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地区服饰 > 东南中南 > 《客家服饰的艺术人类学研究》第一章绪论
人类与服饰有着零距离的密切关系,人们常把服饰喻为“第二皮肤”,在人类创造的所有物质文明中,它可以被视为最直观、最形象反映人们日常生活及观念的文化形式,是人类文化变迁及文化心理外化的重要载体。由此足见服饰的意义与价值是在蔽体、保暖与装饰的同时承载特定的文化信息,它可以帮助我们探寻一个民族/民系的历史及心理的发展变迁,帮助我们识别一个民族/民系的文化特征。
 
色彩斑斓的民族服饰是我国珍贵的民间艺术和文化遗产。目前我国学术界对其研究主要集中在少数民族服饰上,并已取得较丰硕的成果,然而对于占我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汉族服饰文化,其研究却十分薄弱,这是一个很大的缺憾。
 
客家是我国汉族的一个重要支系,客家服饰是汉族服饰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典型代表,是客家人在长期生产、生活中,以中原汉服为基础,吸收了生活在赣闽粤边区的畲、瑶等少数民族的服饰元素,并逐渐适应当地地理环境而发展起来的艺术结晶。它源于中原汉人服饰,又有移垦生活和在地化的强烈特征,具有独特而丰富的文化内涵、艺术特色和浓郁的地方色彩,是我国传统服饰的一朵奇葩。但自近代以来,客家服饰和其他传统服饰一样,不断受到现代服饰时尚化、潮流化和世界化的冲击,逐渐被边缘化,甚至面临消失的危险。这让本研究具有强烈的必要性以及紧迫性。
 
第一节 客家服饰研究的目的和意义
 
我们党和国家历来高度重视弘扬传统文化、保护文化遗产,党的十六大明确提出“扶持对重要文化遗产和优秀民间艺术的保护工作”,2005年3月和12月,国务院先后下发了《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和《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并决定从2006年起每年6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为我国的“文化遗产日”。这为本书的写作提出了要求,明确了方向。
 
本书的研究目的可概括为以下几点:
 
(1)通过梳理客家服饰的形成原因、流变阶段、品类形制、装饰特点、工艺流程、民俗习惯、审美特质与精神内涵等内容,构建客家传统服饰文化特色的识别体系,促进对客家服饰的整体理解。
 
(2)分析归纳并比较客家服饰与中原民间服饰、畲族服饰之间的异同,促进认知和体验客家民系与中原汉族及不同族群间的文化关联,进而促成族群间的认同与融合,使文化朝着多元与一体的辩证方向发展。
 
(3)通过对客家服饰不同层次形态的分析,提炼出对其保护与传承的要点及启示。
 
本书具有较大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本书首次对赣闽粤边区这个客家大本营的客家服饰进行全面系统研究,可加深对汉族服饰和民间艺术的认识,有助于丰富和构建我国民族服饰文化和民间美术的学科体系。因此无论研究内容还是研究范围,都具有较强的综合性和广泛性。
 
(2)本书通过借鉴人类学、艺术学、哲学、美学、心理学、传播学、地理学和符号学等学科的新成果、新方法,探寻多角度、多层面解读和全景式解读的方法,特别是将客家服饰纳入文化生态中进行思考,探寻一种生态解读方式。这些探索无疑将会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和理论新意,具有一定的前沿性。
 
(3)本书将客家服饰整体、系统地放在文化遗产保护的语境中进行思考,为人们认识、识别客家服饰提供资料与思路,有利于传承和弘扬客家传统服饰文化,促进我国民间艺术遗产的整体保护,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4)本书研究将客家传统服饰与现代设计相结合,进行创新应用,不仅提升了研究的层次,而且有利于为客家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服务。作为客家人用以展演族群文化及身份的象征,客家服饰具有潜在的商机。随着海内外客家人联谊恳亲、文化交流和商贸洽谈等活动的普遍开展,亟须统一的、有代表性的客家传统服饰,促进客家人的认同,加强对外交往和客家文化、中华文化的传播,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本研究将促进客家传统服饰资源转化为经济价值、文化力量,并应用于创意产业、教学和现代设计等领域,具有很大的应用价值。
 
第二节 客家服饰研究的现状与对象
 
一 客家服饰相关文献综述
 
客家学是当前学术界的一门显学,关于客家人的起源和形成、风俗习惯、宗教信仰、宗族社会、民居建筑等客家历史和社会文化是该学科研究的热点和重点。客家服饰研究借国内服饰的专题研究和客家学的兴起,得到一些学者的关注,取得了一定成果,但比较而言,客家服饰文化和艺术研究则不为人们所重视。
 
客家学是当前学术界的一门显学,关于客家人的起源和形成、风俗习惯、宗教信仰、宗族社会、民居建筑等客家历史和社会文化是该学科研究的热点和重点。客家服饰研究借国内服饰的专题研究和客家学的兴起,得到一些学者的关注,取得了一定成果,但比较而言,客家服饰文化和艺术研究则不为人们所重视。
 
(一)客家服饰的实物研究
 
客家服饰最有特色的是女性服饰和儿童服饰,典型代表是蓝衫(大襟衫)、大裆裤、冬头帕、凉帽、童帽、绣花鞋等,因此尽管客家传统服饰研究所涉及的研究范围是相当广阔的,但却又相对集中在女性和儿童服饰中的一些典型代表上。范强对客家妇女蓝衫的款式特点作了介绍,与中原服饰进行了文化差异的比较,还探讨了蓝衫风格与客家围屋的关联和蓝衫独特的审美意义。
 
