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论述 > 春秋战国 >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战国鹖尾冠被练甲骑士
战国战士
图三二  战国 ——错金银虎镜上鹖尾冠、练甲、执短剑骑士(傅洛阳金村古墓出土)

  中国人用马作为坐骑,过去多据部分文献,以为起始于战国时越武灵王。根据近半世纪安阳发掘报告,得知商代就已有人马共同殉葬,近于战骑或坐骑,惟一般马匹的应用,多限于架车。
 
  骑兵作战是古代游牧族习惯。先或使用于狩猎和驱逐侵犯牛羊的狼羣(同“群”)。战国时,七国中原战事中,才有大规模新式骑兵出现,代替了春秋以来规模较小的兵车战,不久就成了作战主力。这个新的装备特征是运动性加强,且有利于速战速决。《荀子.议兵》说楚军“轻利僄遫(速),卒(骤)如飘风”又说“善用兵者感忽悠闇,莫知其所从出”。《战国策.齐策一》说齐军“疾如锥矢,战如雷电,解如风兩”,都形容战事中运动讯速的重要,与胜利密切相关。和《孙子兵法》上提及的“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始(静)如处女,......后(动)如脱兔“的作战理论完全相合。
 
  当时七国各有大量骑兵,并用它作迂回包围战。《史记.白起列传》称:“秦奇兵二万五千人绝赵军后,又一万五千骑绝赵壁间”楚有骑兵一万。都彰明显著影响战事成败。且主要战役进行中,用兵常以十万计,使用战骑也到万匹。
 
  指挥战事因之也成了一种高度艺术,产生了许多观察敏锐,头脑灵活,既富魄力,又能随便应便的专门军事指挥将帅。军事理论,特别是《孙子兵法》中的各种重要理论原则,正是在军事装备起了较大变化、争战频繁的这种历史现实情况下产生的。
 
  惟最早骑上比较完整的形象,留下的并不多,图三二中骑士也还属间接材料,虽在猎取豹,还能说明部分问题。身穿手臂可以活动的用犀革加彩绘作成组甲或练甲,甲式长短和山西长治近年出土作为器物座承小型铜武士及长沙楚墓出土的彩绘木俑十分相近。手执短剑,剑的长度也和侯马出土陶范战士腰间佩剑比例及图像所见形象反映相近(见插图二五)。特别重要处是头盔上插二鸟羽,可联系史志相传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中的“鹖冠”、“鵕䴊冠”,或和它有相通处。其所以用鹖尾,《古禽经》早有说明:“鹖冠,武士服之,象其勇也。”又应劭《汉官仪》称:“虎贲,冠插鹖尾。鹖,鸷鸟中之果功者也。每所攫撮,應爪摧碎。尾上党所贡。”又《续汉书》云:“羽林左右監皆冠武冠,加双鹖尾。”可证汉代或较早即已实有其事,汉以来成为制度应用,虎贲骑士即必头戴鹖尾,穿虎文锦袴。二千多年武将一系列头戴鹖尾形象,都由之发展鸸为,时间较后有北朝时宁万寿孝子石室二门卫,表现得且格外完整而具体。而在某些边远地区,由于地方出产色泽华美的雉鸟,在舞乐中或进行宗教仪式中,即早有大量战士或奴隶,头戴长长雉尾的形象出现。如云南石寨山古滇人铜鼓上的反映,就是一例(见插图二九)。又四川出土的一件三角开戈上,也有一个头戴长长雉尾的形象出现。从戈的形制比较分析,产生时代,可能还早过本图中骑士百十年。时人因此或为系“巴渝舞”形象。这个舞的来源有二说:一为纪念刘邦胜利而作,一为参加武王伐纣的西南八个部族中巴、濮等族为庆祝胜利而作。“濮人”即“僰人”,居云南昆明一带。舞人图象有手执三角形戈及长盾,上还有长羽作为装饰,反映问题也较多。至于安阳出土的商代铜盔,有在盔顶中心部分作一管状物,若用唐代以来的盔上装置作比较,可能原来必插有一二支短鹖尾或别的鸟翎,以象征威武或区别军中等级(见插图二九.五)

鹖尾冠
插图二九·鹖尾冠
 
5.安阳侯家庄1004殷墓铜盔两件
  4.石寨山出土铜鼓花纹
  3.宁万寿石棺门卫
  2.西汉砖骑士
  1.刺虎镜骑士

  秦代大型陶俑甲士,是近年陕西临潼骊山秦始皇陵附近出土的一小部分殉葬品。规模之大、数量之多,为历史所少见。照《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始皇初即位,就穿治骊。及并天下,即调用七十余万人,穿三泉,下铜而致橔,宫见百官,奇器珍怪徒藏满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二世皇帝且下令把所有参预修建皇陵内部的工人全部殉葬,以免泄漏机密。这个陵墓,在汉时即有亡羊入墓穴,牧羊儿寻羊遗火焚毁,火烟数月不绝传说,但可以焚毁的,只限于竹木器用、建筑结构部分,其他遗存在另一时可望全部暴露于地面。有关秦代服制,只从《史记》得知,秦迷信过去阴阳五行家说,以水德而王下下,因此服制尚黑色,指的或只是帝王本人郊祀礼仪中使用,和当时其他人无关,这份数以万计的陶俑,从实物看来,未能证明曾用黑涂饰过。

·秦蹲跪式步兵俑(秦始皇兵马俑坑出土)
插图三○·秦蹲跪式步兵俑(秦始皇兵马俑坑出土)

秦兵俑中所见发式

插图三一·秦兵俑中所见发式(秦始皇兵马俑坑出土)

插图三一·秦兵俑中所见发式

插图三一·秦兵俑中所见发式与巾帽(续)

可能是就地烧成后就地加工上色,于始皇葬后就加以封盖,因此保存得十分完整。衣甲特征反映得十分具体,部分在甲片上还另加组带,重在增加其强靭与灵活性。甲片较大,式如后来的两当,肩部虽加覆膊,式样极短,只能对肩部起保护作用。总的说来,制度实比简单(见插图三O)。脚下穿的和汉代钩履相近,前端较长而微作上曲。头部巾裹多式多样,巾子包头较前简单,兜鍪近于用皮革作成,有一种近似冠子的,或属于中下级武官身份,有待进一步分析。最特别的是一般步兵,发髻多向上耸而略偏右(有的或偏左),编结之复杂到不可思议(见插图三一)。是否和当时军事组织或所属番号有关,不得而知。惟步卒衣甲,与近年在湖北隋县曾侯乙墓出土漆甲、河北满城汉初刘胜墓铁甲联系比较,特别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战国佩玉彩琉璃珠和带钩