经线。一般的绮在织造时使用的经线是纬线的2~3倍,织成的绮紧密厚实,表面提花,更增添了织物的光彩。

红底“万事如意”锦女服
            红底“万事如意”锦女服

  身长133厘米,两袖通长189厘米
  服装的款式是典型的西域民族样式,但质料和纹样又有汉族特点,还织着富有吉祥寓意的汉字,是东汉时期各民族人民相互交融的产物。

五 汉代的服饰制度

  由于秦代破坏旧的服饰制度十分彻底,汉代初年也没有统一的冕服制度,仍然沿用秦代制度。汉文帝时,才子贾谊曾经上书,认为汉代建国20余年了,还沿用秦代的历法、官制、服色,很不妥当。奏请改变历法、服色等礼仪制度,然而汉文帝并未接受。一直到东汉明帝时,才根据《周礼》《礼记》和《尚书》中的有关记载,正式实行了冕服制度。

车马仪仗图 西汉
                               车马仪仗图 西汉

漆纱冠
                         漆纱冠

漆骑马侍从俑
                                漆骑马侍从俑

  西汉中期

  高61.5厘米,长70.5厘米

  那么,西汉与东汉前期没有实行冕服制度时,官员们的制服是什么样的呢?深衣制的长袍,就是大小官吏们日常穿着的官服。当时并没有根据官员品级来限定服装颜色,一般是根据季节改换服色。春天穿青色,夏天穿红色,夏末穿黄色,秋天穿白色,冬天用黑色。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官吏们一年四季都穿着黑色的袍服。

君车出行图 河北省安平东汉墓
                                                               君车出行图 河北省安平东汉墓

  官服没有差别,主要是根据冠来辨别文武官员的品级高下。不同身份的官员,佩戴的冠也有明显区别。自周代开始,官员们就在腰间佩戴绶带,这种官绶制度在汉代是被严格执行的。

  汉代也保留有皮弁和爵弁,但这两种弁的地位比起周代下降了很多。它不再是缝缀上宝石为帝王专用,而变成了祭祀时执事人员和乐师舞人头上的冠饰。皮弁顶部较高,可向前后倾斜。爵弁从侧面看起来很像一个尖顶的小帽子,它从后脑部向前兜住头顶,顶部高起,包住发髻,前额上方平齐,缝缀一条丝带。丝带的两端从脸部两侧垂下,在颔下束结,把爵弁束紧。叫它爵弁,正是由于它这种形状像一只倒扣的爵杯。

孔子见老子图 山东省东平汉墓
                           孔子见老子图 山东省东平汉墓

  除此之外,汉代还有方山冠、力士冠、樊哙冠、建华冠、术士冠等多种冠式。这些冠,有些是专门给祭祀的乐人用的,有些是宫殿卫士或门吏专用的,不大普及,古代图像中也很少见到。

  绶带也是汉代官员身份的一个重要标识。它是用丝带编织成的,平常系在腰间,根据官品不同而分别为不同的颜色花纹。绶带的长度也随着官品的降低而缩短。这样,根据佩绶的花色长度,就可以明显地区分开官品高下了。绶带平时多数悬挂在腰间,但也可以盛在鞶囊中。囊上往往绣有虎头纹样,用金银带钩挂在腰带侧面,所以也叫它虎头绶囊。

双驼纹金牌饰
                                             双驼纹金牌饰

  汉代也十分流行巾帻。汉代末年,用幅巾包头被儒生名人认为是风雅之举,使得用巾束发的风气大兴,连王公大臣、名门望族也纷纷用巾包头。当时名士袁绍、孔融、郑玄等人都喜欢用幅巾。丝绢或葛布制成的头巾在汉末十分流行。头戴纶巾,手执羽扇,是文人墨客习用的打扮。不过,这些头巾大多是黑色的。头着白巾,在汉代是官吏被罢免为民或地位卑贱者的标识。《汉书·朱博传》中记载被罢黜的官吏都要换上白巾出官署的门,在官府中执役的人,如亭长、伍伯一类的小吏、衙役,也头裹白巾。

菱纹阳字锦袜
                             菱纹阳字锦袜

  一只长39.5厘米,宽17厘米;另一只长38.5厘米,宽16厘米

  筒状,一端束缘,无袜跟,绛紫、蓝、黄、三色彩经,织出蓝、黄两色小型菱格花纹,内填几何形线条。锦边织方向相反的“阳”字和四瓣纹。为三色经两重组织的经锦。豆绿色绢里。

  秦汉时的平民百姓有一种包头巾的式样,叫作“帩头”,又称作“络头”“帞头”。它的包束方法比较简单,用一块长方巾子从脑后向前额包拢,在额前打结,与现代陕北农民用羊肚手巾包头的方法很相似。四川省成都天回山出土的东汉陶舞俑,头上戴着帩头,在额前束起两个尖角,十分俏皮。汉代乐府民歌《陌上桑》中唱道:“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是说少年们见到美丽的罗敷,便脱下帽子,重新整整头巾,想引起她的注意。汉代尚有很多种不同的包巾样式。有只包发髻的,有结成蝴蝶状的,有在两侧束成尖角的,千姿百态,争奇斗艳。

罗绮地信期绣绵袍
                           罗绮地信期绣绵袍

  衣长150厘米,袖宽34厘米,腰宽57厘米,通袖长240厘米,袖口宽28厘米,下摆宽63厘米交领、曲裾式。信期绣褐色菱绮罗绮面,素绢里,絮丝绵。缘为起绒锦,并饰白绢窄边。

  帻是战国时期才演变而成的一种头衣。最早只是用巾帕包在武将头上,后来把前额围住,形成一个凸起的部分。汉代时,人们把它进一步改进,增加了头顶上方盖住发髻的高顶,又增高了四周的围沿,形成了一个大体与帽子相似的式样。蔡邕说过:帻是卑贱执事者所戴。可见它不登大雅之堂。汉代画像上戴帻的多是普通劳动者、小官吏、兵士等人物。但是西汉元帝时,因为汉元帝头上长有长发,影响外观,他不想让臣下看见,便戴上帻来遮丑。不料朝中候臣们一见皇帝戴帻,就纷纷效仿,于是达官贵人们戴帻蔚然成风。到王莽篡汉登基,由于他年老秃顶,便在帻上加戴头巾,这样就可以将整个头部都遮住了。以后又有了很多变化式样,如在帻沿上加长、短耳,在帻上加头巾、发冠等,使得帻派生出了很多不同的品种,有平巾帻、介帻、平顶帻等。而着帻者的职位高低不同,帻的颜色也不一样。武吏一般戴红色帻,文吏春天戴青帻,卑贱执事者只能戴绿帻。

  舞蹈图 山东东平汉墓
                     舞蹈图 山东东平汉墓

辟车伍佰八人图 望都汉墓

                           辟车伍佰八人图 望都汉墓

上一篇:《中国古代服饰史》之汉代服饰
下一篇:浅析汉代服饰的发展及其文化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