张海华、周建新将客家冬头帕的纹样符号分为祈福、生活用品、动植物、文字四类,并作了详细的考释,试图从中解读客家人的生存意识与状态。熊青珍、周建新对客家凉帽与妇女服饰造型的色彩关联性作了探讨,认为客家凉帽与客家妇女服饰色彩上是协调呼应的,二者是色彩上的“点”对形的关系。王建刚等还着重分析了客家传统服饰及其色彩,认为客家传统服饰色彩较为单一,主要以黑、灰、蓝、白为主,这些朴素的颜色很符合客家人外柔内刚、勤劳节俭的性格特征。
 
陈东生等对客家儿童服饰作了分门别类的研究,认为儿童常服与大人服饰在款式上没有多大差异,仅是在选用面料上较之更为鲜艳,并指出客家童帽的图案、造型等具有别样的审美性。张海华、肖承光深入田野取得资料,对客家童帽的造型结构、装饰、制作工艺进行了整体的分析论述,并指出了客家童帽文化目前面临着消亡的挑战与非物质文化保护的机遇。周建新、钟庆禄对客家传统服饰的制作原材料苎麻、葛、棉、蚕桑和蓝靛等在赣南的种植、出产及相关贸易的情况进行了梳理和考察。台湾郑惠美则详细解析了台湾客家蓝衫的形制结构、襟头装饰、材质色彩和特色扣子,并论及创意蓝衫的新风貌。认为蓝衫的裁剪形式、襟头装饰及扣子的装卸方式,都隐藏着客家人勤劳节俭的生活智慧。
 
服饰包括服装和配饰。目前学界对客家服装及其文化内涵的研究相对集中,对客家配饰的研究很少。笔者在中国期刊网上仅搜得甘应进、陈东生、刘运娟三人合写的一篇《客家妇女的配饰艺术》。此文重点研究了客家妇女的头饰、帽饰、足饰和首饰,认为客家妇女的配饰多以简朴为美,不尚奢华,把功能作用摆在首位,装饰摆在其次。
 
(二)客家服饰的文化内涵研究
 
客家服饰文化与客家人和客家文化的形成具有密切关系,客家服饰是中原汉族服饰与南方少数民族服饰融合发展而来的。柴丽芳考察了客家民系的迁移史、迁居地的地理环境资源和民风等历史文化背景对客家传统服饰风格的影响,认为在上述历史背景下,客家传统服饰不可能奢华艳丽,只能形成简朴之风。魏丽对客家传统服饰的整体特点进行了详尽的论述,认为客家传统服饰既保持了中原汉族服饰的古风,又融合了南方少数民族服饰的特点,具有融合性;刘运娟、陈东生、甘应进三人也认同此观点。反之,李筱文则从客家服饰特点看到了客家文化与南方民族文化的融合性,从反面也认同了魏丽等人的观点。
 
客家服饰总体特色明显,即款式变化少,色彩较单调,材质就地取材,装饰不多,体现出自然简朴,不尚华丽,实用功能强的风格。李小燕对客家传统服饰文化作了简明扼要的介绍。刘运娟、陈东生、甘应进对客家女子服饰的演变作了整体的考述,将客家女子服饰的演变划分为明代中期至清末、清末民初和民初至20世纪中叶三个时期,并将各个时期客家女子服饰的形制及特点进行了归纳总结。周思中、张琳也将客家妇女服饰划分为明代、清代和民国三个时期进行了研究。认为明代是客家妇女服饰的形成期,服饰形制与中原服饰基本保持了一致;清代是成熟期,客家妇女服饰形制和文化特征基本形成;民国是消亡期,客家妇女传统服饰与现代服饰并存。孙倩倩也对客家女性服饰的制作材料、色彩特征、配饰和文化内涵作了归类介绍。
 
邹春生对客家传统服饰的地域特征和服饰习俗进行了研究,认为客家传统服饰深受客家地区自然环境和族群文化的影响。刘利霞以近现代客家刺绣图案为研究对象,探讨了客家刺绣的图案构成、色彩等特点和呈现出来的文化特征。陈金怡、赵英姿对客家婚庆礼仪服饰进行了研究,认为客家婚庆礼仪服饰强调精神象征和注重嫁妆绣品的装饰。
 
客家服饰总体特色明显,即款式变化少,色彩较单调,材质就地取材,装饰不多,体现出自然简朴,不尚华丽,实用功能强的风格。李小燕对客家传统服饰文化作了简明扼要的介绍。刘运娟、陈东生、甘应进对客家女子服饰的演变作了整体的考述,将客家女子服饰的演变划分为明代中期至清末、清末民初和民初至20世纪中叶三个时期,并将各个时期客家女子服饰的形制及特点进行了归纳总结。周思中、张琳也将客家妇女服饰划分为明代、清代和民国三个时期进行了研究。认为明代是客家妇女服饰的形成期,服饰形制与中原服饰基本保持了一致;清代是成熟期,客家妇女服饰形制和文化特征基本形成;民国是消亡期,客家妇女传统服饰与现代服饰并存。孙倩倩也对客家女性服饰的制作材料、色彩特征、配饰和文化内涵作了归类介绍。邹春生对客家传统服饰的地域特征和服饰习俗进行了研究,认为客家传统服饰深受客家地区自然环境和族群文化的影响。刘利霞以近现代客家刺绣图案为研究对象,探讨了客家刺绣的图案构成、色彩等特点和呈现出来的文化特征。陈金怡、赵英姿对客家婚庆礼仪服饰进行了研究,认为客家婚庆礼仪服饰强调精神象征和注重嫁妆绣品的装饰。
 
客家服饰是客家文化的有形物质,是客家文化的重要载体,凝聚着客家人历史文化的印迹、深层的集体意识、鲜明的族群特点、顽强的生存哲学、强烈的情感态度和丰富的艺术内涵,具有极高的文化和艺术价值。周建新、钟庆禄通过分析传唱传统客家服饰文化的客家山歌,认为客家传统服饰艺术蕴含着极高的艺术性和大量的生活信息,真实地再现了客家人的生产、生活和服饰习俗。钟福民考察了客家绣花鞋垫女红艺术,从中得出客家妇女具有节俭、热爱美、富有觉悟、有责任感、多情、勤劳等品性。吴秀娟详细分析了客家花帽的艺术,认为客家花帽在色彩上追求和谐平衡,在图形上存在象征寓意,并提出了要加强客家花帽的保护、理论研究和艺术创新。熊青珍深入探讨了客家妇女围身裙的艺术美,认为客家妇女围身裙在纹样造型结构上的单纯化,具有朴拙的线条美,在色彩上讲求实用,淡化等级礼制内涵。同时,她还在另一篇文章中阐述了凉帽在实用与线条造型的有机结合、追求线条的形式美感和独特的色彩结构式样等方面的艺术特色。张天涛就赣南客家传统服饰的礼制、色彩及纹饰作了考证,认为由于客家人生活环境、条件和远离政治中心等原因,致使服饰上的等级与礼制淡化,色彩上以素面为主,妇女和儿童服饰比较讲究装饰纹饰。郭起华从客家传统服饰的角度探讨了客家文化的特质,认为客家传统服饰体现了客家文化兼收并蓄的态度、务实避虚的作风、质朴无华的风尚、勤俭节约的美德和保守恋旧的文化心态。肖承光、刘勇勤认为客家人崇尚蓝色,是源于族群长期漂泊、渴望宁静生活的心理需求及思念故土的忧伤情怀,也是为了适应异地环境、祈求子孙繁荣的精神寄托。陈东生等通过分析客家妇女传统服饰的外在特征,得出客家妇女具有纯朴保守、勤劳节俭、坚忍刻苦、外柔内刚、心灵手巧等文化特质。刘运娟等从客家传统服饰的面料、款式、颜色等方面来说明客家人的节俭风俗。陈东生等对客家传统服饰与闽南服饰、畲族服饰进行比较研究,发现客家传统服饰与畲族服饰有许多类似之处,而与闽南妇女服饰上的差异主要表现在发型和是否缠足上,同时客家传统服饰还展示出其简朴的民族特性。金惠、陈金怡通过客家传统服饰与中原服饰、当地服饰的差异性、延续性和融合性三方面论述了客家传统服饰的边缘审美。赵莉从客家文化内涵入手,对闽西客家传统服饰的风格特征进行了分析,认为客家传统服饰崇尚自然,不尚奢华。客家服饰是客家文化的有形物质,是客家文化的重要载体,凝聚着客家人历史文化的印迹、深层的集体意识、鲜明的族群特点、顽强的生存哲学、强烈的情感态度和丰富的艺术内涵,具有极高的文化和艺术价值。周建新、钟庆禄通过分析传唱传统客家服饰文化的客家山歌,认为客家传统服饰艺术蕴含着极高的艺术性和大量的生活信息,真实地再现了客家人的生产、生活和服饰习俗。钟福民考察了客家绣花鞋垫女红艺术,从中得出客家妇女具有节俭、热爱美、富有觉悟、有责任感、多情、勤劳等品性。吴秀娟详细分析了客家花帽的艺术,认为客家花帽在色彩上追求和谐平衡,在图形上存在象征
寓意,并提出了要加强客家花帽的保护、理论研究和艺术创新。熊青珍深入探讨了客家妇女围身裙的艺术美,认为客家妇女围身裙在纹样造型结构上的单纯化,具有朴拙的线条美,在色彩上讲求实用,淡化等级礼制内涵。同时,她还在另一篇文章中阐述了凉帽在实用与线条造型的有机结合、追求线条的形式美感和独特的色彩结构式样等方面的艺术特色。张天涛就赣南客家传统服饰的礼制、色彩及纹饰作了考证,认为由于客家人生活环境、条件和远离政治中心等原因,致使服饰上的等级与礼制淡化,色彩上以素面为主,妇女和儿童服饰比较讲究装饰纹饰。郭起华从客家传统服饰的角度探讨了客家文化的特质,认为客家传统服饰体现了客家文化兼收并蓄的态度、务实避虚的作风、质朴无华的风尚、勤俭节约的美德和保守恋旧的文化心态。肖承光、刘勇勤认为客家人崇尚蓝色,是源于族群长期漂泊、渴望宁静生活的心理需求及思念故土的忧伤情怀,也是为了适应异地环境、祈求子孙繁荣的精神寄托。陈东生等通过分析客家妇女传统服饰的外在特征,得出客家妇女具有纯朴保守、勤劳节俭、坚忍刻苦、外柔内刚、心灵手巧等文化特质。刘运娟等从客家传统服饰的面料、款式、颜色等方面来说明客家人的节俭风俗。陈东生等对客家传统服饰与闽南服饰、畲族服饰进行比较研究,发现客家传统服饰与畲族服饰有许多类似之处,而与闽南妇女服饰上的差异主要表现在发型和是否缠足上,同时客家传统服饰还展示出其简朴的民族特性。金惠、陈金怡通过客家传统服饰与中原服饰、当地服饰的差异性、延续性和融合性三方面论述了客家传统服饰的边缘审美。赵莉从客家文化内涵入手,对闽西客家传统服饰的风格特征进行了分析,认为客家传统服饰崇尚自然,不尚奢华。
 
20世纪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客家传统服饰逐渐退出客家人衣着的主流,现在除了在客家老一辈人的衣箱柜底能找出一些客家传统服饰外,很难发现还有人日常穿用。一般都是一旦老人过世,子孙们一把火将其化为灰烬,这种璀璨的古老艺术目前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它的保护、传承与创新是今天学界的义务与责任。在这方面有不少学者正在努力,做着一些抢救性的工作。柴丽芳解析了客家大裆裤的结构,并对其工艺进行了分析研究,认为客家大裆裤款式沿袭古风,简朴大方、宽松舒适,便于劳动;在裁剪上,节省布料,布料利用率高。陈金怡通过论述客家传统服饰之“俭”的四方面表现,得出对现代设计的启示:生态设计的关注,理性设计的提倡,简约设计的推崇,现代设计中的应用。李艳在《论赣南客家民间工艺的传承与创新》中也论及了客家传统刺绣艺术,认为客家传统民间工艺的传承与创新应坚持弘扬客家文化、光大客家精神、发展客家经济为主题。
 
文化是一个综合体,是多种文化因子或不同文化相互碰撞与交融的结果,客家传统服饰文化的交融性尤为明显。因此,一方面,我们要将它与其他文化进行比较研究以发现其特色和内涵;另一方面,则要继续吸纳其他文化的元素来保护、传承、创新客家传统服饰文化。熊青珍、周建新通过对陶瓷青花与客家妇女蓝衫服饰的色调分析,阐述了它们在色彩组合、运用方面构成的独特色彩结构式样的色调美。吴秀娟详细介绍了客家传统服饰文化的艺术特征和陶瓷装饰艺术特征,提出将客家传统服饰中的图案、色彩、文化精神等应用到陶瓷的装饰中去,论述了客家传统服饰文化与陶瓷装饰交融的创新观点。熊青珍将客家妇女服饰的造型、色彩以青花艺术的形式加以表现,运用陶瓷青花装饰艺术来诠释客家妇女服饰文化。这些方法都是很有创意的,是传承与创新客家传统服饰文化的绝佳范例,值得倡导。
 
(三)客家服饰的综合研究
 
迄今为止,客家服饰文化研究的专著仅有郭丹、张佑周的《客家服饰文化研究》一书。该书开篇介绍了客家人的形成、生活的地理环境和客家民俗风情,然后分门别类地介绍了客家男性服饰、客家女性服饰、客家儿童服饰及各类配饰。配饰包括客家男性配饰,如钱袋、腰带、烟袋等;客家妇女发式、首饰、头饰等;儿童发式、帽饰等。最后作者还阐述了蕴藏在客家传统服饰中的文化、艺术及精神内涵。全书从客家服饰的有形物质介绍到文化内涵的分析,从总结客家传统服饰的整体特点到分析各种服饰的款式、颜色、纹样等,具有一定的系统性。该书还收集了一部分客家传统服饰的珍贵资料,配有一些彩图,插入了部分黑白图片,并进行了分类介绍,使之图文并茂。
 
对客家服饰的综合研究,还有数篇硕士毕业论文。台湾辅仁大学宋佳妍的《台湾客家妇女服饰之研究: 1900—2000年》,研究了台湾客家妇女服饰的百年流变。同为台湾辅仁大学的杨舜云的《从传统到创新:台湾客家服饰文化在当代社会的过渡与重建》,检视了客家传统服饰从传统到创新的兴替流变,从而发掘客家传统服饰文化的特色,进而探索客家传统服饰在当代社会过渡重建的策略。天津工业大学陈金怡的《客家服饰研究——论客家服饰的设计意识》,运用艺术设计的理论深入研究和探讨了客家服饰的设计意识及其所体现的文化内蕴,系统地归纳出客家服饰具有生态、理性、大众化和形象取义的设计意识,并分析了客家服饰设计所具有的独特审美特征,以及客家服饰在现代设计中的实际应用和创新问题。赣南师范学院钟庆禄的《客家传统服饰研究》,通过田野调查和史料梳理,分门别类地介绍了各类客家传统服饰,比较客观地展现了客家传统服饰的原始风貌和习俗风情,同时还专门梳理了客家传统服饰原材料的生产与贸易情况和制作工艺流程,并探讨了客家传统服饰的形制、色彩和纹样特征。同为赣南师范学院的杨玉琪的《赣南客家女红艺术与女性生活》,从客家女红和女性生活的视角,研究了客家女红艺术和客家女性生活,认为客家女红艺术较多受到理学思想的影响,体现了客家女性勤俭持家、热爱生活和积极支持革命事业的觉悟等品格。
 
综上所述,客家服饰研究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主要表现在这么几个方面:一是对客家服饰的物质文化研究和艺术审美分析较透,客家女性服饰和儿童服饰研究成果较多,研究领域仍在不断拓宽;二是研究方法多样化,从开始较单一的历史学或艺术学的方法,发展到运用文化人类学、民族学、文字学、文学等学科的方法来研究,跨学科研究越来越多。
 
笔者认为,目前客家服饰研究在以下方面还存在不足:一是对客家服饰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客家服装及其文化内涵上,集中在女性服饰和儿童服饰上,对客家传统服饰的材质、制作工艺技术、民俗风情、创新应用和具有丰富内涵的配饰的研究不够,对富有特色的赣南采茶戏服等的研究还没有纳入客家传统服饰研究中来;二是综合性研究少,目前的研究大都是个别的实物分析和艺术解构,缺乏深入的人类学田野调查,掌握的第一手资料不足,导致无法完整地将客家传统服饰文化作整体的考察与研究,所以专著仅有一部,硕士学位论文仅有数篇,目前还没有博士以客家服饰研究作为毕业论文;三是缺乏内部的比较研究和历史地理学方面的考察,赣南、闽西和粤东地理环境殊异,民俗风情也有差别,体现在客家服饰文化上也存在着内部的差异。
 
我们还认为,客家服饰研究在以下四个方面值得深入:一是拓展研究内容。除客家日常生活服饰外,客家戏曲舞蹈服饰、客家宗教服饰、不同客家地区服饰的比较研究、客家传统服饰文化地理、中央苏区时期的客家传统服饰等,都可进一步拓展。二是拓宽研究领域。应科际整合,进行跨学科研究,鼓励践行艺术人类学等交叉新兴学科。三是夯实研究基础。大力搜集和整理客家服饰的历史文献记载和实物、图片资料,开展深入的田野调查,全面了解和记录客家服饰历史文化和工艺技术的传承。四是加强应用创新,设计具有时代风格的“新客家服饰”,实现保护和发展的双赢互动。
 
二 客家服饰相关概念的界定
 
(一)客家民系与客家文化特点
 
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有一支由北至南迁徙、历经千年积淀而成,并在世界范围分布广泛、影响深远的汉族民系——客家。这一民系概念的出现不过百年,但是,它却不断吸引国内外学者探究,学术界已经从历史学、民族学和社会学等方面对其研究,并取得了较为丰富的成果。这使得客家学成为当前学术界的一门显学。出现这种研究现状的原因主要是客家文化的独特性。
 
任何一种独特文化的形成,都与文化参与者的独特性密切相关。参与独特文化建构的人群,按照发挥的作用及功能可以分为开拓者、传承者、整合者和传播者(见图1-1)。
 
独特文化建构的参与人群
 
图1-1 独特文化建构的参与人群
 
 
1.移民文化及精神、多元融合
 
独特文化的开拓者往往是特定人或人群。客家文化直接的开拓者主要是客家先民和客家人。客家先民是一批批中原南迁的汉族移民,客家文化呈现出一种独特的“移民文化及精神”。还有,客家文化间接的开拓者是赣闽粤边区的土著居民和畲、瑶等少数民族。他们通过斗争、竞争、协作和学习等互动方式,客观上促成了客家文化的形成。特别是那部分与客家人通婚或汉化了的当地居民,他们渐渐转变成了客家文化直接的开拓者。这使客家文化呈现出“多元融合”的特点。
 
2.多元共建、国际化、精英积极建构
 
客家文化传承者、整合者与传播者之中的人群细分显得较为复杂。它们不单包括客家人,还包括相当一部分具有客家文化认知的异族人和异国人。这些异族人和异国人的外延非常大,只要愿意传承、整合、传播客家文化,哪怕是一位浅肤色、高鼻梁、黄褐头发的欧洲人也可以成为相应的传承者、整合者与传播者。特别是随着客家人迁移地及分布地在世界范围的扩展,越来越多的异族人和异国人带着不同目的(经济、政治、文化等)参与客家文化建构。这使客家文化呈现出“多元共建”和“国际化”的特点。还需要注意两点: (1)在客家文化特色整合与传播中,“精英”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如“客家起源”、“客家血统”、“客家美德”等特色的建构就由国内外学者和国外传教士等精英发起并积极参与。这使得客家文化具有“精英积极建构”的特点。(2)客家文化特色的传播者包括正面传播者和反面传播者,他们共同实现客家文化的传播。积极接受客家文化,对其产生认同的是正面传播者;相反,否定、抵触客家文化的是反面传播者。这说明客家文化特色是冲突中“自称”与“他称”、对比中“自我”与“他者”的产物。
 
3.中原情结、在地化
 
以上四类参与客家文化建构的人群中,客家人扮演着开拓者、传承者、整合者和传播者多个角色,是客家文化建构的主力军。客家人的人种来源一直是学术界争议的焦点之一,有以罗香林为代表的“中原纯正说”,以房学嘉为代表的“土著主体说”,等等。近年来一些学者以遗传学方法提供了新的依据,如李辉等人在福建长汀进行的客家人遗传学调研:当地客家男性的染色体“与中原汉族最近,又偏向于苗瑶语族群中的畲族”,客家女性“与畲族很近,不同于中原汉族”。
 
还有,蔡贵庆在广东梅州的调研:“广东梅州地区客家人与福建长汀客家人的遗传背景非常近似……客家人群与同一地域的其他人群如广东汉族、广西壮族之间遗传距离非常近。”依据以上遗传学的调研可见,不同地区客家人的母系接近当地的畲族、汉族或壮族,表明南迁汉人与当地已有人群曾经有过频繁的通婚关系。这种现实状况使客家先民男子与当地女性通婚成为必然,如客畲混居以及为共同利益联合奋斗等事实促成了他们间的通婚关系。所以,再回头看“中原纯正说”或“土著主体说”,都似乎只是对客家人成长的某个历史阶段、某个历史地域的描述。从整体看,客家人的体质具有中原汉人与土著人的融合性。
 
“通婚关系”客观上促成了客家人以中原汉人为主体不断融合途经地、驻足地和定居地其他族群体质特点的面貌。从文化人类学看,“通婚关系”还促成了与之对应的生活方式,是客家人重要的生存策略之一。客家人生活方式是客家先民不断融合异地、异族群生活方式,寻求生存的过程。他们现实选择折中策略,一边保留中原文化生活模式,一边接受、融合新加入族群的生活方式,这就是客家文化中表现出的“中原情结”和“在地化”。
 
经过婚姻,那些现实融入或被同化到中原汉族中的异族群使客家人的血缘纽带渐渐转变为共同生活方式、共同方言、共同心理基础及文化素质或同一认同意识等多项纽带上,客家渐渐成为一个文化概念。特别是引入“族群”概念以来,客家人的外延在不断扩大,同时也在日渐模糊。这就使得客家人、客家文化不断经历着建构的过程。综上所述,客家文化这一独特的地域文化和族群文化,是多元文化碰撞和多元人群互动共建的结果。
 
(二)客家服饰、客家传统服饰与客家现代服饰
 
现有研究表明,对客家服饰文化特色的阐述主要停留在近代客家传统服饰的形态上,而对客家服饰特色形成的历史阶段缺乏梳理,对客家服饰各阶段特点缺乏挖掘和整体概括。这就形成了对“客家服饰特色”狭义、片面的第一印象和学术习惯,即特指“近代客家服饰特色”。造成这一现象的客观原因是服饰不易保存,学者能收集、看到的客家传统服饰实物多为近代。还有,目前可见的文献记载也主要是清代以后,明代的相关文献记载并不多见,明代以前的记载更是少之又少。
 
与客家服饰理论研究不足形成鲜明反差的是,近年随着“客家热”的升温,客家服饰(复兴)设计的呼声不断高涨,出现了诸多全新面貌的、冠以“客家服饰”名称的现代服饰设计。这时“客家服饰特色”由原来特指近代客家传统服饰特色,扩大至包含现代客家服饰特色的范围。加上现代客家服饰设计中很多方面与近代客家传统服饰特色脱节,而与其他传统服饰的创新设计相似、雷同,如视觉符号方面与中原汉服创新设计常常混淆,有的甚至与西方现代服饰设计效果相混淆。于是“客家服饰特色”由原来鲜明的特指变得模糊不清,这将给那些没有客家文化历史及客家传统服饰认知的识别者带来误导。笔者在一次世界客属恳亲大会上亲历了以下情景:大会组织学者去一个客家乡村参观围屋,品尝传统点心,同时赠送学者蓝印花布的围裙。在离开参观地的汽车上,一位香港学者非常兴奋地套上围裙,马上成为颠簸汽车里的焦点,同伴纷纷为其拍照,笔者旁边的一位学者感叹道:“客家以前的花裙蛮好看的。”深入研究后得知,情景中出现的蓝印花布围裙不是当地客家围裙的形制,蓝印花布在当地传统社会里也不流行。当地人的解释是:那是客家人的新设计,展示客家人的新面貌。就这样蓝印花布围裙被赋予“新客家服饰”身份并被生硬地引入了那个特定的文化情境中。这在事实中已经误导、阻隔了识别者对客家服饰(客家传统服饰)历史真实面貌的识别、记忆与传播。更何况所谓的“新设计”是带有鲜明个体建构意识的行为,其思路还有待斟酌。
 
于是,对“客家服饰”、“客家传统服饰”、“客家现代服饰”等概念进行梳理和界定很有必要。
 
首先,从现有的服饰成品及相关行为呈现出的特点来分析“客家传统服饰”和“客家现代服饰”。“客家传统服饰”是历史积淀而来的客家文化精神及特质最为集中的物化载体之一,表现出强烈的本土文脉,并以群体面貌活生生展示在乡土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在物质财富相对不足的农耕时代,乡土民众对待服饰之物的态度是“虔诚”、“真诚”,甚至是将它们视为拟人化、神明化的生命体,这些生命体相互平等、相互渗透、能量相互转换。这也是我国古代人“生态和谐的拜物观”的体现。
 
“客家现代服饰”这是世纪之交、后工业文化转型背景的反应,它游离于客家文化精神及特质上,更多表现了一体化的效果。主要是在经济、政治、名利等驱使下出现在历史舞台上,整体呈现浮躁面貌(见表1-1)。
 
.
 
 
接着,从概念的核心内容方面来界定“客家服饰”、“客家传统服饰”和“客家现代服饰”。
 
“客家服饰”应该包括以下几个核心内容: (1)客家服饰是一个时间概念,其包含古代、近代、现代与当代的时空序列。按照时间动态反映客家文化精神的变迁。(2)客家服饰是一个地域概念,不断与地域环境磨合,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3)客家服饰是一个文化概念,融于客家人的民俗文化,丰富于日常生活之中。
 
“客家传统服饰”具体表现为以下几个核心内容: (1)客家传统服饰是农耕手工时代及遗留于现代的服饰形制。(2)客家传统服饰最为集中地反映了客家文化精神。(3)客家传统服饰是以我国古代经典哲学思想为基础,以“生存”为核心,“实用”为标准,源于中原汉族服饰,兼有移民生活特点和南方地域特征的服饰形式。
 
“客家现代服饰”包括以下几个核心方面: (1)客家现代服饰体现历史时空中积淀而来的客家文化精神及特质。(2)对客家传统服饰的元素进行保护性传承,积极创意及合理创新,充分且正确地反映客家文脉。(3)回顾日常生活,建构诚实、实用的客家现代服饰形制。
 
(三)本书研究对象及内容
 
地理上跨越了江西、广东、福建三省的“赣闽粤边区”被学术界誉为是最大、最集中的客家聚居地和大本营,也是客家文化最为集中、特色最为鲜明、最具代表性的区域。所以,笔者选择此区域的客家传统服饰文化与艺术作为研究对象。“赣闽粤边区”一般是指赣南、闽西、粤东,具体包括今天江西的赣州,福建的龙岩、漳州、三明,广东的梅州、韶关、河源等客家地区。本书立足广义“赣闽粤边区”范围内的田野资料,并侧重江西赣州、广东梅州和福建闽西,以此开展研究。
 
客家传统服饰在“客家服饰”概念范畴内时间跨度大,文化底蕴深厚,对客家现代服饰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及深远影响。但是,随着政治与经济的误读,客家传统服饰的特征与精神不是被贬低,就是被泛化、雷同化,甚至消失,因此保护这项活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迫在眉睫的事。加上客家传统服饰研究不足与客家现代服饰盲目创新的矛盾,很容易造成割裂真实历史和历史虚无的后果。于是,我们本次研究将重点落在客家传统服饰上,力求梳理其历史、整理其识别系统、启示客家现代服饰建构。
 
客家传统服饰的品类分为服装与装饰物两大类。
 
其中服装主要以头衣、上衣、下衣和鞋袜四部分构成;装饰物主要有头饰、耳饰、项饰、腰饰和手饰等。这些大体保留了中原服饰系统的基本内容,但是,其中具体服饰形态上却凝结了鲜明的地方特色,如较少穿着内衣、妇女冬天佩戴冬头帕、夏天佩戴凉帽、穿无跟鞋与木屐等习俗。同时在这些服装品类的基础上附着了大量富有特点的装饰图形,这些图形语言是识别客家传统服饰的关键,是解读客家人文化心理的密码。再有,与客家传统服饰相关的行为也是本文研究的重要内容,如客家传统服饰原材料生产加工、客家传统服饰制作工艺和客家传统服饰的民俗行为等。
 
第三节 客家服饰的研究方法
 
任何民族的服饰都是一个文化系统。它不只是我们看到或触及的服饰品类、形制、图案纹样等视觉形态和物质形式。民间服饰之所以被称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其原因就在于它总是在民俗行为中展示它的活态魅力,在视觉物态和服饰行为中凝结一个民族无形的文化心理与精神。如苗族传统服饰上的图案就是他们形成、发展的一部史诗,客家传统服饰亦是如此。
 
于是,我们在研究中力图克服单纯从客家服饰视觉形式入手研究的方法,而把客家传统服饰文化分为三个递进又相互依存的层次:表层形态、中层形态和深层形态。这三个层次共同构成客家传统服饰文化的识别系统(见图1-2)。表层形态属于视觉识别,具体包括服饰品类、形制和符号(图案) ;中层形态属于行为识别,包括客家人日常生活、民俗活动和服饰技艺及传承等内容;深层形态是理念识别,具体包括客家民系及其服饰的精神、心理、审美和哲学。其中表层形态与深层形态互为表里,形成“文与质”、“器与道”的相互关系,二者的关系又具体、真实、活态地反映在中层形态,即中层形态是表层形态与深层形态关系得以实现的纽带。于是,三者相互依存、协调。我们的研究正试图依据这三个层次渐次深入梳理客家传统服饰文化的识别系统。
 
客家传统服饰文化识别系统
 
图1-2 客家传统服饰文化识别系统
 
笔者还通过参与观察、深度访谈等田野调查方法获取客家传统服饰主体心理活动第一手资料;通过录像、拍照等调查手段获取客家传统服饰的第一手实物资料;结合文献分析、咨询专家等方法丰富资料和解决难题。总之,本书立足实证研究,疏理典型个案,引入人类学、艺术学、心理学、民俗学、哲学和美学等,进行跨学科的研究;结合中原服饰特点、畲族服饰特点,对客家传统服饰进行跨地域、跨族群的比较分析。
 
[美]玛里琳·霍恩:《服饰:人的第二皮肤》,乐竟泓、杨治良译,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
 
参见杨舜云《从传统到创新:台湾客家服饰文化在当代社会的过渡与重建》,硕士学位论文,台湾辅仁大学织品服装研究所,2008年,第14页。
 
郭丹、张佑周:《客家服饰文化》,福建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
 
范强:《客家妇女蓝衫服饰》,《装饰》2006年第7期。
 
张海华、周建新:《江西三南客家妇女头饰——冬头帕》,《装饰》2006年第10期。
 
熊青珍、周建新:《凉帽与客家妇女服饰造型色彩的呼应》,《装饰》2006年第3期。
 
王建刚、刘运娟、甘应进、陈东生:《客家服饰与色彩浅析》,《东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9年第3期。
 
陈东生、刘运娟、甘应进:《客家儿童服饰研究》,《武汉科技学院学报》2007年第12期。
 
张海华、肖承光:《客家童帽文化初探》,《赣南师范学院学报》2003年第1期。
 
周建新、钟庆禄:《赣南客家传统服饰原材料之历史考察》,《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年第2期。
 
郑惠美:《台湾客家蓝衫》,《客家文博》2013年第2期。
 
甘应进、陈东生、刘运娟:《客家妇女的配饰艺术》,《东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8年第4期。
 
柴丽芳:《“客家”民系的历史文化背景对其传统服饰风格的影响》,《安徽文学》2008年第4期。
 
魏丽:《浅谈客家传统服饰的特点》,《文化学刊》2008年第5期。
 
刘运娟、陈东生、甘应进:《浅析客家服饰文化的根源性与融合性》,《武汉科技学院学报》2008年第3期。
 
李筱文:《从客家服饰看其文化与南方民族文化之融合》,《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2年第5期。
 
李小燕:《客家传统服饰谈》,《广东史志》2002年第3期。
 
刘运娟、陈东生、甘应进:《客家女子服饰的演变》,《纺织学报》2008年第9期。
 
周思中、张琳:《明清赣南客家妇女服饰的历史演变》,《创意与设计》2013年第4期。
 
孙倩倩:《客家妇女服饰研究》,《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2年第22期。
 
邹春生:《客家传统服饰文化》,《寻根》2014年第2期。
 
刘利霞:《赣南客家刺绣图案和文化特征研究》,《黄河之声》2013年第20期。
 
陈金怡、赵英姿:《客家婚庆礼仪服饰的文化表现》,《艺术评论》2013年第11期。
 
周建新、钟庆禄:《客家服饰的艺术传唱与真实再现——以客家山歌为分析文本》,《艺术评论》2012年第10期。
 
钟福民:《从客家女红艺术看客家女性品格》,《赣南师范学院学报》2006年第4期。
 
吴秀娟:《客家花帽艺术语言》,《科技信息》(学术研究) 2007年第19期。
 
熊青珍:《客家妇女“围身裙”的艺术美》,《江西金融职工大学学报》2007年第10期。
 
熊青珍:《客家妇女头饰——凉帽的艺术特色》,《嘉应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5年第4期。
 
张天涛:《赣南客家传统服饰的礼制特点和色彩纹样》,《艺术理论》2008年第4期。
 
郭起华:《从客家服饰看客家文化特质》,《韶关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8年第1期。
 
肖承光、刘勇勤:《客家服饰中的蓝色情结》,《赣南师范学院学报》2003年第3期。
 
刘运娟、甘应进、陈东生:《客家衣饰文化中的节俭之风》,《武汉科技学院学报》2007年第3期。
 
陈东生、刘运娟、甘应进:《论福建客家服饰的文化特征》,《厦门理工学院学报》2008年第2期。
 
金惠、陈金怡:《论客家服饰的边缘审美》,《丝绸》2005年第8期。
 
赵莉:《闽西客家传统服饰研究》,《山东纺织经济》2013年第3期。
 
柴丽芳:《客家大裆裤的结构与工艺分析》,《广西纺织科技》2009年第1期。
 
陈金怡:《客家服饰之“俭”及其对现代设计的启示》,《丝绸》2009年第3期。
 
李艳:《论赣南客家民间工艺的传承与创新》,《赣南师范学院学报》2007年第5期。
 
熊青珍、周建新:《从审美角度审视陶瓷青花与客家妇女蓝衫服饰的色调美》,《中国陶瓷》2009年第5期。
 
熊青珍:《客家妇女服饰色彩与陶瓷青花装饰的结合》,《美术观察》2009年第2期。
 
郭丹、张佑周:《客家服饰文化研究》,福建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
 
宋佳妍:《台湾客家妇女服饰之研究: 1900—2000年》,硕士学位论文,台湾辅仁大学,2004年。
 
杨舜云:《从传统到创新:台湾客家服饰文化在当代社会的过渡与重建》,硕士学位论文,台湾辅仁大学,2008年。
 
陈金怡:《客家服饰研究——论客家服饰的设计意识》,硕士学位论文,天津工业大学,2005年。
 
钟庆禄:《客家传统服饰研究》,硕士学位论文,赣南师范学院,2011年。
 
杨玉琪:《赣南客家女红艺术与女性生活》,硕士学位论文,赣南师范学院,2013年。
 
李辉等:《客家人起源的遗传学分析》,《遗传学报》2003年第9期。
 
蔡贵庆等:《广东梅州客家人起源的线粒体遗传学分析》,《中山大学学报》(医学学科学版) 2005年第S1期。
 
对于“客家”概念的界定,是进行客家研究的前提。罗香林先生从种族和血统角度认识和论证客家,影响极其深广。直至20世纪八九十年代,还有人致力于客家血统的追寻,进而以客家血统的高贵论证客家民系的优秀、客家精神的卓杰。在改革开放后新一轮客家研究的热潮中,一些学者对罗香林先生关于客家源流的观点进行了反思,如房学嘉认为“客家先民不是来自中原的移民,其主体是南方的古百越族人”。后来,谢重光又从客家属于汉族的民系这一公认的事实出发,参照民族学、人类学的基本理论,提出了“客家是一个文化的概念”的观点。这些观点日渐引起学界的重视和肯定。这种现象的形成有政治促进、经济发展、族群认同和利益驱使四个主要原因。服装:名词,衣服鞋帽的总称,一般专指衣服。服饰:名词,衣着和装饰。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419页。文中涉及的“视觉识别”、“行为识别”与“理念识别”原为企业形象识别系统(CIS)理论中的三个部分。文中借用意为表明“服饰文化系统”正是一个族群的象征与形象识别。

上一篇:黔东南(亻革)家女性盛装技艺特征与文化内涵
下一篇:《客家服饰的艺术人类学研究》第二章 演变轨迹——客家服饰发展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